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魏琛的思維一不小心就回到了那個聯盟之初。有過歡笑和激動,但最終確實讓他留下無限遺憾。

    魏琛心下也是承認的,敗給喻文州,不能說是全部原因,但至少也是導致他決意引退的一大原因。都則以他的程度,就算當時在藍雨失去位置,換個地方再混上一兩年飯吃還是不難的。但是在魏琛眼中顯然混并不是一種職業生涯的延續,所以他索性選擇了一個干脆的方式來做了斷。

    這些個過往的心事,他和現在身邊的這些弟兄是沒法吐露的。在這些兄弟面前他都是裝得很牛叉的樣子。葉修和他的關系雖然沒有他身邊的這些弟兄近,但對于他而言卻是可以理解他當年處境的圈內人士。

    “你呢,你又是搞什么?剛剛退役沒多久,就要搞復出,還鬧得滿城風雨的,你這是鬧哪樣?”魏琛很很惆悵感慨了一把后,開始反擊葉修。

    “嘿,我前思想后,決定還是在最后的時刻轟轟烈烈地在鬧上一遭。

    我可不想過上個好幾年后,一個人抱著個銀武在網游里寂寞惆悵。”葉修說。

    “滾滾滾滾滾滾滾!”魏琛一連罵了七個滾字。

    “怎么樣,讓兄弟捎你一程吧?讓你也故地重游一把。”葉修說。

    魏琛不語。對方有這個心,他也不是完全無這個意。回到職業聯盟,這是這些年來他時常夢到的一件事。說實話他并不是沒有認真地考慮過。但當年引退時的毅然決然,此時反倒成了他面對的最大阻力。想到當時自己走得那般瀟灑,實在不忍心跳出去抽自己的臉。如此隨著時間的推移,離職業圈越發的遙遠,他更加下不定決心。而今天,卻有了一番外力在促成他這樣做,魏琛心中突然就燃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強烈意愿。

    “機不可失啊,這次你擁有一個多么完美的理由啊!”葉修說。

    “什么理由?”

    “你的銀武被我綁架了啊!為了拿回去,不得不復出。對于沒下限的你來說,這個理由足夠了吧?”葉修說。

    “滾!”魏琛罵。

    “你行的!”葉修回他三個字。

    這三個字,就是魏琛所面對的另一大阻力了。他現在就像一個彷徨的小新人一樣,對自己的實力十分的不自信。

    “你覺得,我現在,相比當年還有幾分實力?”魏琛問道。

    “技術、手速,這些實在是難以再找回當初。但你的沒下限依舊,真讓我感到欣慰。”葉修說。

    “幾年前,是喻文州在默默地向你學習,現在到了反過來的時候了。時隔幾年之后,殺他個回馬槍,還他一個驚喜,怎么樣,是不是很帶感?”葉修說。

    “嗯,聽起來不錯……”魏琛想著這種感覺,突然也有了幾分憧憬。

    “那還猶豫什么?”葉修說。

    “我現在忽然在考慮的是,按規則你這個王八蛋至少得歇一年,也就是說下個賽季你是肯定趕不上,要趕下下個賽季。到時老子以32歲的高齡重返職業聯盟?給大家當爺爺去嗎?”魏琛說。

    “32?你那么年輕?你不是40多歲了嗎?”葉修納悶道。

    “你大爺!”

    “我們也需要一定的時間磨合準備一下。你也不想只是回去灰溜溜地轉個圈就出來吧?話說你當年得過冠軍沒有?”葉修說。

    魏琛一頭黑線。職業聯盟頭三年的冠軍都是這貨的嘉世奪走了,這誰不知道?這家伙自己現在在那裝無知,職業圈最沒下限的人是誰來著?

    “你的意思,你復出的目標是奪冠?”魏琛問。

    “除此還有什么目標是更有意思的?”葉修反問。

    “好,這個目標不錯。哈哈哈哈,聯盟的少年們,顫抖吧,本大爺要回來啦!”魏琛大笑表情送上。

    “你決定了?不再多考慮一下了?”葉修問。

    “啰嗦個屁!”魏琛說。

    “那咱們就要面對一個現實而關鍵的問題了。”葉修說。

    “什么?”

    “以你的沒下限,你怎么讓我相信你不是為了騙回銀武在這和我虛與委蛇?”葉修說。

    “哎喲……這還真是個難題。”魏琛自己都承認。

    “讓他來咱們這邊吧!捆住真人不就行了。”一邊的陳果一直關注二人的聊天,她也沒想到葉修居然有讓這已經離開職業賽場多年的家伙拉進戰隊的意圖。此時一看葉修真是這樣做了,立刻也就在旁出起了主意。既然都是要成一隊的人,那現實中終歸還是要聚到一起的。

    “你現在在哪邊?”于是葉修問了過去。

    “斯奇城。”魏琛回道。

    “我是問你真人在哪邊……”葉修無語,斯奇城是神之領域的一個主城。

    “我,我市這邊啊!”魏琛說。

    “過來我們這邊吧,大家好好規劃規劃。”葉修說。

    “那個是遲早的,但現在也不能說走就走,那是不負責任的年輕人。我還有事要安頓!”魏琛已經開始老氣橫秋的教訓人了。

    “那你先忙,你的死亡之手就先放我這。”葉修說。

    “你龘他媽要把它弄丟了,就自裁等我來給你收尸好了。”魏琛惡狠狠地說著。

    “好了,現在你有什么材料,也可以貢獻出來了。”葉修說。

    “唉,現在這大環境,想自己撈點材料是真不容易。我這邊倒是真沒多少料,低級的、副本產的還算是有點,但真正稀有的那些,我也缺得厲害。”魏琛說著。

    葉修清楚這是事情。現在遠不是最初研究千機傘的時候了。那個時候還沒有職業俱樂部,也就還沒有多少人大規模地投入到自制裝備的研究當中。不像現在,各大職業俱樂部都有這個需求,對無論市場上出現的稀有材料還有產出這些稀有材料的都是盯得緊得很。如今的環境,想搜集點材料確實不易。

    “你那有點啥,我看看有沒有我能用上的。我的現在才往級上沖呢!”葉修說。

    兩人這都是游戲外的上在聯系,不大會魏琛發來幾張截圖,是他倉庫里材料的截圖。葉修粗略一掃,發現確實如魏琛自己所說,不太稀有的材料還是有點的,稀有的那真是少到一只手就數過來了。千機傘目前提升級所需要的三種超級稀有的材料,魏琛這里也是沒有。

    莫強那邊雖然葉修是砸了錢去在弄,但挺莫強的口氣,就這三種材料,那好幾萬塊錢真有可能還砸不下來。沒辦法,這種稀有物品,那是不存在市場的,所以也根本沒有市場價。就是碰到了需要的主,那才臨時看能促成什么樣的價格。

    “黑曜石、藍白晶、綢桐木,這三樣你能搞到不?”葉修無奈也是問問魏琛。

    “這都是普通區的野掉的啊!這種東西很難搞的,你應該知道。”魏琛也是立刻知道這些都是什么,畢竟也是開發銀武很多年的人。

    “我這沖50就難在這三個上了。”葉修說。

    “媽的,沖50就需要三個超稀有材料,你這件銀武夠貪吃的啊!老實說你那家伙有點虧啊!我這死亡之手,雖然做得辛辛苦苦,但我也可以全當是投資,改日不需要的時候,隨便就可以找家戰隊賣出去。你哪個怪里怪氣的武器,普通職業根本就不可能使用。三人……從長遠來說還是沒有前途的,我相信成熟的戰隊應該不會在這方面花太大的投入,所以你那就是個死坑啊……”魏琛說。

    “嗯,長遠來說是沒錯。但就目前,三人配這武器戰斗力是空前強大的,你看……”

    這兩人隨后居然是一些一本正經地榮耀方面的討論,一邊的陳果看得很有些不適應。但是這樣的和(河蟹)諧也沒有持續多久,不大會兩人的意見發生了分歧,垃圾話的攻擊頓時互相開始。

    “垃圾!”

    “狗屁!”

    “一竅不通!”

    “你腦子里是屎啊?”

    瘋狂的互相攻擊,U www.uukanshu.com而這魏琛罵起來的時候是超級粗鄙的。要擱到現在的職業賽場上去,絕對是犯規不斷,不一會就會被規則殺死的主。陳果看著兩人在那爭執,知道自己是插不進去口,只能默默地戴上耳麥融入游戲了。

    游戲里,三人早就離開了迷羅之城遺跡。魏琛所發的消息是不是有召來大批的玩家三人反正是沒親眼看到。陳果問了問自己大公會的朋友,據說是有人組織著想要來轉轉來著。反正三人早已經不在現場。

    換了一片55級得練級區,葉修這一邊和魏琛時討論時罵一邊刷著怪。喬一帆的一寸灰那也需要練級,一直是一絲不茍的操作著。陳果的逐煙霞在旁算是個打手,畢竟論攻擊力還是她的號最威猛一些。

    喬一帆……這孩子日后也會是戰隊的一員嗎?望著一寸灰不斷地開陣、擺陣、殺怪,陳果心下想著。她倒也知道這孩子目前還是微草隊的一員,那是冠軍隊成員的身份,只是地位相當不起眼,這聯賽完合同就到期,應該是挺難留下。

    職業圈還真是艱難。陳果心下想著,不過看到他們這邊的戰隊正在一點一滴的正式成型,心中也是充滿了期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