🏡
PTT小說網
x
    置辦年貨的陳果不改她奔放的xìng格,傳統的、新cháo的;裝飾的、食用的;有用的、沒用的。只要喜歡,也不還價,立刻掏錢,而后朝著葉修這一指,笑容滿面的年貨老板們,說著“新年快樂”、“恭喜發財”一類的祝福,就把大包ǎo包地全塞到葉修手里了。

    陳果背著雙手,趾高氣揚地在前面走著,想想后面葉修氣喘吁吁的模樣,已經肯定了這次新書的充實。

    “這個、這個還有這個,怎么賣啊老板?”陳果決定更加充實一些,到了又一個攤位,全沒看清上面賣得是什么,指著幾個順眼地就問上了。一邊問著,一邊得意地回頭看了一眼身后。

    結果……沒有!本該一直跟在身后的葉修,居然人影不見。就在剛剛付錢拿貨的時候,陳果還清楚地記得葉修就在后邊跟著來著。

    明天就是年三十了,臨到今天才來大肆置辦年貨的人真的不算太多,不過也不能說很少。陳果努力踮腳看了看,也實在沒有發現葉修的蹤跡。只好不顧剛剛問過價的東西,從原路返回來找。

    結果沒出幾步,就被氣得嗆了一下。這葉修就在剛剛他們買過年貨的攤位旁邊,不知從哪里借來了個ǎo馬扎,正坐在上邊悠閑地chōu著煙。新置辦的東西被他隨后堆在一邊,看起來,倒也像是一個擺ǎo攤的。

    葉修眼神不錯,倒是很快看到了陳果,朝她很熱情地揮了揮手。

    陳果黑著臉沖了過來,卻不知說什么好。看看地上那一堆,陳果這才發現東西確實有點多了。說不讓休息吧,確實很沒有人xìng。

    “夠了吧?”葉修卻是如此說著,很謙虛,這些東西,過五個chūn節都綽綽有余了。光是對聯,陳果看這個也喜歡,那個也喜歡,最后一路下來,竟然一共買了七副。葉修算了一下,興欣網吧的大mén,衛生間mén,他和陳果唐柔居住的套間的房mén,然后里面兩間臥室的mén,他那ǎo儲物間的mén,再加上衛生間mén,全部都貼上一副的話,那倒是剛剛好。就是不知道陳果是不是這樣算的……

    “提不動了?”陳果問。

    “當然。”葉修不是唐柔,果然承認,絕不死扛。

    “那行,咱回吧!”陳果一邊說著,一邊卻也是彎腰下去拎了些東西起來。

    “早該走了。”葉修長出口氣,拎起剩余,采購結束,打道回府。

    等回到興欣網吧,大冬天的兩人也累出一身汗。陳果進mén就連忙找了個最近的座位坐下大喘氣去了,再一回頭,葉修也是扔下了東西,人卻不知去向了。

    “人呢?”陳果正嘀咕,卻聽到身后有聲,回頭一看,卻是有人進了網吧。外面陽光晃了一下,陳果一直也沒看清來人,只當是客人,連忙起身要去迎一下。結果這一站直,看清后立刻一怔,脫口出:“你搞什么?”

    進來的人赫然是葉修,只是西裝革履,彎曲的手臂上搭著件呢子大衣,風度翩翩得讓人有些目眩。聽到陳果說話,人也是一怔,但很快還是帶著禮貌的微笑:“請問,葉修是不是在這里,或者說,是葉秋?”

    陳果詫異了。

    當看到葉修這樣的個扮像出場的時候,她心底的第一直覺是認錯人了。而這人話一出口,陳果赫然發現,她真的是認錯人了。

    毫無疑問,這個人和葉修長得是極像,幾乎是一模一樣。但是,神態氣質卻是很一樣,更重要的是發型,還有體型,卻是都有一些差別的。

    葉修悄然溜出去換個裝嚇她一跳她可以相信,但就這么一會的時候,理發塑身那可是絕對沒有可能的。

    “你是……”這個問題,陳果覺得可能已經不必問了,長得幾乎一樣的兩個人,還能有什么可能。

    “我是他弟弟。”來人自我介紹。

    “雙胞胎?”陳果問。

    “是的。請問你是?”

    “哦,我是這里網吧的老板,葉修是在這里沒錯。”陳果說,“剛才還在,現在……葉修!!”陳果大聲叫了一下。

    “廁所!!”同樣響亮的回答。

    “唔,他在那里……”陳果朝網吧衛生間的方向指了一下。

    “我等他。”來人點點頭。

    “隨便坐。”陳果也是點了點頭。

    來人卻只是隨便走了幾步,而后很隨意地問道:“這么說,他在這里用的是葉修這個名字?”

    “是啊!”陳果說著卻是到了飲料柜前,拉開mén后展示給來人看:“喝什么?”

    “芬達,蘋果的,謝謝。”

    陳果取下瓶芬達,直接扔了過來,自己也是隨手chōu了一瓶,一邊擰開一邊問:“你怎么稱呼啊?”

    那邊這位卻是被陳果直接砸飲料過來的舉動嚇了一跳,好容易接住后還在回味,聽到陳果問話,連忙回神,應聲道:“我叫葉秋。”

    “哦?”陳果一怔,“你才是葉秋?”

    “我一直就是……”

    “那他是借了你的名字?”陳果問。

    “是的,順便還包括我的證件。”

    陳果有些發怔,話題暫時中斷,就聽得衛生間那邊傳來隱約的沖水聲。而后是房mén開關的時間,葉修趿拉趿拉走了過來,一看到站在進mén沒幾步的葉秋,立刻“咦”了一聲。

    “找你的。”陳果說。

    “很顯然。”葉修點頭。

    這兩人一起出現在眼前,陳果更是可以分辨出來了。誠然,五官上這兩位真的可以說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但是除此再沒有任何相近的地方了。

    一邊的衣著講究,一邊是兩月以來一直反復穿的一件外套。洗沒洗過,因為作息不同,陳果真沒注意到。

    一邊的儀容打理一絲不茍,另一邊呢,只是出mén采買了點年貨,就已經一臉風塵仆仆的樣子。

    再看站在那邊的姿勢,這邊是標槍一樣筆直,連手臂彎曲的弧度看起來都很講究。這邊這位……陳果不忍去看了,這貨出來的時候好像褲子沒有穿好吧,一邊走來一邊正在低頭彎腰拍打著褲線。

    “你怎么來了?”陳果就看到葉修這么東倒西歪地走了過來,和截然不同的弟弟打著招呼。

    “來接你回去過年。”

    “誰說的我要回去?”葉修問。

    “你不回去做什么?”

    “我要加班啊!”葉修說。

    陳果立刻又發現兩人一個極其不同的地方:說話的語氣。

    葉修的語氣,最氣人的就是那種理所當然、理直氣壯的口氣。雖然陳果承認大部分時候,他說的的確是對的,的確就該是這樣的,但是,這樣的口氣依然很有讓人踩的沖動。反之他這個弟弟,說起話來就很講究,很有分寸,禮貌,含蓄,讓人挑不出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無論是誰,和這樣的人聊天都不會有什么不愉快的感受。

    “介紹了嗎?這是我老板。”葉修把陳果介紹給葉秋,“就是她安排我加班的。”

    “是嗎?”葉秋臉帶疑惑地望向了陳果。

    “他主動申請,我批準的。”陳果果斷不背黑鍋。

    葉秋的目光立刻轉回到葉修身上。

    葉修卻露了個無奈的表情:“我不回家啊,就和每年都一樣的,問什么為什么?”

    “不一樣啊,今年你不是退役了嗎?那還在外面漂著干什么?”葉秋說。

    陳果心念一動,突然想起那一晚她和唐柔的猜測。葉修的退役,真的是他的家族在幕后施壓的嗎?這不,剛一退役,家里立刻就想把他給nòng回去了。

    “退役不代表什么,你外行人不懂。”葉修說。

    “退役……就算復出也要一年吧?”葉秋說。

    “喲,這個也知道?”

    “這一年你總歸是沒事做的吧?不如回家里休息休息。”葉秋說。

    “在哪里都一樣可以休息。”葉修說。

    “其實老爸的身體最近一直不好……”

    “老梗了我說……”

    “好吧!其實是老媽……”

    “你再編!”

    “ǎo點死了!”

    “差不多了,已經活得夠久了!”葉修冷漠。

    陳果都有些聽不下去了,不過覺得還是要nòng清楚:“ǎo點是誰?”

    “一條狗。”葉修說。

    “U www.uukanshu.com……”陳果突然發現,親兄弟不愧是親兄弟,雙胞胎不愧是雙胞胎,這兩個人,似乎在某些地方有些骨子上的一致,具體,還待進一步的觀察。陳果想著,退開兩步,坐到身后的座位上,喝了兩口飲料,進入認真地看戲模式。

    “要不要錄下來呢?”陳果摸著口袋里的手機,甚至這樣想了一下。

    “你真該回去了。”葉秋繼續勸說著。

    “嘿……”葉修笑了一下,“我回去,你好跑出來是嗎?”

    一直連手臂的彎曲都保持得那么有風度的正牌葉秋,心里似乎是真的起的一下波折,陳果見他突然一個箭步就已經跨到葉修面前,伸出雙手就把葉修的衣領給揪起來了。

    陳果一驚已經站直了身,跟著就聽到葉秋在那氣道:“你這個混賬哥哥!當年偷了我jīng心準備的行李逃出來,你實在是太過分了!”

    “應該說是我及時發現了弟弟企圖離家出走的幼稚行為,不惜以身作則當反面例子來教導才對。”葉修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