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小手冰涼也是直接,一點鋪墊都沒打,直接一語就道破真相。而這真相,也正是葉修招呼陳果來辦這事想姑且隱瞞一下的,結果上來就被人戳穿,頓時讓陳果非常不好意思,一時接不上話,郁悶地扭頭望向了葉修。

    “怎么了?”葉修問。

    “被看穿了。”陳果說。

    “哦?”葉修并沒有顯得太意外,“那他怎么說?”

    “現在該我說。”陳果說。

    “該說什么說什么唄!”葉修說。

    于是陳果也體現了一下她爽利的一面,痛痛快快承認:“是。”

    “哦,那這戰隊還算是有一點搞頭。”小手冰涼說道。

    陳果一時間都有點糊涂了。開始說到那一招“圣治愈術”的時候,這家伙表現得好像tǐng謙虛的。但現在這一句話,又很有點自視甚高的意味。有葉秋在的隊伍,怎么能說是“有一點搞頭”呢?

    “那個無敵最俊朗,是不是就是葉秋?”小手冰涼越問越徹底了。

    陳果又扭頭看葉修:“問無敵最俊朗呢!”

    葉修點了點頭后,陳果又是答了一聲“是”。

    “混進我們霸氣雄圖是什么目的?”小手冰涼接著問。

    此時又是一副居高臨下的口氣,陳果這姑娘嘛,是吃軟不吃硬的。小手冰涼謙虛客氣,她立刻有好感。這會突然又扮起了孤高,頓時對他也不爽起來。這要再說葉修就是專為了找牧師,最后挑中了你,還不讓這家伙得意死?于是陳果干脆胡扯:“沒什么目的,就是開個小號隨便去磨練下技術。”

    “磨練技術?葉秋這樣的水平,跑到公會中流團隊里,那能磨練個什么技術?”結果被小手冰涼輕松戳穿,陳果郁悶,再看葉修也在一邊連連搖頭,顯示出對她剛才胡言亂語的鄙視。

    “總之現在就是覺得你水平還tǐng不錯的,怎么樣?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陳果也不管了,其實這樣直來直去才是她喜歡的方式。來就來,不來就不來,痛痛快快給個答案不就完了,嘰嘰歪歪那么多干啥,反正現在一切都已經真相了。

    “真是葉秋的話,我倒還是有點興趣。”小手冰涼說著,“不過你不會是借著他的名號在拉虎皮扯大旗吧?”

    陳果一看對方居然還懷疑起自己來了,狂暈,但終究還是顧忌這是正經事,沒有直接展示出她的彪悍,耐著心繼續說:“是真的,你不是一開始就猜到了嗎?”

    “那他人在哪呢,為什么沒有親自來?”小手冰涼說。

    “這不是怕你是霸圖的粉絲,對他嘉世大神的背景有抵制情緒嗎?”陳果認真說實話。

    “哦,那倒是,不過派你來也不怎么高明啊,你這角sè現在不少人都知道和葉秋有關聯呀!”小手冰涼說。

    “是是是,我們太大意,但反正現在同學你都已經知道了,要不要加入,給個準話吧!”陳果說。

    “哪有這么容易?”小手冰涼倒是非常詫異地說,“跟著葉秋一起組隊的話,那目的就不是隨便玩玩的吧?肯定是要以職業聯賽為目標的吧?以職業聯賽為目標,那就意味著是要我做職業選手的吧?這可是人生的重要抉擇,難道你是希望我草率地在這一二三秒里就給你一個準確的答復?”

    這一連串的反問讓陳果啞口無言。半晌才無力地道:“那你考慮一下吧,我隨時等你的答復。”

    “就讓我這樣去考慮?”小手冰涼繼續詫異。

    “那你還要怎么樣?”陳果問。

    “你至少得介紹一下你們的情況和規劃吧?比如除了葉秋以外其他的人員構成。比如戰隊會有多大的投資額度?發展的方向和目標是怎樣?什么待遇水平?簽幾年合同?有沒有三險一金或是五險一金?包不包吃住?”小手冰涼跟著又是一連串的問題。

    這一次,陳果再沒有什么懊惱,她也是很認真地發現她和小手冰涼在談的確實是一個很嚴肅和重要的問題。結果自己就像是網游里拉個人下副本一樣,隨意的有些輕浮了。“好吧!”陳果也是連忙端正了一下態度,“我們的隊伍呢,就是以葉秋牽頭,目前處于準備期,將在下賽季報名參加挑戰賽,然后爭取進入職業聯盟的資格。人員方面,目前還在多方面落實當中,投資嘛,我就是投資人了,待遇問題如果你真有這方向意向的話,我們可以坐下來慢慢談,現在你滿意了嗎?”

    “哦?你就是投資人?也就是……老板?”小手冰涼問。

    “差不多吧!”陳果答得略有點心虛,因為她越來越發現如今的榮耀聯盟,想擔負起一支戰隊并不是件很輕松的事,她并不確信真憑她自己的話是不是能做到。

    “差不多?這是個什么概念?”小手冰涼卻是敏銳地捉到了這一點。

    “就是現階段而言,只是我一個投資人。”陳果說。

    “你的意思是說,未來還有可能有別的人成為股東,還是說,你其實根本就是完全不確信這方面的問題,所以才有這樣模糊的答案?”小手冰涼說。

    “好吧!我是不確認。我們現在還在戰隊組成的初級階段,有太多的問題都還不確認。”陳果說。

    “而且你剛才說,是要通過挑戰賽來贏取資格?這么看來的話,你的資產也是相當有限,根本沒有信心走另一條審查途徑。但挑戰賽的話,即便是有葉秋這樣的大神,也并不能確保我們就一定可以走到最后,畢竟挑戰賽里肯定是有兩支上賽季出局的職業戰隊參加的吧?這樣的情況,你會怎么和戰隊成員約定他們的待遇?是不是大家都先只是擁有附帶條款的半職業xìng質?參加挑戰賽如果能殺聯盟,就自動轉成職業合同,如果不能,那就自動中止,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小手冰涼又是一堆問題拋出,都是陳果之前沒有認真考慮過的,一時間完全無法招架,遲疑了半晌后,又是一個含糊的答案:“這些還在商議中,具體情況可以到時大家一起來討論。”

    “哦,又是一個不確認啊,你還真是所有問題都不確認。大姐,你接下來不會是要告訴我如果我有這方面意向的話,就先給你交個三五百塊錢的押金吧?如果真是這樣,我對你的身份倒是不會再有任何疑問了。”小手冰涼說。

    “當然不會……”陳果也是郁悶,卻又不好責怪對方,因為他們這戰隊到現在也確實沒個正經規劃,陳果也全然不知道葉修到底是如何打算,真的說不上個一二三四,此時惟恐小手冰涼又來盤問什么,果斷地舉了白旗:“其實戰隊組成方向主要還是葉秋負責的,你想知道的這些情況,還是我找他來和你談談吧!”

    “不是吧?你自己就一點思路都沒有?你這投資人當得也太稀里糊涂了吧?全部就甩給葉秋去做?難不成他是你親戚?”小手冰涼卻還在問。

    “問他,問他……”陳果已經只能說這幾個字了,一邊把身邊葉修狠狠擰了過來,“你去和他說吧!”

    “說什么?”葉修問。

    “戰隊的規劃,人員的構成,投資的額度,簽不簽合同,簽什么樣的合同,有沒有三險一金,管不管吃住,還有,我和你是不是親戚。”陳果面無表情地復述,她確實有點快被逼瘋了。

    “哈哈哈,這家伙考慮得很細致嘛!”葉修還在笑著,卻已經從陳果那接過了耳麥。

    “就掛著吧!我也要聽。”陳果說。

    “你干脆給我整個外放的吧?你也不用這么辛苦了。”葉修說。

    “我還怕吵呢!”陳果說。

    說著葉修已經把麥扶到話邊,“喂喂”了兩聲。

    “葉秋?”那邊問。

    “是我是我,聽說你問題很多啊!”葉修說。

    “嗯,先問一聲,選中我的,其實是你,不是那個傻大姐吧?”小手冰涼說。

    葉修很是無辜地看了一眼一邊的陳果,結果發現陳果完全一副沒有力氣發火的模樣,因為她也覺得自己剛才在小手冰涼面前確實tǐng白癡的。

    “哦,確實是我發現的你,另外你說的那位傻大姐不是我親戚,她會是我們的老板來著。”葉修說。

    “哦?那么傻,她的錢應該很好騙吧?難道這就是你選她來投資的原因?”小水冰涼說。

    “忘了告訴你了,我們倆現在的對話,她全聽得到。”葉修無奈地說。

    “……”沉默,一直滔滔不絕好多問題的小手冰涼也難得地無語沉默了一會,這才開口:“老板你好,希望你聽到我的這番提醒后,可以意識到挑戰賽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我謝謝你。”陳果淚流滿面。

    “那么我們言歸正傳,麻煩介紹一下這支新組戰隊目前的情況吧!”小手冰涼說。

    “U www.uukanshu.com情況就和剛才老板說的一樣,還充滿了不確定。或許在挑戰賽之前還湊不到足夠的成員的話,那一切就都是浮云了。”葉修說。

    “這是你心中最壞的結果?”小手冰涼說。

    “沒錯。”

    “那么就算能組成一支戰隊,對于挑戰賽你就那么有把握?”小手冰涼問。

    “只要是比賽,就沒有任何人敢說有百分百的把握。但是,如我們這樣零湊成軍的戰隊,正需要挑戰賽這樣的檢驗。如果連挑戰賽都無法有讓人期待的發揮,那么這樣的戰隊進了聯盟也不過是旅游一回。以挑戰賽的形式殺入聯盟,這并不是要讓投資人承擔不穩定的風險,這才是對投資人的負責。”葉修說。

    “你的意思,挑戰賽的目的其實是來檢驗這支隊伍的成sè和價值?”小手冰涼問道。

    “不錯,真正需要承擔出局風險的,其實只不過是我個人而已。你們只要擁有出sè的發揮,挑戰賽會幫你們爭取到足夠的未來的。”葉修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