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雖然知道眼前這位是葉秋大神,但是作為對手的張佳樂同樣也是不比任何人差的頂尖人物,蔣游并不認為自己把葉秋找來就有了百分百的把握。雖然上一次交鋒中確實是無敵最俊朗最終幫助霸氣雄圖拿下了SS。但是蔣游總覺得這不應該成為輕敵的理由吧?面對這樣的對手,蔣游還是希望看到自己這張王牌能嚴肅認真一些。

    結果這一走神的夫,就見無敵最俊朗領著他那個破團隊在朝北橋那邊挪:“過來這邊,這邊看得更清楚。”

    面對淺花迷人十分無奈的各大公會玩家此時視角都轉向這邊來了,然后就見霸氣雄圖這邊來了一群看起來并不怎么靠譜的家伙,都在暗自疑惑這是什么秘密武器。就連霸氣雄圖自家的玩家,此時也很納悶會長這到底是什么安排,正茫然地朝這邊觀望著。

    蔣游實在忍無可忍,卻也只能是自己湊上前去。

    “你準備怎么解決淺花迷人?”蔣游問。

    “沖上去解決。”無敵最俊朗回答。

    “怎么沖上去?”蔣游繼續耐心,繼續忍。

    結果這邊無敵最俊朗卻好像很是糾結地說道:“這讓我怎么和你說呢……”

    蔣游也是沒脾氣了,只好換個方式說:“那好吧,你讓我們怎么掩護你?”

    “我沖上去以后,你們牽制住百花谷其他玩家就行了。”無敵最俊朗說道。

    “好吧!”蔣游服氣了。問來問去,他想知道的無非就是到底如何打破眼下這樣的僵局。結果無敵最俊朗這就是“沖上去”這樣籠統的三個字。

    沖上去?

    這不廢話嗎,誰都知道應該沖上去,但現在的問題不是大家都沖不上去了,所以怎么沖上去,這是蔣游想知道的,但無敵最俊朗卻好像解釋不出一樣。

    蔣游心里七上八下的跟無敵最俊朗一起到了橋頭這邊。其他玩家看無敵最俊朗到陣,會長新開一團,估摸著這是要動手了個個也是摩拳擦掌,結果到了橋頭,無敵最俊朗只是發了個點頭的表情,然后說了一句:“我沖了。”

    然后,他就真的沖了。

    簡單,粗暴,沒有花招,沒有聲東擊西,沒有人多勢眾。無敵最俊朗就是自己一個人,很從容地踏上了北橋。

    此時無論淺花迷人還是百花谷的玩家在北橋上停留的時間都遠比無敵最俊朗要長。即便是這樣,無敵最俊朗踏上北橋的瞬間,SS北橋師依然有回頭瞥了他一眼,只是沒有出手罷了。

    就這一眼,也算是對這SS特點的體驗了。這個老頭真是超級在意別人踏上北橋這回事。可憐的,他恐怕永遠也不會,明白如果他真的不想任何人踏上北橋的話,只要他自己離開北橋就行了。這爛橋一座,玩家都會自動忽視它溝通兩岸的作用。借它來過橋風險太大,一個不留神就有可能直接過到域河中下游去了。

    SS暫時沒朝無敵最俊朗出手,百花谷的玩家卻有些按捺不住。

    看到這頭頂“無敵最俊朗”名號的騎士出現的一瞬,百花谷這些精英玩家仇恨就有點轉移的。

    傳說中用臉來嘲諷大概就是這么一回事了。

    “先不要動!”百花谷的會長花開堪折連忙發話穩定眾人情緒。百花谷現在的戰斗方,是全部圍繞這個淺花迷人展開的。但實際上淺花迷人在百花谷內部依然只是很沉默的存在。只是每次搶SS一類的戰斗,有人相邀的話,他都會欣然前往。也不多話,混在團隊中,當個普普通通的一員只在需要的時候時不時說兩句或是發幾個消息。

    淺花迷人是誰,其實大家心里都有數。只是他始終沒有對此說過什么,然而他的核心地位就在這樣的情況下自然而然地就確立了。

    百花谷的攻擊,基本都是配合著淺花迷人的攻勢來調動。此時淺花迷人還沒有對無敵最俊朗采取行動,花開堪折也是連忙阻止其他人貿然出手。

    結果只是這么短短的數秒,無敵最俊朗已經完成了三個起落。

    連續,無敵最俊朗已經開跳。雖然遠不如淺花迷人那樣瀟灑飄逸,但是作為一個板甲職業,能跳躍得這么靈活已算是難得一見了。

    每一跳之間幾乎沒有停頓,就好像閉著眼睛都能做到這些一樣。

    只是一轉眼的夫,無敵最俊朗就也已經搶到了半空。

    淺花迷人就在這個時候突然發動了攻擊。

    子彈、手雷,齊朝著無敵最俊朗這邊丟去。

    之前試圖沖上北橋的公會玩家們,都是在這樣的攻擊中混亂或自己掉下橋去,或被攻擊沖擊下去,或是干脆死在了攻擊中。

    但無敵最俊朗卻不一樣,他依舊從容,依舊是不見停歇地一直跳著。從淺花迷人不斷丟出的光影中,一次又一次地穿梭著。

    “這……真的是沖上去啊?”蔣游無語了。

    無敵最俊朗竟然真的就是這樣頂著淺花迷人的攻擊硬生生地往上沖。

    “這樣行嗎?就算沒死,到頂上還能剩多少血?”蔣游焦慮。

    “牧師!去看能不能加到血!”蔣游傳令下去。

    霸氣雄圖的牧師們紛紛忙活起來,沖上前去給無敵最俊朗刷血,但在淺花迷人這樣的攻擊下,牧師們有時完全找不到目標在哪里,自然也是無把技能準確釋放到目標上。他們不斷去捕捉能看到無敵最俊朗時的那一線機會,畢竟淺花迷人還要應付,并不能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狙擊無敵最俊朗(上)。

    人多力量大的優勢此時被體現出來了。

    雖然眾牧師經常把握不好機會,但是這么多人,總有人可以瞎貓撞到死耗子的。無敵最俊朗的生命,居然這樣被穩穩地穩(維)持住了。

    但是很快,隨著無敵最俊朗進一步地提升了高度,牧師們的回復技能距離開始不夠了。

    有牧師著急,追著去回復,不由也是踏上了北橋。

    SS一視同仁,對于勇于踏上北橋的家伙。都回以冷冷的一瞥。但淺花迷人就沒有這樣公正了,無敵最俊朗上橋時,他淡定無視,而現在一有別的玩家上橋,他甚至停了對無敵最俊朗的騷擾,一波攻擊立即轟了下來。

    兩個牧師瞬間墜河,生死未卜。

    對于這些個玩家,淺花迷人竟然是沒有手軟。

    但是他對無敵最俊朗就是手軟了嗎?眾人發現這好像也不是,走到了這一步,大家發現這似乎就是一個陷阱。

    此時的無敵最俊朗,以接近淺花迷人為目的的話,此時已經沖了有三分之二。但就是從這三分之二開始,他失去了己方牧師的援助。余下的三分之一,淺花迷人可以仰仗距離優勢,變著卻去對付無敵最俊朗,甚至可以讓他們百花谷的玩家一起來配合。

    先不攻擊無敵最俊朗,是知道這人厲害,所以暫時引其上鉤,現在將他晾在半空中進退兩難的境地,或許才會開始真正的殺招?

    但問題是淺花迷人也并不是全然放任無敵最俊朗一路跳來,后來也是有一直騷擾的啊!

    但是很快淺花迷人的一波攻擊,讓眾玩家明白他們完全是想錯了。

    不一樣層次的對手,那需要不一樣層次的手段。

    這種已經足以將普通玩家制服的百花式攻擊,放到無敵最俊朗這里,卻不過是一種示弱的手段。

    完全不去理睬,那誘敵得太過明顯。而這看似是要將對方完全擊殺的手,事實上才是真正的誘敵。直至將無敵最俊朗引到現在這個進退不得的位置,這無疑才是可以徹底擊殺對方的時刻。

    這一時刻,淺花迷人顯然已經等待了很久,暗中更是已經做好了布置。頃刻間,橋頂的他以及橋上的百花谷玩家,凡是能對這位置的無敵最俊朗做出攻擊的,紛紛都已經發動。

    無敵最俊朗立刻變得沒有那么從容了。

    他的落腳點,以及身遭可能的下一個落腳點,全部都在百花谷上下合作的這一波的攻擊范圍之內。那些在下方觀望的玩家,都已經替無敵最俊朗感到絕望了。但無敵最俊朗依然在跳,向前跳,向上跳。

    他還在“沖上去”。

    看到這一幕的蔣游,心中卻有些異樣。

    這個本該是在他最最討厭的一位職業大神,在這個時刻卻好像和那個他最佩服的大神一般無二。

    永遠向前,從不永(言)敗。

    蔣游相信,如果是他們霸圖的隊長韓文清面對這樣的局面的話,做出的決定,一定會和眼前的無敵最俊朗一模一樣。

    然而這樣的做,在某此時刻終究是會把自己撞得頭破血流。眼下的無敵最俊朗看起來就是。他要繼續向前,就必須硬抗傷害。

    固守。U www.uukanshu.com

    術反射。

    盾墻。

    ……

    一個有一個騎士的防御技,在不斷跳躍向前的過程中恰到好處地被施展出來,所有騎士玩家,都已經處于膜拜狀態了。但是這樣依然未夠。對方所布下的攻勢也并不簡單。無敵最俊朗雖然頑強,卻也無擺脫對方不斷的攻擊籠罩,生命終究會有消耗光的一刻。

    “叫你逞能!!!”蔣游郁悶之極,最終將無敵最俊朗的行徑定義為了逞能,他還是無接受這個討厭家伙的行為和他們得隊長韓文清經常的舉動其實是一回事。

    誰知就在這時,一道白光突然悄然落在了無敵最俊朗身上,將其沐浴其中,赫然是一道牧師的治愈術。

    =====================

    今天一更,明天三更!一三的節奏,有人懷念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