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魏琛的郁悶真不是假裝的。嘉世戰隊,就一個孫翔和一葉之秋就夠讓他們受的了,現在再加上一個肖時欽。

    肖時欽這樣的人,用什么樣的角色并不重要,他的價值就不是以自身的戰斗力來衡量的。如果他和嘉世融合成功,再把孫翔完美鑲入到戰術之中的話,毫無疑問,嘉世絕對是冠軍級的實力。

    讓他們現在這支人還沒全湊齊角色還沒滿級的隊伍,去挑戰一支冠軍級的隊伍?魏琛怎么看也覺得這趟是越玩越大了。

    “怕什么,反正你已經重金在握,輸死你也餓不死你。”葉修說。

    “老子寧可餓死。”魏琛氣哼哼地說著。

    陳果他們當然也聽到了二人這番討論。包子一如既往的平靜,唐柔一聽到會有更強的對手一如既往的更來勁,陳果,則是一如既往地比所有人更擔心起來。

    “無論如何都得去面對,只是發現了個肖時欽有這種可能就緊張成這樣,萬一嘉世的動作還不只于此,再搞幾個牛人來,你不是要直接從這窗戶跳出去了?”葉修說。

    “靠,除了這姓肖的,還有誰會這么蠢?”魏琛對肖時欽本來說不上好惡,但此時發現很有可能將成為勁敵,而且是很致命的勁敵,立刻各種不待見起來。

    這記者招待會結束后,榮耀圈也立即沸騰起來。由于輪回勝出的太輕松,比賽也就沒有太多人去回味,此時這樣一個重大炸彈被甩出,各個層面都是被震動得不輕。

    肖時欽轉會那已經是親口說出的定局,目前討論的焦點自然是去哪隊。各種頭頭是道的分析帖層出不窮。魏琛這一邊翻看著,一邊突然就罵了出來:“沒見識,太沒見識了。”

    葉修歪頭一瞅,是一篇分析肖時欽有可能會去嘉世的。坦白說人說得還是相當靠譜的,就是嘉世正需要肖時欽這樣的戰術高手來整頓,加入嘉世,只是犧牲一年,但隨后絕對是一流的冠軍隊。魏琛呢,則是單純地因為不希望看到這個局面,所以別人的分析越是靠譜他越是要大肆貶低,好像這樣肖時欽轉會嘉世的概率就會被抹殺似的。

    相比玩家圈中的熱鬧,葉修掃了一眼職業選手的那個QQ圈,也有一點選手們在討論,但顯然都是沒有進入季后賽的戰隊選手。那些戰隊的大神和選手,此時都在緊張的備戰季后賽,哪有功夫來聊這八卦。對于他們來說,肖時欽無論轉會去哪里,那都只會是將來的一個勁敵。這第一輪的比賽,更值得他們關注的是輪回的提升。

    這才是他們很可能接下來就要面對的勁敵,趕緊摸清楚對手的狀況才是真的。

    魏琛這看了會帖子,好像是越看越氣。看來玩家中分析肖時欽可能會去嘉世的人真是不少。看著看著,這家伙終于是拍案而起:“包子,多少級了,趕緊練著!沒有時間了,快點滿級然后PK什么的練起來。”

    “好的好的,我正在練。”包子積極地響應著。

    “唉,這好消息完了壞消息,真是夠受的。”魏琛感慨著。原本沉浸在“賺錢了”當中無法自拔的喜悅,這會算是被清了個干凈。

    “你鎮定點,總是慌慌張張的,30的人了,職業圈里拎兩小選手出來加起來都沒你大,也沒你這么毛躁的,你丟不丟人?”葉修說。

    “情緒總歸是要發泄的,憋在心里消化,太影響狀態了。”魏琛說著。

    然后這家伙怎么消化情緒大家算是看到了。在輪回輕松突破首輪,整個公會上下都是一片喜氣洋洋的情況下,魏琛同志卻像是吃了炸藥一樣,所率團隊被訓得那叫一個慘啊,簡直是豬狗不如。葉修歪頭看了眼,這才是開了波小怪,這要推到SS的時候,估計全團都得被他訓斷線了。

    第六天、第七天、第八天。季后賽不會因為八卦而停止,隨后的比賽繼續進行,藍雨和微草最終各自戰勝了三零一度和虛空,順利晉級。(唔,其實藍雨和三零一度的比賽應該是在輪回和雷霆之前的,寫忘了,不過也沒太大影響,大家知道一下就行了……)不過最后一場霸圖對煙雨,最后卻是煙雨客場堅守住了主場贏來的分數優勢,最終戰勝霸圖,完成了晉級。

    霸圖雖是傳統豪門強隊,不過被煙雨戰隊淘汰也算不得是什么冷門。畢竟霸圖的王牌選手韓文清那已是最老一輩的選手,在聯盟最初時就可與三連冠的嘉世匹敵。隨后在第四賽季登頂奪冠終結了嘉世的連冠后,霸圖就已經迎來了他們的巔峰。

    再到今日,隨著王牌選手日益年長,而聯盟中涌現出更多的新一代優秀選手,霸圖和嘉世,這兩個隊伍在人們眼中看來都是處在下滑中的。

    況且能進季后賽的那本身就沒有哪個是弱旅,否則的話比賽還有什么懸念?

    但是出局的霸圖雖在賽后流露出了遺憾,卻未見消沉,隊長韓文清又是淡淡的一句:“明年我們再來”,把贏家煙雨戰隊的風頭都有點蓋去了。

    不過話雖如此,媒體的賽后的報道中,卻更多的將其描述為一個時代的徹底終結。

    昔日站的巔峰的兩位大神,一位退役,一位還在勉強堅守。

    曾經龍爭虎斗的兩家豪門,現在一家出局,一家倒在了季后賽的第一輪。

    韓文清所說的“明年我們再來”,在眾人看來只是不肯罷休的繼續堅持。這種信念雖然可以讓人佩服,但是,有些真實的東西終究是無法用信念來改變的。

    霸圖或許還可以站在季后賽的舞臺,但實在難以讓人相信他們還有爭冠的實力。尤其是在目睹了本賽季嘉世那夸張的衰落出局,有的人甚至懷疑霸圖會不會也這樣迅速地一蹶不振下去。

    結果這樣的懷疑卻是受到了霸圖粉絲的強烈抗議

    “開什么玩笑!”有霸圖粉絲在論壇上如是說道,“不要忘了我們的隊長是誰!那是一個連續三年失敗也不會感到任何灰心,然后在第四年一腳把嘉世從連冠寶座上轟下來的人。只要有韓隊在,我們霸圖永遠不可能搞成嘉世那副爛樣!”

    作為霸圖粉絲,對于嘉世那是基本不存在什么尊重和客氣的。本賽季嘉世的落魄可是讓他們看足了笑話,現在居然有人把他們霸圖和嘉世一起同命相憐,這真是讓他們完全無法忍受。

    為期八天的季后賽第一輪已經結束,留下了無數的話題。

    挺進四強的隊伍,藍雨、輪回、微草、煙雨,那都是無可爭議的強隊。被淘汰的隊伍中,卻也有很多人帶給了大家觸動。

    但是時間不會因此而停留,進入四強的隊伍很快就會進行下一輪的撕殺。

    藍雨對煙雨,輪回對微草,這將決定本賽季的總冠軍在哪兩支隊伍當中產生。

    興欣這邊,對于霸圖被淘汰,也是引發了一些討論。

    “他不是變了嗎,怎么還?”陳果對霸圖的出局表示出了一些不理解。

    “你當他是變成超級塞亞人啊!”葉修哭笑不得地解釋,“他是在改變,但也還在摸索當中,改變的強弱還沒有怎么體現出來呢!”

    葉修一邊和陳果說著話,一邊卻又在他們的戰隊群里聯系了小手冰涼。

    “帳號卡已經收到了。”葉修告訴小手冰涼。

    “哦。”小手冰涼應道。

    “提升技能點以后,你該知道這帳號卡的價值就不一樣了。”葉修說。

    “知道。”

    “所以這個帳號就不能再算是完全屬于你個人了。”葉修說道。

    “我明白。”小手冰涼回道。

    “那小子,帳號卡再還你的時候你是不是也該交個押金啊?”魏琛立刻又冒頭了,他當然也不是計較那兩千塊錢。別說現在人是魏大財主了,就是再困難的時候,魏琛也從來不會把錢看得這么重要。正是因為這一點,所以他才很看不慣小手冰涼這小心計較的模樣。

    “那得交多少押金?”小手冰涼問。

    “那得看你這號最后清完任務會有多少技能點了。”魏琛如此說道。

    “可是交押金這種方式,會不會有些不正規啊?”小手冰涼說。

    “咦,你這小子,你要押金的時候好像沒說什么正規不正規啊?”魏琛頓時火了。

    “押金的方式,從一開始就是你提出來的啊!”小手冰涼說。

    “你胡說什么?”魏琛怒道,結果卻發現身邊的葉修陳果等人都是齊齊望著他。

    “嗯?是我提出來的嗎?”魏琛撓了撓頭,眾人清晰點頭。U

    “好吧,我那只是一直來氣,誰知道這小子還真會接受的?”魏琛說道。

    這時群里葉修卻已在問:“羅同學你什么看法?”

    “正常情況下,戰隊如果需要選手手中的帳號,也會把帳號給買斷的吧?”小手冰涼說道。

    “一般是這樣。”葉修說。

    “那2000塊我就不退了,這帳號就當是被你們買斷了如何?”小手冰涼說道。

    “我靠,小子你毛沒干上來先賺我們兩千塊,能耐啊你!”魏琛叫道。

    “只是帳號轉讓而已。帳號歸屬太模糊的話,我想不是什么好事吧?”小手冰涼說。

    ===========================

    今天一更,嗯嗯!</p>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