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陶軒不是一個人在這里, 和他一起的, 還有嘉世俱樂部的經理, 崔立。

    這兩人無疑都是嘉世俱樂部實權派的兩大人物, 而此時竟然一起出現在這里, 讓葉修很是意外了一番。因為今天是嘉世戰隊客場的比賽, 而且是決定著是不是會就此掉進出局區的關鍵時刻, 結果這兩位實權派的大人物居然全都沒有跟隊去客場。在比賽剛剛結束不久的時候, 就一起跑來這里宵夜, 這實在有些不正常。

    崔立是坐在朝著入口的方向, 是他看到葉修以后, 朝對面打了個眼sè, 陶軒回頭”兩人這才一起望著葉修。

    "真巧啊, 居然會這樣碰到。”葉修主動招呼了一聲。

    陳果還在那里張羅著選位”沒注意到這邊。在聽到葉修說話后才轉了目光過來, 一瞅那邊兩人, 她倒是飛快地認了出來。陶崔立是經常出現在媒體的”而陶軒親自來過網吧, 這兩個人她都認出來。

    "呀!”陳果頓時覺得場面有些尷尬, 但是她左右打量了一下這三人, 發現當事人們卻是沒有絲毫尷尬的意思”三個家伙都很是從容地應對著這種對他們來說肯定不算舒服的場面。就看他們臉上那和氣的笑容, 誰都會當這是朋友之間的一次意外巧遇”絕不想到三人之間所存在的各種糾葛。

    陳果深感自己還是道行為夠的時候, 對方也有人說話了, 是崔立在回應葉修:"是啊, 真巧啊!”

    "不打擾了, 你們繼續。”葉修顯然沒有要和對方深聊的準備。

    結果崔立此時倒是對他們一行人很有興趣, 樂呵呵地道:"不打擾不打擾, 和你一起的這幾位難道就是你新戰隊的成員?可以介紹一下嘛”以后終歸會有打交道的機會。”

    陳果那畢竟也是一家網吧的老板, 也是需要經常和人打交道的場面上的人”立刻聽出崔立這話是內有乾坤正準備站出來回應一下, 結果沒想到身邊的包子入侵反應更快, 比她搶先一步跳了出來:"啊呀!難道也是業內人士, 幸會幸會, 弟包榮興, 熟悉的朋友都叫我包子您怎么稱呼?”

    "呵呵。

    ”崔立很有風度地笑著:, "崔立, 嘉世俱樂部的經理, 可能在一些隊伍是被稱為領隊”這位是我們的大老板。”

    "哦哦哦哦!”包子入侵接連"哦”了四聲, 隨后問了一句:, "那是什么?”

    "哈哈哈哈!!”陳果笑到一邊招呼的服務員都被嚇到了, 唐柔比較能控制, 卻也忍得相當辛苦。只是葉修, 還一本正經地給包子入侵解釋上了:"經理, 就是俱樂部里一般情況下管事的, 老板呢就是俱樂部的真正所有者”是背地里管事的。”

    "哦哦, 很大嗎?”包子入侵問。

    "當然, 比咱們都大。”葉修說。

    "年齡?”包子入侵看子那二人一眼后問。

    "你剛才問的是年齡?”葉修跟包子入侵的思路也有點吃力。

    "差不多吧!”包子入侵說。

    而這句"差不多吧”到底是什么意思”就連葉修也有點參悟不透, 但葉修的強大之處就是不管你什么意思我就照我理解的說下去, 于是繼續從容應對:"年齡的話, 確實比我們大。”

    "了不起!”包子入侵稱贊。同樣又是一次玄之又玄的思路”照之前對話來看, 這難道是在稱贊年齡大?但問題是年齡大有什么了不起的?

    崔立此時的神情繼續是從容不在尷尬上身。他絕對不相信這就是眼前這人的本sè, 他覺著這一定是和葉修串通好了有意奚落他們的。

    有這樣的想法, 實在不能說崔立有什么人之心的, 包子入侵的跳脫, 正常人都理解不到的。崔立會這樣以為, 只能說明他還是個正常人。

    結果包子入侵哪知道這些很誠懇地過去拍了拍人家大經理的肩膀:"那都是自己人呀, 以后多關照啊!”

    話是"請多關照”的意思”但他的舉動卻好像是他要多關照別人一樣。陳果這次倒是顧不上樂了”上去扯了包子入侵一把:, "什么跟什么啊怎么就自己人了?”"不都是圈內人士嗎?”包子入侵說, "對了, 剛才說是什么隊的來著?”

    "嘉世!”崔立吐氣清楚”語氣響亮的又重復了一遍, 臉上的神情則分明是在說:"裝!你就裝吧!”

    結果包子入侵立刻恍然:"嘉世!是不是剛才看的電視里輸很慘的那支隊?”"……”崔立。

    "是”陳果點頭。

    "哎呀!”包子入侵很惋惜地看著崔立”以非常沉痛的語氣說著:, "不該輸呀!”

    ”崔立這次都沒敢接話, 深怕這里又是一個什么陷阱, 這一跟上去”又會被對方拿來調侃”在他的眼里”眼前這個自稱包子的家伙, 很可怕, 非常可怕。

    "包子, 過來這邊坐吧!”結果這時葉修那邊卻是選好了位置”和唐柔都已經坐定了, 招呼包子入侵也過來坐。

    包子入侵回頭看了一眼, 覺得位置很寬敞, 于是自作主張地對崔立和陶軒:"要不要過去一起啊?”

    "呵呵, 不用了崔立的笑容已經非常不自然了。

    "輸就輸了, 心情不要這么不好。”包子入侵安慰他, "只要肯努力, 你們一定會有未來的。”

    這哪跟哪啊!!崔立幾乎已經要拍桌子”卻是看到陶軒給了他一個眼sè”這才沒有輕舉妄動, 但也實在不想再理會包子入侵, 坐在位置上不再答話了。

    包子入侵一看沒人理了, 這才樂呵呵地跑回來和葉修他們坐在了一起。

    "了不起!”唐柔朝包子入侵挑了兩個大拇指稱贊著。

    "那必須的。”包子入侵很高興地說著, 但事實上他真的知道唐柔在稱贊他什么嗎?

    "包榮興, 這是你的名字嗎?”陳果這邊問著。

    "對啊對啊!你怎么知道的?”包子入侵高興地問。

    "你剛才和他們介徑時我聽到的。”陳果努力適應和包子入侵打交道。

    "是的是的, 那是我的名字, 大家這友熟”叫我包子就可以了。”

    包子入侵說。

    "好”先點東西吃吧!”陳果點頭說著”而那邊, 陶軒和崔立卻已經起身, 看起來似乎是要離開了。

    "慢用, 我們先走了。”臨走時, 卻是陶軒過來和四人點頭招呼了一聲, 語氣卻沒有什么場面話上的那種禮貌客氣, 很有點冰冷。

    "慢走慢走, 回去多加油啊!你們行的!”包子入侵卻是絲毫不以為意, 起身為人送行不說, 還大聲給人加油, 陳果又差點沒笑岔了氣。

    隨后點的東西上來人邊吃邊閑扯, 沒什么嚴肅的話題, 直至陳果突然反應過來:"咦, 今天是嘉世客場比賽呀, 那兩個人都沒有跟隊啊?”

    "是啊!”葉修點頭。

    陳果的反應雖然慢了些, 但卻也意識到這說明著一些問題。

    嘉世的成績如此糟糕, 但俱樂部的兩大巨頭卻好像并不著急, 這么重要的一場比賽!干脆連隊伍都沒跟, 這如果不是有無比的自信, 那就是說對于本賽季嘉世打成什么樣他們都已經不在乎。

    以嘉世目前的糟糕表現, 實在不應該再有什么過人的自信, 如此說來”這嘉世俱樂部兩位大人物, 是對這賽季的嘉世沒什么指望了嗎?可不管怎么說, 一旦出局, 哪怕來年立即殺回”這一年沒打職業聯賽, 經濟上的損失也是相當驚人的, 再怎么說, 也不至于連要出局都不當回吧?

    陳果頭頭是道分析著這些問題, 葉修聽了也是點頭。

    "不會是知道你要組戰隊從挑戰賽里打起, 他們就故意降回挑戰賽來跟你作對吧?”陳果忽然道。

    "不至于吧?這么看得起我?”葉修笑。如果真是這個原因”那純屬意氣用事。陶軒經營俱樂部”打理戰隊這么多年, 早是一個成熟的老板”哪會真因為這個原因, 葉修顯然完全不這樣以為。

    "不管怎么說, 下個賽季, 嘉世看來一定會有大動作。”葉修說。

    "什么意思?”陳果問。

    "這賽季都成這樣了, 下賽季還沒有動作, 不做改變, 嘉世這是想倒閉嗎?”葉修說。

    "那現在為什么不抓緊動作?”陳果問。

    "可能是現在的局面, 他們實在是收拾不了吧!”葉修望著二人離去的空座位說著。

    嘉世俱樂部, 陶軒和崔立兩人回來后, 就一同到了陶軒的辦公室。U www.uukanshu.com

    陶軒從酒架上隨便取下瓶酒, 倒了兩杯, 一杯端給了崔立。

    崔立接過, 抿了一口, 立即開口說道:"你說那家伙是真傻還是假傻?”

    陶軒坐到自己那張寬大的老板椅上, 仰頭望著天花板, 半晌后才道:"不知道。”

    "這葉秋, 真不知道從哪找來的一些家伙。”崔立說道。

    "先不要管他了, 你那邊接洽最后怎么樣了?之前也沒來及說完。”陶軒說。

    "順利, 一切都順利。”崔立一提到這里, 立即眉飛sè舞起來。

    "可能的情況都說明了?”陶軒問。

    "都說明了。”

    "那就好。”陶軒點了點頭。

    "那接下來?”崔立詢問的目光望向陶軒。

    "嗯, 孫翔就先不要出戰好了。”陶軒說道。

    "好的。”崔立對此并沒有什么意外的神sè, 顯然這是一個早有商量好的安排。只是微微出現的猶豫神sè, 卻是因為其他:"復活賽里, 或許真會遇到葉秋的新戰隊。”

    "那也很好啊!”陶軒微笑著, "會更有趣一些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