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六百二十三章基本的原則

    你怕不怕我?

    這話回得,真讓陶軒有直接從窗口跳出去,殺到馬路對面噴這家伙一臉血的沖動。

    “我怕你???”

    陶軒在窗口中敲下了如此的字樣,但又想著這樣回會不會太認真了?這樣的問題,自己應該不屑一顧,應該表現出你根本沒有資格和我談這個問題的姿態。

    所以應該不回嗎?鼠標的光標停在了發送的按鍵上,陶軒猶豫著,久久無法決心回還是不回。他現在算是明白職業聯賽里那些和葉秋互噴垃圾話的家伙們是多么的痛苦了。就這么一句話,憋得人是一肚子火,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可想可知如果是比賽場上被這么一句話氣著會有什么樣的影響。這選手真要像陶軒這樣猶豫起來,可能都死八回了。

    “看,他不回復,他怕了。”馬路對面,興欣網吧里,葉修對圍觀聊天的魏琛等人說著。虧得不是語音,這話陶軒聽不到,否則他可能不用過馬路血就已經噴盡了。

    “你滾吧你,人家是被你的不要臉給震驚了吧!”魏琛說著。嘉世會怕他們這個新起步的小戰隊,開什么玩笑。

    “無時無刻我們都應該保持著自信。”葉修說。

    “靠,那我們還緊張什么,第一回合就遇嘉世吧,你一個人上,直接滅他,去吧!”魏琛說。

    幾人這還吵鬧呢,陶軒那邊終于是回應了,那句“我怕你”的反問終于是被他抹掉了,回復的一句是“給我一個怕你的理由”。

    “這還需要理由?全榮耀沒有人會不怕我,這是常識。”葉修回復道。

    “泥馬,受不了了,大家快來看啊,有人秀下限了!!!”魏琛大聲叫著,包子和唐柔兩個因為在游戲,沒有過來圍觀,此時受到了魏琛的招喚。陳果也是一直在看的,看到這句回答的時候,早到一邊扶墻去了。

    “過去或許是的,現在……”陶軒用留白的文字技法進行回應。

    “現在?你不妨去網游里采訪一下,第十區或是神之領域都可以。”葉修回道。

    “在網游里發揮你的才能嗎,倒也不錯啊!”陶軒滿含譏誚地說著。坦白說他都有些不相信他會說出這樣的話,這實在不是他平日里的風格。但是說實話,作為俱樂部老板這樣的地位,也實在難有人jī到說出這種話的地步。而今天,葉修做到了!他勾引了事實上本該是比他們這些選手要高端一個層次的俱樂部老板放下身段在這和他qq上互噴垃圾話,這就是天才嘲諷的才能!

    “網游才是榮耀一切的基礎,關了嘉王朝公會,你敢嗎?”葉修反問。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在嘉王朝公會給你安排一個位置。”陶軒現在也是完全放開了,挽了袖子準備和葉秋在這噴出個結果來。

    “那不用,你還是小心看好嘉王朝,當心別倒閉了。”葉修說。

    “憑你嗎?”陶軒又來反問。

    “你去問陳夜輝,他嚇死了。”葉修說。

    陶軒這次真有些答不上來的,這邊葉修總是一副真憑實據事實確鑿的模樣,但陶軒作為老板,沒有親力親為參加過這些事情啊!這就好像兩個人論戰的時候,一個人總能是舉出有力的事例,而另一方卻只能蒼白的強調觀點。雖然現在葉修也并沒有舉出什么事例,但給人的就是這種感覺,他的話是有根據的,而陶軒所說的,全像是置氣的孩子話。

    “看,他又不回話了,我贏了!”葉修說。

    “滾,你到底是干嘛來了!”魏琛怒了,看了半天垃圾話,本來好像是讓葉修來確認一下第一回合是不是會遇到嘉世的,結果這貨用這么直接果斷的方法來確認,結果半天了扯不到正題,一個堂堂大神,一個堂堂老板,小孩一樣在這斗嘴,幼稚死了。

    “多說無益,一切還是場上說話吧!”陶軒此時如此回道。

    “很好,看來有些地方你終究還是沒有變,比賽,就是要靠場上說的話才算數。”葉修回道。

    “呵呵,你還是多燒燒香,祈禱不要第一輪就遇到我們吧!”陶軒說道。

    “嗯,燒起來。”葉修回道,同時還發了個“熊貓燒香”的表情。

    葉修的話語,突然之間就變得沒有攻擊xìng了,陶軒望著這個“熊貓燒香”的憨厚表情,也是怔了很久,終于還是回了一句:“場上見。”

    “場上見。”葉修回復,關閉了聊天窗。

    “完了?”魏琛瞪眼。

    “完了。”

    “怎么個結果。”

    “場上見。”葉修說。

    “你滾!我是說你到底試探出了什么。”魏琛說。

    “他不會使手段。比賽的勝負,依然只會拿勝負場上的一切來說話。”葉修說。

    “你這么確定?”魏琛說。

    修點頭。

    “為什么?”魏琛不解,看得出來這兩人相互之間都是頗有怨念的。

    “我畢竟認識他這么多年了。雖然大家各自的追求發生了改變,但有些基本的原則,終究是沒有變。”葉修說。

    “我怎么覺得就算是原來沒有變,被你這么一通嘲諷,是人也要被氣到出格一次了?”魏琛說。

    “像你這樣沒原則的人才會這樣。”葉修說。

    “真像把這個渣從窗口扔出去啊!!”魏琛也真想去撓墻。雖然葉修終于很肯定地給了他答復,但是,圍觀了聊天全過程的他,終究還是無法相信從這里讀出的信息有這么確鑿。魏琛的糾結還準備繼續,結果這時葉修卻又轉過來對他說了一句:“趕緊去燒香吧!”

    “你說什么?”魏琛一怔。

    “就算他不會使手腳,但是,第一回合抽中也是存在這種可能xìng的,不趕緊燒燒香可怎么辦。”葉修說。

    “靠,燒香有毛用?”魏琛說。

    “那什么有用呢?”葉修問。

    魏琛怔住。對啊,什么有用呢?即便嘉世不做手腳,但隨機的可能xìng,那也是無法徹底消除的,如果真就這么衰,真就上來就抽中嘉世,那終歸還是得去面對,無法逃避。

    “好,加緊練習吧!”魏琛說了句,坐回了他的位置。

    訓練室里突然安靜下來,魏琛卻又突然問了一句:“老板娘,如果現在我們去搶那些精英團的團長,你還會有異議嗎?”

    “這也不應該是理由吧?”陳果突然被這樣問到,也是怔了一下,但也很快就回答了。

    “好啊,大家都很有原則,真好。”魏琛說著。

    “你這種完全沒有下限的家伙被深深觸動了吧?”葉修說道。

    琛不屑一顧,抓起耳機戴上,很快回到了游戲。

    “媽的開工了開工了!今天是新d,都給我精神點,再像上次一樣連老一的時候都有站不好位送死,我就把他踢出精英團永遠別回來了!!!”魏琛吼道,顯然已經開始率領他的輪回精英五團開始副本攻關了。這幾周永生之泉的副本d魏琛的工作也算卓有成效。事實上這七大副本即便是各大俱樂部公會的精英團也沒有十足的把握每回都能順利通關,經常也是幾個b之后就滅了個干凈。但有魏琛加入后,他們這精英五團的平均水平確實是得到了很大提升。就是上周的d表現不佳,整個副本十個b,結果才到第四b就人死到無法繼續,讓魏琛很是大發了一通脾氣。

    “他……沒事吧?”這時陳果湊到葉修邊上,輕聲問了一句。

    “放心吧,沒事的。老家伙的好處,就是自己就可以處理好任何問題,他不會糾結的。”葉修很有信心地說著。

    “哦,那就好。”陳果點了點頭,而后指了指葉修的屏幕:“有人在q你。”

    “嗯?”葉修隨手點開,“哦,是昧光啊!”

    qq上招呼葉修的正是昧光。

    “在呢,什么事?”葉修回道。

    “你發給我的那些東西,我仔細研究了一下,通過數據演算了大量的可能xìng。再通過逆推糾正了部分數據的錯誤,還有一些無法推演的,后來我找了我的導師求教,根據所有的數據和演算,他指導我建立了最終的一個數學模型,我給你看一下。”昧光消息說道。

    “我汗,你等一下,我基本聽不懂你在說什么,怎么還會驚動到你的導師?”葉修一頭汗水。

    “有很多東西我還解決不了啊,只好請教他一下了,你放心吧,我的導師是張以川教授。”昧光說道。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啊!”葉修回道。U www.uukanshu.com一邊的陳果看到卻是tǐng自豪:“太牛了,還有大學教授幫我們的忙啊!”

    “大學教授?”其他幾人都納悶了一下。

    “對啊,昧光找他的導師幫忙我們研究資料,是大學的張以川教授!”陳果說。

    “誰?”其他幾人都沒什么反應,唐柔卻是驚訝地又問了一下。

    “張以川教授。”陳果十分尊敬地又稱呼了一遍,但是顯然她也不知道這人是誰。

    “你們不知道這人是誰吧?”唐柔有些無奈地望著幾位。

    “是誰?”幾人齊問。

    “這可是世界有名的數學家,國家科學院院士,在數學多個領域都有突破xìng的研究成果。這個昧光是什么學生啊?居然受被這種級別數學家的親自指導?”唐柔一邊說著一邊已經走了過來,也是要圍觀聊天了。

    又一更,今天的更新完成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