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也不大要緊吧?”葉修說著,掃向魏殊屏幕上未關的聊天窗。三界六道一副很看重魏琛的模樣說著要把輪回公會本部的第五精英團交給他來管。

    “是沒什么要緊的,我只是感慨我的能力,這么快就上位到了精英團長的地步。”魏琛說著。

    “是嗎?第五精英團……一個團是一百人,貌似似乎打一次野圖‘。?,競爭不大的時候也就是上兩個團,多不過三個四個,你這第五精英團,替補團中的替補團啊!我看你現在這團長身份,還不出在第一精英團里打醬油的身份呢!至少那樣還能知道第一線的情報。現在混個什么第五精英團,你就帶著人整天副本里玩去吧!”葉修說。

    “你廢話,一上來就給我們一線精英團帶,這會長腦子得是被驢踢了吧!第五精英團已經不差了,等我帶出點實力,不愁不把前邊的二三四什么的擠下來。”魏琛自信滿滿地說。

    “那你可得管住自己的下限,別下副本的時候刷出來什么稀有物品,克制不住直接揣自己口袋里了,那可就殺雞取卵了。”葉修說。

    “滾滾滾,老夫還用你教嗎?”魏琛揮手趕蒼蠅一樣驅趕葉修。

    結果葉修剛一望回自己的電腦屏幕,就聽著魏琛這邊吆喝了一聲:“哎呦!永生之泉!我剛好在這邊有個需求,這團的副本進度居然正好是這里俟!”

    葉修回頭掃了眼,屏幕上魏琛答應了三界六道的要求后,三界六道指派他的任務果然就是帶團攻克副本,而這一團主攻的副本,正是永生之泉這個力級的副本。

    作為輪回這種俱樂部公會本部的第五精英團雖然在葉修口中被說成是替補的替補,但事實上已經是榮耀中第一等的團隊了。

    永生之泉,是目前神之領域的七大百人副本之一一。

    這七大百人副本,可說是目前榮耀里副本難度的巔峰。這七個副本處于同一檔次,不過由于副本和副本之間又有許多不動,所以這一打起來,團隊不同,那對每一個副本的難易感覺就各不相同。所以這七個副本之間哪個難哪個簡單那是一個團隊一個說法,基本就沒個統一的。

    這七大副本是榮耀最后一次更新時同期推出,七個副本共享每周?。也就是說雖然有七個副本,但是每個玩家每周只能從七個副本中選一個下一次。所以在像輪回這樣俱樂部公會,每周都會盡可能普遍地去刷這七大副本。而一個公會一周能刷掉幾化大副本的?,也是榮耀玩家衡量一個公會實力的一個標準。畢竟一個團一周只能刷一個本,所以一周能刷掉幾個?,就意味著這公會擁有幾個能打通巔峰副本的精英團。這樣的團越多,當然也就意味著這一家公會高手越多裝備好的角sè越多。

    輪回公會,第五精英團顯然也是負責每周一化大副本?的團隊之一。這七大副本共享cD,可想而知里面的裝備、材料產出也是相當稀有。雖然理論上來說和野圖‘。?相比還是完會不在一個層面,但是不能忽視的一點是,這七個副本雖然就這么放在那,每個人每周都有刷一次的機會,但真能攻克下來的那是少之又少。至于野團這樣的存在,想把這七大副本給拿下,那還遠沒夠水準呢!

    魏琛以前混過藍溪閣,以他的實力想入精英團肯定不難這本也未必沒有打過。但是打歸打,這些副本里出的材料,一般玩家可是很難拿到。或許換個玩家公會,或是其他團隊還有可能。像俱樂部公會里,材料反倒因為都要供給戰隊不是什么特殊原因,很少會流落到普通玩家手中。所以這魏琛一見居然要帶團去永生之泉,立刻就產生了殺雞取卵的yù望。他現在可是團長!俱樂部公會團隊的習慣,裝備材料都不是靠搖點決定,而是直接團長分配的,所以說魏琛現在如果看到需要的東西,直接卷了就走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只是這樣一來,他這團長也算是干到頭了。

    “注意下限。”葉修一旁提醒。

    “切,我就是感慨下罷了,你以為我是你嗎?”魏琛不屑地說著。

    葉修于是也不再多說什么但是過了一會,突然就聽到魏琛很懊惱地一拍腦袋嘆息了一聲:“唉,我怎么早沒想到啊!”

    “沒想到什么?”葉修一邊疑huò。

    “這種弄材料的方式啊!開個馬甲,混上位,帶團,然后卷了東西直接就跑。”魏琛說。

    “這說明你還有點人修感慨。

    “但今對今日你卻想到了。”魏琛斜視。

    “智商上的差距?”葉修問。

    “下限上的差距才是。”魏琛說。

    “都是為了工作。”葉修表示。

    “要不要多搞幾個馬甲號遠樣試一試啊?我看你那個無敵最俊朗就可惜了,至少也得混上團長,卷了一副本的東西再走才是啊!”魏琛說。

    “你得了吧!這得廢多大勁啊?還不如直接盯上各公會的團長,等副本出來了直接上去殺了就搶,那多干脆?”葉修說。

    “這個方法之前不是已經計劃過了嗎?等咱們有點人馬了就這么干啊!”魏琛說。

    “所以說副本里的需求真的不著急,還是趕緊想辦法弄野圖??才是真的。”葉修說。

    “慢慢來慢慢來,保持耐心,面包會有的。”魏琛說道。

    兩人的討論一旁的陳果聽了真是懊悔啊!這兩人聊天內容實在是太少兒不宜,在游戲里完全就是燒殺搶奪無所不為啊!這戰隊以為萬一有點純潔的小朋友,在這兩個家伙的惡劣影響下那會成長成什么樣的人生觀啊?這要能分得清游戲和現實還好,這要完全敗壞了直接上街也是又偷又搶那該怎么得了?

    那么多的玩家,人怎么都正直地想著去刷副本得裝備,去從各種交易途徑換東西,為什么就這兩個家伙能想出“別人刷副本,我們刷刷副本的團長”這么慘無人道的事?這?D是什么樣的游戲觀啊?吃什么長大的?

    陳果望著二人的眼光滿是不可思議,但看這邊包子和唐柔,兩人都是戴著耳機副本里練級,可能是沒聽著那二人的說話,所以是一點反應也沒有。

    就這樣最后成型的戰隊,黑歷史簡直一片一片啊!到時要被人挖出來曝光,這戰隊的形象得爛成什么樣啊?陳果想著,覺得這兩人這樣的計劃實在是有些過分。可是轉念又一想,殺人爆裝備,這在神之領域本就是很尋常的事啊!誰不知道在神之領域玩家是比怪還危險的存在?這兩個人,也就是膽子更大,做法更豪邁,一般人心存歹意也就是欺負欺負一些落了單的受了傷的裝備快壞了之類的人,這兩個家伙卻是直接盯上大公會精英團的團人…

    可不管怎樣,即便這是網絡游戲,即便這是游戲的規則內,陳果卻也覺得這樣的行為大大地不妥。只是要和這兩個人說理,陳果卻不由地就覺得有點心虛。于是這一瞬間,陳果又想到了蘇沐秋!這個未完成理想就去世的少年,陳果其實也就是清明節那天從葉修和蘇沐橙的只言片語中了解到了一點情況,但在她心目中已是完美無缺的一個存在,是陳果近期忙碌的一大動力源泉。

    想到這個完美的人,陳果好像一下子也堅強自信了不少,到了那兩個沒下限的家伙面前,敲了敲桌子:“喂!”

    “干嘛?”兩人頭都沒抬。

    “你們剛才說的不是真的吧?”陳果說。

    “什么?”兩人總算抬頭問了下。

    “要去直接搶人家副本團隊的團長這回事。”陳果無比嚴肅地說著。

    “我們有說嗎?”葉修望魏琛。

    “沒有吧!”魏琛接邊望向陳果。

    “我是認真的。”陳果沒有動搖。

    葉修在這一瞬間似乎也感覺到了陳果的堅決,于是笑了笑說:“當然不是真的,我們倆說笑的。

    “是嗎?”陳果猶豫了一下,卻還是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我現在很了解他們的理想,也理解你們需要珍惜時間,更清楚我們現在起步的艱難,但是我覺得,這些都不應該成為我們不擇手段的理由。靠這樣赤luǒluǒ的方式來掠奪別人辛苦的成果,你們真的覺得問心無愧嗎?”

    魏琛聽得眉頭皺了皺,正準備說話,一邊的葉修卻已經微笑著:“我們問心無愧啊!”

    葉修依然是他常有的滿不在乎的神情,只是這個時候出現,讓陳果突然覺得很有些失望。但是她很快就聽到葉修說:“U www.uukanshu.com因為我們確實只是說笑罷了。”

    “是嗎?那就好!”陳果突然間就如釋重負,放心地笑了出來。

    魏琛沒有再說話,直到陳果離開,這才望著葉修:“其實我們不是說笑的對吧!”

    “我是說笑的,你是沒下限的。”葉修說。

    “別扯了你,遠種事你肯定不會當回事的。”魏琛說。

    “但你看現在,我們沒有辦法了。”葉修說。

    “為什么?”魏琛說。

    “因為她是老板……”葉修笑了笑。

    “媽的……女人吶,就是婆婆媽媽的。”魏琛狠狠地揉了下鼻子,卻也回到他的游戲中,不再說什么了。

    哦哦,又一更,這叫什么?這叫三更啊同志們!熱淚盈眶了木有?月票趕緊投了木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