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啊?這個答案著實又讓陳果狠狠地意外了一下。蘇沐呈現在所用的槍炮師沐雨橙風,居然就是當初蘇沐秋準備拿來進入聯盟當職業選手的號嗎?

    男玩女號,或者女玩男號,在網游里可能會比較不受待見,但在職業圈里這種現象卻算不上什么。畢竟職業圈的每一個角色都是一步一步悉心打造出來的,而角色的性別,這只能最初的建立者來設定,之后是沒有辦法可以更改的。所以像一些角色從前輩往后輩手中傳承的時候,由于選手的性別發生了改變,所以造成男玩女角色或是女玩男角色的現象都是存在的。

    而當中最有名的,就要數煙雨戰隊的楚云秀和虛空戰隊的吳羽策。這兩位都是全明星級別的選手,而他們手中的角色,楚云秀手中的元素法師風城煙雨和吳羽策用的鬼劍士鬼刻就都和選手性別不符。

    風城煙雨是個男號,而鬼刻這個名字完全沒有女牲化的鬼劍士角色,事實上卻是一個女號。

    這兩位名氣大所以被人議論到的也就多事。在其他選手當中,這樣的現象也有,只是并不太多罷了。畢竟男性玩家無論從整體人數上還是技術水平上,都是普遍要強過女牲玩家這一事實,職業圈中無論選手,還是角色都是以男性居多所以基本上都是統一的。

    以上的這些選手,會這樣也基本都是迫于角色的傳承。開始這些還會經常被人當作談資來議論,但是后來大家也都習慣了職業圈里的這種正常現象,在意的人也就不多了。但是如果有人是主動玩人妖號或是那么的,那倒還是可以吸引點眼球的。前些年里,也不乏有選手希望通過這樣的方式吸引眼球來出位。不過很遺憾,這里是競技圈并不是娛樂圈。只靠吸引眼球增加話題度是不可能維持住地位的,一切都要靠場上的實力來說話。繡花枕頭在競技圈里,那是三兩下就會被檢驗出來。到時別說玩人妖號了,就算你自己就是個人妖,也只能是留下個笑話罷了。

    而這咋蘇沐秋,居然一開始是想建個女號闖職業圈,這倒讓陳果有些意外。

    這么一個自信的人,似乎完全沒理由需要這樣標新立異啊!

    不過她那一聲“啊”后蘇沐橙已經笑著解釋上了:“他是無所謂男號女號的,建那樣一個號也就是為了逗我玩。

    果明白了,這只是一個做哥哥的和妹妹之間的一個玩笑,和職業圈里那些亂七八糟的考量根本沒有關系。

    女性的角色還用著妹妹名字里的字眼,陳果可以感受到蘇沐秋對妹妹的溫柔和疼愛,這么的一個人,居然就這樣

    陳果心里又是難過起來,只是不想影響到葉修和蘇沐橙的情緒,努力沒有流露出來。這時她也明白了,為什么那天嘉世老板陶軒過來承諾甚至可以放手一葉之秋時,葉修果斷提出想要的卻是沐雨橙風。顯然在他眼中,這個角色承載的才是更多的東西,無論是為了蘇沐秋,還是蘇沐橙,都應該努力把這個角色拿回手中。至于一葉之秋那承載的大多只是葉修自己的東西,放棄或許只是因為他也和當初的蘇沐秋一樣自信而堅強:只是從頭再來罷了。

    三人隨后又是陷入了沉默,誰也沒有說話,就這么各懷心事呆呆地站了片刻后,葉修開口道:“我們回去吧?”

    果沒有異議,蘇沐橙也是點了點頭,三人離開。離去前,陳果忍不住又回頭看了一眼。蘇沐秋的實力、性格,甚至相貌,如果真加入職業圈的話,那會取得怎樣的一番成就呢?

    “那個時候,他是準備和你一起加入嘉世的嗎?陳果問葉修。

    “是啊!”葉修點點頭。

    “如果我們可以一起在嘉世并肩戰斗的話”陳果忍不住就幻想起了這種可能性。單就一個葉修,就可以帶領嘉世橫掃職業因的其他戰隊三年,如果再有一個實力不在他之下,也或許更可怕的蘇沐秋的話

    “那可能職業聯盟會因為每年的冠軍都太沒有懸念而失去存在的意義而倒閉吧?”葉修說。

    天畢竟是個特殊的日子,陳果也就不再吐槽葉修的言論了口

    三人沿來路下了山,乘車返回,路上閑聊了一些游戲的事,心情也都漸漸回轉過來。不過對于初次聽到這故事的陳果而言,可沒這么快就淡薄起來。此時的她已是更加地雄心壯志。她忽然覺得像葉修他們這樣有承載著的東西真的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她很慶幸能有機會遇到這些人,可以和他們共同分擔這些承載。奮斗拼搏!無論最終成功于否,這一段人生總是十分充實不會充滿無聊和寂寞。

    “怎么樣了怎么

    種子?收拾得怎么樣了?

    回到網吧這邊,蘇沐橙返回了嘉世俱樂部,陳果扯著嗓子干勁十足地就上二樓檢查裝修工作去了。氣勢十足的模樣把正在包廂里游戲的魏深和包子都驚動。

    兩猜疑地出來圍觀,魏臻嘴上還叼著根煙,被陳果犀利地發現了。

    “不許吸煙!”陳果嚴肅指出。

    “開玩笑的吧?網吧里不許抽煙?”魏探那一臉的詫異,讓陳果險些穿越回了四個月前。那時候葉修州來,叼著煙在那游戲,被自己說了后,也是這么一番不可思議的模樣。

    “抽煙去那邊包廂。陳果指。網吧里禁煙確實會難為很多人對生意影響會相當慘烈。所以陳果雖然討厭,卻也不得不開辟吸煙區專供這些家伙。樓下有,樓上包廂也有一些是可以由得客人在里面吞云吐霧的。

    “你怎么活下來的?”魏深這時望著后邊上來的葉修,顯然他知道葉修的煙癮也是相當犀利的。

    “我有素質,都去能抽的地方抽口”葉修說。

    “難道你們職業俱樂部里的刮練室都是可以吸煙的嗎?”陳果義正言辭地說。

    “一般人不讓口”魏貍說“,但我是必長口”說完魏殊深吸一口,順手還又掏了一根出來丟給了葉修。

    葉修接過,嫻熟點上,也是深吸一口后,吐了個圈說:“嗯我也是隊長。”

    “渣!你們都是渣!!,、陳果氣。這時候她不由地又想到了今天才剛剛了解到的那個蘇沐秋,如果他是隊長,一定不會有這么亂七八糟的行為。

    “你們不考慮自己,也要考慮全隊,職業戰隊不是經常會有些未成年人嗎!讓他們吸你們的二手煙好意思嗎你們?”陳果教育兩個渣。

    “老夫未成年的時候就已經吸煙了。”魏棵繼續深吸。

    “這么巧?我也是。葉修點頭,深吸。

    “你們!!!!!”陳果。

    “說起來,咱們的隊伍隊長會是誰?”魏深問葉修。

    “你老糊涂了嗎?除了我還能是誰?”葉修說。

    “那就湊合著吧!”魏深點點頭。

    這兩個家伙自顧自地聊著,居然就要進包廂了。

    “包子抽不抽煙?”魏探一邊還問和他一共出來的包子。

    “我不會口”包子說。

    “年輕人還有不會抽煙的?魏棵表示鄙夷。

    “那我試一根?”包子問,陳果一邊抓狂,這也太容易被帶壞了吧?正準備站出來阻止這么惡劣的行為,卻聽到葉修說道:“不會試什么,浪費。”

    “同意。”魏壤點點頭。

    兩人說完就鉆進包廂了,陳果那叫一個郁悶。原來就葉修一個,被她吼得還算自覺了。現在又多了魏深,這兩貨狼狽為奸,比著可恥,居然直接無視她的禁煙令。

    情不自禁,陳果又想起了蘇沐秋,更覺得痛心和惋惜。

    多好的一個人,為什么偏偏會這樣?難道真就是因為那句話,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嗎?

    拿這兩人實在是沒辦法了,陳果回頭檢視了一下裝修改造工程,對進度還是比較滿意。但是想到那兩個禍害,不得不又提出了新的要求:專隔出來的刮練室,通風換氣必須得要強力。

    “回來了?這時唐柔從房間里出來,和陳果打著招呼。

    “唉,要被那兩個家伙氣死了。”陳果抱怨著。

    “怎么了?唐柔問著。

    陳果如此這般說了一下,唐柔也只能笑著安慰:“這也沒辦法了,我看那個老魏的煙癮比葉修還要大,UU看書 www.uukanshu.com你要真不讓他玩游戲的時候抽幾口,估計得難受死他。

    “嗯,其實我也知道,老選手里其實有不少都是這樣的。”陳果說。

    “就讓他們按自己習慣的方式來吧!”唐柔說。

    “不然還能怎么樣,我也就是說說罷了。”陳果嘆息。

    “今天早上葉修也沒在啊,剛和你一起回來的?”唐柔問道。

    “對啊!他早上和蘇沐橙也去掃墓了。陳果說著把唐柔拉到了一邊,和她講了講蘇沐橙哥哥蘇沐秋的事。這時不怕影響了葉修、蘇沐橙的情緒,陳果嘆息傷感的模樣完全流露。唐柔聽了后,也是不住地感到惋惜。

    “這更堅定了我要努力做好這支戰隊的決心呢!”陳果說。

    “大家一起努力。”唐柔說。

    這個更新時間,超意外地有木有?求月票求月票,用意外和驚喜來求月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