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最終bosѕ戰繼續。

    在把守墓人艾姆謝特的三鐵鍬絕技一一領教之后,喜之羊團隊的玩家哪里還敢有半秒鐘的功夫敢分神?除了認真打好這一戰,此時所有人心中只有一個共同的念想:出去后一定要找到那些說九號bosѕ比最終bosѕ更難的家伙們好好算一仗。

    就那九號bosѕ,連艾姆謝特三鐵鍬中的隨便一招都比不了啊!

    空中陵墓的傳送陣處,喜之羊那叫一個焦慮。

    最終bosѕ戰的艱難他有所預感,但是自己居然第一個掛出來,這是他未曾想到的。自己這不主要是無損傷殺到最終bosѕ,內心激動,找人分享一下快樂嘛?結果打字耽誤了一點時間,開局走位慢了一點點。誰知道這bosѕ居然這么生猛,直接一鐵鍬就把他給拍出來了。

    喜之羊那個懊惱啊!這才只是剛剛bosѕ開打,又不是通關了,自己這得瑟個什么勁啊?

    副本死亡,倒是不爆裝備,但是經驗損失卻是照扣。此外鑒于神之領域的環境兇狠,所以副本死亡復活在入口處時,卻是給予滿血滿狀態。

    空中陵墓是浮于半空,入口是神之領域大陸上的數個傳送陣。喜之羊復活后被丟在了他們進入的那一個。這畫面一恢復,喜之羊立刻發現自己是被丟在了人群當中。顧不得其他就先戒備上了。這可是在神之領域生存的基本要務。扔在人堆里,比扔在怪堆里是一樣兇險的。

    不過很快,喜之羊看清了這幫人頭頂的稱謂后,稍稍送了一口氣。

    這些人頭頂的稱謂是霸氣雄圖五分會,也是一整個團隊的人。此時或坐或站地聚在這個傳送陣口,也沒人說話,看起來可并不怎么精神。

    喜之羊是四分會,這些人是五分會,說起來也是本家,當然不必擔心這些人會打他身上裝備的主意。只是,在看清這一團隊幾個人的名字后,喜之羊卻也沒高興到哪去。尤其是對方當中的一個騎士,看到喜之羊突然復活到了他們人堆里,立刻起身,晃晃悠悠走過來,繞著喜之羊就轉了幾個圈。

    “干毛!”喜之羊喝道,但喝問的口氣聽起來怎么也有點色厲內荏的味道。

    “我沒看錯吧?”這騎士轉了幾圈,聽到喜之羊呵斥后站住了腳步,“這不是喜之羊大團長嗎?我好像聽說你們是一個人沒掛殺到空中陵墓最終bosѕ啊?怎么會這么巧在這里看到你?我看看……現在距離你和我說這話,靠,居然有半分鐘耶,bosѕ是被您喜大團長直接秒掉了嗎?”

    喜之羊淚流滿面啊!這正是他無法高興起來的原因。因為這么巧,這家伙正是剛剛他在“分享快樂”的對象:霸氣雄圖五分會的狼之團的團長狼頭蒜。

    雖然四分會五分會從系統承認的角度來說不是一個公會,但大家都頂霸氣雄圖的名號,都是霸圖戰隊的粉絲,所以從玩家角度都把對方視作自己人的。不過這分會之間團隊之間卻是比較喜歡攀比,就好像同一公司下不同業務小組的業績競爭一樣。這副本進度當然是競爭的主要業務之一。

    喜之羊團和這狼之團,雙個團的副本進度從很早開始就比較接近,目前也是一起卡在空中陵墓,所以一直以來就互視為最直接的對手。今天喜之羊得了無敵最俊朗這個編外騎士相助,居然一人沒掛就殺到最終boss面前,他相信這絕對是一個令人驚艷的壯舉,所以就想和這一直以來的競爭對手分享一下。誰知道今天真是一個創造歷史的好日子。喜之羊團隊成立以來第一次團長第一個陣亡,居然就發生在了今天。而且不偏不斜,自己死出來之后剛剛好就掉到這狼之團里來了。

    這自己剛剛發給狼頭蒜“分享快樂”的消息都不知道這家伙看完沒有,結果自己咣當一下直接從副本里死到人家面前來,喜之羊這會說真的其實是想立刻下線遁的,但終究還是惦記著副本情況,咬著牙也要堅持到這副本殺個結果出來吶!

    面對狼頭蒜的質問,喜之羊干脆冷酷到底,冷哼了一下后避而不答轉移話題:“你們這是怎么著,是準備進副本了,還是準備出副本了啊?”

    這話當然是在揭人的傷疤。今天是空中陵墓cd刷新的日子。殺到這副本的團隊,都會在今天展開新cd的研究。這個時間聚集在副本入口的,那基本都是死出來的而不是準備進的。更何況這狼之團是喜之羊多年對手,風格他還是了解的。

    “哼,你別得意,你這大團長都掛出來了,我看你們團也差不多了吧?全團無傷最終boss,切……”狼頭蒜怪聲怪調地把喜之羊發來和他“分享快樂”消息里的幾個關鍵字重復了一下。

    “切,我看你們在這也蹲好久了吧?除了我,有看到我們團的其他人嗎?”喜之羊冷笑。

    這話倒是很實際。從哪個入口進,死的時候就在哪個入口外復活。狼之團的玩家確實在這有一會了。又一次空中陵墓沒通關團滅,他們這正郁悶總結呢,結果喜之羊發來消息得瑟。狼頭蒜正想罵街,結果這貨直接死到自己面前來了,開始還是一怔。等反應過來后,差點沒爽爆自己的眼球。

    此時喜之羊提到這個問題,狼頭蒜確實無法回答。因為他們真的只是看到喜之羊死出來而已。但幾乎就在這話剛說完的同時,啪啪啪啪啪啪!喜之羊團干凈利落地來了六個人報道。

    “哎喲!”狼頭蒜那叫一個喜出望外,立刻迎了上去:“來了?”

    六人剛死出來,還茫然呢,聽人問候,傻乎乎地就應了一句:“來了。”

    喜之羊再度淚流滿面,今個這是怎么了,各種主角待遇啊!能有的巧合全望自己身上來。但人家主角遇的巧合都是鴻運當頭啊!自己這霉運,估計穿越一下都是穿到食人族的燒烤架上。

    六人傻乎乎地應對完狼頭蒜,回頭就見他們團長,連忙打招呼。喜之羊這也顧不得去理會狼頭蒜,連忙就問:“怎么樣了?”

    “還能怎么樣,掛了唄!”狼頭蒜搶答。

    喜之羊深吸口氣,不理,結果這六人卻都是點了點頭:“是掛了。”

    “廢話……”喜之羊沒好氣,“我當然知道你們是掛了,我說boss殺得怎么樣了,局面穩不穩?”

    “局面穩還能掛?”狼頭蒜搶答又成功了。

    “第九個boss都過不了的人一邊去!”喜之羊喝道。這話換上星期還說不了,今天可算是理直氣壯了。

    狼頭蒜立刻被喝了個啞口無言,他們確實也是卡在第九個boss上,而且這一次的cd表現更糟糕,第九boss都沒見著就全滅了。

    “切,你們又能好哪去?偶而過一次第九boss,你看把你得瑟的。遇了最終boss還不是要歇菜。我說,這第九boss的難度可是比最終boss還要大啊!你們一人沒掛過了第九,最終boss上來就把團長撲出來?我怎么覺得有點不對啊!你檢查一下你發的消息,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寫錯了?是第九嗎?你確實不是第八第七還是第六?”狼頭蒜喋喋不休地說著。

    喜之羊都快要被氣死了。但問題是發生的事實十分不給力啊!自己正得瑟,咣,自己死出來。自己正說只是自己死出來而已,咣咣咣咣咣咣,出來六個。這要再裝牛逼,一下子全團滅出來,自己這臉可就真沒處擱了。

    喜之羊謹慎對待,不敢再說什么。狼之團的人本來已經沒什么事了。這副本滅出來,經驗也是要被扣的,這種時候一般都是趕緊練級把這些經驗補回來。結果現在一看有競爭對手的笑話可看,集體駐留此處,以隊為單位,整齊圍觀。

    結果真沒讓他們失望,這還沒過一會,喜之羊團又出來了數人。狼頭蒜哈哈大笑,完了還要說一句:“我只是笑,不說話。”

    喜之羊臉色鐵氣,也顧不上理會,連忙問新出來的幾個:“里面怎么樣?”

    這問題本來可以直接消息問還在里面的人,但怕boss戰緊張,自己去消息反而耽誤,所以喜之羊只是問這些比起他在里面多待了片刻的。

    “如果那家伙指揮的東西大家都能做到的話,應該沒問題。”新出來的人覺得自己的回答相當聰明,結果說出來以后喜之羊和先前六位都直翻白眼。他們都誤會了,以為這家伙在諷刺他們。因為他們很明顯就是因為沒聽從指揮才掛出來的。他們哪知道這一次死出來的,卻是真因為無敵最俊朗指揮的躲開三位格他們沒數清,沒做到才壯烈的。U w

    “照你們這個進度,我們再圍觀個兩分鐘就夠了,倒是不耽誤啊!”狼頭蒜又在吐槽了。

    喜之羊真就是個牧師,他要不是,估計早找狼頭蒜單挑去了。

    “我說大頭蒜你這都已經團滅了還在這得瑟什么?趕緊找個地方刷經驗去!”喜之羊沒答話,這邊一個團隊成員倒是回了一句。

    “那不急,等會你們的人都出來了,咱們一起去,順便交流一下友誼嘛,哈哈哈哈!”

    喜之羊被死對頭看足了笑話,只想吐血。偏偏事實又一次不爭氣,喜之羊團突然又是死出來兩個人。喜之羊嘆了口氣,都不想再問什么了,結果這兩個倒是喜氣洋洋地過來和他們打招呼。

    “局面不錯呢!穩定住了已經!”

    喜之羊一問之下,竟然聽到了一個讓他喜出望外的消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