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著君奠笑這邊發來的一份清單,春易老算是領略到第十區藍河對君莫笑那份無奈的心情是怎么形成的了。

    大神不愧是大神,很快就已經摸準了他們的軟肋。這份清單列得,不會讓他們無法接受,卻又會讓他們很是難受。

    春易老嘆了口氣,視角轉向了一邊的三界六道:“輪回會長的意思呢?”

    “沒有問題。”,三界六道倒是干脆。

    春易老這次只能是心中嘆息了。三界六道當然干脆了,因為這對于他們輪回來說是也是有賺頭的一筆買賣,著實不虧。但對于藍溪閣來說呢?那等于是被人扎了車胎,但左右卻又偏偏只有這一個人能幫他補胎。不補?不補車就拋這了,不補怎么辦?說不得,只能眼睜睜地被訛這么一下了。

    “既然輪回兄沒問題,那就這樣吧!”,春易老心中說不氣那是不可能的,不過語氣倒還是顯得頗為平靜。視角又是轉回向君莫笑這邊:“東西馬上送過來,你看你這邊?”

    “沒關系,可以等等。”,葉修笑。

    之前還說手下留情都很難呢,集眼又成可以等等了。春易老和三界六道也是無奈,各自翻了翻白眼,還能怎么著?等吧!

    葉修這次是不見兔子不撤鷹了,要求先錢再貨。沒辦法,如今已經不是當初,他在這些大公會身上一而再,再而三地搞敲詐,就是泥人也被他逼得要突破小宇宙第七感了。他毫不懷疑以各大公會對他的積怨,會對他另眼相看,而不是以誠相待。

    “老魏,堅持!”,葉修給魏琛去了個消息以示鼓勵。

    “你那邊怎么樣?”,魏琛問。

    “沼澤獵手雷普掉落的深腐之灰我幫你直接要到了。”,葉修說。

    “就這么點?深腐之灰就我這殺了,也基本是會爆到的啊!此外還會有點其他的什么。只要這么一樣也太虧了吧?”魏琛說著。

    “當然不可能了,還有要其他的,那不都是我的要的!”葉修說。

    “靠,你有沒有人性啊!我這累死累活的你一個深腐之灰就把我打發了?你趕緊再給我多要點,不然我立刻殺了SS給你看。”,魏琛叫囂著。

    “好吧,我試試。”葉修說著,也是又轉向了這邊兩位會長。

    “兩位,目并情況有蕪”葉修說道。

    “怎么?SS出什么問題了?”兩人都是一驚。

    “是這樣的,我呢是覺得我提出的這個價碼對你我雙方的取舍都算是很公道的一次交易。但是我這邊呢有個同伴特別不是東西,特別的沒下限。看到兩位都是特別的著急,他就大敲黑心竹杠,我都替他覺得慚愧。不過沒辦法,SS是在他手里呢!我也只好把他發來的這份清單再轉給兩位看看了。”

    葉修說著又是把一份清單發過。這春易老和三界六道耐著性子聽葉修說完了前面那段,心里早就認定這家伙絕對是在胡扯,臉早都黑了。但是事關重大,也是都沒有立刻發作,收了消息一看,兩人都是震驚。

    “開什么玩笑!!”,兩位行事都算比較干脆的會長直接異口同聲了。

    “嚴重同意。”,葉修立刻跟著附和。

    這讓兩人徹底沒脾氣了。因為現在他們所要面對的不是眼前這位,而是沒下限的某人。至于這個某人到底是不是〖真〗實存在,兩人心中都是一個超大的問號。

    正待發話,卻是聽到君莫笑這邊搶先了一步:“嗯,兩位的答復我已經通知了那個沒下限的。沒下限的問,那怎樣才算不是開玩笑?”

    “之前談好的。”春易老說。

    “兩位。請你們假想你們是遇到了一個人神共憤的卑鄙無恥之徒拿出你們的極限,去填滿他的下限吧!如果這樣依然不能讓這混賬滿意,看來今天原本可以雙贏的合作,只好毀在一個無下限的家伙手里了。”,葉修說道。

    “好吧……”,沉默了一良久,也不是二人是不是又私下商量了一番春易老終于是開口說話。跟著一邊回復了一份清單,一邊開口說道:“這是我們的極限,請你轉告你的這位朋友,他的無恥是我們生平僅見。”

    “這瓶,我覺得還是等咱們的合作成了再轉比較合適。”,葉修認真地說著。

    “……”,兩人沒了言語。他倆私下早把葉修罵百遍了,都覺著這根本就是這家伙在一人分飾兩角。可是現在這么一看難不成這貨的背后還真有一個更沒下限的?

    這神之領域來個君莫笑就夠大家受了,現在居然又多出一個更沒人性的,以后的日子還怎么過?

    兩位會長都是深深地有了一種前途未卜的感覺這邊君莫笑卻正好回話:“恭喜兩位,這次合作在我們雙方的努力下終于達成了。”

    倆會長淚流滿面。還雙方努力呢?你們努力了個屁啊!努力敲詐勒索我們嗎?

    被這樣狠敲了一筆,兩位會長連平時和競爭對手打交道時最擅長的虛偽技能都懶得釋放了,只是冷冰冰地道:“既然都這樣了,總可以先把SS交給我們了吧?這又折騰了一番,可又耽誤了不少時間。”,“不好意思啊兩位。我個人是絕對相信諸位公會的誠信的,但問題是…………你們想,像那樣一個卑鄙沒下限的人,不見兔子他能撤SS嗎?”,葉修說。

    “這樣拖久了,出點什么狀況,誰負責?”,三道六界說道。

    “出了狀況,損失是雙方共同承擔的。說起來,我們損失還更大一些,我們可是丟了那么一清單的東西啊!而兩位呢?不過就是一個鈣級的沼澤獵手雷普而已,沒理由比我們還痛心吧?”,葉修說。

    倆會長真是死的心都有了。這家伙居然能說出這種話,圈中大神的級數,果然遠在他們這些網游大手之上啊!真要能照你說的這種方式對比的話,我們憑什么出這么豐厚的一張清單換這一個破SS?這擺明了是在裝糊涂嘛!

    雖吐血,但兩人也是著實沒轍,只好焦急地等著。但這等是等什么?還是等他們自己的人快點把清單上要的材料送過來?結果這要慢了出狀況了,貌似還是他們自己造成的。春易老現在是懂了,真懂了。他完全懂了為什么藍河會對這君莫笑采取那樣的妥協不抵抗政策。

    牛秋!

    葉秋大神!

    如果只以為這就是一個榮耀知識豐富、技術精湛的職業選手,那就錯了,大錯特錯。

    春易老此時只想東西趕緊送來,趕緊把這事給了解了。和這人,他也是超級不想再打交道了,雙方最好是永遠沒有交點。

    只是,這可能嗎?

    上次在荒野小鎮挑起爭端,這次在毒牙沼澤偷走SS,這人顯然就是要和他們俱樂部公會干仗的。躲?哪里躲得了。就算他自己想躲,人這也是要建立戰隊建立俱樂部公會的人,他春易老想躲,上面也不可能答應啊!

    上面說起話來就輕松了:那個那個誰,最近葉秋那個家伙在網游里很囂張嘛!去,滅一滅他的氣焰。

    嘔!春易老一想到這種可能,他就反胃,他就惡心,他就集吐……

    “會長,集西到了。”

    終于,有如天籟之音一般,春易老聽到了這樣一聲。回轉視角一看,自家公會的人已經把東西送到了,輪回的人也沒有慢多少,此時就在他們藍溪閣身后20來個身位的地方,也正在狂奔而來。

    “東西已經送來了。”春易老拿過送來的材料后,轉向君莫笑說道。

    邊應了一聲,立刻填了一個交易請求過來。

    春易老忍住怒氣,把交易請求給關了:“是不是也該帶我們去SS處了?”,“去啊,東西拿來就去。”

    “一手錢,一手覽”

    “這不好吧?我們那個貨…………你們要黑吃黑的話,太方便了點也。”葉修說道。

    “那我們怎么就能相信你拿了材料不會閃人?”春易老說。

    “你問藍河,我什么時候不守信用過。”葉修說道。

    藍河可是春易老他們能聯系到葉修這邊君莫笑的中間人。UU看書 w葉修在神之領域這邊把君莫笑的好友開關是完全給關閉了,春易老和三界六道也是無法聯系得到。事情緊急,春易老想到的也是最快的手段,立刻就是聯系藍河問他有沒有辦法。

    藍河這邊真有辦法。他和葉修打交道久了,還在興欣公會里臥底當管事的,倒是知道怎么能聯系過來。

    最后,藍河是在第十區里寒煙柔啊包子入侵啊還有陳果的小號逐煙霞挨個聯系了一遍。這葉修直接通過陳果的電腦就收到了消息,隨即在神之領域這邊和春易老、三界六道加上了好友。而后一碰面,這春易老和三界六道倒是想藏著掖著,但葉修多老道啊?根本不用太多的情報,就看他們的來意,一結合具體情況,三兩下就摸清楚〖真〗實的來龍去脈。

    那敲竹杠的技能一釋放,倆會長就知人已經完全看清他們的底牌了。如此一場交易,他們自然是根本占據不到主動。只能先割肉再放血,此時連驗驗貨的要求都無法滿足。

    “交易吧!”,兩人暗下又是稍溝通,終于是做出了決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