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葉修最后道出的這句真相很有幾分悲壯的意味,連在斜對面坐著的唐柔,聽到后都有幾分動容。更別提一邊的陳果,此時已經是玻璃心碎的厲害,真是不知該說些什么好了。陳果恨不得把自己的心都掏出來賣了,來成就這樣的理想。

    游戲里的小手冰涼顯然也被觸動了一下,只是他顯然是一個極其理智冷靜的人,完全不會像陳果這樣立即就有不顧一切的沖動。他只是在沉默了一會后,才繼續開口道:“這種未來,在正式的職業聯賽里,一樣可以通過出色的發揮贏來吧?”

    葉修在挑戰賽中所承載的更大的風險,最終他是根本沒理會這茬,如此冰冷的理智,讓陳果幾乎忍不住要破口大罵了,結果葉修卻是不緊不慢地說:“說得很對,但是,還有一個問題。看得出你是一個很清醒的明白人,你對自己的水平應該有很清醒的認識。難道你會以為你現在的水平就可以在職業聯賽中擁有出色的發揮了嗎?”

    “恐怕不能。”小手冰涼說,“但是,至少是有潛力,否則你也不會來找我了對嗎?”

    “沒錯,不過你這種潛力的水準,在各大戰隊的新手訓練營里比比皆是。我們找到你,只不過是因為我們條件有限。反過來說,你的條件,也就配得上我們這樣的隊伍。你還遠遠不夠職業水準,還需要成長。直接進入職業聯賽,對你而言就像小學生直接扔到大學里一樣,你覺得這樣也可以成長得起來?挑戰賽就不錯,不斷地淘汰隊伍,讓它差不多有一個循序漸進的難度增長過程,用來積累經驗,不斷地提升水平,再合適不過了。”葉修如此回答。

    “好吧,聽你這么說,這對我來說確實是一個難得的機遇。”小手冰涼說。

    “看你這么仔細的了解,看來也是對成為職業選手有相當大的興趣。”葉修說。

    “這當然,我想恐怕絕大多數榮耀玩家都會抱著這種幻想。”小手冰涼說。

    “現在你有把幻想照進現實的機會了。”葉修說。

    “不過在被大神認可了潛力后,我倒是躍躍欲試地想去霸圖的新手訓練營報名看看了。”小手冰涼說。

    “哈哈,如果你真有這種打算,我也不建議你去霸圖。霸圖戰隊張新杰的地位太重要了,已經超過了牧師這一單一角色所代表的價值。在他消失之前,哪怕你的牧師技術比張新杰還要出色,也不可能取代張新杰以牧師的角色出場。再加上張新杰手中石不轉這樣的神級牧師角色,霸圖肯定會對張新杰退出后誰來接任這角色做好充足的準備,你真要去,面對的競爭會超乎你的想象。因為你的競爭對象,不會是和你一樣的新人。霸圖戰隊由于張新杰的特殊性,所以這支隊伍反倒缺少牧師成長的空間,牧師新秀在霸圖很難積累比賽經驗。目前來看,霸圖也沒有租出什么牧師的新秀選手在其他隊鍛煉,所以我估計霸圖在張新杰退出后會通過尋求轉會的途徑來解決石不轉的接班問題。你要面對的競爭對手,是成熟的職業選手,甚至可能是神級的選手,同學,你準備好了嗎?”葉修說。

    小水冰涼又是了一陣沉默,半晌后說:“那你來看的話,哪支隊伍最適合我?”

    “毫無疑問,就是我們這支隊伍,這不是剛就說過了。”葉修說。

    “你們的隊伍叫什么名字?”小手冰涼問。

    “興欣……”葉修說著,又扭頭問了一下陳果:“對吧?還會不會再換了?”

    “不會了吧?”陳果也疑惑著。

    “連戰隊名字也是不確定嗎?”小手冰涼有些無語,“你們就不能減免一點這種不靠譜的感覺?”

    “我們注重實際,名字這種浮云一樣的東西隨便捏個什么都行,哪怕是就叫浮云都可以。”葉修說。

    “你不要惡搞啊!”陳果怒,起名這種事她還是很上心的。興欣雖然不怎么霸氣不怎么響亮,但卻包含了她很多感情。換一個她也可以接受,但“浮云”這種吐槽而來的名字她絕對不能忍受。

    “老板,其實浮云戰隊比興欣戰隊真要好聽一些,興欣……這聽著就像是路邊的小雜貨鋪啊,小賣部啊,小網吧什么的。”小手冰涼說。

    “哈哈哈哈,你真相了。”葉修快要笑死過去了。

    “是吧?”小手冰涼以為葉修說的真相只是比興欣戰隊好聽這回事,但葉修笑得如此夸張,就讓他有些不明所以了。

    “隨便你們吧!”

    隨后小手冰涼又聽到那老板的聲音氣哼哼地說了一句。

    “名字的事以后再說吧!你還有什么疑問,如果沒有的話,你可以開始考慮了。”葉修說。

    “如果不需要交納什么保證金的話,我的意向已經可以確定了。合同什么的,需要現在就談起嗎?”小手冰涼問。

    “這方面你有什么要求?”葉修問。

    “看你們艱苦的條件,加上我自身的水平,其實我也沒資格大談什么條件對吧?”小手冰涼說。

    “對的,你太把自己當個寶的話,我們只好出去繼續撿草了。”葉修說。

    “但你反反復復用這樣的方式去找人的話,會不會太浪費時間了?”小手冰涼說。

    “在沒有一支可靠的隊伍出現之前,也沒有太多的事情可做。”葉修說。

    “現在隊伍組成到什么階段了?”小手冰涼問。

    “算上你我,確定的大概已經有四人了。”葉修說。

    “還有兩位是?”小手冰涼問道。

    “一個術士,最近你大概碰不到他;還有一個戰斗法師,目前還在第十區。”葉修說。

    “沐沐呢?不算嗎?”陳果一聽葉修只說了魏琛和唐柔,連忙提醒。

    “選擇賽她不在呢!”葉修說。

    “沐沐?蘇沐橙?”小手冰涼也聽到了。

    “如果我們能順利進入職業聯賽的話,她會和我們同隊。”葉修說。

    “哦哦,終于可以聽到一個靠譜的好消息了。”小手冰涼感慨地很。

    “還有那個包子呢?”陳果又問。

    “包子還沒有打過招呼呢,誰知道他什么想法。”葉修說。

    “包子也會有想法?”陳果因為在第十區管理的緣故,和包子入侵打過一些交道。

    “這話說的,他又不是真的包子,也是個人類嘛!”葉修說。

    “現在是不是差不多可以和他提一下了?”陳果說。

    “以前是不是有和他提過一下呢,我忘記了……”葉修說。

    (“其實是作者忘記了吧?”陳果說。

    “八成是,那個廢物,我鄙視他!”葉修點頭。)

    “那我去和他打聲招呼?”陳果說。(作者導讀:這里的“他”是指包子入侵,請大家跳過括號里的插花銜接上文……)

    “你忘了我們現在還在和某人交流嗎?”葉修提醒陳果,不要自顧自地就又關心到包子入侵那邊去了。

    “咳!”小手冰涼也是很適時的咳嗽了一聲。

    陳果羞愧得想死。

    “好了,小手我們簡單直接一些,你就說你對合同有什么重要的要求,然后讓我們去考慮吧!”葉修說。

    “挑戰賽的過程,是檢驗隊伍的成色,同時也是檢驗隊伍成員的成色。你也不敢肯定你找來的這些人最終就真的能滿足一支職業隊的需求吧?那么在最終順利通過挑戰賽以后,會不會因為某些人的實力和表現并不讓人滿意,而在進入職業聯賽之后將他放棄?”小手冰涼問。

    “態度決定一切。只要態度沒有問題,實力會有的,表現也終歸會有的。”葉修說。

    “也就是說還是不能否認有這種可能嘛!”小手冰涼說。

    “當然,事事無絕對。”葉修說。

    “那么如果在這之后,有其他的戰隊對我有意,戰隊是不是可能放任我離開呢?”小手冰涼問。

    “原來你關心的其實是這個。呵呵,如果你真有突出的才華,戰隊就是想攔也攔不住呢!你關注職業圈的話應該知道,通常戰隊都不會強留不愿意留下的選手,那樣可不是什么雙贏的局面。真要發生這樣的事情,肯定需要協商出來一個雙方都滿意的結果,這么說你滿意嗎?”葉修說。

    “那么合同具體會是怎么樣呢?”小手冰涼問。

    “作為不靠譜的我們,當然還完全沒有準備這方面的合同,不過你可以在網上找一找,可能會有類似情況的戰隊準備過的合同,可以拿來參考一下。”葉修說。

    “你的意思這合同還得我自己來準備一下?”小手冰涼說。

    “也不是不可以。”葉修說。

    “我現在想反悔了可以嗎?”小手冰涼說。

    “你開玩笑吧?”葉修發微笑表情過去。

    “好吧,但我堅決要求確認一下你就是葉秋。”小手冰涼說。

    “拿君莫笑的帳號給你發個消息?”葉修說。

    “君莫笑是葉秋也根本沒有被落實吧?”小手冰涼說。

    “你問你們會長。”葉修說。

    “……”

    “或者給你老韓啊張新杰什么的電話你打去問問?”

    “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哎呦電話我好像沒記著,要不給你他們的QQ吧?”

    “……”

    “或者和蘇沐橙視頻也可以。”

    “……”

    “或者找黃少天讓你見識一下他真人有多呱噪?”

    “……”

    “總有可以讓你相信的方式吧?任選一款適合你的。”葉修說。

    “算了,我已經信了……”小手冰涼說。

    ======================================

    越更越晚了,有什么解藥能搭救我嗎?</p>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