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五百九十章到底什么目的

    無敵最俊朗停止了動作!

    好可怕,有yīn謀!

    “大家當心!!”蔣游幾乎是下意識地脫口而出。霸氣雄圖的玩家都是心下一緊,也是千經百戰的他們,沒有急著去問為什么,立刻全神戒備,視角四轉尋找可疑的地方。

    但是什么也沒有發現。

    他們沒發現,蔣游自己也沒有發現,他只是看到無敵最俊朗的動作突然停止了,覺得這很反常,于是就有點慌了。

    所有人戒備了什么圈,卻什么也沒有發現,都有些茫然了。蔣游卻還在小心仔細地注意著無敵最俊朗。

    無敵最俊朗還是沒有動作。

    他為什么沒有動作?蔣游百思不得其解,他的視角也稍稍朝四下打量了一下,然后就淚流滿面了。

    無敵最俊朗為什么沒有動作,他好像有些明白了。

    因為b已經打完了……

    他們是在圍殺b,現在b掛了,當然不會再有任何攻擊動作了,有攻擊,那才是真該當心真要出事了。

    真沒什么情況?

    蔣游心下疑huò著,同時對自己剛才脫口而出的“大家當心”羞愧不已。

    但霸氣雄圖的會長也不能是一般人,蔣游立刻很從容地哈哈一笑道:“我要撿裝備了哦!”

    眾人一怔,隨即也都笑了。原來“大家當心”是會長在和他們開玩笑啊!于是大家紛紛笑著,以此來表示欣賞會長大人的幽默。

    蔣游邁步朝著刀鋒劍客朗銳的尸體走去,撿裝備當然還是要近前的。

    這時,麾下首席騎士三石突然發來一條sī聊消息:我掩護你。

    “哦?”蔣游收到消息,微怔了怔,然后有些明白了。

    乘自己撿了裝備后,突然出手,一舉擊殺自己,然后爆出東西?

    這或許是這家伙的計劃!

    雖然這計劃也不十拿九穩,但是,除此之外,在自己小心的防范下,這家伙根本就沒有任何可以直接拿到b爆出東西的機會。這一擊未必爆到他所需,但也許在重生點那里也已經布有埋伏了呢?這家伙,難道已經調查清楚我的戶口掛在哪個主城了嗎?

    蔣游心下想著的時候,三石已經領著數人,有騎士有牧師,顯然是個防御很強的團隊,好像站過來圍觀一樣,把蔣游的游峰電和無敵最俊朗巧妙的分隔在了兩邊。

    所有人若有意,若無意地都有去打量無敵最俊朗,想看他對此會有什么反應。

    他們什么也沒有發現。

    一直到蔣游提心吊膽地把刀鋒劍客朗銳爆出的東西全部撿好,無敵最俊朗根本依然很安靜地站在那。

    蔣游和三石面面相覷。

    他們都是在霸圖俱樂部的網游工作室這邊一起辦公,其實是可以真人交流的。只是為了不暴lù,這才多用游戲里的消息。

    “這家伙還是沒動靜。”蔣游給三石去消息說。

    “難道我們搞錯了?”三石回道。

    “除了他,游戲里哪還會有什么人技術這么高端?”蔣游說。

    “剛才那個彈藥師。”三石的回答略有點打臉。

    “那個人很有可能是張佳樂呢!”蔣游說著,不過對張佳樂的興趣他顯然并不是很大,跟著還是說回這邊:“他的騎士技術,你覺得能到什么程度?”

    “我?你讓我來評估根本和我不在一個位面的人的實力?”三石發了個苦笑的表情。

    “就說說你的感覺嘛!”蔣游也是無奈,他們網游工作組這邊總不能長期給配個職業選手級別的啊!但讓他們來判斷這種職業級別的高手,確實總是很不全面。就好像之前的很多次,他們已經知道了君莫笑就是葉秋,但還是屢屢吃虧。就拿荒野小鎮那次來說,他們滿以為他們在神之領域勢力強,人數多,大神來了也得跪,結果呢,人在那鎮子里閑庭信步啊簡直是。一句話,他們根本鬧不清到底得什么樣的實力才能把這樣的大神給收拾了。

    三石同志領到如此艱難的任務,忍不住真人朝蔣游翻了個白眼,末了回復道:“我感覺的話,不比職業圈的任何一個騎士差。”

    “但這些人肯定沒這空來這樣玩對嗎?”蔣游說。

    “那當然。”

    “所以只能是葉秋啊!”蔣游總結。

    “我們不是就一直把他當葉秋在對待的?”

    “但他怎么沒動靜呢?他總不能是來幫我們公會義務勞動的吧?”蔣游愁死了。

    “是不是他已經調集了更多的人手,準備一會把我們一網打盡?”三石說。

    “你是指義斬天下的嗎……”蔣游也在思考。

    曾經他們以為葉秋來了神之領域就會勢力力薄,結果人來沒幾天就和義斬天下這種新起的勢力搭上了關系。義斬到底有多強,蔣游他們并沒有詳盡地調查過,因為這種玩家公會從不是他們要競爭的主要對手。對于義斬天下,他們有留意,但始終只把其當作是一個有錢人的玩物來看待,從來沒有想到過這公會居然有朝一日會成為他們從職業圈衍生而下的競爭對手。

    這次義斬天下突如其來來勢洶洶,他們這些俱樂部公會的領導班子在俱樂部那邊都是被批評過的。擁有這么大個基業在網游里,要成立戰隊,一點消息都沒挖到過,各大公會都被視為有些失職。

    這之后,各大俱樂部才開始抓緊留意義斬天下的實力。而義斬天下最近借幾家公會立帖為證事件,又是大肆發展了一番。他們是新組戰隊新興勢力,要得是就是瘋狂掠奪人氣。明明是金錢戰士支撐起來的,卻偏要打草根牌,現在廣泛招人入會,砸錢搞福利,弄得是風聲水起。不管這些加入義斬天下的人到底是圖什么,總之人現在群眾基礎已經有了,這要戰隊真在職業圈打出聲sè,這些公會里的玩家很快就會轉變成忠實粉絲。

    義斬有這熊心,怎么可能忽略對野圖b之類的掠奪。之前這玩家公會真沒怎么和俱樂部公會競爭過這些,但現在,大家都在同一世界了,這樣的競爭還用得著藏著掩著?這無敵最俊朗,沒準就是義斬天下的一步棋?

    “不過我又想,義斬天下能有多大的號召力,可以組織起人手把我們這些人一網打盡?更何況撕破臉搞成這樣,大家都難看呀!”三石說著。

    “這不一樣,他們是非常階段,難說不會有什么非常手段。”蔣游說,“他們現在正是亢奮的階段,很容易做到一呼百應。況且人家老板就在游戲里,資源調配起來比我們還要靈活充分,真要搞大動作,拿錢砸也是一句話的事。只不過我想,如果是要搞這樣的動作,葉秋這樣的臥底,是不是還有必要?”

    三石那邊也是想了想后,回道:“利用葉秋這樣的實力,才有可能迅速接近我們,快速得到準確情報吧?”

    “人可以直接拿錢砸啊,給你幾萬塊,就只買你這一次的情報,你動心不動心?”蔣游問。

    “這問題太敏感了……”三石說。

    “咱這幾百號人呢,個個都算是掌握這次的情報,拿錢砸,一個都砸不動?”蔣游問。

    三石沉默,這樣的金錢攻勢雖然惡心,但不得不承認,太有效了。真要是給自己幾萬,讓自己只是透lù這么一點信息的話……三石真有些情不自禁。

    “所以這個無敵最俊朗還是有些蹊蹺啊……”蔣游說。

    “要不,干脆和他挑明?”三石說。

    “不要不要,再觀察一下,現在先撤,他到底搞什么花樣,我們看清楚再說,大不了這次再損失一次。”蔣游這邊顯然已經是往最壞的方面去打算了。

    “也沒準他其實不是葉秋。”三石倒是愿意往好處想。

    “這個,倒是有辦法試一試。”蔣游聽了這話,突然心念一動。隨即就準備讓他的游峰電朝無敵最俊朗那去時,忽然又是多了個心眼,點了三石申請交易,把這次b所得先暗中轉移了一下。

    隨即走到無敵最俊朗這邊,蔣游給人以滿面春風的感覺:“兄弟,太給力了!!”

    “哈哈,一般一般。”無敵最俊朗笑道。

    蔣游聽著這人的聲音,倒是想努力分辨一下的。然而事實上,雖然他們被葉修折騰過很多次,但是這樣真實的交流還是很少,單靠聲音就想準確判斷出是誰有點難度。反正蔣游現在懷疑度很高,于是聽起來就覺得聲音蠻像的。

    “兄弟這樣的水平,遠超一般玩家呀!”蔣游說道。

    “那必須的,看我的名字。”無敵最俊朗說。

    “哈,我們公會是什么來歷,兄弟想必也是很清楚的,如果兄弟有意的話,我可以幫你向戰隊那邊引薦一下啊!兄弟這水平,U 我覺著打職業比賽也完全沒問題啊!當然,我水平低,不敢保證我的看法就是準確的。”蔣游說。

    “呵呵,職業圈嗎,我還是覺得網游更有意思。”無敵最俊朗說。

    “哈哈,這樣啊,那沒問題,兄弟就加入我們霸氣雄圖吧!”蔣游表態。

    “沒問題。”無敵最俊朗說。

    “四會長,那這兄弟就交給你們公會了啊!”蔣游轉過來說道。

    “啊?”四公會的分會長聽后很是一驚。無敵最俊朗的實力有目共睹,就是直接進總部頂了首席騎士三石也沒有問題啊,而現在,居然還是放在他們四分會,這到底是什么意思?

    所有人都替無敵最俊朗有些不值,但看這人,卻只是發了個笑臉表情,似乎滿不在乎的樣子。

    一如既往地遲到哈!新一周了,求點推薦票,上一周推薦榜上一直有咱們的位置呢,在最近更新較少的情況下大家投票很是勤奮,是想讓我羞愧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