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哈哈哈,你想知道嗎?讓老子想想讓你做個什么,再來考慮要不要告訴你。”魏琛這邊是揚眉吐氣上了。

    “老東西,你的死亡之手已經拿回去了?”葉修冷笑。

    “我靠!!”魏琛這才發現自己太過于得意忘形,把這個很重要的事情給忘掉了。

    “你贏了……”魏琛顯然是無比重視他的這件銀武,多年的心血不是假的。

    “快說。”

    “我想你應該知道,在榮耀里,某些東西的爆出,當達到一定操作條件時,爆出的機率就會達到百分之百吧?”魏琛說道。

    對于葉修這樣的資深高手,就這么一句話就已經明白魏琛的思路:“你是說,技能書也可以通過這樣的手來爆出?”

    “是的,但是,不能說是完全爆出,我覺得頂多可以說是觸發爆出機率。”魏琛說。

    “大哥,這種說是迷信的吧?”葉修有點暈,什么卡時間啊,什么固定的操作順序啊,固定的殺怪順序等等等等,這并不只是在榮耀,而是在很多網游中都有一些玩家信奉的迷信。而這種毫無邏輯可言的所謂技巧,實在是不能夠讓人信服。

    至于榮耀中憑操作打出裝備,那是百分百的爆率,所以可以得到充分的驗證。更何況這種打都是有邏輯原理的,比如葉修初進游戲,在新手村的小副本面對隱藏爆出配劍所用的方,就是連續打擊那配劍的劍扣。這從原理上來說當然是解釋的通的:總是擊打那劍扣,劍扣打壞了,配劍可不就掉出來了嗎?

    這樣的方,在榮耀中有很多。然而現在魏琛卻說他的方只是提高“爆出機率”,這一下子顯得有些飄渺了,機率這種東西,誰知道有沒有提升啊?

    百分之五的機率,那也并不是說一百次里,就一定會出次。機率和分布并不是一回事,這是常識。一千次里,連續九百五十次不出,最后連出五十次,那也叫百分之五。所以機率這種東西,除了百分百和零,其他連數據都實在不好說。現在魏琛只是說個提高,這實在像是一個網游神棍的迷信思想。

    “迷信?我這一堆上下技巧值的角色足已經證明這不是迷信了吧?”魏琛說。

    “那你說說是怎么打的?”葉修問。

    “嗯,這個就要從人和榮耀的關系談起了。”

    “死亡之手。”葉修淡淡地說。

    “你妹!”魏琛咬牙切齒。

    “趕緊說。”葉修抓著把柄呢,很是瀟灑地不耐煩道。

    “內容很多,我發你個文檔吧!”魏琛這也不繼續貧了。

    其實他也是清楚他掌握的這東西很重要。他們兩人從頭組戰隊,還豪氣地以冠軍為目標,那光有優秀的選手也不行,角色也得夠強。

    “行,你發我吧,我回頭研究一下。”葉修說。

    “哥的研究,你還有什么信不過的?你也就是這些年網游接觸太少,實際上榮耀畢竟是以網游為根基的,許多東西從網游模式里更能得到啟發。各大戰隊現在的培訓模式越來越成熟,但也越來越脫離網游,這不好。”魏琛很有感觸地說著。

    “聽起來,你這么些年發現不少?”葉修說。

    “使不少,絕對有你們在職業圈里看不到的東西。”魏琛自信地說道。

    “所以感謝我吧!讓你有重登這個舞臺的機會。”葉修說。

    魏琛沉默了良久,好像也是有所觸動的樣子,但是片刻后開口卻是:“滾龘你媽的,快把死亡之手給我拿來。”

    “在城里倉庫呢,回去拿。”葉修說著。

    “等等,前面好像有點不對。”眼瞅就要出了毒牙沼澤,魏琛突然停下了迎風布陣的腳步,并叫停了所有人的移動。

    “嗯,是有些不對。”葉修說著。兩個老辣的家伙,都是瞥到了一些不尋常的身影。

    “大概是之前那些公會,原來到底還是留人準備算計一下我們。”魏琛說著。

    “看情況好像還不少。”葉修360度的大掃了一圈。這些人還沒有完全暴露,但也并不再極力掩飾,顯然也是完成了包圍,胸有成竹地準備露面了。

    “看來突圍有難度。”魏琛說。

    “同意。”

    “你先閃。”魏琛說。

    “必須的。”葉修果斷下線。

    “你妹啊!你好歹說兩句客氣話行不行??”魏琛的叫罵直接從QQ上追了過來了。

    “切,咱還需要那虛頭吧腦的?都心領神會了,還浪費時間干嘛?”葉修問。

    “你龘他媽的,你說給我們一批賬號,是真的吧?”魏琛問道。

    “當然。我說你還有時間在這聊呢?”葉修反問。

    “敵不動,我不動,反正這些號都不要了,一會老子跟他們拼了,讓他們知道知道咱的厲害。”魏琛說。

    “看到我下線,這個打擊對他們來說應該已經很大了。”

    “你別得意,當心人就蹲在你這上線點守你。”魏琛很是熟練地說著,他正是這樣守過葉修。

    “我就不信他們天天排這形勢。場面稍小點,你隨便就把我救出去了。”葉修說。

    “我憑什么要救你?”魏琛說。

    葉修回了他四個字:死亡之手。

    “我他媽就日了!這次出來,你立刻把死亡之手還給我,你不還我我就不答應,我一分鐘都等不了了。”魏琛罵道。

    “趕緊開戰去吧!”葉修說。

    “等我們壯烈的好消息吧!”魏琛最后回了一句,游戲里,毒牙沼澤的邊沿,已經轟然開戰。

    以迎風布陣為首,一幫裝極其不整的半裸角色,猛然朝一個方向發起了沖擊。沒有辦,在被公會踢出的一瞬間,他們這票人就都是半裸奔了。那一半裝備是從公會倉庫取出的,離開公會的話自動就會被收回了。

    面對這幫半裸角色的沖擊,各大公會布下的包圍都是從容不迫,調集火力,就想直接一次E。

    誰想這一沖竟然是虛,就在包圍圈發動攻擊的一瞬間,兩隊突然轉了方向,另起了一個沖殺的爐灶。而這一時機,赫然正是包圍圈攻擊已然發動,無反悔的那一刻。

    噗!

    好似一劍直戳了一個要害。只是劍身太鈍,奪不了命,但到底還是割下了二兩肉。包圍圈的玩家瞬間倒是被這兩隊人打出了一個E,倒下了數人。

    “揀裝備揀裝備!!”魏琛在此大聲咆哮著。地上一共也沒幾件裝備,20來人上去亂搶,很沒風度。

    只是這一搶,搶得包圍玩家都呆了。大家大公會出身,有身份有紀律有氣質,這樣不要臉的光棍作風著實讓他們看不上眼。只是這么一個鄙夷的時間,地上幾件裝備已被掃空,魏琛又是一吼,兩隊分了左右,各插一截,硬是從包圍的肉堆里掐出了一截當了餃子餡。

    只是這一次,公會玩家們反擊也是及時,再沒讓他們輕松揀去便宜,一波還擊,頓時也是掛了他們幾人。

    這就是團隊戰,無處不存在的攻擊,生死都只是一瞬間的事。葉修也不可能在這樣的場面里掀了天去。一個級的角色,終歸能力有限。

    毒牙沼澤邊緣發生的這一場戰斗并不算長,分鐘內就幾乎已經結束。那二十來位玩家,就這么罵著戰著,最終一個個倒下。

    是的,他們一直在罵,而且罵得極其難聽,顯示了在生殖系統方面非凡的認知。但是從他們的罵聲中,卻又聽不到半分怒意,這好像也是一個大招放到了敵人身上一樣,讓他們很爽,很開心。

    對手終于是被團滅了。但公會玩家們卻也一點開心不起來。他們擊殺的對手身上沒有那種對掛了的不甘和抑郁,有的全是戰斗下去的。臨死前喊得大致都是“洗干凈了等爺來爆你”一類的嘲諷。

    這讓眾公會的玩家好像他們被輪了一樣,一個個面面相覷,半晌也是擠不出點喜悅的情素(愫)來。

    正這時,當當當一個系統消息:輪回公會,擊殺沼澤獵手雷普。

    這是怎么回事?

    看到這條消息的公會會長們,突然都是一呆。沼澤獵手雷普,那不是被君莫笑一伙人給偷走了嗎?在毒牙沼澤出口處,他們還終于堵到了那一伙人。雖然沒能抓住君莫笑是個遺憾,但也算是對抗中取得了一次小上風。但是,怎么現在看到的,卻又是輪回公會擊殺了沼澤獵手雷普?

    就在大家還沒回神來的時候,在榮耀各大論壇上,突然就有了一些之前立貼為證的后續。

    后續主要說了兩件事。UU看書

    一個,是上次被嘲諷鄙視的藍溪閣,這是誤會。這事實際上是流竄十區和神之領域之間的公會害蟲君莫笑伙同他人干的。查清真相后,藍溪閣協助輪回公會,搶回了,并且遵照立貼為證的約定,將交給了輪回公會擊殺。

    而第二個事,則是輪回為主角。不爭,也要爭一口氣。藍溪閣已被證明是一次誤會,但遇到這樣的事情,輪回絕對不會退縮。嘉王朝想要乘虛而入,很好,那便戰。輪回絕不會因為任何原因而妥協,面對任何困境,殺也要殺出一片天來,殺也要殺出口氣來!

    兩件事,各有一些視頻圖片為證,嘉王朝公會在輪回公會玩家傲然挺立的身姿下,一個個或彎腰或蹲身揀起裝備而后離開的模樣,被深深地記錄了下來。

    “你不是說你有些看不懂這一次的交易嗎?現在你懂了吧?”葉修對陳果說著。

    ====================

    三更結束,同志們,明天再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