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對啊,這不對……”毀人不倦覺得君莫笑這一套根本就是歪理邪說,但是一時間又挑不出破綻在哪里,只能是無力地念叨著。

    “當然不對,無論PK爆裝,還是拾荒,都不值得提倡。”葉修說。

    “那你胡扯這么多干嘛?”毀人不倦怔。

    “我是幫助你認識到,偶爾路過拾一下荒,這在游戲里也算不上可恥。但像你們這樣專門趕著場子去拾荒,那就和PK爆裝一樣可恥,而且在效率上大大地不如,所以不只可恥,還很二貨。從珍惜時間珍惜生命的角度,推薦你把每天拾荒的時間用在PK爆裝上。起點正版。”葉修說。

    毀人不倦真得快吐血,怎么連珍惜生命都出來了?

    “那你干嘛又在這里拾荒?”毀人不倦不服氣。

    “我嘴上說說罷了。”

    “那你現在是在干嘛?”

    “沒看到我在自衛嗎?”葉修說。

    “自衛?現在都能下線了,你怎么不下線?你自什么衛!”毀人不倦說。

    “我干嘛要下線?我要正當防衛,人殺我,我就要殺回去,純爺們,不解釋!”葉修說。

    本來已經準備扯完這幾句就下線的毀人不倦頓時停住了。泥馬,這家伙話里的意思,下線就不是純爺們了,這怎么能忍?自己必須是爺們!純的!

    “你怎么還不下線?”葉修問。

    “純爺們,不解釋!”毀人不倦說。

    葉修笑笑,不多說什么,藏在墻后的君莫笑小探了半個腦袋出來看了一眼,飛快縮回。

    “這一隊人有點多!”葉修說。

    “哪一隊人不多……”毀人不倦也是飛快瞟了一眼,看到是一個很標準的十人隊,很正常。

    “小于等于五,比較好處理。”葉修說。

    “為什么?”

    “因為這個數量我研究得比較多。”葉修說。

    “研究什么?”毀人不倦問。

    “怎么殺死他們。”

    “禽獸……”毀人不倦目瞪口呆。一個整天研究怎么團滅半隊人的家伙,不是禽獸是什么?

    “跳起來看看房上有沒有人。”葉修指示。

    毀人不倦手腳麻利,而且不用葉修細說也知道是讓他偷窺。跳起身后,忍刀插進插出,最后呆到房頂一線,露了半個腦袋飛快掃了一下。

    “沒有。”毀人不倦說。

    “那這一帶就是這一隊十人了,怎么讓他們分散一下……”葉修似乎在自言自語。

    “沖出去,我往左你往右,他們必然分開來追,你熟悉地圖,安排一下路線。哪一方擺脫后,我們再碰面,反擊!”毀人不倦也不是沒主意的人。

    “這不行。”葉修卻否決了。

    “為什么?”

    “萬一他們不分開追呢?”葉修問。

    “怎么可能……”毀人不倦最后一個“能”字的音還沒發徹底,突然就頓住。他想起了一堆人看到君莫笑后,立刻無視他圍上君莫笑的情景。不分開追,這個超可能……

    “先上房?”毀人不倦又出主意。

    “上房并不是好選擇,有選擇的情況下,盡量不要上房,房頂視野開闊得跟平原似的。”葉修說,“先走這邊。”

    君莫笑調頭走了,毀人不倦跟上。沖出沒幾步,閃身進了一房間。

    “沒窗戶!”毀人不倦進來后立刻觀察發現。

    “上二層。”葉修說,這房間赫然還是個小樓。

    二層有窗,君莫笑走到了窗邊,只露了半個視角,同時示意毀人不倦躲好。

    二層窗口正好可以望到下邊路口。那一隊十人走到路口后停了停,東張西望了一番后,分成兩隊,一隊直走,一隊卻是朝二人這邊過來。

    一步,一步,半隊五人走到了這二樓門外,停住。

    “進去看看。”隊里有一人說著。于是半隊人里分出了兩個,進屋來查看。

    毀人不倦這一次算是真正了解到了何為給了對方多種選擇的空間。不只一個路口,連一個門口都可以利用。只是現在,他們自己卻好像沒了選擇,除了眼前這扇窗,沒有出路。這窗一出,正好就要跳到下邊三人面前。

    “現在只能上房頂了吧?”毀人不倦說。

    “跑什么?現在正是反擊的好機會。”葉修說。

    腳步聲在樓下響下,片刻轉到樓梯,兩名玩家顯然是看完樓下,轉向樓上了。

    “集中攻擊一個。”葉修都不說話,改用消息了,跑路過程中,兩人已經再度組上隊。

    毀人不倦悄然拔出忍刀,聽著腳步聲越來越近,幾乎就到了耳邊時,終于看到兩人的腦袋從樓梯閣冒出來。

    “右邊那個!”葉修消息發出,君莫笑一顆手雷已經丟了出去。毀人不倦身手也不慢,看到消息立刻就是一個“疾風手里劍”。這是手里劍技能的加強版,得轉職忍者才會的技能。

    旋轉著的五方手里劍仿佛一個小小的漩渦,直朝著右邊那玩家飛了去,毀人不倦的人也已經跟著撲上。

    火光炸開,君莫笑扔出的手雷先一步到了。請登陸起點支持正版閱讀。起點蝴蝶藍出品。爆炸的氣浪掀起,那上樓來的二人竟然一上一下。一個被掀上了樓梯,一個被推得滾了下去。

    右邊玩家跟著就中疾風手里劍,毀人不倦的人撲到,雀落踩肩,跳起,再落下時直接甩出繩套,一個背身縛首術,立刻就把那玩家摔翻在了二樓。

    一切發生在瞬間,毀人不倦摔翻這玩家的時候,左邊那位甚至還沒有從樓梯上往下摔完。看到這一上一下的摔倒方式,毀人不倦又有些出神。

    這個,是有意制造出來的嗎?手雷扔出的判斷竟然如此精準?正好卡在兩人腳步的前后,將兩人掀成了兩半?

    小技能,大用途。

    超級高手風范!

    毀人不倦心下想著,攻擊沒停。其間視角一轉,發現君莫笑竟然沒沖上來援手,還站在那窗外看風景。

    “干嘛呢!”毀人不倦怒。難得的機會,還不過來抓緊時間,還說是殺人專家?

    君莫笑立刻回身“砰砰”開了兩槍,然后飛快一轉就又看風景去了。兩槍像是敷衍毀人不倦的呼喊,毀人不倦氣夠嗆,但是,這兩槍卻又打得極準,轉頭,甩槍,那么快的動作瞬間,都沒有打偏。

    “你看夠了沒有!”毀人不倦攻擊極快,雖然只是一對一,那玩家卻也沒有還手之力,被毀人不倦一路推殺到了窗口,幾乎快把這家伙送出去了。

    “哎喲小心,別推出去了。”君莫笑這時連忙出了一個膝撞,把這玩家頂到一邊去了。

    “抓緊時間呀!”毀人不倦焦慮。對方不是一個人,而是五個人,眼下另四人的支援隨時會到啊!

    “嗯!”這次總算是得到了中肯的回應,君莫笑終于出手。雖然52級對70級傷害非常有限,但總還是可以加快節奏。兩相合力,這玩家很快被龘干倒在地。

    “啪!”

    一件裝備掉在了地上,毀人不倦下意識地就要去點,結果發現君莫笑還在看窗外,竟然好像完全沒把裝備放在眼里,頓時也是忍住。

    “在看什么?”毀人不倦也好奇了,這應該是有什么可看吧!

    “兵法有云:敵力不露,陰謀深沉,未可輕進,應遍探其鋒。佯攻打草,引蛇出洞,懂不懂?”葉修說。

    “我捅死你!信不信?”

    “閃了!”葉修喊了一聲,直接從窗戶跳了出去。

    “靠!”這一下有點突然,毀人不倦沒想著是這樣強硬的突破方式,跟著跳出已經慢了半拍。

    窗口掠出,看到的風景不少,尤其可見不少晃動的人影,動向似乎齊指這邊。

    半空中的君莫笑直接甩槍朝著后下一轟,居然是放了個后坦克炮出去。三發炮彈齊出,毀人不倦視角追上一看,準吶!三發炮彈齊齊飛向那房間門口,那半隊中的四人,此時還在門口打轉呢!

    而君莫笑借著這一炮的后座力,滯空更久,對面房頂比這邊二層窗又要低一截,隨后槍聲不斷,飛槍技術,直接就飛過了一整條街。

    毀人不倦的忍者卻是沒這手段。但街下四人在坦克炮后,又被君莫笑飛槍的射擊連忙攻擊,都亂了套了。毀人不倦落地未受阻礙,只是左右一看,已有更多人朝這邊涌了過來。毀人不倦不敢耽擱,爬墻上房,君莫笑已經甩下他幾個身位了。

    “快點。”聽到前方催促的聲音,毀人不倦也是加緊趕上。

    這一路跑得匆忙,縱高縱低,好多地方都是憑借操作完成的。毀人不倦顧不得研究路線,U 也顧不上問東問西,好容易才一直跟上,情不自禁想起了神之領域挑戰任務中那類苛刻的走位考驗環節。

    初時,毀人不倦耳邊經常聽到一些喊打喊殺,喊著“在這邊”的聲音,但跟著君莫笑又是跑出一段后,聲音漸小,慢慢平靜下來。隨后,新進入的戰斗狀態,赫然又是結束,居然又一次脫困了。

    “好可惜,只能殺一個!”

    直到這時候,毀人不倦才算趕到了君莫笑身邊,立刻聽到這家伙很遺憾地說著。

    毀人不倦雖然不是真人在跑,但沖完這一段也有些手腳發軟的感覺。一方面心里緊張,一方面這一路奔波很多操作。他依稀有些明白了,兩人開始攻擊的一瞬間,對方立刻就呼叫了援助,而那家伙站在窗邊,居高臨下,大致看到了對方援兵過來的路線部署,隨后才能一路領著硬是從四面圍來的敵人中繞了出去。很驚,很險,反正如果是自己,肯定被堵在路上了。全職高手吧更新。這一點,毀人不倦不懷疑。

    “自衛反擊,現在正式開始!”結果,剛剛覺得可以松口氣的毀人不倦,卻聽到這家伙嚴肅地宣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