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糟糕了!!”暗香疏影說了一句后, 幾人心都提到嗓子眼, 齊齊把視角轉向了那個草堆中的狗dòng。

    "快撤吧!”一人說著。

    "外面有可能也有人了!”暗香疏影看起來臨危不luàn, 頗有幾分大將分風)度。但是緊跟著一句立刻露龘底:"我們死定了……”這家伙不luàn, 原來是因為已經絕望了。

    "死什么啊?你現在就是下線也來得及吧?”葉修才是真的臨危不luàn。

    "哦哦, 把這忘了, 大家快下線!”暗香疏影忙說。

    "那就不送了啊!”葉修說。

    "嗯?”暗香疏影這已經都點到退出游戲了, 瞅到這句覺得有點不對, 連忙又是松開:"你不下?”

    "我不急……”葉修是真的臨危不luàn, cào縱著君莫笑度望天轉了一圈。

    "這樣的高度, 以級的抵抗, 想浮空送進來需要很高的配合cào作。”葉修仔細看完他們窩著這地的四面圍墻后, 做出斷言。

    "哦?”暗香疏影此時也攔了其他四人下線的舉動, 君莫笑是個大高手, 所以他預感他們可以有點神奇的期待。

    "所以他們想把送進來, 可能用掃地攻擊從那狗dòng吹進來更容易。”葉修說。

    "嗯?”暗香疏影明顯還是沒捉到葉修的思路。

    "我們可以在這里攔上一攔。”葉修說。

    "大哥, 他們先翻墻進來的話, 我們就都曝光了。”暗香疏影說。

    "老兄, 你趴那縫不朝外看的啊, 他們哪有人過來翻墻啊!”葉修回道。

    暗香疏影恍惚了一下, 連忙從他們偷窺狀況的那墻縫朝外瞄, 果然對方此時并沒有人過來要翻墻的舉動。至于葉修他們兩人翻來的那個方向, 那是要繞個圈的。葉修是怕驚動才會這樣做, 這些人現在卻完全沒有這個問題, 已經把他們引走了。這幫人爭分奪秒, 剛剛有了個計劃, 立刻就開怪開始行動了。

    "仔細聽!”葉修在頻道里說著。

    墻縫外沒有什么了, 但是狗dòng墻的另一邊, 卻是有各種戰斗的聲音越來越清晰地傳了過來。

    "可是這要怎么堵?”暗夜香)疏影對于這個問題也很茫然。

    "熟悉技能判定的話, 就可以做到。”葉修cào縱著君莫笑, 已經蹲到了那個狗dòng邊。

    "可你這么一擋, 對方知道里面有人, 還不該先過來把我們滅了?”暗香疏影想來想去, 覺得還是得趕緊下線。

    "所以不能讓他們知道, 要讓他們以為是他們的失誤。”葉修說。

    "這種事, 怎么做?”葉修說出的每一句話, 暗香疏影都在茫然。

    "看著就是了。”葉修發了個微笑的表情。

    "隨時做好下線的準備。”暗香疏影嚴肅道。

    墻另一邊的戰斗聲已經越來越清晰, 那極其秘籍密集)的槍聲, 顯然是荒野鏢客這樣的大才可能擁有。至于玩家們的攻擊聲音就雜luàn無章了, 但葉修依然是努力聽著, 從中捕捉著消息。不過最直白的信息, 還是對方的對話傳遞過來了。

    "拉過來, 拉過來!!!”

    "牧師別加這么兇!當心。”

    "不加他都要死了。”牧師辯解。

    "仇恨加大點!別關顧著跑!你跑得有子彈快嗎?”負責拉怪的哥們受到批評。就這么幾聲呼喝, 外面什么情形已經被勾勒出來了。顯然是拉怪玩家建立仇恨后迫不及待就往這邊跑。但荒野鏢客是槍龘手系的遠程攻擊者啊!你再跑他也可以在后面追著攻擊。于是牧師不得不給加血, 結果拉怪的哥們只是跑, 不回來繼續建立仇恨, 仇恨一會就會轉到牧師身上去了。

    "笨, 讓牧師站過來不就行了。。。。。。”葉修忍不住想說兩句, "這哪家公會的?”

    "沒看太清啊!有人看到了嗎?”暗夜疏影回道。

    結果大家都說木有。他們從墻縫瞅到來的這伙人, 但這墻縫可給的視線空間非常狹小, 這人不站得講究一點, 頭頂上的名字和公會稱謂都看不到。所以目前這些人什么來路, 他們沒一個人看到。

    "那邊還是盯著點啊, 注意有沒有人來翻墻。”葉修指揮著。

    "明白。”暗香疏影立刻找了兩位繼續盯著, 而他則是繼續緊張地把視角集中在狗dòng。

    外面的槍聲越來越近, 顯然是荒野鏢客已經越來越被拉近狗dòng, 突然就聽到一聲驚呼:"靠, 了!”

    "牧師快過去!”

    "遠程啊。。。。。。他站那邊攻擊不過來了。。。。。。”牧師的聲音有點想哭的感覺。

    "都死人吶!往這邊堆一堆。”

    紛luàn的腳步, 紛luàn的各類攻擊聲, 葉修卻已經把他聽覺集中完全集中在了荒野鏢客的槍聲, 他要知道荒野鏢客距離這里, 到底還有多久, 近了, 越來越近了。。。。。。

    葉修可以聽得出來。這幫人做得還是不錯的, 在他們的折騰下還是順利地被擠到了這狗dòng。

    "擠好位, 擠好位!”外面現在最多強調的是這句話。

    "準備!”突然, 一聲飽含著興奮的指令。

    連串的幾個技能聲后, "轟”一聲響, 一個單獨的技能, 干脆利落, 清晰地傳入每個人的耳中。

    落花掌!葉修已經飛速地判斷出來。立刻趴下身壓倒了草堆, 低下的視角離開看到一個黑影迅速就要裝滿龘狗dòng的樣子。葉修沒有絲毫遲疑, 以趴到在地的姿勢, 一個攻擊就已經從狗dòng里遞了進去。

    除了葉修, 沒有人知道他這一攻擊指向的是什么地方, 緊張地站在一邊的陳果等人, 視角是不可能鉆到狗dòng里的。不過陳果有先天優勢啊!她麻利地一轉頭, 視角落到了葉修的屏幕中。

    看起來, 葉修用到的只是一記普通攻擊, 看起來, 也只是很平凡地攻擊了一下那鉆dòng而來的荒野鏢客, 但緊跟著, 就聽到"咣”一聲土墻上有塵土震落, 捂在狗dòng邊的草叢似乎都顫了兩顫。墻壁地另一端傳來一個聲音:"再來!”

    顯然, 這一次吹入失敗了, 但是究竟是不是和葉修有關, 陳果愣是無法用理論上看出來。她不知道葉修那一下到底造成了什么影響。

    "朝兩邊躲開!!”葉修這時一邊發著消息, 他的君莫笑也是麻利地跳身而起, 直接滾離開了那個狗dòng, 結果其他幾位都沒有反應過來, 就見數顆子彈呼嘯著就從那dòng口飛了起來, 當場就有兩個人中槍。

    "怎么搞的!”中槍者魂飛魄散。

    "在起身啊!都當心著些。”葉修無奈地回了句后, 已經又蹲回那里了。

    外面又是雜luàn的技能在控場, 又是一番調整后, 葉修再度聽到了那聲熟悉的落花掌破空聲。賣萌的蝴蝶出品趴下, 攻擊。

    葉修所做的, 看起來就是那么簡單, 但是隔墻一邊, 立刻又是一聲郁悶的"再來”。

    "我看不懂……”陳果望著君莫笑又一次跳開躲掉了荒野鏢客起身時luànshè的子彈, 很坦然地承認了。

    "有什么看不懂的?我只要稍稍用攻擊改變下他的位移, 隨便讓他的哪個部位在墻外蹭一下, 他就進不來了。”葉修說。

    "我這清楚, 我就是不明白, 這種事是怎么可能做到的!”陳果說。

    "你這個問題, 我真是不好回答啊……我覺得, 可能只能說因為我是葉秋了……”葉修無奈道。

    "……”陳果無言以對。此時對方的第三次"再來”也已經開始了, 這一次, 陳果沒有只盯著葉修的屏幕去看, 她開始留意葉修在那一瞬間到底是怎么cào作的。

    "轟……”不知問題根本原因的墻外人只當是他們的失誤, 所以還在執著地使用他們一直的套路, 負責吹進SS的, 依然是戰斗法師的技能落花掌。

    葉修的cào作, 就是從聽到這一聲時開始。

    趴倒, 壓下草叢, 把視角對向狗dòng。全職高手吧手打團攻擊, 陳果看來葉修根本就是胡luàn地隨手一點……

    但隨后, 她發現, 君莫笑做出的攻擊, 似乎并不是一記刺擊, 而是有一個形同上挑似的挑動。

    陳果大驚。U 因為刺擊類是點擊攻擊, 而劈砍、上挑、或是橫掃這類攻擊, 都是需要甩動鼠標完成的。

    君莫笑做出的攻擊是這一類, 但是很認真看他cào作的陳果, 竟然沒有發現他那右手有這樣的甩動。

    墻外又一次喊出的"再來”已經蘊含著一股子怒氣了。而這一次, 陳果不看屏幕, 她只是死盯葉修的右手。

    "轟!”落花掌來了, 右手動了, 陳果瞪大了眼。

    點擊之后……

    好微小!!陳果這一次終于是看到了, 但是, 她都不敢下結論這就是那甩動的cào作, 因為她還是沒有察覺到葉修的右手有什么位移, 他只是看到在點擊之后, 葉修的右手似乎有一個極其輕微的顫抖。

    這種顫抖……陳果把自己的右手凌空放在了面前。她發現, 自己維持這姿勢時右手略有晃動的幅度, 都遠比葉修那一下顫抖要大得多!

    那樣一個顫抖, 也是cào作???

    陳果忽然發現, 這很有可能。因為在那樣一個只夠鉆個人進來的狗dòng里, 想施展這樣的甩動攻擊, 而且還想達到預期的效果, cào作必然是需要jīng細之極。幅度稍大, 武器可能就磕dòng上, 甩不下去了。

    雖只是普通攻擊, 但卻是jīng細到極致的cào作。!~!

    (www.. 朗朗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