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五百六十三章兄弟你慢點

    四個石像就要斬擊到5的一瞬間,突然一起調轉了身形,齊齊沖向了另一個目標:以m自居的無敵最俊朗。

    這一瞬間,實在沒有人還有功夫去介意這家伙的自以為是了,所有人都很清楚這個時候什么最重要。

    “快輸出!”他們心目中m七葉一枝花,還有團隊的隊長喜之羊都在一起吶喊著。

    眾輸出哪敢怠慢,收關時刻也不計較什么控制仇恨控制法力控制冷卻之類的技巧了,反正攻擊最高的技能,操作出來丟出去就是。

    道路頓時被各種技能攻擊的光影效果所包裹著,四個身影身陷其中卻是身形如箭。石像擁有很強的抗性,所以許多控制類的技能對他們都是無效,此時眾人只是想著趕緊耗盡他們的最后一絲生命。

    轟!

    終于,一座石像崩碎成了石塊,轟然倒地。緊接著,第二個、第三個,也是先后步了他的后塵,碎得比鋪路的鵝卵石都沒大到哪去。

    只有第四個石像!

    由于兩邊輸出并不對等,所以生命耗盡的進度卻并不一樣,這第四個石像卻還有些許生命,依舊狂沖向了無敵最俊朗。

    但是,危機已過,只是一個石像,根本沒什么大不了。無敵最俊朗先前也已經單抗過一個石像,貌似沒什么大問題。原本還想用一個挑釁再讓這個石像空跑一遭的七葉一枝花,轉瞬也是意識到沒有這個必要,隨即也就沒有再用挑釁,邁步就沖上來助陣。

    結果就見龐大的技能攻勢,瞬間把第四個石像和與他戰在一起的無敵最俊朗一起給吞沒了。

    七葉一枝花怔了怔。

    雖然無敵最俊朗有傷害豁免,這樣也傷不到他。但問題是,這樣的攻擊很影響m的視野和判斷,通常情況下一般都是會有意避免的。不過想到現在已經是戰斗的尾聲,倒是不需要這樣計較,七葉一枝花想了想后終于也是沒有說什么。

    厚道的七葉一枝花哪里想得到,這波攻擊,代表的是怨念!雖然攻擊不可能把無敵最俊朗轟死,但轟到這家伙的身上過過干癮總是好的吧?

    砰!

    又是一聲響,眾人就見那堆絢爛的光影中一團東西飛了出來,轉眼落地,撞了個粉碎。跟著技能的光影褪去,那第四個石像肩膀上卻已經沒了腦袋,搖晃了兩下,轟然倒地。

    眾人長出了一口氣。

    雖然在前三個石像倒下時,可以說危機已經度過,但真正喘息的時刻,總要到所有事都終結的那一瞬。

    所有人把已經跳到嗓子眼的小心肝放回胸腔后,這才一起朝著無敵最俊朗怒目而視。

    當然,目光來自于坐在電腦前的真人,游戲里是感覺不到的。游戲里可以看到的,就是所有角色的視角齊齊朝向了無敵最俊朗,也是挺壯觀的。

    “同志們辛苦了。”無敵最俊朗轉了一圈身,朝著眾玩家揮了揮手,這都是操作做出來的動作。

    “靠!”眾人齊叫。

    “繼續前進!”無敵最俊朗劍指前方,跟著就要沖出去了。

    喜之羊一看,眾人的視角都開始對準自己了,這要再不上前說話,這團長哪還有臉干?于是連忙一邊追上一邊喚住:“兄弟等下先。”

    “嗯?叫我嗎?”無敵最俊朗轉視角掃了身后一眼,腳下沒停。

    “是的是的,叫你,先別上。”喜之羊叫道。

    “哦?”無敵最俊朗停下,看到其他人都沒有動,視角齊齊指向他這邊。

    “難道你反悔,準備不走左邊了?”無敵最俊朗問。

    “不是。”喜之羊連忙道,“是這樣的,兄弟你慢點,不要一下開四個石像,壓力有點大。”

    “不是挺順利的嗎?”無敵最俊朗說。

    喜之羊頓時卡了一下。這一陣看起來,的確是有驚無險。但過程里實在是讓他們心驚肉跳。一旦沒有達到理想的控場效果,四個石像,幾個騎士分頭去扛的話,那牧師這邊壓力一下子就要大起來了。這東西,有奶就是神,沒奶就是瓜。成了瓜,那全隊就成了瓜田,只能任人采摘了。所以像剛才這樣開四個石像一起殺,喜之羊覺得風險太大,不,應該說是整個團隊的玩家都是這樣覺得。

    “這個,萬一有一個不小心控制不好,不就糟糕了?”喜之羊說。

    “有我呢!”無敵最俊朗說。

    就是有你才有這么多事啊!喜之羊淚流滿面地想著,結果這時已經有別的人插口:“你?這是你一個人就控制得過來的嗎?”

    “由我打好基礎,一切就變得簡單了。”無敵最俊朗說著。

    這水平劣點的,都沒明白這話的意思。七葉一枝花卻是立即領會,過來道:“弧線沖鋒聚怪,兄弟很有把握嗎?”

    “小菜一碟。”無敵最俊朗說著。

    周圍噓聲一片,只有七葉一枝花誠懇地說了一句“佩服”。

    “多練練,你也行的。”無敵最俊朗勉勵七葉一枝花。于是噓聲更大了。七葉一枝花是老好人啊!在團隊里人緣那自然沒得說。是那種你可以不喜歡他,但也絕對無法討厭的人。這時被無敵最俊朗一付點撥的模樣,頓時不少人都替七葉一枝花感到不平,正想幫七葉一枝花說話,結果卻聽到七葉一枝花自己說道:“我不行,練了很久了,還是掌握不好。”

    “嗯……這也沒辦法,這個沒什么技巧性的東西在里面,全憑經驗和意識去判斷,到最后基本就是靠直覺。你要是像數據黨那樣還精算一番,那都是來不及的。”無敵最俊朗說著。

    “是的是的,就是這樣。”七葉一枝花連連應聲說著。

    眾人看到七葉一枝花對這無敵最俊朗一副相見恨晚的模樣,一個個都呆了。喜之羊這還想交待無敵最俊朗接下來按著他們一貫的打法來的,結果就見這貨帶著他們公會老實的七葉同志漸行,漸遠;漸行,漸遠;片刻后,帶了四個石像回來了……

    “靠!”眾人齊叫,但倆騎士轉眼已經帶著石像快到他們陣中了。

    “這四個石像是戰斗法師,和剛才那四個劍客又不一樣了,這就是掌握好弧線沖鋒最麻煩的地方,因為總得根據目標的不同做出調整。其實現在的局面還算是簡單了。你說要是幾個屬性天差地別的目標,那很可能就無法用弧線沖鋒一網打盡。這種時候就要做好判斷的,用的話,一定要保證不要留下破綻。一旦有了破綻,遇了高手,中間給你來一下,那就打斷了,前功盡棄。”奔回的兩人中,就聽無敵最寂寞在那喋喋不休地說著。

    “對對對,說得太對了。”七葉一枝花一副感觸良多的模樣。

    眾人這時候已經無語了,還能說什么呢?怪都開來了,準備好就上吧!結果這時突然聽到無敵最俊朗大叫一聲:“壞了!”

    “怎么了?”七葉一枝花問。

    “技能冷卻忘了!騎士精神d還沒好呢!”無敵最俊朗叫道。

    “哎呦!!”七葉一枝花立刻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騎士精神沒有,沖鋒就是普通版,只有英勇沖鋒才能達到之前那樣的聚怪效果。全團聽了,頓時目瞪口呆淚流滿面,這他媽的,是要團滅了嗎?

    “嚴峻的時刻來了同志們!”無敵最俊朗喊道。

    “都是你害的!!!”眾人齊聲回應。

    “是我的錯,我忘了等技能葉一枝花開始了一慣的自我批評。

    “先每人拉一個!”無敵最俊朗對眾騎士喊道。

    “治療會跟不上的!”喜之羊急叫。

    “先撐一會!”

    “這樣很容易……”喜之羊郁悶啊!平時幾個牧師一起照顧一個m,這樣做也未必就是必須幾個牧師一起出手才照顧得過來。這其實也包含了控制仇恨的技巧在里面。面對b的超高傷害,如果只是一個、兩個牧師在那瘋狂加血的話,那可以萬無一失地說,牧師治療產生的仇恨一定會。

    打個簡單的比方來說,就好像是一個輸出一下打出了仿佛b攻擊力一般的傷害,這么高的傷害,溢出的仇恨會不才怪了。

    治療產生的仇恨和輸出仇恨算法雖然有區別,但道理上也是相通的。b攻擊強,傷害大,治療職業要挽回這么大的傷害,做出的治療就多,產生的仇恨自然就大。而這時候牧師多的話,UU看書 大家分擔壓力的同時,仇恨也分到每個人身上。一旦全讓一個牧師來承擔,先不說能不能把血加住的問題,就算把血加住,也肯定會。治療死了,就是瓜,瓜了,全隊就瓜了……所以,這叫一個團隊。

    “不怕,能堅持一會就行,我d就好了!大家拉怪時注意站位,方便我一會沖鋒出手。”無敵最俊朗叫道。

    “要不你就不要上了吧?”喜之羊一看無敵最俊朗也要上去拉一個,連忙叫道。

    “怎么?”

    “你那身裝備,被打一下話……我看真的馬上就會的。”喜之羊說道。

    “那不讓他打到,不就完了?”無敵最俊朗笑著說了一句,轉身上去,一劍就劈了一個石像過來。這次的四個石像職業是戰斗法師,手持石矛,被無敵最俊朗劈的這位,立刻返身就是一記龍牙。無敵最俊朗好像早有算到,身形早拉到一邊,盾牌砸去,給了這石像重重一下。

    啊哈哈,網吧的空氣真好啊,好像回到了大學時代!網吧寫手求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