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嘉王朝的滿以為他們將給輪回一個驚喜,卻沒想到是輪回還了他們一個意外。根本就沒有什么對話,看到嘉王朝的玩家上來叫板,輪回的玩家立刻瘋了一般,撲上來就打。

    “操,瘋了你們!”想給人驚喜的嘉王朝公會最終是把自己給驚到了。他們滿以為這會可有得扯皮。這輪回剛和藍溪閣一通亂打,傷敵一千也得自損八百。自己這邊一表態,就算不妥協,也得好言交涉,總該處于一個下風的情況吧?

    哪知此時的輪回超級不理智,明明實力對比上已經是明顯下風,居然還主動喊打喊殺,一點要談一談的意思都沒有,這是得了被害妄想癥嗎?

    嘉王朝雖然確實也沒懷好意,但總覺得他們不至于和輪回這樣撕破臉,對于輪回的處理方式實在是一點都沒準備。輪回兇猛的撲殺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猶如被輪回撲過的藍溪閣,一瞬間竟然是被打懵了。

    等他們回過味來的時候,已經倒下數人。

    “輪回的你們這是干什么!”嘉王朝的人有些氣急敗壞,卻又不想像輪回這樣沒理智,直接喊打喊殺的。這樣兩敗俱傷,不是讓別人揀了便宜。今天大家出來是為了打SS,不是為了PK啊!

    SS!

    對啊!SS呢?

    一想到這點,嘉王朝的人連忙往藍溪閣那邊找SS的身影。這藍溪閣今天是苦逼到家了。SS打不敢還手,輪回上來打滿肚子委屈。兩相聯手,死傷慘重,而且左右不是人。輪回公會的突然撲向嘉王朝那邊了,SS卻還在他們這肆虐,不過終于還是被人引開了。

    但這引開,放在其他公會眼里就很不對味了。尤其是嘉王朝,一直很理智地就在圖謀SS,此時往這邊一看,好家伙,SS都跑出去那么遠了。而拉走SS的,赫然是三個頭頂藍溪閣稱謂的玩家。

    “SS都被人搶走了,你們還在這鬧什么?”嘉王朝的領隊很惱火地朝輪回的人吼著。

    “今天我們輪回不爭這SS,我們要爭的是一口氣!”結果輪回這邊卻是傲然回應,絲毫不見手軟。

    嘉王朝的人立刻也是吐了血了。今天的輪回完全沒有個俱樂部公會該有的理智,算是秀才遇上兵,有理也說不清了。

    “行,你爭你的氣,你去打藍溪閣去,別在這和我們鬧,我們還有正事要干。”嘉王朝的領隊叫道。

    “哼,別以為我們不明白你們嘉王朝的那點心思。”輪回的人叫道。

    這話說出來,嘉王朝還是很有些心虛的。藍溪閣的齷齪一被曝光出來,輪回立刻喊打喊殺,本該很應和輪回同一戰線的嘉王朝卻是按兵不動,等著輪回這和藍溪閣打了個頭破血流了,突然笑瞇瞇地跑出來表示一下存在,結果現在輪回完全不鳥他們,一樣打。

    “你真當我們嘉王朝怕你們嗎!”嘉王朝這邊被輪回的人這樣揪了一下尾巴,也有些惱羞成怒。本不想和輪回在這進行無謂的爭斗,此時哪里還忍得住,一聲令下,立刻也是和輪回火拼起來。

    “好!競技場上沒機會打,今天咱們就在這分個勝負出來!”輪回的玩家顯然是絲毫不懼,殺得是氣勢如虹。

    其他幾家公會此時大眼瞪小眼,對于輪回這發瘋般的舉動也是很不理解。你打殺藍溪閣,畢竟在爭口氣之余,還可以把SS搶回來。可是這和嘉王朝的人針鋒相對,那就是純粹有些氣不過嘉王朝的虛偽,是真把利益拋到一邊,非要爭口氣先了。

    各大公會此時對毒蠅也都應對的差不多了。SS之爭,他們真還不好意思插手,此時一看這兩家大打出手,SS被藍溪閣的人越牽越遠,心中也開始蠢蠢欲動。哪知剛剛稍有點動作,卻被有點回過神的藍溪閣的人給攔了。

    “都不許動!”藍溪閣的人叫著,“今天這事非得弄個清楚不可。”

    “操,SS都被你們引走了,還叫我們不許動,這有什么需要弄清楚?”眾公會玩家一聽都是怒了。

    “SS走了,關你們什么事,照約定,你們有資格殺嗎?”藍溪閣這邊有人站出來冷笑,眾人一看,赫然是春易老,藍溪閣的會長。

    從主城里步行跑來這邊,絕對不可能這樣快,但是如果用了傳送卷軸的話,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現在兩邊場面都是混亂,春易老也是應顧不暇。但是毒牙沼澤這邊多少成分還干凈一些,至少就是八家公會的人,而競技場那邊除了八家公會的,更多的是圍觀黨。春易老一想,干脆先把這邊料理一下的好。于是果斷傳送飛回,場面卻已經到了眼下這個地步。

    “維護好現場秩序,那先是先前約定好的職責,現在你們藍溪閣的人出爾反爾,引走了SS還不許我們阻止,真當我們都是傻瓜嗎?”

    “你們不傻,但我們藍溪閣也不是白癡,有誰真認為這事會是我們藍溪閣在做,那才是腦子里裝了屎了!”藍溪閣的人今天受的冤屈可是大到家了,春易老說話哪里還有半分的好脾氣。

    被輪回和SS聯手殺了一陣,藍溪閣此時也就剩些殘兵敗隊,但此時個個握了武器布好陣勢,卻也散發出了和輪回公會一樣誓不低頭的氣質。

    “還裝模作樣?那帶走SS的三個頭頂你們藍溪閣的稱謂那是誰都看得見的。”有人喊道。

    “稱謂就能證明一定是我們藍溪閣的人,你頭天玩榮耀啊?這么幼稚?”該人立刻遭到春易老的反唇相譏,立刻也是答不上話來。確實,這種時候,栽贓栽全套,這種事也不是做不到。就他們這幾家公會,誰手里沒有些頭頂藍溪閣稱謂的帳號角色啊?

    “今天這事,我敢發誓我們藍溪閣絕對沒有做。而且我想可能也不是在場任何一家公會做出這么無恥的事,肯定是另外有人在作祟。”春易老說著。

    “你說是就是,誰知道這是不是你們藍溪閣的算計呢?”有人依然質疑著。

    “就為這一個65級的SS,做出這樣一個自毀名聲的算計,請大家都理智地想一想,這值不值得?”春易老立刻也是反聲質疑。

    眾玩家隨即又是沉默。這些玩家都是公會的精英骨干,有些道理其實都是明白的。

    這春易老都已經趕回來了,其他公會的會長其實也沒慢到哪去,有的甚至比他還早。只是他們現在作為競技場方面的落敗者,地位尷尬。所以回來后也都默不作聲,有點像是之前的嘉王朝,先靜觀其變一下。

    嘉王朝是競技場獲勝者之一,靜觀其變了一會,立刻就動手想掠奪利益了,結果現在被輪回折騰得走向了兩敗俱傷的道路。其他公會這不也是觀望到了這一步,決定也做出點有利的行動。正偷偷摸摸準備去看一看SS,卻是被趕回來的春易老攔了個正著。

    眾公長于是繼續觀望,要看看春易老怎么應對這個局面。結果看起來也不是很難,只要不是輪回那樣完全瘋掉,春易老這樣的分析顯然還是很能讓人接受的。

    一看玩家們都不怎么鬧騰了,各大公會的會長也不好繼續藏下去,紛紛冒頭代表自己公會說話。

    “春易老兄弟的話雖有理,但現在SS被引走已經是事實,難道我們就這么眼看著?”中草堂的天南星站出來說著。

    “呵呵,眼看著?我看沒有吧!我可不信我春易老一句都不許動,諸位還就真乖乖站著不動了。我想現在溜出去追蹤SS的人應該不在少數吧?不過這么樣的人我藍溪閣可是連半個都沒有,我倒是希望追去看的人能睜大眼睛瞧好了,看清楚這SS最后是落到誰的手里,不嫌麻煩的好,最好是能拍個錄相,我藍溪閣還需要以此為證呢,有勞了。”

    眾會長頓時又是沉默。因為春易老所猜不假,他們可沒乖到任憑藍溪閣攔在此處,早都已經暗暗派人追蹤。至于后邊那話,大家倒是都不以為然。那就是個姿態罷了。就算這真是藍溪閣的設計,都這地步了,還派個頭頂藍溪閣稱謂的團隊去接應的話,那就真成豬腦子了。

    就算真是藍溪閣的人接應,那也肯定是野號,野號那真沒法拿出來說理……

    眾會長這邊也都是高速動轉腦細胞,一秒鐘就能產生N個算計。眼下的情況,讓他們覺得,打倒SS已經不重要,這或許是一次讓藍溪閣元氣大傷的機會。這個,可比殺一個野SS搶點稀有裝備稀有材料更有價值。

    怎么做呢?

    派出藍溪閣的臥底人馬?U www.uukanshu.com

    趕緊想辦法把接應的人給堵殺了,制造SS無人接應,所以一定是藍溪閣的人不敢有舉動的現象?

    眾會長此時心中歹毒主意不斷,那邊輪回和嘉王朝還在乒乒乓乓打個不停,也根本沒人去勸。這兩家成了最后爭奪SS的獲勝者,大家厭煩還來不及呢,最好全死絕了!

    “媽的,SS總算被我偷出來了,但后邊有人盯著呢,你準備好了沒有?”與此同時,魏琛這邊卻是給了葉修的君莫笑去了條消息。

    “恭候多時了。”葉修回道。

    對于這兩個家伙來說,他們的算計就很簡單了。他們真心沒有要陷害哪家公會,打倒哪家公會的意思,他們的目的,只是想殺到這SS,搶到需要的材料而已。

    ===============================

    前兩章章節號標話了哈,現在回歸正常……</p>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