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百四六十六章非常規的手段

    忍刀化身火焰張揚而下。雖然一早就被對手叫破了技能,但毀人不倦顯然對自己的作是很有信心。結印快,出刀也快,就算被對手看破,又能怎么樣?

    能怎么樣?

    寒光一閃!

    短促而迅捷,稍縱即逝的寒光一閃。

    火炎斬劈下的地方已是空地一片,方才還站在那里的君莫笑赫然已經沒了身影。

    毀人不倦心下一緊,身形連忙向右一轉,已經直劈出來的火炎斬居然也是硬生生轉了過來,從直劈化為橫砍,火焰在毀人不倦的身遭燃成了一圈。

    過程很復雜,但是,真的很快。如果不快,火炎斬的火焰早就熄了,不可能延續這么多的動作。

    但是,這一斬終究還是落了個空,轉過身來的毀人不倦正看到君莫笑一個飛快的后跳,剛剛好避過了這橫砍過來的火炎斬。

    技能結束,火焰很快就熄了,兩個人卻都沒有動。陳果的逐煙霞也趕了過來,看到二人對峙,卻也不敢貿然出手。她扭頭看了一眼身邊的葉修,發現葉修的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這樣的表情,她真的還是頭回在葉修臉上看。一直以來,這人都是漫不經心地就把榮耀里的方方面面處理得妥妥當當。但今天呢?這個拾荒者竟然給了他這么大的壓力嗎?

    陳果清楚地記得,哪怕是前些天晚上和黃少天在競技場對決時,葉修的神情都沒有這么一本正經。

    陳果不敢出聲,逐煙霞悄然站到了一旁,靜靜地盯著二人。

    “如果不是我身上東西太多,你躲不了。”毀人不倦突然說話,咬字發音很生硬,像是不太會說話一般。

    “如果不是知道你身上東西這么多,我也不會這么做。”葉修笑。

    “多說無益!”毀人不倦忽得又說了一句后,飛快地一刀又斬了過來,這一次卻是沒用任何技能,只是普通的一記斬擊。

    葉修早有提防,立刻縱君莫笑橫身一閃,立刻也是劈出一劍,同樣沒用任何技能,只是普通攻擊。

    瞬時間,兩人刀來劍往,戰成了一團。像是有默契一般,兩人都是只用普通攻擊而不使用技能。普通攻擊沒有什么夸張的劍氣或是光影效果,但是由于兩人作都是極快,兩個角è身遭已經滿是刀光劍影。

    陳果滿臉的駭然,這樣的她可是頭一回見。兩人不只刀快,走位也是極快,兩道人影不停的變換位置。好在兩個角è裝備的服è截然不同,不然陳果真怕自己已經分不清哪個是哪個。

    這毀人不倦一身的裝備灰撲撲的,顯然并不是什么高檔貨。說起來,拾荒者也少有穿一身極品跑出來拾荒的。這活本就遭人痛恨,風險極大,十個里有九個是躺著結束的,穿一身極品,生存機率是能大點,但萬一死了,沒準就得不償失了。

    不過毀人不倦裝備雖樸素,至少還算統一。看葉修的君莫笑這邊,陳果就有些yù哭無淚了。同樣化身為一道人影,君莫笑這一身花花綠綠的,像是一塊打碎了的彩è玻璃在那流動,華麗得讓人想吐,真是一點殺氣都木有。

    裝扮上確實是弱爆了,但對葉修的身手,陳果還是超有自信的。只不過兩團人影動作太快,陳果有些看不清形勢。不過她自有她的辦法,只要看看葉修的屏幕,上面有君莫笑的生命條,攻擊到毀人不倦時會出現毀人不倦的生命條,拿這個來判斷形勢優劣,不是更加jīng準?

    但陳果留意了多次后,卻是赫然發現,兩個人的生命條下降都是極其緩慢。這意味著,兩人這看些穿花般的激烈戰斗,做出的殺傷卻是極其有限,都很難準確地命中對方。

    而且,這兩人這一邊打著,一邊還朝著某個方向移動著,這么不大的一會,已經沿著這街道走出去一截了,陳果不得不緊隨在后面。她有些想出手,但是,兩人這樣的戰斗方式,讓她覺得無從下手。

    “喂,要不要幫忙啊?”陳果忍不住,終于是問了葉修一句。

    這話像是起了個轉折,戰成一團的兩個人影突然一個錯肩分開。毀人不倦急速轉身一個下落,雙手飛快地胸前一個結印,手法快到讓人眼花,反正憑陳果的水平她是一點沒看出來毀人不倦這是要使什么技能。

    毀人不倦飛快地一個結印后又是揮刀斬出。這次忍刀出鞘不再是火焰,卻是成了一道卷著花的水流,剛一出鞘立刻是分作了數股細流,四散著就朝著君莫笑那里席卷而去。

    到了這地步,陳果當然已經認清。這是忍者的又一技能:百流斬。

    這技能以斬為名,其實是一個控場技能,傷害極低。這急速卷來的數股細流,追到君莫笑身邊后立刻拔地而起,自空中束集,卻是要凝聚成一個水牢,將君莫笑禁錮當中。

    陳果瞬時間反應過來了!

    其實這兩人也不是在,毀人不倦依然是一心思地想要脫戰逃走,卻是被葉修纏住不放。此時抓到一個機會,施展了一個百流斬。這百流斬凝成的水牢,滿階后時間長達足足半分鐘。內部破壞無效,封印所有移動類技能,也就是說,如果沒有人從外打破,那么被困的角è只能干瞪眼傻站半分鐘。

    陳果現在倒是在水牢外,但是水牢也是不隨便幾擊就可以打穿,等她攻破水牢,毀人不倦早跑到沒影了。一邊纏住毀人不倦一邊趕緊攻擊水牢?陳果自己都汗了一把,纏住毀人不倦她都完全沒有信心,更何況去一心二用。

    但不管怎么樣,這時候了自己總不能還當觀眾。

    陳果咬牙還是朝毀人不倦一炮轟了過去。說實話,像這樣纏住對手不讓脫身,近戰職業比遠程職業更容易控場,陳果水平本就不如毀人不倦,現在還是槍炮師這種不適合這活的職業,陳果心里真是一點都樂觀不起來。

    這家伙跑,是攔不住,但如果他不跑呢?

    陳果腦中突然又是靈機一動,倉促中也不及細想了,立刻脫口而出進行激將:“有本事你不要跑啊!!”

    “沒關系啊!反正也跑不了。”

    回答陳果的完全不是毀人不倦的聲音,陳果稍一怔,就見那個打碎了的彩è玻璃人影已經朝著毀人不倦沖了上去。而此時,陳果試圖攔截挑釁的攻擊作還沒完成呢!

    “咦?”陳果納悶了一下,扭過視角一看,百流斬做出的水牢完整地凝結在了那里,但是里面沒有人,很顯然,葉修躲過了水牢的禁錮。

    對啊!還有這種可能呢……

    陳果想著,卻很是茫然,為什么在之前,她好像很肯定地就以為君莫笑一定會被百流斬的水牢給禁錮住呢?

    這個疑問,卻是有人幫她問出來了。

    “不可能!”她聽到毀人不倦那干澀的聲音叫了出來。

    “有什么不可能的?”回話的是葉修。

    “你怎么知道我會用百流斬!?”毀人不倦說。

    陳果恍然。

    她為什么以為葉修避不過那個百流斬?因為毀人不倦當時那一記百流斬施展的,可以說是把忍者擅長出其不意的特點發揮到了極致。

    毀人不倦顯然也是經過那個火炎斬后,知道眼前的對手經驗豐富。雖然忍者結印可以比法師唱快上很多。但是被對方看破的結印,那等于也是失去了先機,技能的命中率將大受影響。所以他選擇了這么一個時機,在一個錯肩而過的換位瞬間,飛快轉身下落完成了百流斬的結印并出招,整個過程君莫笑都是背對著他,所以根本不可能看到毀人不倦的結印手法。而結印又是沒有任何音效,所以也不可能靠聽力做出判斷。

    就是這樣的局面,讓陳果都下意識地覺得這一百流斬將是必中,開始思考后續了。結果君莫笑竟然沒有被水牢所困,毀人不倦當然是極其地不能理解。

    陳果呢?卻是很快就明白了。

    這是誰啊!榮耀科技書,身經百戰的葉秋大神,有些東西一般玩家是需要看的,換作是葉秋,那用腳指頭想一想都知道了作快又怎么樣,關鍵是你的思路完全都在對手的計算中,那么作再快,卻已經是被對手料敵機先,快的也變得慢的了。

    “呵呵,你水平不低,我當然也得用一點非常規的手段了。”

    結果,陳果卻是聽到葉修這樣回答對方。

    非常規的手段?UU看書

    陳果疑惑,而這時葉修已經縱著君莫笑再一次和毀人不倦纏斗到了一起。

    “非常規的手段?那是什么?”毀人不倦在叫著。

    葉修卻只是回了一個微笑的圖標,翻譯過來,這叫笑而不語。

    非常規的手段,那是什么?陳果也是超級好奇,但看兩人又是戰到一起,也不敢去問,不過卻開始注意葉修有什么特別的舉動。

    于是,她很快就發現了。

    “我靠!你也太賴皮了吧!!你居然偷看我的屏幕啊!!”陳果跳起來叫道。

    這葉修,在他的君莫笑視角不方便捕捉到毀人不倦時,竟然立刻扭頭就看陳果這邊逐煙霞的旁觀視角。而后流暢無比地作,一點都不帶慚愧的。

    九點到十一半,最近頻頻兩個半小時寫一章啊,我驕傲,我自豪,我求票!RA!~!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