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與包子和唐柔的較量,雖然在不同程度上讓魏琛感到心驚,但最終卻是讓他的心情很好。兩個很有潛力的新人,讓他對這隊伍的信心又提升了許多。他甚至有些擔憂地和葉修討論了這么有潛質的新人是不是要藏好的問題,同時也詢問是不是還有什么深藏不露的人選,畢竟一支隊伍只有四人還是不夠。

    這個問題多少讓魏琛失望了一些,隊伍目前確定的另兩個成員小水冰涼和昧光,顯然無法達到包子和唐柔這樣的期待度。不過這樣也不至于讓魏琛這樣的老家伙感到憂慮,他和葉修一樣,是經歷過職業聯盟最初期的那個階段。隨便一對比一下,總會覺得眼下的狀況算是相當不錯。倒是嘉世的戰績比較讓魏琛煩心,雖然親手埋葬自己曾經締造的輝煌,然后重新上路什么的說起來很帶感,但是魏琛這樣老道的家伙可沒太多年輕人的熱血,但倒是希望能避開嘉世,安安穩穩把挑戰賽給拿下。

    隨后的這一天里幾人都是各忙各的,陳果監督裝修,葉修唐柔包子都是各自練級,魏琛則是換回他在輪回的臥底號繼續在那當打手。游戲里由于各自的等級不同,四人之間倒是一時間完全交集不到一塊去。

    一天過去,第二天陳果卻是起得很早。裝修方面的事今天她全交待給了唐柔,而她自己另有別的事要做。

    4月4日,這是這一年的清明節,陳果每年都會去給自己去世的父親掃墓。

    輕聲離開了房間,下到一樓,陳果卻是吃了一驚。她沒想到葉修比她還要早,竟然也是穿戴整齊悠哉地坐在前臺里面。

    陳果狐疑地轉到收銀臺前一看,葉修何止是穿戴整齊,這是非常的整齊。

    “早。”葉修和陳果招呼了一聲。

    “你是要出門?”陳果看著葉修的裝束,做著猜測。此時已經四月,天氣轉暖,室里室外的穿著基本一致,這讓陳果有些不好判斷。

    “是啊!”葉修點點頭。

    “真新鮮啊!你這是要去哪?”陳果好奇。葉修來興欣網吧已經四個月了,除了全明星周末和春節,活動范圍就沒離開過這條街。

    “去掃墓。”葉修說。

    “啊?去哪里掃?”陳果怔了怔,因為葉修的弟弟葉秋來過,所以陳果清楚葉修他并不是H市人,這要掃墓,難道也是要回家一趟。

    “南山公墓。”葉修說。

    “南山公墓?”陳果又怔住了,因為這分明就是她要去的地方。

    “去看一位朋友。”葉修顯然看出陳果有點疑惑,所以主動給她說明了一下。

    “哦,我也要去那邊。”陳果說。

    “一起過去?”葉修問。

    “可以啊,現在走嗎?”陳果問。

    “等一下沐橙。”葉修說。

    “哦,沐沐也去啊!”陳果應了一聲。換作平時,能和蘇沐橙有接觸無疑是她求之不得的高興事。但今天這么一個特別的時候,顯然并不適合因此而覺得有什么喜慶。

    沒有等太久,7點30分,蘇沐橙準時來到了興欣網吧,顯然這是她和葉修約好了的時間。作為一個曝光度很高的電子競技明星,尤其是在H市這塊,蘇沐橙的出行還是挺不方便的。只是現在過了冬天,不好那樣嚴嚴實實地武裝,蘇沐橙戴了一個很寬大的墨鏡,扣了一頂棒球帽,就這樣清清爽爽地站在了網吧門口。

    “走吧!”葉修起身,陳果已經過去招呼蘇沐橙了,并小心地替她留意看是不是有招惹到什么目光。葉修看著也只是笑了笑,三人一起出門,攔了輛車后就朝著南山公墓去了。

    陳果挺好奇葉修和蘇沐橙到底要看的是什么人,但是這個又不是很方便開口問。至于她這邊,雖然她沒有和葉修說起過,但她估計她的這點家事網吧里可能早八得人盡皆知了,葉修估計也聽說過,所以也沒去自我說明。

    氣氛多少有點壓抑。坐了副駕駛位置的陳果從觀后鏡偷眼瞅了瞅,看到葉修的神情還是如平時一樣自然。蘇沐橙嘛因為有所武裝,表情倒是不太好確認,但感覺也不是太憂傷的樣子。陳果猶豫著要不要找話題聊幾句,倒是后邊的葉修先開了口,結果不是和陳果說也不是和蘇沐橙說,而是和出租車司機說:“師傅,您玩榮耀嗎?”

    “什么?”司機師傅突如其來被問了一句,有點茫然。

    “榮耀,一個網絡游戲。”葉修說。

    “網絡游戲?那個小孩子玩的吧!我哪會啊!”司機師傅說著。

    車上三位頓時都淪為小孩,陳果還有點不好意思,葉修卻是自然得很,轉頭對蘇沐橙說:“可以摘了休息下……”

    蘇沐橙飛快就把大墨鏡給摘了一下來,長出了口氣:“太重了。”

    陳果這才明白葉修問司機這問題原來是為這個。跟著就聽后邊葉修問著:“還是原來那副吧?”

    “對呀!”

    “嘖嘖嘖……”葉修連連感慨著,似乎是在為他不用遭受這份罪感到慶幸一樣。

    就著這個話題,陳果也是迅速加入進來幫著出謀劃策。話題一打開,氣氛頓時不再沉悶,陳果和蘇沐橙兩個積極討論了一下化妝易容術的問題,讓葉修基本再沒有插話的機會。就這樣,一路到了H市的南山公墓。

    雖然三人來得挺早,但畢竟清明時節,來掃墓的人已經絲毫不見少。

    “你們要買點什么嗎?”陳果詢問二人。

    “還是買花?”葉修問蘇沐橙。

    “好吧!”

    “那還是你去挑吧?”葉修說。

    “當然了。”蘇沐橙說著,和陳果一起去了一旁的花店,不大一會,兩人出來,各捧了一束花。陳果買的是最為普遍的黃菊花,蘇沐橙這邊,卻是一束葉修叫不上名來的。

    “什么花?”過來后葉修問道。

    “天堂鳥。”

    “哦。”葉修只是簡單應了一聲,未作任何評論。

    三人隨后進了陵地,再沒有人說話,都只是默默地沿著石路前行。直至陳果停下了腳步:“我要去這邊了,你們呢?”

    “哦,我們遠一些,在那邊。”葉修朝道路延伸的另一端指了指。

    “哦,我知道,那我一會去找你們?”陳果說著。

    “好啊,那一會見。”葉修說。

    “一會見。”陳果點了點頭,和兩人先告了別。帶著自己那捧鮮花,來到了自己父親的墓前。

    “老爸,我來看你了。”帶著微笑,陳果輕輕放下了花束。

    “我很好,網吧也很好,不過有一點和從前不一樣哦!網吧來了一個奇怪的家伙,開始說愿意當通宵的網管,但是后來我發現,他居然是個了不起的大人物,是電子競技的職業選手,而且還是最頂尖的那一位。哈哈,換作別人的老爸,肯定不會覺得這有什么了不起,但你不一樣嘛,你開網吧,網絡游戲你很懂啊!他這樣的大人物,居然跑到咱們的網吧來當網管,你說奇怪不奇怪?”

    “后來我才知道他是和原來的戰隊有了矛盾,被逼著退役離開。不過他完全沒有放棄的意思,準備自己再組一支隊伍重新殺回職業圈去再奪冠軍。我呢,決定狠狠地支持他一下。這是我在接手網吧以后,又一次做出的重大決定。一直以來我都沒有什么理想啊夢想之類的東西,呃,希望你能活過來,這個是有的,但這是幻想嘛!靠自己努力可以去實現的,那才算是夢想吧?我現在就想和他們一起去努力。支持一支戰隊,怎么樣?很厲害吧?雖然感覺有些困難,但我想還是都可以克服的。你也不用擔心會把網吧賠進去啦!因為那個家伙雖然有時候亂七八糟的,而且連他找來的一些家伙也是亂七八糟的,但總感覺都是很可靠的人呢!和他們在一起的感覺很好,我想我們共同努力的目標,一定會實現的。到時候我一定會來告訴你,等我的好消息吧!”

    站在墓前,陳果輕聲和已逝的父親說著這一切。人雖然已經不在,但相互之間那種牽掛的心情是永遠也不會消失的,哪怕是時間也不會將這沖垮。陳果希望父親知道她一切都好,希望父親能和她分享她的這些興趣和快樂。

    “好啦,我先走了,下次再來看你,沒準就會有好消息帶來哦!”陳果微笑著轉身離開了,走回石路,朝著葉修指過的那個方向走去。

    陳果來這個南山陵園掃墓已經有好些個年頭了,U www.uukanshu.com她挺熟悉這里,所以她知道葉修所指的那邊是哪個園區。這片園區在她父親入土的時候還沒有開出來,具體是哪一年開始有的,陳果也有些記不太清了。

    想著這些,片刻后陳果已經到了一邊,一排一排地走過,很快就找到了葉修和蘇沐橙的身影,并肩站在那里。

    陳果沒有湊過去,因為她知道很多人掃墓的時候或許會有些話要對親朋好友說,外人在,有時實在不是很方便。

    陳果沒有上前,但是這個距離,卻讓她看清了那墓碑上所刻寫的名字。

    蘇沐秋?

    陳果怔了怔,從名字上來看話,這有些像是蘇沐橙的親人。

    =====================================

    這章耗時較長,差點又飛到12點以后去……看完大家可以睡了,欲知后事,請看明天的更新。</p>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