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五百四十五章兇猛的螳螂

    這條消息讓蔣游一怔,他還想冷靜地再考慮一下這到底是出了什么狀況,結果另外幾家公會也開始跳腳。原來此時受到毒蠅攻擊的并不只是霸氣雄圖,而是所有公會,此時大家都是亂了套。這毒蠅突然這樣集中地撲面而來,還真是有點難纏。

    “這就是所謂‘和平的方式’?”得知藍溪閣連b都開了,三界六道更是坐不住。他們可是還沒被淘汰的公會,有人這樣搗亂,之前等于是空歡喜一場,還怎么冷靜得下來?

    同樣的還有嘉王朝公會,他們也是連勝兩陣留下來的公會之一,現在被這樣攪局,立刻一起聲討藍溪閣。此外像煙雨樓、踏破虛空、百花谷,他們這些公會本可是真心期待能用這樣的方式來決定b。現在有耍賴,自然是憤怒不已,紛紛跟在那兩家公會后邊刷屏斥責,并且故意在公眾頻道喊出,直接曝光給還在繼續等著圍觀決勝局的觀眾們。

    圍觀玩家一聽也是嘩然,一時間藍溪閣成了眾矢之的。

    葉修這邊看著陳果上刷屏的情況,倒是有些不以為然,給魏琛的迎風布陣去了條消息:“直接假裝藍溪閣開怪這個會不會太假了點?都立帖為證的,這樣的舉動根本就是白癡,一點都不真實。”

    “嘿嘿,這就要聯系實際情況了。發生了這種事,本就是百口難辯。但藍溪閣的會長春易老,這個人不知有什么問題,對于打字聊天好像有心理障礙。這時候你想讓他在眾口鑠金的情況下滿舌生花金剛不壞,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魏琛回道。

    葉修沉默了,他倒是沒想到魏琛這家伙對藍溪閣算計起來也是這么的毫不留情,不愧是職業圈中骨灰級的沒下限。

    “真沒人性。”葉修感慨。

    他們這討論著,現場卻早已經是亂成了一鍋粥。八家公會,幾乎都受到了毒蠅的群攻,此時都有些自顧不暇。眼睜睜地看著沼澤獵手雷普沖向了藍溪閣那邊,眼睛都快滴出血來了。

    藍溪閣這邊呢?也是完全搞不清楚狀況。毒蠅群攻,沒有輪到他們,開始他們還在一邊慶幸一邊小心防備,哪知道其他公會的玩家早已經陰謀論起來,看他們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結果藍溪閣這終于是遇襲了,結果不是毒蠅,而是b。這下可是坐實了陰謀論,眾公會這要不是應對毒蠅忙不過來,可能就已經有攻擊閃到藍溪閣這邊了。

    這藍溪閣其實又哪里知道這b怎么突然就沖他們來了。看起來應該是有人做了攻擊或者是不小心進了b的仇恨范圍。問題是眼下局面這么亂,大家都沒有些沒注意。

    “是誰?”這邊帶隊的還在問話呢,但b能停下來和他一起討論這個問題嗎?

    沼澤獵手雷普!

    刺客和盜賊的雙職業者,這行動起來快就一個字。那邊剛一邁腿,一道殘影飄過,就已經殺到藍溪閣陣前。雙手揮起,兩把匕首,一把正握,一把反握,一刺一撩,當時就擊翻了二人。

    “藍溪閣開b了!!”

    周圍早有人喊了出來。

    “沒有!”藍溪閣帶隊的人連忙喊道,顯然也明白這時候開b可是很嚴重的問題。

    “先弄毒蠅攻擊我們,再自己殺b,藍溪閣你們太卑鄙了!!”指責聲音不斷。這藍溪閣帶隊的玩家滿頭大汗。會里最一線的核心自然也是最頂尖的高手,此時都跑競技場打對抗去了,留下他在這帶隊,卻是遇到這樣的問題,頓時心慌意亂。連忙向會長那邊請示,哪知道會長那邊比他這還亂,早已經被漫山遍野的吐沫腥子給淹沒了。

    “大家向后退,不要反擊!!”

    這帶隊的一時收不到會長回復,只好自己下指示,示意公會玩家們不要動b,想以此證明他們的誠意。

    但沼澤獵手雷普是什么?這是野圖b。站著挨打不還手,那根本堅決不到對方明白過來。這要是一開始進行回復,那立刻就會,b撲向牧師之流,牧師就算有人回復也不可能能挺住,如此惡性循環下去就是個團滅的下場。

    不還手,以此證明清白,這個方式可以有效,但在此時,面對野圖b沼澤獵手雷普,他們很可能是以團滅為代價來證明這一點。

    帶隊者是不是有這種打算,他也沒有說清。團隊的玩家卻沒打算如此舍生取義。打不讓打,那不只能是跑?于是眾玩家紛紛退開。

    于是還手是沒還手,但是這一跑,可像極了是要把b乘亂帶走偷著殺,這分明比還手還要可惡嘛!

    “他們想走!”被毒蠅弄得焦頭爛額的其他公會玩家可沒忽視對這邊的觀察,b才是他們相聚此處的真實原因吶!

    “藍溪閣要帶走b,會長,殺不殺!”

    “會長,殺不殺??”

    一時間,還在競技場這邊的眾會長又是都收到了這樣一條命令,個個更是勃然大怒。事已至此,誰還想去聽春易老有什么解釋?三界六道直接離開,嘉王朝這邊陳夜輝也是緊跟其后。其他會長這時倒是有點進退兩難。

    照他們的約定,現在有資格殺這沼澤獵手雷普的應該是輪回公會或是嘉王朝公會。雖然現在有人耍賴,但如此他們現在也借機就去哄搶b的話,那和耍賴者貌似也沒什么區別了。有立帖為證,有這么多人看到他們幾家都是輸在前面的,現在又去殺b,還是有些不妥。

    他們這種情況,尚且不敢輕舉妄動,舍身處地地想一想,這藍溪閣難道就這么腦殘?

    眾人心中都在暗自嘀咕著,但要說站出來說話,真還至于。他們現在已經是失去殺b機會的,反正也沒好處,坐在一邊看看熱鬧也是好的。干嘛趕著去替藍溪閣說什么好話?就算大家以后真走上一條和諧競爭的路線,那心里盼著對方趕緊倒閉的心情也是永遠不會停歇的。

    說到底,對于和諧競爭這條道路其實所有人打心底里都知道那過于理想化。這臨時促成,也無外乎最近氣氛異常,而且對君莫笑這樣的大神,對于新進聯盟很吸眼球的義斬天下確實很有顧忌,頗于壓力而已。說誠意,所有人捫心自問,都是非常有限的。

    “殺!”

    第一個下出這指示的,是三道六界。

    他們這邊心理落差最大,受愚弄的感覺最強烈,此時已經全然就是一副魚死網破的心態。自家就算撈不到這b,也要讓藍溪閣狠狠吃一下虧。這三道六界的性情,倒也是頗為熱血硬朗,并不是一味地只會精打細算。

    而這種性格,在這種戰斗的時候,所凝聚起來的士氣卻是驚人的。

    不為別的,就為這一口氣!

    輪回公會的玩家本是第一個受到毒蠅襲擊的,被動之下受了些損失,但也是第一個調整過來穩定住局面的。來殺野圖的b那自然是公會的精英團,這樣的場面不至于度不過去。

    此時雖然還沒把毒蠅完全清理完,但收到會長消息,卻也已經能騰出一些人手朝藍溪閣那邊進攻了。

    “兄弟們!上!殺了藍溪閣這幫卑鄙無恥的狗崽子們!!”輪回公會這邊帶隊的一聲吶喊,帶頭就讓。這臉都已經撕破了,說話自然好聽不到哪去。

    于此同時,在那為證的立帖后邊,出現了一條三道六界的回復。指責藍溪閣出爾反爾,言而無信。輪回公會受了戲弄,絕不會忍氣吞氣!

    打!你藍溪閣三大公會,實力強硬,但我們輪回也絕對不怕,今天非得打出個說法不可!

    會長宣言,那可非同小可。以俱樂部公會利益為先的經營方式,雖然在各大區都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但還真沒有過這樣強勢的做派。更何況是這樣向一家比自己強勢的公會挑戰,這在俱樂部公會的經營方針中可是非常不明智的。

    三道六界的回復,被人摘選出來重新立帖。而這一次,支持者云集,輪回自家的粉絲自不必說,中立者也是絕對站到輪回公會這邊。就算是藍雨戰隊的粉絲,了解不到真相,在那些圍觀者吐露的信息當中,也實在無法為自家公會進行辯解。

    “殺!”

    毒牙沼澤里,輪回公會的玩家朝著藍溪閣的玩家就猛撲過去。藍溪閣這邊還在向人家證明他們沒開b呢,哪想著人家都當他們是要帶著b跑了。這輪回突然沖殺過來,又是一個措手不及。這輪回的人也聰明,就攻藍溪閣,完全不去招惹b。這沼澤獵手雷普的仇恨集中在藍溪閣公會的團隊上,弄得倒成了輪回公會的幫兄一幫。UU看書

    “操,你們這是干嘛?”藍溪閣這邊帶隊的玩家還想解釋呢,結果被人家沖來直接就是一刀剁翻,瞬間就給分了尸了。輪回公會的玩家都是怨氣沖天,一上來直接就是狂暴狀態。

    藍溪閣這邊沒了指揮,更是亂七八糟,以小隊為單位還手抵抗。

    其他公會此時也基本穩住了局面,但因為競技場那邊輸在前面,會長都是下令,不要插手b的爭奪。但是有一家,卻是沒有這個顧忌。嘉王朝公會,早已經穩住了毒蠅的群攻,卻沒想輪回急著就沖殺上來。此時看到藍溪閣已經愧不成軍,卻是微微一笑。

    “輪回的兄弟,這b,我們嘉王朝可也有份啊!”嘉王朝公會的帶隊者覺得他們這手黃雀在后真是漂亮極了。

    “好啊!來啊,你們兩家就是一起上,我們輪回也不怕!”輪回的玩家赫然是要以戰止戰。嘉王朝這邊頓時都是吃了一驚。這螳螂好生兇猛,捕完了蟬還準備把黃雀給劈了。

    今天一更,嗯!大家周末愉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