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牧師的補血技能大體來說有兩類一類是維持生命的類型,需要yín唱。這類就是通常所說的回復術,分小回復、大回復、圣言回復三種。越往后,需要的yín唱時間越長,回復的生命值也就越多。而牧師這種yín唱可不是像忍者的結印一樣,可以用作提高的。net唱的讀條只能靠角sè的jīng神屬xìng和裝備提升的釋放度來加。

    而另一類補血技能,通常是救急類。這類技能叫作治愈術,同樣分小治愈、大治愈和圣言治愈。治愈類的技能無需yín唱,屬于瞬類技能。但是技能冷卻時間很長。只憑治愈術來維持補給冷卻肯定是不夠用。所以通常回復術才是補充生命的主力”治愈術都是關鍵時刻使用。

    這大中小三種回復術和三種治愈術的使用節奏和時機,正是體現一個牧師水平的地方。

    嘉王朝這牧師看金香生命還沒到很危險的地步,而且己方人多。自己的安全應該很有保障,所以本想yín唱一個圣言回復給金香。哪想毀人不倦的影舞作如此刁鉆,一下就給他打斷了。

    金香著急催促。牧師連忙準備施展治愈術,不想此時毀人不倦的影舞有一半身影朝他撲飛而來。連續不斷的攻擊中,牧師連續xìng在在僵直與正常狀態中切換著,這技能哪里用得出來。此時的影舞。又被毀人不倦作成了一個殺二的技能,這家伙是鐵了心地要給金香點顏sè瞧瞧。但影舞的殺傷分了一半給牧師后,金香壓力頓減,再一看自己的生命。覺得自己也是有些緊張過頭了。再怎么說,榮耀中也不可能有一個技能就秒殺同級角sè的事情生。哪怕是影舞集火也不可能。

    從容地用了一個補血的劑后金香沒有出聲,卻是在團隊頻道里暗自布置大家站位。影舞也不可能殺死自己,但是這家伙的意圖或許是乘1uan走人

    在金香冷靜下來后,整支隊伍的人都不像剛才那樣手忙腳影舞的攻擊本就沒朝著他們來對他們的行動也無影響,眾人都是榮耀老手,了解這技能的特點,立刻按照金香的安排小心地站好了位。

    作影舞的毀人不倦也一直很注意周圍的情況,他心中本就是兩手打算。如果局面允許絕對會中止技能立刻跑路。起初看到對方1uan了陣腳,毀人不倦心下激動,正小心地尋覓著機會,不想對方這么快已經穩了下來,而后的站位很是合理,讓經常鉆人群拾荒的毀人不倦尋不到半點可乘之機。而街道另一端,一路追他而來的玩家終于也快要到了。

    完了……

    這一次,毀人不倦是徹底沒招了,想不到這么大片地圖,自己愣是沒跑出去。這些公會的家伙今天都是吃了什么火了這么帶勁?

    片刻影舞的技能結束,毀人不倦完全沒有找到任何突破口,最后一個落位。索xìng直接停在了金ng的頭頂。

    忍淑雀落!

    影舞是大招中少才的收招后無僵直的”毀人不倦直接就接了一個雀落。從天而降,直接就把金香給蹬翻在地踩著人的腦袋最后囂張了一下。

    眼瞅對方影舞結束就要沒戲唱了,沒想到還吃了這么一招。被踩翻的金香大頭朝地吃泥,姿勢很是狼狽,眾目睽睽之下,面子很是掛不住。

    ,“掛了他!”。趴在地上的金香有些聲嘶力竭。作為一個姑娘而且是姑娘中的高手,嘉王朝這等大公會的核心成員,金香已經習慣了到處都受關照,什么時候這樣被人欺負過?和毀人不倦本沒有私仇。但這一瞬間也是立刻有了。

    ,“哈哈哈哈哈……”,正這時候,沒由來地忽然出現一串笑聲nv人的笑聲而在場這一隊半人。只有金香這一個nv人。金香這個處境,怎么可能笑得這么歡快?連毀人不倦都被突如其來的笑聲驚了一下下意識地就覺得是金香瘋了但再一細查,現不對這聲音有些小,并不清晰。不是自己附近。

    ,“你突然笑什么,把我暴露了!!”“跟著又是冒出這么一句,而這一聲說話,聲音就清晰很多了。

    ,“這是嘉王朝的金公主呀。趴在地上吃泥,不好笑嗎?,。有人說著,聲音好像斷斷續續的樣子。這些榮耀老手馬上知道這是什么情況,這是某個玩家身邊由旁人出的聲音,收錄進游戲里來,效果總不是太好。

    ,“是誰!”金香很惱火地問著。

    金公主是她在嘉王朝背地里被人起的一個綽號,一點褒義都沒有,是譏諷她自以為是像個公主。

    周圍一圈嘉王朝的玩家都是面面相覷”視角轉來轉去,不知是哪位哥們身邊的妹子在說話。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打攪大家了。”,先前那個清晰的聲音又冒了出來,而這一次,一個人影也從一邊街角轉了出來,一邊說話,一邊竟然快步奔來。

    ,“君莫笑!!”。所有人驚叫出來,呼啦一下,原本對著毀人不倦的包圍外擴,儼然是要向君莫笑撲去。金香身邊這些人。都是公會比較高層的,知道什么才是對公會而更重要的。所以一看到君莫笑,立刻知道孰輕孰重,瞬間就把毀人不倦給遺忘了。

    破綻!

    毀人不倦本來是驚喜地現忽然有了空當,但是轉視角一瞅后。現會出現這空當的原因,根本就是因為眾人完全拋下他圍向了君莫笑,頓時心中一片雪亮。

    他終于明白,今天這各大公會打了jī血一樣在這荒野小鎮里瘋狂追殺,實際上都是因為這個人的存在。而自己只是因為和他有了接觸,順便就牽連上了。

    君莫笑……

    毀人不倦這一次才是認真記了一下這個名字,面這君莫笑,瞬間卻已經落下了和他一樣的處境,被圍。

    就見君莫笑突然一個翻滾,起身時已經是轉身了度,直接開槍一shè,角sè彈起倒飛,是一個平滑的飛槍動作,整個動作行云流水一氣呵成。

    可是這樣也不足以快到沖過包圍,圍上玩家的攻擊早已經招呼上去,君莫笑瞬間化身為煙。

    影分身術!

    毀人不倦大驚,他一個資深忍者,竟然沒有現空中的君莫笑在什么時候替換成了影分身。

    ,“你太慢了,我等半天了。”。君莫笑的聲音突然清晰地出現在了耳邊。

    ,“等什么?……毀人不倦茫然了地回了一句,一邊轉視角一看”君莫笑的真身已經閃到了他身邊。

    ,“拾荒的機會啊”。說著。君莫笑抬手一擊,毀人不倦看他背影也不知用得是哪個挑空類的技能。那邊剛剛爬起的金香就已經被他擊上了半空。

    從突如其來的笑聲,到君莫笑已經閃到了他身邊,一切生得是那么的此時金香才正從地上爬起來而已。

    ,“拾荒的機會?稱一直跟著槽,。

    ,“跟著你干什么啊?你又不是我的目標。”。葉修說。

    ,“拾荒哪有什么目標!……毀人不倦說著。突然留意到君莫笑正攻擊的這個金香,還有之前拼死也要干掉的那個家伙,這先后兩位很巧,都是槍炮師……

    ,“你和槍炮師有仇啊?……毀人不倦頓悟。

    ,“胡說!我和槍炮師玩家關系最好了……,兩人這說著話,可不是站著不動,葉修過來挑空了金香后,跟著就是一個押槍的作,直接把金香朝著之前讓毀人不倦喜出望外的漏ng送了過去。此時快步沖上,邊跑邊不斷地攻擊著浮空中的金香,像是足球場上球不沾地的帶球……

    毀人不倦也是緊隨在了一邊,只是這漏ng沖得,讓他有種淡淡的憂傷。這漏ng是因為他被無視才出現的。

    ,“幫手啊老兄,看在我又救了你一次的面子上。,。葉修說。

    ,“哪里來得又?,。毀人不倦出手,也像君莫笑一樣,把金香當球一樣往前netbsp;,“禽獸啊!之前街上不是我,你早被人轟死在墻角了”。葉修說。

    毀人不倦立刻想起,UU看書 www.uukanshu.com那是最初的時候,他貿然去翻墻,結果被人轟下,后來是在君莫笑的領路突破下才成功突圍。天地良心,毀人不倦這一直努力突破重重包圍,每分鐘都過得無比充實,最初的那一幕。感覺好像已經是一萬年以前的事了,真的是一時沒想起來。

    ,“至少我已經幫你干掉那個槍炮師,還了你人情了……毀人不倦說。

    ,“這次也一樣。再差一點,好!成了!……

    金香這次掉地沒人再去接著u了,因為她已經化作了尸體。而這一次,手腳麻利的毀人不倦竟然沒去搶裝備。因為此時處境很是艱難。負重已經很是拖累了,他不想再加重負擔。

    結果對方的手也不比他慢,幾乎是和他一樣,在東西爆出沒有落地之前就被接走了。一晃眼的功夫,毀人不倦心下一顫,因為那東西,好像是橙sè字樣!

    難道是橙裝?

    毀人不倦震驚了,在他的拾荒生涯,可還從來沒有拾到過橙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