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英勇飛躍的無敵最俊朗筆直墜下,比起跳半空停頓后自由落體的淺花迷人不知要快多少。張佳樂再想躲閃也已經來不及,只能開口吼上幾句。其實對于這種情況他未必沒有預料,早在被嘲諷后被迫跳起的一瞬,他心中就已知大大地糟糕。

    他固然是大神可以在半空中解除嘲諷后立即改向,但是很遺憾他的對手也是大神,對于他能做出這種事情一點也不會意外。換句話說,對于他做出的這種舉動對方肯定在出手挑釁時就已經有所準備。

    騎士劍狠狠地砸在了淺花迷人的身上。原本看準的落位點因為這一擊后的位移也沒能再站上去,淺花迷人繼續直墜而下。

    張佳樂慌忙尋找著下一個可落腳的地方,卻不料無敵最俊朗居然就這樣劍壓著他,跟著他一起筆直地直墜下去。

    這家伙!

    張佳樂已經意識到了,葉秋根本就沒想著擊落他后自己停在高處。此時這模樣,赫然是準備和他一起直接墜入水中。

    于是所有人就看到無敵最俊朗一個英勇飛躍劈中半空的淺花迷人后,兩個角色一起筆直地疾速下墜。

    無敵最俊朗身上還帶著騎士精神的效果,亮白的光芒從空中劃過,留下的軌跡仿佛是一顆流星。淺花迷人試圖脫離困境做出的幾次射擊,也給這流星增添了幾分絢爛,只是他想做出改變終究是枉然的。兩人就這樣筆直入水,揚起了一道有如他們落下的軌跡般筆直的水柱,紛紛揚揚打在了還在橋上的百花谷玩家身上。

    所有人都呆住了。

    事實上,大多數人都還停留在小手冰涼偷偷摸摸過去治療,而后“啊呦”一聲就被人打下水的場面,哪想到緊接著就有這么勁爆的場面,兩大高手居然一起就這么墜水了?

    域河遼闊,河心自然是極深,兩大高手這一下去,和其他玩家一樣,立刻就被湍急的浪花卷得沒影了。玩家們猶自沒有反應過來,一起呆呆地望著下方翻滾的浪花,直至一個大火球突然在橋上炸開,幾名百花谷玩家驚叫著跌下河去,眾人這才醒悟過來。

    兩大高手雖然去了,但S?北橋法師還在呢!大家其實是來搶SS的,而不是來圍觀高手過招的。

    但淺花迷人被擊落,百花團立刻失去了仰仗,雖然他們也有部分人掌握了高點,但他們哪有張佳樂那控制局面的水準?別說限制蜂擁沖上北橋的玩家了,此時淺花迷人落水,北橋法師亂了套的仇恨就已經讓他們完全招架不住。

    由于在橋上停留挺久,他們這些人遠遠比剛上橋的玩家們要被北橋法師給看重,各種法術轟得百花玩家到處亂跳。他們這水平,跳著跳著就一個失誤掉下水了。這樣的地形條件,這樣混亂的仇恨,實在是讓他們無法救下場來。更何況齊沖來的各大公會玩家這兩星期以來都有在他們百花谷手上吃過虧,此時非常有默契地先不相互爭斗,齊齊拿百花谷的玩家把這兩周的氣出了再說。

    于是頃刻間百花谷的玩家就都成了餃子,一個個被擊落下水。這下了水是死是活基本就沒人關心了。百花谷玩家一去干凈,北橋法師仇恨沒了太大的目標,開始亂轟橋上。

    眾玩家好生激動。

    這場面,多熟悉啊,這才該是爭搶北橋法師的情景啊!這個SS真要說戰斗力確實就那么回事,但難就難在這個地點了。

    一是太容易找,二來地形難,所以每次搞得這里熱鬧無比。

    北橋法師這一開始亂轟,就接著有人不住地掉水,不過這場面眾人都不陌生,大家成熟冷靜地面對著。沒有了百花谷的那個高手勁敵,所有人忽然都信心百倍起來。

    只有蔣游心中很有些焦慮。

    北橋法師他們霸氣雄圖是勢在必得。淺花迷人那個勁敵借葉秋之手終于是解決掉了,可眼下這樣亂轟的局面,任何一家公會都沒有絕對的把握,他們霸氣雄圖同樣也沒有。這種時候,還是很需要頂尖高手坐鎮才能加大機會。

    蔣游一邊小心謹慎地指揮著手下,一邊連忙給無敵最俊朗去消息問問情況,他希望無敵最俊朗此時還沒死,最好是就近就被沖上岸,飛快就能趕回來。這樣的事不是沒有過,榮耀里所有角色都是默認會水的,所以正常情況下淹死并不存在。這里落水死的,基本都是因為水太急,卷得分不清方向,這半天找不到方向上水面換氣,可不得悶死嗎?再或者,就是被水沖著和水里的各種暗石相撞,那也是要扣生命,撞得越急扣得越多。戰斗落水的很多角色生命本就沒多少,下去沒來及用藥呢,飛快撞個幾下就死掉那是很常見的。

    葉秋畢竟是大神,蔣游覺著不至于因為這些問題掛掉。普通人這樣的急水中搞不清視角,大神應該沒問題吧?

    如此想著,蔣游滿懷期待無敵最俊朗已經就近上岸。不過同時又想著淺花迷人也不簡單角色,估計也不會輕易死掉,到時如果也回來,那倒是麻煩啊!也或許,這兩人先后腳上岸,這時又在哪個地方打起來了?

    蔣游腦袋里剎那間不知轉過了多少個念頭,轉速極快,結果這邊無敵最俊朗的消息已經回來,蔣游連忙翻開一看,一口老血噴出來。

    “我有事,先走了,你忙。”

    什么情況!這他媽是什么情況?什么叫有事先走了?有什么事能比打SS更重要嗎?蔣游氣得手都哆嗦,大力回復:“打SS這么要緊的時候,怎么能說走就走!”

    “哥還忙著重組戰隊呢,哪有功夫一直陪你玩呀?”無敵最俊朗挺快地又回了一句,讓蔣游有種形神俱滅的感覺。

    這家伙已經不掩飾自己的身份了,一個臥底居然不掩飾自己的身份,這當然就意味著他的使命已經圓滿完成,他已經全然不在乎了。問題是,自己早就知道這家伙臥底身份的啊,為什么當這人甩出類似“其實我是臥底”性質的話時,自己還會如此的深受打擊?本來這種時候回一句“我早就知道”應該是多酷多爽的事啊,為什么自己明明知道,這樣的話卻回不出來?

    “我再來的話,那就不是幫你打SS,而是搶SS了,你確定要我回來?”無敵最俊朗又跟著又來了一條。

    “再見!”蔣游果斷回應。

    “再見?”

    “再也不見!”蔣游連忙改口。

    “哈哈哈。”無敵最俊朗回復了一個哈哈笑的表情,蔣游淚流滿面。好了,這邊已經不用指望了,趕緊認真指揮,靠自己搶下這個SS才是真的。現在沒有超級高手搗亂,以自家公會的實力,機會總還是很有的。

    結果就在這時,蔣游聽到一個中氣很足的聲音,正從北橋的另一端傳遞過來。

    “站住站住,這一點要站住!掩護牧師,把牧師送上去!”

    “上去個槍?手,飛炮上去!這也不上去,還說是高手??”

    “那個點不要人守,盜賊放幾個陷阱就行了!”

    “我擦不要直沖啊,從那邊繞,卑鄙一點,猥瑣一點行不行,哥哥你是刺客,你裝毛的騎士橫沖直撞啊!!”

    “那邊啊!那邊就是那邊啊!他媽的敵人都明白了你還不明白?報坐標?報坐標對方也聽到了,我看還是對方反應更快。你這蠢貨,掉水是活該啊,嘖嘖嘖!”

    什么人!

    中氣十足的指揮,彰顯著無比的自信。要知道能來參與搶SS的都是各公會的精英高手,神之領域一線級別的高玩,就算是蔣游,指揮起來也難像這家伙這樣的自信。這是什么人?

    蔣游很留意地朝對面望去,但是如此根本無法分辨出這聲音是哪個角色發出的。只是北橋那一端的場面,看情況局面卻已經漸漸穩定,而掌控了上風的,是輪回公會。

    是因為那人的指揮嗎?又是什么高手?蔣游心中一悸,他有一種十分不好的預感,這趟SS爭奪似乎又會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距離北橋不遠的地方,域河河面,一截粗大的樹木橫在水面之上,被翻滾而起的浪花不斷地擊打著。

    一朵浪花翻起時,U www.uukanshu.com內里依稀有個人影,就在浪花揚起的一瞬,突然縱身一跳,角色輕巧地躍起,半空中一個180度的轉身,穩穩地落向橫著的樹木。落下時,一手提槍,另一手也已經抓起了一顆手雷,視角死盯著翻滾而來的浪花,正是淺花迷人。

    一秒,二秒,三秒……

    張佳樂沒有絲毫放松警惕,他知道某人肯定不會就這樣死在水里。從北橋方向直沖而來,一路上也就到了這里才算是找到一個可以上岸的地點,那家伙不會連這都判斷不清而被沖過頭吧?

    正想著,浪花里突然一個不太尋常的涌動,張佳樂立即注意到了,視線飛快集中,而后就見一騎士“嘩啦”一聲從水里鉆起,手舉著騎士劍,氣勢磅礴地就朝著這樹木上踩來。

    “又來這招!!”張佳樂一看又是英勇飛躍,大怒,子彈手雷立刻都轟出去了。

    “什么話!不用這招我哪里上得來。”飛沖而下的騎士卻在說著。

    更多到,地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