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李后賽的富傳造勢如火如荼的展開了。作為每個賽季的最高潮,這可是聯盟一次斂財的巨餐。那些沒能進入季后賽的隊伍,此時只能艷羨的份。這季后賽的電視轉播費、票房、廣告等等,他們只能是眼睜睜地看著卻沒有份了。

    這些,都是各個俱樂部的老板、經理思考的問題,對于各隊的職業選手而言,這是規格更高的舞臺,是讓他們最終贏取至高無上榮譽的地方。

    而對于玩家們來說,這卻又是一次欣賞高水平對抗的盛宴。有關榮耀的話題,雖然不至于街頭巷尾的都在討論,但在網吧中,榮耀論壇上,榮耀網游的世界頻道、公會頻道,這些榮耀玩家聚集的地方,這無疑成了近期的熱點話題。大家最熱衷于討論的,當然是哪支隊伍會得冠。

    從一些網站做出的民意統計來看,目前藍雨、輪回、微草三家好支持率都tǐng高,霸圖要稍遜。至于余下四支戰隊,微薄的支持率可能都只是己隊支持者的一點心意。畢竟要說這四支隊伍之一可以奪冠,幾乎沒有人能說出讓人信服的理由。

    冠軍會huā落誰家?興欣戰隊的這幾位倒是比較淡定。葉修和魏琛兩個是圈里出來的,又是老選手子,拿得起放得下,自己都沒參與進去,哪里會jī動?兩人都是比較冷靜理xìng地著分析著每支隊伍的強弱。

    至于其他三位,陳果在對嘉世粉轉黑后,支持的隊伍就改成他們這個還在八字劃小撇的興欣戰隊了,此時哪家奪冠她都沒什么感覺。而唐柔和包子呢,他們都還沒來及對哪支隊伍喜歡起來,就都已經是自己建隊的一分子了”當然也沒有什么支持對象。

    所以外邊吵得熱鬧,興欣這不大的訓練室里,作為一幫志在職業圈的人,對此卻顯得有些過分冷淡了。

    相比之下”他們對于嘉世的情況倒是討論得更多。畢竟這才是距離他們更近的現實。只是這個現實也讓他們覺得壓力好大。

    嘉世出局以后,在安撫粉絲方面表現得十分沉穩,顯然就是早有準備安排好了一切。那么出局以后怎么保持競爭力重返聯盟,他們肯定也已經早有了細致的規劃小。葉修他們已知嘉世終于是成了他們挑戰賽上最猙獰的一只SS,但這IS到底會長成什么樣,就連曾在嘉世擔任了七年多隊長的葉修也完全說不清楚。因為他明白”從他離開開始,嘉世就將進行大刀闊斧的改變。這支隊伍將永遠不會再是他曾經為之奮斗的那一支,最后會是個什么模樣,他當然說不上來。

    “你們說,我不會倒霉到第一回合就抽到嘉世吧?那玩笑可就開大了。”魏琛這兩天經常開類似這樣的玩笑來恐嚇大家。

    “你就嘴賤吧!!”葉修通常都是如此回答他。大家都看得出來,連一向從容平靜的葉修,對于魏琛這種玩笑也是覺得有些緊張。

    這種相遇,同樣也是一種存在于理論中的可能,這要真發生了,那挑戰賽將不再是他們夢開始的地方,而是夢完結的地方。

    就一般的玩家隊伍,以葉修他們這幫人的強力根本就不用擔心什么太多問題,但要和嘉世這樣的豪門強隊相比,那欠缺的東西就不是一點半點了。選手們的水平,就唐柔和包子現在的程度,和職業選手比還有得差呢!至于角sè上面那就更別提了”他們兩個十足的新區新號,葉修這邊君莫笑手中倒是有銀武,但目前還只在級上。魏琛那邊術士的死亡之手也還只在的級。就算把這兩把銀武都升滿了,但和嘉世戰隊的角sè比兩件銀武又算得了什么?一葉之秋這樣的神級角sè,全身上下都沒有一件不是銀sè字樣的。

    對比嘉世”角sè上的差距恐怕比選手的差距更來得可怕。

    一起參加挑戰賽,挑戰賽最終的勝者又只能是一個,那么只要雙方都不出局,相遇是肯定的事。如此一來,早遇當然不如晚遇。越晚遇,興欣這邊用來提升完善的時間就越多,無論是選手上,還是角sè上。

    這還是子了榮耀這種以網游為基礎的電子競技賽事有它自己的獨特之處。那就是角sè在賽季過程中同樣是允許成長的。就比如說這角sè在網游中又得到了一本技能書,立刻用了,可以。這角sè更換一件或是幾件裝備,也可以。

    所以對于葉修而言”原本回到職業圈是至少下一年八月份的事,無論人員還是角sè的成長時間都還算不錯。因為即便是參加著挑戰賽,也一樣可以一邊跑去網游里忙活著弄材料弄裝備武裝角sè。這樣在進入職業圈時,隊伍肯定又成長出了相當的實力。而在進了職業圈后,還可以一邊比賽一邊成長。因為常規賽是漫長的,并不會因為一場比賽的得失就決定一支隊伍最終的命運。或者一開始他們遇到豪門強隊會無比艱難但是他們的優勢是他們擁有巨大的成長空間,也許到了賽季末,

    沖進了季后賽時,他們的實力就已經不輸給任何強隊了。

    而現在,挑戰賽,那是一場就決定你所有命運的賽事。如今摻進來了嘉世這么一個頂尖的豪門隊伍,這一下就打亂了葉修最初的規劃。現在的他,必須在遇到嘉世前就把隊伍打造的有和豪門勁旅一較高下的程度。真要如魏琛開玩笑說得那種極衰的情況:第一輪就撞嘉世的話。

    那照以往挑戰賽的安排,第一輪一般是九月進行。葉修原本計劃中所擁有的隊伍成長時間一下就都被砍去了許多,這讓他如何不感到有些焦慮?

    “你說這嘉世會不會暗中使壞啊?我看他們現在對你仇恨應該tǐng高的,萬一背后搞鬼,走關系影響一下賽事的安排,有意把咱們的隊伍和他們在第一輪就抽到一起怎么辦?”結果魏琛這家伙越說越狠,原來理論上存在的小概率事件,他還要描述得擁有百分百的概率一樣才過癮。

    “如果真是這樣我就去對面砸他們玻璃。”葉修沒好氣地說著。

    “我只是說說這種可能嘛!”魏琛看來也知道自己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了,但猶自在努力辯解:“這樣做也不至于全是意氣用事。作為對手,你肯定是會讓他們十分顧忌的,他們同樣會把你視作是挑戰賽中的一個勁敵。他們知道你的情況,知道時間對于一個新隊的重要xìng,

    就算是為了確保自己的最終勝利,耍手腕玩弄一下規則,把你的隊伍在第一回合還不夠成型時就干掉不也是完全有可能的嗎?你在嘉世七年多了,嘉世在圈里有沒有這樣的能力,你應該比我們都清楚。”

    魏琛這話說完,眼神中充滿期待地望著葉修,那模樣,像是就等著葉修給他一個準確的〖答〗案似的。看到他這模樣,葉修一瞬間就明白了,魏琛,這個時候根本就是比自己還要緊張。他故意說著這些可怕的玩笑,也只是為了刺jī自己,讓自己麻木一些,不要被這些可怕的可能xìng給弄得心神不定。因為他和葉修一樣清楚,嘉世這樣的對手,哪怕是最后遇到,對他們來說也是極難翻過的一道坎。

    人家可是八年積累的豪門勁旅,而他們呢?從葉修離開嘉世,到現在算滿了也還不到半年,選手不是新區撿來的新人就是退役都快六年到中年人,手里的角sè更是連網游里大片的玩家高手都不如。就這樣,挑戰嘉世?不要老的可能了,這詞用得作者都已經不好意思再用了!

    理解到魏琛的用心,葉修心下也是無比感慨。他沒有像平時大多數時候一樣在看穿魏琛的心思后就去嘲笑挖苦,而是很認真地回答了他:“我不知道。”“你不知道?”魏琛似乎還是心有不甘。

    “我當然不知道,這樣的勾當,真要去做的話,當然不會有很多人知道。”葉修說。

    “媽的,我就是讓你預測一下,比如你對嘉世主事人xìng情的了解啊,對現在職業圈環境的了解啊,來分析一下這種情況的可能xìng。”

    魏琛說。

    市練室里的幾人此時都停下了在忙的事,齊齊望向了葉修。結果葉修卻是呆呆地望向了天huā板,久久沒有說話。

    “你也不敢肯定,所以說,還是會有這種可能的是嗎?”魏琛說。

    “好吧,我干脆來幫你問一問!”葉修突然坐直了身子。

    “問誰?”魏琛納悶了一下,就見葉修點開了的名單,在“隊伍”的分組中,點開了一個人的對話框。

    “UU看書 www.uukanshu.com這是誰?”魏琛的腦袋早就湊過來了,看了一下這人的名,是個英文,頓時肯定自己應該是不認識的。

    “嘉世的老板。”葉修如此說著,卻已經敲了消息過去:“沒想到我們真的要成為對手相遇了。”

    “靠靠靠!你居然直接跑去問他,萬一他沒有這樣的打算,不是要被你提醒了?”魏琛說。

    “他如果沒有這樣的打算,我提醒了他也不會做:如果他有這樣的打算,我提不提醒他一樣會去做。”葉修說。

    魏琛愣愣地把這句話念叨了一遍,無奈罵道:“你說繞口令呢?”

    結果對方的頭像此時忽然亮起,發回了消息:“而且還是最慘烈的那種。”

    “稱說我們會不會在第一輪就相遇?”葉修回道。

    對面沉默了半晌,魏琛緊張得眼睛都瞪得溜圓。半晌后,卻是看到對方回了一句:“呵呵,你怕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