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藍河,在神之領域應該是被稱為藍橋春雪。在經歷了地十區開荒的種種后,心情一直比較低潮。在君莫笑進入神之領域以后,第十區各大公會的發展總算是走上了正軌。

    職業聯賽里輪回戰隊的勢頭雖猛,但一直穩居排名第一的畢竟還是藍雨戰隊。輪回憑借這生猛的勢頭在十區新人中贏得了不少青睞,但第一就是第一,憑這名號,藍溪閣在第十區后來的發展也是頗為順風順水。

    在普通區執掌公會,看似是離開了神之領域這種高端的層面,但對于俱樂部公會這種游戲當事業的狀況來說,在普通區執掌公會,實質上比在神之領域當今什么五大高手或是領個精英團那地位還是高得多的。

    但藍河在經歷了這次十區開荒后,對于執掌公會爾虞我詐的各種較量感到十分疲憊,在第十區的藍溪閣發展布入正軌后,就主動向總會長春易老請辭,寧可放棄這地位更高的普通區會長,回神之領域繼續隨便當今精英高手。

    春易老當然也無法強迫別人做什么,于是藍河交出了在第十區的會長帳號藍河后,就又回到神之領域玩起了原來的劍客角sè藍橋春雪。

    厭倦了公會斗爭的他,回到神之領域后也幾乎不怎么參與搶0SS

    這種最直接的競爭了,而是整天帶團打打昏本過起了比的悠閑日子。

    藍河是主動放棄了很多人求之不得的職務,但作為藍溪閣的元老,在公會里地位還是tǐng超然的,依然很受人信賴。雖然不愿意再插手PS口的事,但真要有什么狀況,也不能袖手旁觀不是?

    最近由于藍雨戰隊一路殺進了總決賽中途淘汰的戰隊粉絲以及最后要面對的輪回家的粉絲在游戲里當然和藍溪閣不對付起來。各方稍有口角就可以演變成一場惡斗。藍河人在此間,那也身不由己,到底也是摻和了不少。好在最近的這些爭斗也就是全憑一股子熱血,倒是不用費什么精神。

    各種糾紛要打野圖SS那也要搶。剛公會方面收到情報下水道之王路卡修刷新,會長春易老隨即詢問誰在附近。這搶野圖SS必然是要有一個公會絕對核心級別的人帶隊。

    藍河這一看,自己真叫一個近啊!也不好意思裝死,于是就開口招呼了一聲。對于他公會哪還有什么不信任的?當即就由他領隊負責這個SS了。

    雖然有些天沒做這種事,但這活藍河畢竟不陌生。嗯著自己從最初的炮灰到成為主力打手再到成為可以帶隊的隊長再到成為帶團的團長再到喜為負責整個行動的總指揮再到現在對這些事已經有些回避,藍河也是唏噓感慨了好一陣。隨后看己方人來得tǐng快也就毫不遲疑搶先動手了。低級SS嘛,就是這樣的搶法。

    藍河沒想著偶爾參與一次搶SS就能出點什么狀況,誰想到偏偏還真就有點不一樣的狀況。剛開殺沒多久呢,這邊收到消息,后續過來的人半途遇截殺。藍河開始還沒太在意,但緊追看來的消息把名字一報出來,立刻淡定不能了。

    自己有沒有這么背啊?

    這貨最近不是一直在蟄伏的嗎?怎么自己這隨隨便便摻和一下這種競爭的事務這貨就能立刻火速冒出來啊?半路截殺?怎么又是這種沒規矩的行為啊!

    半路截殺算沒規矩嗎?當然不算。搶SS,各種手段無所不用其極,哪有什么規矩一說?各種手段只有大家做不到的,而沒有大家想不到的。

    半路截殺這種事各種公會貌似少有這樣的作為,這就絕不是他們沒這種想法,而是這種做法對于他們來說效果不怎么好。

    因為他們普通玩家絕對沒有葉修這個級數的技術實力。

    葉修領了唐柔包子練果四個人,面對人數相近的對手,那完全就是一邊倒的壓制,飛快就能把對手給打趴下了然后積極掃dàng其他目標。這要換了普通玩家來,大家水平都相差無幾,哪怕你是偷襲,也絕做不到葉修他們這么快的手腳。半路截殺,沒有人數優勢最后是截殺人家還是去找死根本就是五五之數。你要搞出人數優勢來,那人力的投入就要加大,結果就是對方也跟著加多人手,然后一場SS爭奪戰的規模就這么無休止地擴張開。到最后SS那還沒怎么開搶呢,路上已經打得稀里嘩啦。更重要的是,打成這樣也沒見得哪方就能占到什么便宜啊!

    葉修他們這就不一樣了,丁點的人數,但人水平高打你三五人是一點懸念都沒有的碾壓。這55級區域的赫辛城本身就沒什么人,大家都是傳送過來往下水道那邊趕路線都相差無己。

    葉修四人組這一路掃dàng下去,各大公會的玩家三三兩兩的回到復活點,紅著屬xìng出來見人,頓時意識到情況非比尋常了。

    等四人一路殺到下水道SS戰這邊的時候,場面明顯因為他們的作為受到了影響。各大公會的人數都是零零散散的,尤其是在義斬天下齊備的陣容襯托下,尤其顯得單薄。

    葉修話也不說,帶著三人直接沖進戰團,沒沖SS,專殺玩家。

    斬樓蘭一看這位爺來了,當然也要給予支援。有了支援,尤其是牧師的支援后,葉修幾個更是橫行無忌。除了義斬天下的人,其他人碰上就打。

    ,“這樣搶SS真是太粗暴了”斬樓蘭看著其他公會都被攪合得亂成一團,好生感慨。看葉修這架勢,這簡直就是要清場嘛!這是何等的霸氣。

    一路碾殺,各大公會這邊人數有限,一時間根本擋不住這四個。

    合作抱團?那卻不是下意識就可以做到的事。

    葉修的君莫笑這正殺得威風八面,突然一道劍氣斜剩里掠來,意圖打斷他的攻勢,從時機把握上來看可是這一團亂戰中難得的意圖清晰的出手。葉修連忙指揮君莫笑閃讓后,視角立刻朝著劍來的方向掃去。

    戰隊缺人啊!所以在任何時刻,葉修對這種讓人眼前一亮的表現都比較關注。

    結果視角轉來一看,出劍人的名字:藍橋春雪。很有點耳熟。

    在哪里聽到過?葉修這么稍稍一轉念,也是立刻意識到這是哪位了。這虧得藍橋春雪的頭頂上掛著,“藍溪閣”的名號,要把這公會名抹掉,葉修一時間恐怕就會有些對不上號了。

    ,“咦!這不是那誰的號嗎?藍河最近好嗎?”葉修一直就是喊打喊殺的,這次總算有了點打殺以外的問候。

    ,“我就是藍河……”對方恨恨地回了一句。

    ,“哦,就是你啊!你回神之領域來了。那你知道我是誰啊”走過來領死嗎?”葉修說。

    藍河那個淚流滿面啊!他媽的這是自己愿意來的嗎?但現在身處這個位置,遇上這樣的大難題了,說不得也得站出來擋上一擋啊!

    “2點方向!”結果葉修沒等他回答,這邊喊了一聲后,丟下藍橋春雪就朝著2點鐘方向殺了去。

    ,“別跑!”藍河一個三段斬開路就追了過去,結果君莫笑微一側身將他讓過,千機傘抖成戰矛形態捅到他身上,一個圓舞棍就把他撂翻在地。

    ,“跑?這是戰術啊老兄,不懂得欣賞不要亂講話。”葉修說著,領著那三位繼續2點鐘方向殺了過去。

    確實,不了解的人乍看之下或許會以為葉修他們這是亂打亂殺在清場。事實上葉修很清楚雖然他們小隊技高籌,但要憑四人就說清個場出來還是太夸張了。他們這一路的沖殺,事實上也都是葉修觀察局面判斷形勢后做出的決斷,那都是有戰術意圖的,目的是為了給斬樓蘭那邊創造出搶殺SS的時間和空間。

    這一點,葉修和斬樓蘭是招呼過了的。義斬天下的玩家此時一部分在策應葉修他們,另一部分卻是在積極討伐SS。

    一招之間就被人摔翻在地。藍河卻還得爬起身來繼續灰頭土臉地趕上去,總不能就這樣倒地不起裝死吧?

    ,“還來?U www.uukanshu.com趕緊帶著你的人走吧,這SS你們沒份了。”看到又沖上來的藍河,葉修無奈地說道。

    藍河不答,咬著牙一劍就劈了過來。結果斜里卻走過來一個飛腳直接把他給踹翻了,跟著拳打腳踢拍磚頭,各種街頭混混招數,來得正是流氓包子入侵。

    ,“1卜子,我揍你其實是救你!老大給你面子你就要識相,真把老大惹火了后果可是非常嚴重的!”包子這一邊扁人一邊還在交待著。

    其實藍河的水平算是網游玩家里相當拔尖的了,而且經驗豐富。包子進步雖神速,但還不至于讓藍河這種高玩毫無招架之力。實在是因為包子這一殺出太突兀,藍河沒提防就中招了。再跟著包子已經一通亂打就上來了。

    包子操井快啊!搶到了先手的局面下,這一串藍河還真就躲不過了。剛被葉修的君莫笑摔了一身土,現在是被包子打得滿地滾,藍河那個郁悶就別提了。左右看看,藍溪閣的人也不知死哪去了,連個支援的都沒有。

    想想藍河真有點佩服自己了。自己這是哪來的豪氣居然一個人就沖著人四人殺上來了?難道真是領死來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