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同志們呀!冰涼這樣說后,葉修立刻語重心長地教育上了:,“如果我們這戰隊想有個長期發展的話,這才是正確的思路和態度吶,大家都應該端正起來!我手里的君莫笑,包子的包子入侵,1小唐的,老魏的,這些帳號,將來怎么歸屬?像老魏這種老人家,打不兩年肯定還是要退役的,帳號就這樣被他帶走嗎?到時候再做商討?到時候談不妥怎么辦?沒有帳號,隊伍到時候拿什么去打比賽?”

    ,“還有,老魏現在揣著兩千萬,已經有兩百萬購買材料成為對戰隊的投入了,那么日后戰隊正式注冊,再成立俱樂部的時候,這些投入,算什么比例的入股?”葉修說。

    ,“兩百萬就算是老夫給你的跑tuǐ費了。”魏琛豪邁一揮手。

    ,“好吧,我已經有兩百萬購買材料成為對戰隊的投入了,那么日后戰隊正式注冊,再成立俱樂部的時候,這些投入,算什么比例的入股?”葉修改口道。

    ,“靠,你還真不客氣。”魏琛說。

    ,“這些東西,如果我們沒能通過挑戰賽,那也就算了,如果通過挑戰賽正式進入職業圈,那就是必須要弄清楚的。為了戰隊在沒有我們的情況下,也可以繼續運作下去。”葉修說著。

    魏琛不說話了。他是經歷過職業圈的人,其實對葉修所說的這種情況,他更有過親眼目睹。就是在那個最早期的年代,由于想法的各種不成熟,有不少很有潛力的戰隊僅憑熱血抱團,沒有規范的運營和管理,最終都免不了分崩離析的下場。

    說實話巍琛還真喜歡這種熱血抱團的方式,對于他們藍雨當時那種規范的運營管理當時很有些抵觸。然而事實就是這樣的打臉。可以共患難而不能共富貴,這種事雖然讓人很鄙視,卻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上演著,想找個出特例都難。

    把這種問題就這么赤luǒluǒ地拿出來說,魏琛聽在耳中都覺得有些尷尬,然而他心里卻很清楚,葉修說得一點都沒有錯。

    ,“咳!”想到自己畢竟是職業圈出來的,而且是前輩,魏琛覺得自己有必要做個表率,隨即清了清嗓子,開口道:,“這有什么說的,我的帳號就算戰隊的,就這么定了。”

    ,“我的也沒問題啊!”唐柔隨即說道,她雖然沒有職業圈的經驗,但這姑娘向來是個明白人。更何況葉修說的這種情況又不是只有職業圈才有的狀況,是很普遍的現象。唐柔顯然也明白這當中的道理,對于手中所握的角sè毫不在意地就交出來了。

    ,“啥意思?”到了包子同志,卻是mí糊起來了,但是在沒搞清楚情況下就敢表態,這才是包子的作風,于是包子很快就說:,“反正你們怎么樣我就怎么樣吧,那我的號也算戰隊的?”

    ,“好樣的包子!!”魏琛立刻提出表揚。

    ,“是吧!”包子高興。

    ,“老板你看,現在起,這些帳號其尖就都是你的了。”葉修對陳果說道。

    ,“啊……”陳果一時間還有點反應不過來。

    ,“你可不要坑我們啊!”葉修說。

    ,“說什么呢你!”陳果怒,這貨居然敢質疑自己的人品!

    ,“號現在拿給戰隊用了,以后你們想拿走,我還能難為你們嗎?”

    陳果很義氣地也表態了。

    ,“經營戰隊,你這樣的思路就不對了吧?真要哪天我們一起來要帳號,你真給我們?到時候戰隊里的選手拿什么去比賽?”葉修說。

    誰想陳果卻只是笑了笑:,“問題是,會有這樣的一天嗎?”

    大家痛快的一句話就把帳號紛紛交付給了戰隊,這是對她這位經營者的信任:同樣的,她這樣的表態,也是對于大家的信任,相信這些人不會做出為難戰隊的舉動。

    ,“這可難說了。”結果葉修卻偏偏要來煞風景”“有些人可是很沒下限的。”

    ,“對!你得防著他。”魏琛立即也是站出來說著,這兩貨又開始互相嘲諷了……

    陳果當然不會再去理這兩個家伙的這些垃圾話,她倒是以老板的身份,找了戰隊群里的小手冰涼,公事公辦地談了一些問題。

    談話很順利。

    小手冰涼想到的東西甚至比陳果這個老板還要多些。這說起來也不能太怪陳果。畢竟除了小手冰涼,余下的人幾乎都是建立在交情的基礎上。以陳果的xìng格來說,有些問題,她即便是意識到了,也很難開口,她會覺得不好意思。

    而和小手冰涼,在拿出一些公事公辦的態度來開口后,陳果才發現很多問題更容易說清楚。比如接下來合作找挑戰賽,大家的確是以戰隊的名義去的,但事實上挑戰賽的戰隊大多是重在參與。殺進職業賽?那大多是一種幻想。除了把當這復活賽的俱樂部戰隊,沒有哪支隊伍是從一開始就認真地把自己當職業隊去規劃的。絕大多數情況,就是幾個或現實或游戲里的好友,趕著這個賽前抱個團,然后報個名,大家瀟灑走一回。

    或許在這過程中有一些出sè的玩家會被職業圈看到,但隨后頂多也就是被職業戰隊挖走罷了。到現在為止,真沒有哪個團隊是這樣一步邁入職業圈的。

    所以陳果和小手冰荊墾認真地談了下,在參加挑戰賽這個階段,他們到底算不算是職業隊的問題。

    算是職業隊,那當然要拿合同發工資。但通常情況下來說,挑戰賽,參賽者都是興趣抱團,說工資那可就真有點可笑了。誰求著誰參加啊?還發工資?

    陳果對小手冰涼,本也是想這個態度的。可是又想到小手冰尊是葉修很辛苦才籠絡出來的人才。雖然不如職業級那么珍貴,但是葉修在霸氣雄圖這種網游頂尖公會里臥底那么久,見識了那么多牧師,不也只挑中了小手冰涼這么一位?

    小手冰涼,比上雖然不足,比下卻也綽綽有余。真要說他無可替代貌似有些夸張了,但要說他可有可無,真當葉修化身無敵最俊朗是在無聊打發時間嗎?

    這個問題上,1卜手冰涼真比歌琛和包子難處理多了。這兩位有交情,說來就來了。這段時間吃住全是陳果張羅了,人根本也沒提挑戰賽這階段怎么算。倒是這個小手冰涼,怎么和他談呢?

    陳果是猶豫了很久才談起來了,結果卻走出奇的順利。原因就是小手冰涼對此有著清晰的認識。在角sè定位上,他很知道天高地厚。

    對于在進入職業圈之前,所有人就是打醬油一樣的常規模式,他是很接受的。但問題是他們這隊伍目的不是打醬油,隊里也有人絕不是打醬油級別的。

    結果到了最后,反倒是小手冰涼在提醒陳果:你可別把葉秋大神也當一般打醬油的貨給對付。他這要真就這么打醬油去,那全隊可就都醬油了。

    很顯然,陳果是已經習慣不把葉修當回事了。但小手冰涼這個不知內情的人哪里會知道葉修這只是陳果無意間揀回來的,絕不是燒香拜佛才供回來的。這距離挑戰賽還有些時間,1卜手冰涼倒是tǐng緊張這個階段里夾神出什么狀況。

    陳果一想,也就了然了。這在一般人的認識里,葉秋有必要組個戰隊冒著挑戰賽這么大的風險重返職業圈嗎?沒有,完全沒有。

    就葉秋這身份,真娶想重返職業圈,打一聲招呼說要復出,總還是吸引到很多眼球的。即便是考慮到年齡以及一年的空白期之類的因素可能不至于被人搶破頭,但要想隨便找個職業隊再混混絕對不難,怎么看也比組個草根從挑戰賽殺起來得直接靠譜吧?

    所以陳果眼里覺得小手冰涼不太熟有些棘手,但在小手冰涼眼里,葉秋這么大個腕,那才是戰隊最棘手的人物吧?

    ,“這你大可以放心。葉秋他就是這戰隊的挑頭人。”陳果如此對小手冰涼說著。

    ,“那他算是技術入股?”1卜手冰涼問著。

    ,U “當然當然。”陳果根本就沒想到過這些問題,直至因為小手冰涼的帳號問題,今天這才是大家第一次認真談了一下戰隊的投入比例什么的。之前舉例的是魏琛可能對戰隊的投入,現在經小手冰涼這么一提醒,陳果才意識到,葉秋的確應該算是一種技術入股,而且他這技術入股體現出的價值只高不低。此外魏琛可能的投入是一方面,而他研究的那技能書的刷法,同樣也算是一種技術入股,現在都已經被他們拿來使用了。

    這些真要算起來,還真是麻煩啊!

    這個操作起來陳果真有些不知如何算法,隨后請教了一下葉修魏琛。這兩個過來人,正好都是經歷過最早期戰隊剛起來時候的人,對于這戰隊如何起步,倒都是有點發言權的。聽這兩人這么一說,陳果這才明白。早期有很多戰隊,熱血抱團,根本就沒有什么啟動資金。

    一堆子選手的吃住解決就已經不錯,根本就沒有什么額外的固定工資。他們的收入,直接就是從戰隊運營后的各種所得中提成。

    至于這個提成比例,就是按大家的入股。而那個時候大家用來入股的東西,最重要的就是自己手中的帳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