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春易老這一冷笑著開口,再加上中草堂和霸氣雄圖兩方面已經微妙地發現了情況有所不對。其他人看在眼里,也是剎那間忽然意識到:不妙,非常得不妙。

    “諸位是不是忘了點什么?”春易老問著。

    眾會長這邊汗都下來了。他們當然有忘了什么。

    所有會長連忙湊在一起交換了一下情報,完了就是極度懊悔他們為什么早沒有這樣做。

    毒牙沼澤中,竟然有大批混在他們公會之中卻又絕不是他們派出去的人在參與這場獵殺游戲。而且很顯然,這些人會是最終的獲勝者,原因很簡單:他們人更多。

    “是什么人?”眾會長仔細做了一番統計后,赫然發現,這幫人露了面的角色正巧分屬他們五家公會,一個不差,而且明顯是有預謀的一番行動,配合著他們之間的自相殘殺,最終把他們派出的獵手統統獵殺在了這片沼澤當中。

    “快派支援,誰家還有人在?”天南星連忙叫了出來。他這邊人已經全被殺了回來,完全失去了前方的情報。

    “我這邊人還有人。”蔣游一邊回話,一邊準備把這份名單發給派出的玩家,讓他留意,結果,沒等他把名字一個一個地敲完呢,他們霸氣雄圖所剩的這棵獨苗也是遺憾地發來消息:掛了。

    隨后,煙雨樓、破碎虛空、百花谷三家公會的殘余份子也沒能再潛伏下來,相繼送來陣亡的報告。至此,五家公會派出的玩家悉數壯烈。這意味著沼澤獵手雷普的行蹤已經完全失去了消息,對方顯然不會帶著?停留在最終暴露的地方等著他們找上門去。

    “你們倆還打!?都被人偷走了!”眾會長此時心下郁悶,一看輪回和嘉王朝還在那混戰,也不想讓這兩家好受。按理這?應該算是這兩家的,現在被人偷跑了,這兩家豈非應該最痛苦才對?

    “不爭?,只爭一口氣。”結果輪回公會這邊,只是很普通的一員轉回視角冷冷地回了這么一句,接著就立刻投身到瘋狂的戰斗中去了。

    “操,你們輪回自己在這瘋吧,我們不奉陪了!”本來也是輪回挑起火的嘉王朝,猛然聽了旁邊公會的話后,頃刻間又回歸了理智。這樣無意義的混戰,實在是沒有意義。于是一邊交待場面話,一邊指示公會玩家注意收拾地上爆出的裝備,明顯擺出了一個收縮撤退的陣勢。

    輪回公會前后和藍溪閣、嘉王朝兩大巨頭公會一戰,此時傷亡自然也是極重。真要打下去,嘉王朝可能贏面還會大一些。只是實在不想繼續這無意義的消耗,反倒是先一步準備退卻了。

    其他幾家公會都是看熱鬧不嫌事大,巴不得這輪回公會和嘉王朝就此大打出手,殺得整個神之領域遍地爆裝備才好。按常理來說這樣的事實在不大可能發生,但今天輪回的這幫人好像腦漿子都燃燒起來了一樣,誰知道這種時候會做出什么無腦的舉動?

    嘉王朝本不在下風,但出于理智都已經服軟了,如果輪回依然不肯罷休,那么又會是怎樣的一番景象呢?

    抱著這種期待,眾會長們幾乎都要忘掉方才丟掉S?的痛苦了。如果真能因為丟了一個S?,讓兩家俱樂部公會殺個你死我活,那真丟得一點也不吃虧了。

    然而,今天擺明了就不是他們的幸運日。當他們希望輪回公會不要理智的時候,輪回公會偏偏又理智了下來。看到嘉王朝已有退意,他們的人也不再逼得那么緊,也就是繼續做做摸樣。而嘉王朝這邊也是心領神會,不計較太多。只是收拾了些地上自家爆出的裝備。至于輪回那邊,掉出的也不少。嘉王朝卻是識趣地沒去再揀這便宜。

    “諸位,我們嘉王朝今天就先告辭了,但今天這事,總該有個說法。”嘉王朝這邊收拾完,會長陳夜輝出來冷冷丟了一句后,帶著人就頭也不轉地離開了。

    “說法?這他媽還能有個什么說法?”眾會長都有點憤憤不平。本來還想繼續派人追進沼澤里查查S?的去向,此時卻也沒了這心思。有那立貼為證,很有可能被人借機大做文章。作為已經輸了幾家,這個S?還是不要去粘得好。

    “切,不就是個沼澤獵手雷普嗎?真當有什么了不起嗎?我們是輸家,這S?該誰殺誰殺吧!”中草堂的天南星也是扔下了這么一句話后,領人退開。

    這幾家公會處境雷同,最后也是各交代了一點場面話,沼澤獵手雷普,大家竟然真的都不理不睬了。

    到最后,居然只剩下了藍溪閣和輪回公會兩家。春易老和三界六道都站在自家隊伍的領頭位置,互相對峙著,也不答話。

    半響的沉沒(默)后,終于還是春易老先開了口:“三界會長今天這一番作為,應該也不是沒有一番算計的吧?”

    “哦?”三界六道的語氣,完全不像一個被熱血沖翻了大腦的摸樣,很是平靜地應了一聲。

    毒牙沼澤深處,魏琛的迎風布陣正領了一隊人在擊殺沼澤獵手雷普。這野圖SS的難度當然不小,一般公會來殺都是以團為單位。但魏琛雖然退役多年,生活卻依然不離榮耀。可不是那種退役后就連意識和知識都跟不上時間的老古董。以他的水平,指揮這隊熟人擊殺這沼澤獵手雷普還是能辦到的,否則也不至于和葉修安排出這么一個陣場。

    “海推你往右走,你龘他媽擋了法師的視角了!”

    “巨頭你打醬油來了?上去給我砍啊!有種你就OT給我看。”

    “盾擊!用盾擊!烏龜啊你是,就知道往盾牌后面縮。”

    魏琛的指揮也是算是相當的暴戾,句句不離臟字。而他這幫兄弟雖然都是一起玩出來的,之間熟的很,殺這大S?卻還真是頭一回,手生得厲害。

    好在有魏琛這個大高手從中控場。他的術士職業本就精通很多控制系技能。而70的等級也是凌駕在了這野圖SS之上。不說壓制有多可觀,但至少技能效果有了保障,對于一個控場者來說是卻是最好不過的情況。

    再加上他和這些人都是一個網吧里玩,大家都是坐在一起,互相看屏幕作弊已是嫻熟之極,魏琛的指揮那更是如魚得水。一堆生手,打這沼澤獵手普雷,竟然硬是給撐了下來,慢慢地,更是維持住了局面。

    “走走走!對,邊打邊往這邊帶,我們不能一直停在那個地方。陣型!陣型保持住,他媽的看著點互相之間的間距,保持站位!”魏琛的聲音幾乎就沒停過,顯然也是絲毫不敢大意。這SS,殺是能殺,但顯然也是相當吃力,容不得一點馬虎。

    正殺的緊張,忽然就瞥見那邊沼澤地里幾個陰影慢慢挪了過來,魏琛頓時一陣緊張。這會要是遇點陌生人,不用什么高手,幾個菜鳥就夠他們受的。

    但等看清來人的名字,魏琛總算是松了口氣:”操,嚇死老子了,出聲啊你們倒是。”

    出來的人使君莫笑帶的那一隊人。

    看到這些人,魏琛也是由驚轉喜:”都解決了?”

    “嗯,我留了五個人,保持距離做斷后,如果對方還有追來,也會被先一步發覺,抓緊時間吧!”

    “好好好,大家抓緊!”魏琛吼道。

    于是葉修這邊領得的人隨即也是加入了戰局,葉修的君莫笑可憐的級,面對這級的野圖攻擊力實在就有些浮云了,所以干脆也沒怎么上去摻和。過來露了一小面人就消失了。反正有魏琛,也用不著他指揮,葉修繼續領導關鍵的斷后工作去了。

    魏琛這邊又多了幾個助力,局面應付更加自如。想到擊殺這后就可以拿到自己期待了很久的材料,心中激動得非常。

    百分之七十。

    百分之六十。

    百分之五十。

    沼澤獵手雷普的生命不斷下降著,又沒有人來搗亂,一切看起來都很順利。正這時,忽然有消息提示。

    現在局面穩定,魏琛也能騰出空來玩玩消息,點開一看,卻是君莫笑:“殺完了嗎?”

    “還有一半,怎么回事?”魏琛立刻緊張。

    “先緩一緩輸出。”葉修說。

    “怎么了?”

    “有好處?”葉修回道。

    “什么好處?”魏琛問。

    “正在爭取!”葉修說。

    “你倒是說啊!”魏琛焦急萬分。UU看書www.uukanshu.com

    “有公會找上我了,希望以更高的代價,換下這修回道。

    “什么?這是怎么個說法?”魏琛納了悶了。

    “嘿嘿,這個現在所代表的意義已經不只是材料或是裝備那么簡單了。咱們可是難得撈到這樣一個大,又遇到這樣的機會,可得利益最大化。”葉修回道。

    “是嗎?那我趕緊列份清單,讓他們把我接下來所需的材料統統交上來。”魏琛回道。

    魏琛的這條消息,葉修自然沒去理會。只是轉回了君莫笑的視角,望向了身前的兩個人。

    春易老,三界六道,兩大公會的老大。

    “兩位,你們可得抓緊,馬上就要暴走。這要一暴走,咱想手下留情都很難了。所以說啊,我列的這份清單,兩位意下如何呢?”葉修很是熱情地笑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