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五百四十四章毒蠅纏身

    神之領域每一主城的競技場出入口突然間都變得人聲鼎沸。四面八方的玩家在得知到這一消息后,紛紛跑來競技場進去看比賽。

    說實話,職業選手那至少每周都有比賽奉獻給大家。而這些公會的高手呢?雖然和普通玩家更為貼近一些,但真看過他們對抗的人反而不多。此時聽到這消息,給自家公會老大們加油的,圍觀看熱鬧的,借機坐莊開賭的,亂七八糟什么人都有,全往競技場里跑。進來又都往一個房間跑,很快就人山人海。

    八大公會也是有意等觀眾多起來,看著差不多了,于是已經準備開打。對決的順序他們擲骰為定,早已經裁定好,此時率先出陣的是煙雨樓對中草堂,雙方派出的高手已經站在擂臺之上了。

    葉修這邊,卻又是借著陳果的電腦在圍觀。對于打斗過程卻是并不怎么在意,一邊時不時隨便瞄上兩眼,一邊給魏琛去著消息:“這要是最后要搞到藍溪閣,你有沒有壓力?”

    “廢話,當然有了,沒看到老子就是藍溪閣的嗎?這要被踢出公會損失就大了,大公會的福利有多好,你應該是知道的。”魏琛回道。

    “果然沒下限。”葉修鄙視。

    “操,這叫職業素質,你遇到嘉世會念舊情手下留情?”魏琛說。

    “那看遇到誰了。”葉修說。

    “切~”魏琛不以為然。

    隨后葉修繼續時不時盯兩眼比賽,他的主要精力還是在毒牙沼澤里穿梭。一邊不想被八大公會的人發現,一邊卻又不想離開圈子太遠。

    而毒牙沼澤這邊今天也是真的很安靜。八大公會也怕節外生枝,所以在說要決勝負的時候,并沒有吐露是什么b。神之領域地圖廣袤,這樣試著找下來,非常不科學。至于其他俱樂部公會,就算此時有情報,看到八家這樣的態度,正如葉修所說,他們知道現在再來想分一杯羹肯定是已經晚了,所以索性也就不來招惹是非了。

    競技場這邊,八大公會也沒全照職業聯賽那玩法。那樣全套打下來,時間也頗長,他們也不想這樣浪費。所以最后只是決定拿一場團隊賽來決勝負,規則則和職業聯賽里完全一樣。五對五,各加一替補。

    由于比賽是臨時起意,飛快組隊就上陣了,公平起見地圖也是隨機,所以雙方也都沒什么戰術部署。上來直接碰撞,直來直去,最終是煙雨樓招架不住,被中草堂擊敗,成為了第一個被踢出局的。

    煙雨樓雖然有些失落,但也不至于太痛苦。以他們的實力,在那樣八家混戰中說想最終搶到b,機會也是挺渺茫。現在已這樣的方式出局,并不算太難接受。

    “煙雨樓輸了。”葉修給魏琛送去情報。

    “現在不忙動手吧?等一等,我們也再多準備一些的。等到突然有一場結果比較意外的,那最好不過。”魏琛猥瑣之極。

    “等消息。”葉修也不多說。

    隨后一場,卻是藍溪閣對上了霸氣雄圖。結果霸氣雄圖輸掉。蔣游是整個方案的始作俑者,雖然都走到這一步了,大家還是多少有點疑慮。此時一看霸氣雄圖這么快就被淘汰出局,倒有點相信蔣游確實沒什么算計了。

    蔣游也拿出了風度,哈哈一笑,表示了一下對約定的遵從。

    而后嘉王朝對百花谷,嘉王朝勝。

    輪回對踏破虛空,輪回勝。

    四家公會出局,結果沒哪場說得上是意外。四場打得都挺快,但快完也已經過了一個小時。魏琛那邊樂得一個小時的布置時間,忙得不亦樂乎。而這邊四家已經開始了新一合的對決。既然宣傳求證的目的已經達到,他們也決定節約時間速度進行,索性又開了一房,兩場一起打。

    輪回對中草堂。

    嘉王朝對藍溪閣。

    第一場先出了結果,輪回打贏了中草堂,上上下下自然是驚喜不已。這邊出了結果,所有觀眾立刻轟然散去,全往另一邊跑。陳果也是跟了過去,一看,另一邊也快結束,藍溪閣此時落了下風。

    “差不多可以動手了。”葉修給魏琛消息。

    “什么情況?”

    “中草堂,藍溪閣。”葉修說。

    “日,真有藍溪閣?”魏琛問。

    “職業素質。”葉修提醒。

    “操,拼了!”魏琛回了一句,再沒消息。這時樹林里八大公會交叉排查早已經停了,確認沒什么搗亂分子后,都已經回去監視b。魏琛這邊也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這一個小時他那個辛苦啊!把這些小怪往自己希望的方向聚集,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魏琛最大的便利,是這一堆哥們全部就在他的身邊,可以手把手地指揮,實在不行就自己上,最后總算是維持住了想要的局面。此時終于收到葉修的消息,魏琛立刻點了幾個人,讓他們動手。

    這幫家伙也是早不耐煩了,此時聽到動手,差點沒歡呼出來。幾人連忙操縱著角色,迫不及待從口袋里掏了驅蟲煙出來,就朝身前魏琛讓他們記了n遍的位置扔了去。

    驅蟲煙這一扔出,就聽“嗡”一聲響,這小小毒蠅的飛舞聲響得如同炸雷一般,可見這到底堆積起了多少。

    數不清的毒蠅從驅蟲煙熏過的沼澤坑里飛出,鋪天蓋地一般,卻又都有著統一的飛行方向。沒辦法,另一方向有驅蟲煙呢,為離煙遠點,可不就只有一個方向呢!

    連續不斷地“嗡嗡嗡”聲早把前邊的公會玩家給驚著了。那些人這回頭一看,都是大驚失色。

    “靠,哪來的這么多毒蠅?”

    毒蠅行動多快啊!轉瞬便到。那邊魏琛的兄弟又是早隱去了公會稱謂,接連又扔了點驅蟲煙便逃之夭夭。

    這來毒牙沼澤的玩家都會帶這驅蟲煙,使用非常頻繁,要不魏琛他們做這部署也不至于不被察覺,實在是因為看上去人人都在和他們做同樣的事罷了。

    驅蟲煙雖然有效,但這受襲的公會玩家此時再用卻不會達到他們希望的目的。這驅蟲煙只是毒蟲不喜歡的一種煙霧而已,不是殺蟲劑,真要被這煙圍了,毒蠅也就是無頭蒼蠅般亂折騰,不會受到殺傷。人要是接近了,它也是該咬就咬,該叮就叮。

    沒意識到這一點的玩家就付出了血的教訓。這位兄臺就是下意識地連忙放了驅蟲煙出去,結果這毒蠅被煙包圍,亂飛之下依然是沖向了他,也不知多少毒蠅,撲上來沒幾下,這玩家就已經倒在地上。

    這也是這類小怪另一個可怕的地方。由于體積小,可以飛行,一旦同時飛動攻擊時,規模遠非一般怪物可比。這也是葉修魏琛這一戰術可行的一大原因。這要是哥布林那種小怪,排著隊,擠得熙熙攘攘地沖過來,數量再多,也沒這種殺傷力。這和玩家圍b的道理是一樣的,就算你有千軍萬馬,能挨在b身邊的不也就那么幾個人嗎?

    而毒蠅這種怪物就免去了這種煩惱。它這高空飛低空飛左飛右飛,同一時間四面八方攻你上中下左右一百八十路,再小的傷害,也匯聚成了一擊必殺。更何況這毒蠅的傷害可不小。玩家70級,它們65級,遠沒到可以無視它們傷害的地步。而且它們的攻擊還有機率產生中毒傷害,沒見剛剛被盯死的玩家尸體都綠得冒泡了嗎?

    一人被秒,余人皆驚。第二個迎上去的是個騎士,下意識地就是豎起了大盾牌。

    叮當聲頓時絡繹不絕,毒蠅紛紛撞到了他的盾牌之上,聽得人倍兒有安全感。但本人此時早已經是面如土色。這是游戲,拿盾牌把毒蠅攔了不意味沒有傷害。盾牌的作用,就是按百比分減免傷害而已。但此時毒蠅如此之多,叮當聲響得如此璀璨,這騎士就見自己的生命直線往下降,嚇得連忙回頭大叫牧師。

    這頭一回才見,牧師也正被毒蠅碾得抱頭鼠竄呢!這毒蠅是主動建立的仇恨,哪有那么乖巧全朝一個人,此時早已經亂尋目標沖去。落了單的,玩家絲毫不懼,但一排出這密密麻麻陣勢的,只有逃命的份。

    這小怪沖得突然,大家都是沒個防備。數量多,傷害高,瞬時間就倒下了好些人,余下的人這才連忙布陣防備。就這樣被一堆小怪沖個團滅,那也是非常不至于。

    這遭了襲擊的消息很快就被告知了還在競技場的會長大人,而這遇襲的公會,UU看書 www.uukanshu.com正是剛剛進入決賽局,上下一片歡騰的輪回公會。

    “什么!!”收到消息的輪回公會會長三界六道立刻就怒了,不假思索地就把剛剛被他們擊敗的中草堂懷疑上了。大公會,因為這樣而失去機會,惱怒難免。再想想開始立下約定的時候,這中草堂就答應的頗為勉強。此時再一細問,是毒蠅攻擊。這是當然啊!畢竟約定都立帖為證了,明目張膽是絕無可能,肯定要暗使落不下把柄的手腳。

    “卑鄙!”三界六道已經怒氣沖沖地罵出來,其他幾位會長此時卻也都收到了消息,立刻也知三界六道罵得是誰。蔣游是此次方案的發起人,連忙出來搞維護:“三界會長先別急,事情還沒弄明白呢!”

    “場子是八家一起清的,不可能有問題,不是自己人動的手腳,還會有誰?別說這樣的蠅蟲攻擊是系統隨機出來的,哄十區菜鳥呢!”三界六道怒道。

    這蔣游正準備再勸,忽然又有消息來報:自家公會也受到了同樣的毒蠅攻擊,而且,藍溪閣開b了!

    三更!繼續求保底!一連求了三下,不會還有人沒看到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