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居然是為了找個牧師出來!

    葉修混在霸氣雄圖里的目的,陳果也是此刻方知。而在湊過來聽了兩位大神的聊天后,更發現這事是那么的順理成章。

    不過張卝佳樂在離開所說的問起,確實也很是問題。一個剛剛接卝觸到的人,怎么就讓人對方加入自己的戰隊呢?

    陳果正在思考這個問題,忽然發現葉修正在扭頭打量著她。

    “看什么?”陳果問。

    “這事你去辦吧!”葉修說。

    “什么事?”陳果問。

    “拉那牧師入伙的事。”葉修說。

    “汗,為什么是我呀!我連人都不認識呢!”陳果說。

    “認識不認識,那有什么關系?就說欣賞他的才能,正好想組戰隊,問他有沒有興趣。”葉修說。

    “就這么簡單?”陳果疑huò。

    “不然呢?”葉修反問。

    陳果想了想,也確實,想請一個人入伙,可不就是這祥直接去說嗎?陳果隨便估計了一下,覺得就這么說,成功率也應該tǐng大了,因為對于普通玩家來說,對于職業圈都很有一種向往和期待。只要不是跳出去說同學你骨骼精奇有一股靈氣從你的上噴卝出來你知道嘛這么離奇的話,那基本是個玩家都會對戰隊這樣的事比較感興趣的。

    “恩,好吧,那我先去接卝觸一下。”陳果答應了,她一直積極地想幫著隊伍的成卝立做些事情,沒理由真有事情推過來的時候又推三阻四,陳大老板可沒那么矜持。

    “叫什么名宇?”陳果一邊問著,一邊準備換神之領域這邊的角sè上線了。

    “小手冰涼。”葉修說著。

    陳果在旁圍觀,其實是完全沒有冰涼這角sè的,也只是知道在最關鍵的時候有一抹圣治愈術把局面給扭轉了,而后葉修就接連操作著無敵最俊朗去把張卝佳樂的淺花mí人砸進水了。其實不只陳果,就是張卝佳樂也并不知道小手冰涼的名宇。

    登錄了神之領域的逐煙霞,陳果搜索了這一名宇后,信息很快出來,隨即驚訝了一下:“喲,還真是個妹子?”小水冰涼,聽這,陳果就覺著有些偏女xìng,此時搜出角sè一看,真是個女的。

    “咳……”葉修神情古怪地咳了一下。

    “不會是個人卝妖號吧?”陳果發現有異。

    “你真是料事如神。”葉修說。

    “什么人吶這是個?”陳果詫異了一下。因為在榮耀中角sè變xìng玩的人還是極少的。畢竟在榮耀里語卝音是完會植入在游戲里的,所以成了最普遍的交流方式,頂著個干āo百媚的名宇,頻頻發出粗擴的男聲,這并不是件賞心悅目的事。

    “沒什么,聽說是別人給的號,他懶得計較,就直接玩了起來。”葉修說。

    果應了聲。

    少,并不是代表沒有。男玩女角sè或是女玩男角sè,榮耀里終歸還是有的。理由千奇百怪,像這祥別人給號,直接就玩起來的,倒算是一個中規中矩的理由。

    “算了,我也不歧卝視人卝妖號。”陳果說著,己經準備去添加對方為好友了。

    “等會等會。你這是要干嘛?”葉修問。

    “加好友,拉他入伙啊!”陳果說。

    “加了好友直接就說兄弟久仰你的實力,跟我一起組戰隊好不好?”葉修問。

    陳果一怔,確實,加好友,這怎么開口呢?這小手冰涼又不是什么名聲在外的高手,這樣干里迢迢地加個好友,然后直接找人入伙,那感覺就跟路上攔了人說同學你骨骼精奇什么的,八成會被當成是騙子吧?

    “你至今得真卝實接卝觸一下,然后表示看出他的厲害,然后再順理成章的拉人吧?”葉修在旁說著。陳果掃了葉修一眼。她忽然有一種感覺:直接加好友是去拉人,恐怕騙不了人入伙,需要照葉修說的這祥,才能讓人信服。

    是的無緣無敵,陳果突然就有了“騙”這種感覺。

    “話說,為計么你不去?”陳果覺得葉修讓自己去好像有點什么別的原因。\\

    “咳,這不是為了避嫌嗎?你看,張卝佳樂走的時候都說了,當心那家伙鄙視我的身份,我要跑去直接和人說‘我葉秋,跟我走’,直接被人噴一臉怎么辦,所以還是由你出面吧!”葉修說。

    “那最后還不是要接卝觸到你?”陳果說。

    “嗯,那你就說我也是你在路邊不小心拉攏到的呀!”葉修說。

    “這都什么亂七八糟的。”陳果摔鼠標,深刻覺得葉修是把一件比較不靠譜的事情交給自己去做了。

    “霸圖的粉絲嘛,以我的身份背卝景,處理起來當然不得不謹慎一些。”葉修說。

    “在霸氣雄圖,也并不一定就是霸圖的粉絲吧?”陳果說。

    “我當然是有一定的了解才這祥說的。”葉修說。

    “你都到底到什么程度了?”陳果間。

    “嗯,這小子是霸圖的粉絲,張新杰的鐵桿支持者。”葉修說,“據說是”

    “據說?”

    “嗯,沒準他是吹牛呢?”葉修說。

    “這有吹牛的必要嗎?”陳果真想把葉修的耳朵扯過來好好吼一通。

    “總之,我覺得由你來接卝觸,靠譜一些。”葉修說。

    “這祥忽悠人,是不是有些不負責任啊!”陳果說。

    “你看,你本來就是戰隊老板嘛,人員組成就是你的職責所在。你組卝織的戰隊有我,又有他,這是你做老板決策的事情,我們隊員怎么有資格挑三抹四呢?你應該拿出這樣的工作戀度來,不要總想著什么粉啊粉的。”葉修嚴肅地教育道。

    陳果被說的一愣一愣的,半天才回過神來:“你是在教訓老板嗎?”

    “不敢不敢。”葉修忙道。

    “那他要是終歸還是不答應怎么辦?”陳果說。

    “那……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真要不愿意也沒辦法。”葉修嘆息道。

    “呃,我覺得問題應該不大,正常榮耀玩家,對于組個戰隊這樣的事,應該不會有什么抵觸情緒。”陳果看葉修流lù卝出遺憾的神情,想想這新組戰隊的艱辛,反倒是寬慰起他來。

    “希望如此。”葉修說。

    兩人商量完,陳果己經準備行動,一拿起鼠標,卻又晾那了。

    “不加他好友’我上哪和他接卝觸去?”陳果問。

    修點點頭,這邊無敵最俊朗發消息給小手冰涼:“在哪呢?”

    “剛淹死了,,正往北āo那邊趕呢!那邊什么情況?”小手冰涼回道。

    修把屏幕讓給陳果看。

    陳果無語,有時候,事情真就這么簡單。

    于是,北橋法卝師的爭奪戰,無敵最俊朗就此退出,陳果的逐煙霞開始佯裝路人經過。

    北橋之上,戰斗進行得是精彩紛呈。

    在把百花谷全部清除掉以后,以北橋兩端,各自辟成了一處戰場,各大公會混戰成了一團。

    橋東頭,最終是以輪回公會漸占上風,玩家漸漸掌握住了這一邊的有利地形,遠程職業搶占高處,輔助控場類職業正中策應,近戰類職業在最底下大開大合。輕回公會的戰術清晰無比,就是充分利卝用北橋的特珠地形條件,站位不只分前后,更有了上中下三路。而這一切的布置,正是源自于他們陣中一個中氣十足的粗擴指揮。

    至于橋西頭,此時卻還在一片混戰當中,難有公會能控上風。只是東頭輪回最終的局面,給了西頭這邊的公會思路,各大公會開始照貓畫虎。但問題是這思路是給了他們大家,于是最終還是打成了個相持不下的局面。

    蔣游焦躁啊!非常焦躁。

    即焦慮這個爭奪的局勢,也焦慮那邊無敵最俊朗的從容退場。

    他想冷靜,他提醒自己冷靜,但心就是靜不下來。他無法認真地觀察目前的局勢,進行英明的決策,他心底總是不由地浮現出無敵最俊朗的身影。那個家伙,在他們的公會里混了兩周,苦力了兩周,蔣游完全沒有模清他的目的,但是突然之間就這么說走就走了。最后的這個也沒見搶,就掠這了,做得最后一件事,就是和淺花mí人一起浪漫的跳水……

    這家伙到底干了什么壞事?

    蔣游不相信葉秋只是來他們公會瀟灑走一回,人可是大神哪有這么多的時間來悠哉?而且看他最后消息的字里行間,蔣游有一種感覺:葉秋并不是因為要走了才顯得不在乎身份暴卝lù,U 他好像從頭至尾都壓根不怕自己被懷疑。

    完全不怕自己暴卝lù,大神當臥底都是這么囂張?但為何他的目的卻是藏得這么深,一點也看不出?無敵最俊朗和他們混在一起這幾周,霸氣雄圖到底有什么變化?

    蔣游覺得問題一定藏在這里面。但是,這幾周除了好多團隊副本進度有了突破以外這樣喜人的變化之外,好像根本沒有什么壞事擔心。

    壞事是藏在好事當中?

    蔣游就是不由地總要去想這些個問題,他如何能做到清卝醒的指揮?對此本是志在必得的霸氣雄圖,今次出去的陣容強橫,但在蔣游心不在焉的拈擇下,卻也陷入了可憐的僵局。正被動到無可條何的時候,突然一道絢爛的光影突殺進了人縱,那人來得一往無前,好像完全視各大公會玩家的存在如無物一般。

    光影直接就從人群中避開了一條道有的人死了,有的人活著,而他已經離去,幾個起落,瞬間就巳經搶到了一個高點。

    淺花mí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