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魏琛行李都沒收拾,也完全沒問自己如何安頓,對兩個大美女的關注也是一閃即逝,以最飛快的速度關注起了今天最重榜的榮耀圈新聞,就是因為這個新聞可能會和他們的組隊殺進職業聯盟息息相關。這一瞬間,陳果不免對這個沒下限的榮耀大齡男的看法有了些改觀。不怎么人是什么樣,但就這份對榮耀的熱情,就值得任何一位榮耀職業選手或是玩家尊重。

    “嘉世到底搞什么名堂?”魏琛急急地問著葉修。

    “我怎么知道。”葉修說。

    “你這話也太見外了吧?”魏琛一臉的驚詫,“你是什么人啊?嘉世大……”

    “大什么呀大!”葉修急忙就把魏琛的話給打斷了,扯了這家伙就往網吧外邊走。這會正是網吧熱鬧的時候,這要被魏琛喊爆了他葉秋大神的身份,以后還能有安生日子過嗎?興欣網吧恐怕會迅速成為嘉世英雄紀念碑被嘉世粉們天天來參觀膜拜。

    魏琛也是很快從葉修的舉動上明白過來,很是鄙夷地望著葉修:“還裝隱藏SS呢?”

    “不要叫我葉秋,叫我葉修聽到沒?”葉修說。

    “還真有小號!”魏琛大驚。

    “走走走,先把你安頓了再說。”葉修說著。

    “去哪邊?”魏琛問。

    “住的地方。”葉修說著,幾人幫魏琛拿了行李,出了網吧沒走多遠就到了上林苑小區。

    一進那寬敞的排房,魏琛倒是沒像包子進來時那樣不住的“啊呀”。他流lù出的滿面滄桑倒是和葉修聽聞要住這么一個地方后出現的神情很有幾分相似。很顯然,作為職業圈最早期的過來人,他和葉修一樣經歷過早期戰隊最艱苦的時刻,此時看到新一代的條件,雖然不比不職業俱樂部,但對于他們這些人來說,還是足夠狠狠地憶苦思甜一番了。尤其對于魏琛而言,事實上他就創業開荒了,根本沒來及享受到職業聯盟發展起來,俱樂部經營蒸蒸日上的好時期。就陳果提供的這條件,對于他來說感觸要更深一些。

    “樓上有六間臥室,如果人員齊整起來的話,可能需要兩人一間,委屈大家了。”陳果說著。

    “對某大神來說這可能是委屈了點,但咱不在乎,咱是苦出身,這條件絕對不委屈。”魏琛很是堅決地說著。

    “謝謝。”陳果笑了笑,對魏琛的印象又好了些。

    魏琛隨便走了兩圈,顯然也并沒有對居住環境這些問題太上心,轉回來后立刻又找大家談論起了嘉世今天爆出的新聞。

    “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葉修無奈。

    “嘉世不就在那邊,你就不能走回去打聽打聽?”魏琛非常不滿。

    “你覺得可能嗎?”葉修說。

    “就算你和嘉世鬧翻了不太方便,但整個嘉世俱樂部上上下下那么多人,你就一個能說上話打聽點消息的朋友都沒有?和你最佳搭檔的那個大美女呢?也翻臉了?”魏琛說著。

    魏琛說的當然是蘇沐橙,但蘇沐橙進入聯盟時魏琛已經退役,所以他對蘇沐橙的認識也就是普通觀眾層面。這普通觀眾的話,也就是知道葉秋和蘇沐橙是連續多年的最佳搭檔,但明白人都知道這只是指場上配合,至于兩人sī交如何,大家也只能聽聽八卦做做猜測,誰也不可能言之鑿鑿的。

    結果魏琛這么一說,陳果倒是反應過來了。她當然知道蘇沐橙和葉修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于是也望向了葉修。

    “這個,不大方便吧?”葉修說。

    “怎么?”魏琛問。

    “畢竟她還是屬于嘉世的職業選手。”葉修說。

    “哎呦?”魏琛像是意外了一下,“不愧是最佳搭檔啊!看來你們倆關系確實很好啊,居然可以讓你這沒下限的家伙去關心。你這是不想她夾在兩邊難做吧?”

    陳果一聽,也頓時恍然。明明就有蘇沐橙這么一個很方便的眼睛在嘉世,但葉修為什么沒有向蘇沐橙打聽過什么?不是葉修沒想到,是他刻意在回避讓蘇沐橙現在就摻和進來。畢竟,蘇沐橙現在還是嘉世戰隊的一員,把戰隊的一些問題隨便就吐lù出來,這是tǐng沒有職業道德的行為。

    “既然這樣……”魏琛想了想后,精神一振,有了主意:“不如你的QQ號借我用一下,我去問,事后你可以假裝被盜號,怎么樣?”

    “……”葉修直接沒答話,只是面無表情地望著魏琛。

    “嗯?不好嗎?好可惜啊,這么有力的資源不去充分利用,太可惜了。為了目標,我們要冷酷,要不擇手段啊,你居然兒女情長,我鄙視你,我必須要鄙視你,我的房間是哪個?”

    “樓上隨便挑吧!”葉修像是沒聽見魏琛之間那一長串的嘮叨一樣。

    “我先把東西擱一下再來鄙視你。”魏琛拎了行李上樓。

    “我是樓上第一間,要不要當我的室友呀!”包子高聲喊道。

    “現在還有空房間吧?”魏琛問。

    “還有,只是包子住了第一間,其他都還空著。”陳果答道。

    “那我先自己住一間吧……”魏琛說著,沒進包子的第一間,拎包進了第二間。但顯然也沒打算立即收拾,進去扔了包后就趕緊出來,還是急著要和葉修共商大計。

    “嘉世的情況,你總是可以猜測一二的吧?”魏琛回來后就迫不及待地問著。

    “呃,以我對嘉世目前人員的了解來判斷的話,嘉世這次確實是做好了會出局的準備。但是,這也不是說他是故意的,很可能也是出于無奈。今天宣布的孫翔傷病,應該是為這種糟糕的結局找點理由,由此可見如果可能的話,他們依然還是不愿意看到這樣的結果。”葉修說.

    “以嘉世的底子,怎么就可能連保個席位的信心都沒有?”魏琛十分不理解。

    “人心散了,隊伍不好帶啊!嘉世的問題不只在技戰術上,主要還是心理上的。”葉修說。

    “心理上的?”魏琛說。

    “不太想承認是我造成的啊……”葉修嘆息著。

    “這話怎么聽著這么賤啊?”魏琛目瞪口呆。

    “嘉世的人在網游里和我有過接觸,被我團滅過一次。”葉修說。

    “什么叫嘉世的人?主力戰隊?”魏琛驚訝。

    “差不多吧!”葉修說。

    “開玩笑,你怎么做到的!”魏琛一臉地不相信。

    “靠人多。”葉修說。

    “多多少?”

    “修說。

    “不會都是普通玩家吧?”魏琛說。

    “是義斬天下的幾個人,也就是現在組了義斬戰隊的幾個。”葉修說。

    “那實力應該不錯吧?”魏琛說。

    “還可以。”

    “但把嘉世這樣的職業隊團滅,還是太過分了……”魏琛說。

    “同意。”葉修點頭。

    “TMD你什么時候能夠稍微謙虛一下,哪怕一點點呢?”魏琛說。

    “我只是在說事實,你不也認為這樣的事不可思議嗎?”葉修說。

    “你的不謙虛同樣讓我覺得不可思議。”魏琛說。

    “說笑了,你沒下限的程度,會有任何事讓你覺得不可思議?”葉修說。

    “咳!”陳果咳嗽打斷了一下:“你們是在練垃圾話嗎?”

    兩人對望。

    “我警告你不要再跑題啊!”魏琛嚴肅地說著,好像拿出了幾分隊長的氣質。

    “我要說的已經說完了。”葉修說。

    “唔,如果只是這樣,可能會在一段時間里對嘉世這幾位隊員產生一定的心理影響,但是一次勝負就讓一支隊伍集體消沉一直緩不過勁來,這可不像是職業選手該有的素質。”魏琛說。

    葉修點頭。

    “或許我們應該看一下他們的比賽錄相,通過這些人的表現來好好分析一下。”魏琛說。

    “確實。”葉修說。

    “這邊有電腦嗎?有網嗎?”魏琛環顧左右。

    “還沒有……”陳果說著,房間昨天才交,還沒有完全布置好。

    “那回網吧?”魏琛問。

    “行吧!”葉修起身了。

    其他三位跟來跟去,基本就是聽這兩人你一句我一句了。沒辦法,從職業境界上來說,即便是魏琛退役多年,也遠比三人要強得多。唐柔和包子的操作水平再高,在很多看問題的意識上,還遠比不了這么兩位骨灰級的老家伙。

    出了小區,U 回到網吧。213包廂四人間,現在五個人,電腦就不夠用了。好在只是要研究錄相,事實上一臺就夠。

    葉修打開他那臺電腦上的錄相文檔,琳瑯滿目羅列著的視頻讓魏琛提出了表揚:“不錯不錯,功課做得不錯。”

    “先看這場吧,這是我們網游里PK之后。嘉世就是從這里開始大失水準的。”葉修說。

    琛點了點頭。這兩人都是趴在了電腦跟前,陳果唐柔互相望望,感覺她們一下子就淪為小兵了。包子對這些好像沒啥感觸,只是一本正經地擠到了二人身后,非常嚴肅地也看起了視頻。

    “同志們,我們要好好研究呀!如果嘉世真的出局的話,那將是我們挑戰賽上最強大的一個競爭對手,我們必須抓緊時間去認真了解這個對手。現在就由前職業圈大神,前嘉世隊長,榮耀圈最沒下限的家伙,葉……修同志為大家分析這場比賽。”魏琛說著。

    話雖然有些不倫不類,但陳果卻突然間意識到,他們的隊伍,從這一刻開始,已經真正地運作起來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