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五百二十五章 頂不住boss

    “boss頂不住了?靠,仇恨在哪家身上?最后一擊有沒有把握搶到??”收到這樣匯報的消息,大驚之下連忙問著。

    榮耀之中打怪的歸屬,簡而言之就是以仇恨論的。仇恨最終在哪一方的身上,這個怪就屬于誰,爆出的物品,這一方將享受到系統保護。30秒內,除了他們是沒有任何人可以拾取的。

    聽起來挺簡單,關鍵是這個仇恨的計算很有些復雜。通常來說,最后一擊所產生的仇恨最高,甚至可以超過其他時候使用這樣一擊所制造的仇恨數倍之多。這很容易理解,畢竟是這一擊奪走了人家的生命,人家當然要狠狠地仇恨一下了。

    除此以外,像剛開始挑唆的第一擊,仇恨也會有一定的加強。而且這種時候要看具體情況,主動進行的第一擊,和怪物發動攻擊后反擊的第一擊,那仇恨值又會有一些不同。

    總而言之,規則概述起來是簡單,問題是仇恨的計算方式卻一點也不簡單。

    尤其是在面對boss的時候,boss都是有名有姓,有背景故事,有他們的性格。這種種細節,造就了第一個boss都不相同的仇恨規則。就拿致命的最后一擊來說,有的boss會產生五倍的仇恨,而有的boss在這一擊下甚至會產生十倍、二十倍的仇恨。

    還有的boss,在血紅以后,受到攻擊仇恨會加強。也有的boss,對第一擊十分敏感,仇恨會很強……

    所以了解一個boss的仇恨規則,是爭奪這一boss過程中很重要的一個環節。不過通常來說,最后的致命一擊總是不會讓人失望的。所以此時收到匯報的會長大人會有此一問。因為當兩隊積累的仇恨很臨近時,落后一方往往可以靠這最后一擊一舉反超。

    結果對方的回答卻讓他更加詫異:“不是,不是boss頂不住了。”

    “那到底是什么?”

    “是我們,是你們頂不住boss了!”

    “什么?是誰在搞鬼?”

    “沒有,沒有誰在搞鬼,是我們統統頂不住了!”

    “開什么玩笑,你們……”字剛敲到這時,會長突然就怔住了,他突然意識到這個問題是怎么發生的了。與此同時,他們的討論組里也已經炸開了鍋,很顯然剛才向會長這邊大叫“頂不住”的,并不是某一家,而是所有的公會。

    他們竟然統統頂不住boss了。

    為什么?

    會長們初時都覺得難以置信,他們正準備立刻會吃回斥,結果都是消息書寫到一半的時候,突然就反應過來!

    為什么?

    因為對于現在殺boss的這一伙人來說,他們是在開荒!

    這些玩家,雖然擁有非主流的較高等級,但是他們依然也是榮耀的新手。獵殺野圖boss這種事,各大公會都是由核心的精英隊來完成。他們這些人都是神之領域過來的,多年征戰榮耀,從普通區到神之領域,都有足夠的了解。

    過副本,他們熟;殺boss,他們也會。

    但是現在的這些人呢?他們卻是真的在干一件他們第一次做的事。

    藍晶騎士,目前為止第十區還只獵殺過三次,都是大公會精英隊參與完成,這些新人玩家,哪有可能有擊殺這種boss的經驗?

    殺一個從來沒殺過的boss,縱然是看了攻略什么的,團滅個十次八次的,又有什么可稀奇的?

    俱樂部公會玩家能把普通玩家的等級越拉越遠,并不全因為他們這里都是些練級瘋狂的人。更重要的一點是,俱樂部公會里有高手坐鎮,有老玩家坐鎮。這些人坐鎮的意義在哪里?在于帶隊下副本的時候,可以減少很多損失,因為他們會打。

    至于五個新人菜鳥,那每開荒一個新副本時,不知道要死去活來多少次。榮耀里死亡可是扣經驗的,死一次,升級速度可不就被拖慢一些?如此一路開荒上來,等級當然是和俱樂部公會的這些玩家天差地別了。

    而現在,這些因為有高手老手相助,升級開荒一直很順利的玩家,終于也是遇到了開荒應有的難題。面對藍晶騎士,這種遠比副本boss更為強大的存在,他們根本就招架不住。

    開始每家公會人多,亂轟轟的,根本沒發現圈內面對boss的那些玩家的尷尬。而后竟然大膽地分了一半人去追殺興欣公會的人,結果收到興欣公會的人在聚集的情報后,眾會長還在擔憂那邊會出問題時,這留下對付boss的一半人馬卻早已經潰不成軍了。

    藍晶騎士和他的騎士團都已經召喚出了他們的戰馬,列隊而乘,發起了整體的沖鋒。左沖右突,滾滾黃沙在他們的鐵蹄下被掀起,卷起一條黃色巨龍蕩漾在這西部荒漠之下。黃沙巨龍的身遭,全是被撞得七零八落的眾公會玩家。

    這些玩家哪有見過這場面?榮耀中根本沒有坐騎這一設定。而24職業中的騎士一職,這騎士二字也代表的是一種階層,一種精神的象征,并不是指騎馬打仗的那個兵種。

    而眼下的藍晶騎士和他的部下卻赫然是一個騎兵隊,高大、猛威,氣勢洶洶地沖來時,該攻擊人還是攻擊馬?攻擊馬打哪個部位才有效果?攻擊人武器不夠長怎么辦?玩家們還在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早被撞翻在地,運氣差的還要被鐵蹄踩那么幾下,被馬上的騎士劈砍幾刀,生命都是刷刷地往下掉。被來回沖刺上幾下,立刻就已經橫尸當場了。

    他們當中倒也是由老玩家帶隊的,但此時已是根本指揮不住。無奈一邊向會長那邊求援,一邊急調追殺興欣公會的那一半人馬。

    這一半人聽了這樣的召喚也是犯迷糊,顯然對于留下的一半人居然被boss給砍了覺得有些不能理解。結果等他們回身過去一接觸,立刻一個個也木了。

    這是個什么場面?這個該怎么應對?這人都在馬上打不到怎么辦?這打馬好像沒有效果怎么辦?哎呀,我倒了!哎呀,我被馬踩了!哎呀,哪來的劍砍我?哎呀,我死了!

    尸橫遍野,這個場面完全就可以拿尸橫遍野來形容。

    野圖boss的攻擊那該有多強力?對于那些血薄的布衣,有得是技能可以一擊秒殺。藍晶騎士率領的騎士部下雖然不比boss那么強悍,但也非一般的精英怪可比,隨便一擊下去,也足夠任何一個玩家肉痛一番了。

    討論組里的會長們早都亂了套了。因為他們很清楚藍晶騎士的實力。仔細一衡量,真不是他們派出去的這些所謂的人海能對付得了的。再多的人海,如果沒有有效的戰術,那在boss面前都只是炮灰,輕松耗死一整個公會依然活奔亂跳的。

    此時派支援,哪里還來得及?全公會除了他們這些核心精英,派誰去都是送死交學費。

    眾會長臉色都是慘白,此時他們多少有點意識到君莫笑到底是什么算盤了。用精英引開了精英,留下人海面對boss。他們的人海,在boss面前是那么的無力,那么興欣的呢?

    “我們的人都不行,興欣的人不是更送死?”有人如此質疑著,結果立刻有人反對:“不一樣。”

    “怎么不一樣?”

    “指揮不一樣……”

    一句話,所有人沉默了。

    指揮……這個實在太不一樣了。人家那邊的指揮放眼整個榮耀界都是一等一的,他們這邊呢?根本就不好意思在這上面和人做比較。

    西部荒漠之上,十三公會的玩家死得死,傷得傷,七零八落地跑散在地圖上。就這還沒完呢,藍晶騎士猶自在率領著他的騎士團進行著追殺。這追殺簡直是一追一個準,人家這都是有坐騎的。

    就在這時,興欣公會方面卻已經聚集起來了他們的軍團,從沙丘的背后整齊地走了上來。隊伍井然有序,從沙丘后邊一現身,正迎上逃命而來的幾名俱樂部公會的玩家。這些個玩家一看這邊這陣勢,嚇得不知道該往哪邊跑了,只一秒,立刻被身后飛奔而來的藍晶騎士團屠了個干凈。

    藍晶騎士的仇恨此時早已經亂了。現在是處于主動進攻,而不是被動還手狀態。剛屠了幾人,一看眼前視野里還有目標,立刻毫不猶豫,劍鋒一指,騎士團朝著興欣公會旋風般席卷而來。

    他們踏起的黃沙飛揚而起,順風一帶,已經雨點般朝著興欣玩家的身上擊打而來。當然,這也就是個聲勢罷了,這個并沒有什么傷害。

    “法師團!”葉修消息一發,卻是在公會頻道里。他發動了全公會,當然就是干脆用公會頻道來指揮戰斗。UU看書 www.uukanshu.com一聲“法師團”的呼叫,無論哪團,無論哪隊,所有法師都已經高舉起了法杖。那杖端鑲嵌的寶石,在荒漠烈日的照耀下反射生輝,五顏六色。

    “冰墻!”

    看準了時機,葉修一聲令下。所有法師似乎就是在等著這一下,立刻都開始了吟唱。法術波動開始在杖端涌動,跟著乒乒乒乒響聲不斷,一兩秒的功夫,近百道冰墻已經層巒疊嶂地林立在這荒漠之上,阻擋在了藍晶騎士團的正前方。

    砰!

    一聲巨響立刻就已經傳了過來。這藍晶騎士團根本沒有因為冰墻的出現而動搖分毫,繼續著他們的沖鋒。

    砰砰砰砰!

    一道又一道的冰墻被他們輕松地撞碎。

    “盜賊團,上!”葉修又是一聲令下。二三十個盜賊彎著腰,已經尋找著縫隙溜入了這冰墻的世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