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空中陵墓的第九個S是水戰。

    水戰對于絕大多數玩家來說都是一場生疏的,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空中陵墓的第九個S,已經被評價為難度還在最終S之上。

    水里打SS,那和水里PK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水中PK,對對方來說是公平的。角色在水中因阻力所起的變化,會發生在每個人的頭上。但是面對S就是另外一回事了。S這種無龘恥的生物,有了系統無龘恥的撐腰以后,在水里可就不會遵照常規設定了。

    試想玩家在水中大受阻力困擾,動作節奏變慢。但S卻是生龍活虎得仿佛在天空自由翱翔一樣。這樣的對手,不難才怪了。

    七葉一枝花這些騎士抗不住水戰SS,葉修并不意外。

    騎士抗怪,最基本最頻繁的一個操作就是攻擊來了的時候,要舉盾去迎。盾牌的作用,是無論如何也要發揮出來的。騎士這T的身份,可說一半就在盾牌的防御力傷害削弱效果減免上。

    可是在水戰中,面對S是會有巨大的速度差。這種差距會讓玩家掌握不好節奏。就連這最簡單的舉盾防御的操作,都做不太好。

    發揮不出盾牌的作用,那騎士也是脆生生的,治療當然會加不過來。

    這要是裝備強了,或許不用盾牌,站在那靠身上板甲就能硬挺下來,但七葉一枝花他們還在攻克這個本呢!裝備哪里會到這種碾壓的程度?空中陵墓的第九S,說吃裝備,那不太合適。裝備要搞到碾壓才能過,沒有哪個副本會有這么過分的要求。第九S,實際上吃的是技術,水戰的技術。

    這個技術甚至都不復雜,只要能在水戰中做到S攻擊的時候,能用盾牌擋,那就可以了。

    但問題是以玩家對水戰的生疏,以及S在水中無視阻力影響的無龘恥,讓太多的玩家連這么在陸地上輕而易舉的小操作都做不到了。

    但這樣一個小操作,對于葉修這樣的水平而言,真的只是“略懂”級別。更高明更犀利的水戰技術,這里根本不用施展。只是舉盾相迎,以七葉一枝花的裝備就足夠過了。

    當然,要是穿無敵最俊朗那套低檔次的,那就是葉修也會有些壓力。那樣就得依靠走位閃避來抗S。水里玩家動作慢,S卻無影響,閃避比硬抗要難上許多。

    所以第九S,也是葉修列出的需要裝備的S之一。

    現在裝備在手,葉修一點不覺得這S有難度,就是最最普通的站柱式打,自己站著扛怪,該輸出的輸出,該治療的治療就完了。這喜之羊追著問他怎么打,葉修真的不知該怎么說了,就是基本打啊,有什么可說的?

    這也是喜之羊團隊頻頻團滅在這里,卻拿不出什么解決辦的原因所在。因為這里不存在什么戰術性的東西。SS也沒什么過分的變態大招。只是水里雙方的速度差,一級玩家對水戰疏于練習的緣故。這再多滅個幾次,讓MT掌握到其中的節奏,這S可能不知不覺間就輕松滅掉了。

    “放心吧!跟著我上就行了!”葉修一句話后,干脆再沒龘理會喜之羊的意見,直接就把機關給開了。

    機關一動,場景四面閉合,開始有水漫出。待把眾人統統淹沒后,S說著他的臺詞閃亮登場。在此團滅無數次的喜之羊團隊個個手心里都是汗,緊張的注視著。結果無敵最俊朗早沖上去了。手里一個沖鋒,破浪而開,直擊S。戰斗開始。

    SS的實力一如既往,喜之羊團這邊呢?MT的裝備沒變,變的只是這身裝備下的人。兩人的攻防卷起的水泡浪花讓眾人連無敵最俊朗的名字都看不到了。眾牧師從團隊列表里死盯著無敵最俊朗的生命。

    這貨說得挺自信,可別上來沒幾下就被龘干掉啊!這樣的事不是沒發生過。MT剛開了怪,自己沒鬧明白,大家沒鬧明白的情況下,就已經浮尸了。

    但是無敵最俊朗呢?太多的水泡讓大家看不太清他是怎么做的,只是可以看到,他的生命在下降,但是絕不快。水花翻動中,有沉悶的撞擊聲傳來,雙方顯然是戰到了一團,但是無敵最俊朗卻是抗住了S的攻擊。

    “他能擋住!!”

    七葉一枝花等騎士立刻發現了問題所在。這S他們一個個排著隊的撲過,原因自己都是知道的。就是盾牌成了擺設,總是擋不住S的攻擊。

    這問題很硬性,不是他們注意到,就能解決的,他們一直在努力摸索,但是今天,終于看到有人簡簡單單就做到了。

    “加血!”無敵最俊朗給出指示,牧師們開始活動。

    “輸出!”無敵最俊朗再給出指示,輸出們開始活動。

    “結束!”無敵最俊朗說著,S浮尸。

    完了?

    難住大家數星期之久,以各種姿勢跪各種姿勢撲各種姿勢浮的一個S,就這么平淡無奇地倒下了。

    沒有驚險沒有刺激沒有破折。還不如剛進副本時看到長矛機關從地里鉆出來要扎無敵最俊朗時讓人驚心。

    喜之羊團的玩家們都沉默了。

    難得讓他們頭破血流的一個,以這樣平凡的方式就跪了,他們實在不能接受。這一戰應該驚心動魄,應該驚叫連連,應該險象環生,應該充斥著無數可歌可泣的細節,應該在往后的日子里,帶著新人再來這個的時候,可以吐沫橫飛一日三更九千字來描述這一戰的驚天動地。

    但是沒有,什么都沒有。這個的擊殺過程中,連個指揮都沒有。這一路上隨便殺哪個小怪的地方,都比這一波要熱鬧。

    讓全隊上下都蛋疼無比的一個,就這么蒼白地被擊殺了。

    倒下,機關毀去,場景中的積水泄去。整個空中陵墓起了一陣地動山搖的變化。喜之羊團隊至今還沒見過的最終的聲音開始回蕩在場景中的每一處,地動山搖,像是從四面八方發出來的,可算是把發呆的眾人全都給驚醒了。

    “最終了。”無敵最俊朗正在招呼著他們開路。

    眾人麻木地跟著,走出去都兩分鐘了,有人突然回過神來:“團長,裝備撿了嗎?”

    “哎喲我龘操!”喜之羊連忙回頭,第九掉的裝備都沒揀就走了,這已經是發呆到一定的境界了。

    最終,這是喜之羊團還沒有面對過的,可以說是一次開荒。本該是很緊張,很沒有把握的。但是,號稱難度最大的第九都這么平凡地被龘干掉了,最終那也就是個浮云吧?

    已經沒有人對最終抱什么期待了,大家麻木地跟著無敵最俊朗身后,輸出、治療,層層推進,終于來到了最終面前。

    “你們的進度只到第九個,那這個沒殺過吧?”無敵最俊朗說話了。

    “沒有。”喜之羊說。

    “那攻略看過沒有?”

    “攻略……”喜之羊微一怔,攻略看過,但是,還沒有研究過。因為他們一直卡在第九,一周一周又一周,最終都還沒有來得及思考呢!

    “那我簡單說一下吧?”無敵最俊朗說。

    “你抗怪,輸出們輸出,治療們治療是吧?我懂的。”喜之羊說。

    “哪有這么簡單。”無敵最俊朗鄙視了一句,跟著一二三四,把最終需要注意的幾大問題簡單明了的敘述了一下。

    “這么復雜?”眾人驚嘆。最終的攻略他們看過,但太久沒到這一環節,沒人去詳細研究,這時也忘得差不多了。

    “怎么聽起來比第九S還要難?”有人說。

    “廢話,最終SS當然要比小SS要難。”無敵最俊朗說。

    “不是說第九SS最難嗎?”有人疑惑。

    “不懂水戰的人才會這么說。”無敵最俊朗說。

    “水戰,那東西誰會懂啊……”眾人紛紛道。

    “我啊!”

    “你不就是略懂嗎?”

    “那是謙詞懂不懂?”

    “略懂……”眾人淚流滿面。

    “剛說的,都記得了吧?”這時無敵最俊朗詢問眾人對剛才自己所教的東西領會了沒有。

    “記住了。”眾人答,答完了覺得不對勁。他媽的他們可是霸氣雄圖四分會的百人副本團啊,怎么現在像個菜鳥一樣被人在這教導。

    不過話說回來,面對沒打過的副本沒打過的SS,他們也的確也算是菜鳥。但問題是,眼前這人好像也是臨下副本前才去看的攻略吧?進門后連機關怎么走都不知道的貨,怎么突然間就像個高手一樣對他們開始指指點點?

    “沒問題那就我開了!”

    沒等眾人質疑呢,這邊無敵最俊朗已經一個沖鋒開SS了。

    泥馬,U 真是太雷厲風行了,眾人連忙跟上。

    “陣形站開,站扇形!正面九十度的區域不要留人,不是記住了嗎!!”這才剛開始,無敵最俊朗就已經訓上了。

    眾人淚奔,這不是還沒看清SS的臉是朝哪邊嗎?要不要這么嚴格啊!

    “那個牧師怎么回事?站我后面找死啊!站到側邊,九十度扇面以外的區域。”

    眾人一看,沉默了。泥馬,站他后面的是喜之羊啊!連團長都被訓得跟狗一樣,這才是強力MT的氣場啊!說起來,大家好像太習慣七葉一枝花老好人的風格了。

    “九十度算不清楚嗎?那以SS為頂點,我和SS所處直線為軸,左右各偏兩點鐘的扇面以外吧!”

    眾人默默注視著,心中悲戚。團長大人,您爭點氣啊!動作這么慢,數學還這么差,真是丟人死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