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六七百人一起忙碌地輸出,能多久滅掉一個SS?知道這個答案的人恐怕很少。而且這樣的問題,也難有準確答案。配合、技術、裝備、等級、職業、目標……決定因素實在太多。

    但是眼下,藍晶騎士團,面對興欣公會這個很是純粹的新人公會,覆滅的速度卻是極其驚人。藍晶騎士的部下,已經先他一步一個個地倒下去了,很快,他已經就是光桿司令一個。

    藍晶騎士呢?他是比部下更強大一些,但是此時此刻,他的處境卻比之前還要糟糕。

    之前,面對如此強大的攻勢,他們騎士團又是布了個騎士陣。

    他麾下的十八騎士,團團圍住將他護在了當(中)間,甚至連那些天上飛過時丟下的攻擊,都有騎士舉盾幫他去擋。

    但是現在,他的部下已經全倒下了,此時團團圍在他身邊的,是一堆一堆的召喚獸。

    “好了,除了一團都停止攻擊!!”葉修連忙下指示。

    可憐的召喚獸們,之前是頂在敵人面前當炮灰,現在這情況,再不叫停的話更是會成為自己人手下的炮灰。

    新人最大的好處就是聽話,更何況雖(是)君莫笑這種讓他們仰慕的高手的話?指示一下,除一團以外的其他玩家立刻停手。他們相繼退開,再看圈中,藍晶騎士被召喚獸淹得人都看不到了。但是他的劍光依然時常可見。一道劈出,總有召喚獸發出陣陣慘叫,而后以它們的方式死去。

    召喚獸死了當然可以再補,但問題是召喚一樣是技能,所以有冷卻。越強大的召喚獸冷卻時間就越長,而且消耗的法力就越多,召喚師其實也是經常陷入沒有法力的尷尬的。

    “一隊上,二隊準備,三隊休息恢復!”但是葉修卻早已經將召喚師們分了一二三隊,此時從容地幫他們控制著節奏。

    “槍炮師們接著轟,不要停!”一團里,除了召喚師,還有攻擊距離之最的槍炮師,此時雖然被召喚獸擠得近不上身,但是對于他們來說沒有任何影響。

    “元素也接著轟!”葉修指示團內的元素法師們也上。

    “太輕松了。”葉修一邊感慨著,點擊藍晶騎士查看了一下他的生命,正在飛快地下降著。而他努力作出的攻擊,只能是和團團圍住的召喚獸們糾纏在一起。雖然有時他的一個旋風斬可以直接掃清一圈。但他面對的可是一隊召喚師,每個召喚師又有數頭召喚獸之多,這一二三隊一隊一隊輪著上,真是殺之不盡,斬之不絕。葉修是早詳細了解過藍晶騎士了,這么耗死他完全沒有問題,哪怕是到了%的紅血狂暴,他也狂不出什么變數了。

    唯一可能的變數,也就是那些俱樂部公會了。不過這些公會的精英團此時遠在奧瑪爾山,想趕回這里救場絕無可能。

    之前的那些人……葉修放眼望去,那些散沙此時四散在荒漠之上,遠遠地關注著他們打怪,連走近都不敢了,還能有什么作為?

    臨時再征集人手……都這個時間了,都沒有來,再來也來不及了。

    萬無一失,連盜賊之前下的陷阱都多余了。

    葉修細細又是盤算一番后,終于完全放下心來:這個藍晶騎士,跑不了了。

    藍晶騎士掙扎……

    藍晶騎士暴走……

    藍晶騎士倒下……

    一切都發生得很快,在交給會長的報告中,各大臥底很尷尬地只是這么描述一番。

    這是怎樣的一場ss戰?他們深深地思考著。

    看起來像是亂拳打死老師傅一樣,但是他們身處公會,君莫笑的指揮可是一句一句看在眼里。有指揮,怎么能是亂拳?這一定是什么高深的藝術啊!

    眾臥底把葉修指揮的消息記錄紛紛截圖下來,當做臥底生涯獲取的一次重大情報,隨后迅速交給公會會長,以便參詳君莫笑指揮的奧義。

    六七百人,亂轟轟地就把ss打死了……

    這幫臥底的榮耀生涯中,每每和人聊天時,都很喜歡講述一下這番經歷。而這句開場白,在他們的圈子里很長一段時間經久不衰。

    此時的西部荒漠,歡呼聲終于取代了一切聲效,成為這一片黃沙上唯一的音節。

    興欣公會的名字登上了電視!

    這讓每一位興欣公會的成員都由衷地感到了自豪。興欣公會之前的名氣基本上全是會長君莫笑帶來了。他們加入興欣公會,就是希望能像君莫笑這樣名氣響徹全區。而這一次他們終于得償所愿。雖然系統公告只是以公會為名,但是在興欣公會四個字中,他們硬生生地都看到了自己的名字。這一刻,他們甚至都忘了關心ss倒下后究竟是爆出了什么,這本該是殺ss后最中心的話題,到了興欣公會這里,卻被遺忘的有些慘。

    直至半分鐘后,才有人稍稍想起這茬,再一看,公會頻道里,會長君莫笑早把爆出來的東西發出來了。

    “是橙裝!!”所有人又狠狠地激動了一回。

    對于普通玩家而言,銀裝這種東西就不必要抱期待了,再說那東西也不是殺怪會爆出來的。橙裝,就是他們的至高追求。而橙裝在榮耀中可以說是爆率最低的東西之一。尤其像是這種野圖SS爆出來的,絕大多數玩家頂多上網欣賞一下圖鑒。處于被壟斷的野圖SS,爆出的橙裝又怎么可能淪落到普通玩家手中呢?

    在大家還在津津有味新手這件橙色的徽章時,就看到會長君莫笑又發出一條消息。

    “橙裝是大家努力的結果,所以這裝備屬於公會!一會我會把他放到公會倉庫,大家去公會倉庫的時候,可以看到使用的規則。”

    “哦???”

    興欣公會的這些個新生玩家,對于這些還沒有接觸過的東西大多沒什么了解。比如公會倉庫制度,所以此時對于葉修所說的有些茫然。只有少部分非新生的,立刻知道了這句話的含義,頓時激動起來。

    放到公會倉庫的裝備,那就意味著達到貢獻度就可以用起來。

    意見橙裝啊!哪怕是老玩家,絕大多數也是沒機會擁有一件的。放在公會倉庫,雖然也無法死人擁有起來,但總是有機會可以用到。這些老玩家,已經迫不及待地想知道這件橙裝會設定到的貢獻度會是多少了。想來橙裝的話應該會不低,這積攢所需的時間太久的話,說不定到時等級都高起來了,50級的橙裝,用的話屬性已經低了點了,可是“橙”這個字眼,卻又是一種誘惑。對于橙裝,有時候玩家偏愛的已經不是它的屬性,而是它的稀有,拿裝并不是很適合自己的職業的橙裝招搖過市的人大有人在。

    從職業角度來說,眼下藍晶騎士爆出的這件橙裝卻是不錯。

    流地徽章,等級50.除了基本的法術防御力以外,體力+22,移動速度+5,跳躍力+5,法術防御強度加5%。

    很顯然,這是一個適合全職業的飾品。

    法術防御力,這是飾品的基本屬性,沒什么可說。但此外的四項附加:體力、移動速度、跳躍力、法術防御強度。這四個屬性卻沒有任何一個回事哪個職業說是沒用的。這決定了流地徽章大眾飾品的地位。

    看到是這樣一件飾品,連葉修都暗自慶幸了一番工會的倉庫,正需要這樣一件鎮倉之寶。這要是一件橙武,價值可能會比這流地徽章要高,但問題是一件武器,通常對應的職業也就一個兩個。也就是說,興欣公會的玩家,只有%-%的玩家會受到這件裝備的影響。

    而現在,一件全職業適合的橙裝,那就完全不一樣的。誰都想要,就是它最大的意義所在。

    葉修一邊散了這次獵殺的活動,一邊就給藍河去了個消息:“你們藍溪閣的公會倉庫制度借我看看唄!”

    藍河這邊正看著一幫會長在討論組里爆跳如雷呢,冷不丁突然接到君莫笑的消息,情不自禁就有點心虛的感覺。

    “爆到什么了?”藍河還是忍不住問了下。

    葉修發了流地徽章過來。

    “哎呦!”藍河驚訝了下,他也是從公會倉庫角度考慮,一下子就覺得這件裝備真是超有價值。

    “賣嗎?”藍河跟著就問。

    “你想得美。”葉修說。

    藍河頓時想到葉修剛剛還問他要藍溪閣的公會倉庫制度來著,顯然也是要借這裝備順勢把興欣公會的倉庫建立起來了。

    給不給他看?藍河猶豫上了。

    “快點啊!這破玩藝有什么可藏的,你們藍溪閣的人有誰看不到?我就是懶得抄一遍了,你直接給我發個文檔。Uwww.uukanshu.com”葉修發消息。

    “你在我們藍溪閣有臥底?”藍河驚訝。

    “有臥底還問你要啊!”葉修鄙視藍河的智商。

    藍河吐了口氣,不過想想這東西的確也沒有藏的必要,隨即把他們藍溪閣的公會倉庫制度發了一份給葉修。

    葉修飛快掃到關鍵內容,把貢獻度的層次按照興欣公會的程度調整了一下后,飛快就粘帖到興欣公會的倉庫制度里去了。

    很快,葉修收到藍河的一條消息:“大神,麻煩把公會名替換一下好嗎?辛苦您了。”

    “公會名?”

    “您拿著我們公會的制度,里面有我們的公會名呢,您不覺得應該換一下嗎?比如換成興欣公會什么的。”藍河牙都快咬碎了。這君莫笑剛換了制度,立刻發公會公告。興欣公會的玩家跑去看,立刻發現制度中有多處藍溪閣的字樣,這個情報又被藍溪閣臥底飛快反饋出來,藍河真想一頭撞死算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