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包子沒有把藍橋春雪打到死,那邊葉修招呼了一聲后,1連忙又跟著隊伍繼續他們的戰術意圖去了。

    葉修的戰術意圖清晰而明確,他其實沒想著完全掌控局面,他只是在制造混亂,讓所有的公會混亂,而義斬天下卻是在這當中唯一保持鎮定清醒的,有目的的執行著計劃,乘著亂勁把SS拿下。

    各大公會這連應對葉修幾人的亂沖亂殺都焦頭爛額了,哪里還有精力應對義斬天下那里更多人的行動?

    藍橋春雪又一次從地上爬起,轉動著視角,看著這紛擾的戰局。

    打開團隊的名單,他還能看到他們藍溪閣的人,但就這樣瞅去,卻是連半個自己人也看不到。藍河不知道該如何收拾這樣的局面,他只能自己硬著頭皮繼續沖,打醬油、裝死,這些作法都不是他的xìng格“SS殺得怎么樣了?”葉修這時給斬樓蘭去著消息。

    他始終是很清醒的。他們攪合出來的混亂,能出現一時,卻不可能一直保持,義斬天下在這個階段里在殺SS確立好優勢,這非常重要。

    ,“放心吧!”斬樓蘭如此回答著。化的水平比起網游玩家真的還是要高出許多,像包子或是唐柔,真遇上斬樓蘭恐怕都討不到太多好。

    就是因為在網游里已經所向無敵了,斬樓蘭他們幾位才會覺得自己水平很高,沖進職業圈都可以挑戰總冠軍了。否則在網游里和人都是打得半死不活,還覺得自己是總冠軍實力,只能說明這幾位腦子都撞樹撞壞了。

    葉修這邊制造混亂,他分出部分人手給予支應后,和歸去來兮他們幾個主攻SS,相比普通玩家也是極其搶眼。

    ,“抓緊時間。”葉修看著眼下,各大公會后續的玩家不斷到陣,隨著人數增長,他們這種殺法所制造的混亂影響自然是越來越小。

    ,“明白。”

    看著斬樓蘭的回復,又是一道劍光抹了過來。葉修操縱君莫笑閃開,有些無奈地回頭:,“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賴皮了啊?”

    賴皮????

    藍河簡直就要狂躁了!這是什么評價啊?現在大家在搶SS,你這家伙把局面攪得一團亂,我來攻擊你是完全清醒而且正確的思路,怎么就叫賴皮了?

    ,“非要死也沒辦法呀!”葉修嘆息。

    ,“老大我來!”包子叫子一聲,一磚就丟過去了。

    但這次藍河有準備啊,哪能這么輕易被包子得手,一個側身讓過,回劍正要挑來,結果又一磚鑲他臉上了。

    包子當然不可能這么快就扔出第二塊磚,技能得有冷卻不是?這一磚,是葉修的君莫笑扔的,這轉職前的流氓技能,他這個散人也會。

    藍河被這一磚砸得有點暈,角sè沒法動了,但聲音還是全聽得到,就聽到葉修在那里教訓包子:,“包子啊,這是在團隊戰,不是在單挑,我們要作為一個整體來出擊,力求以最快最穩的方式擊殺目標,哪怕對手再弱小,也絕對不能再放松。”

    藍河真想死啊!

    和大神比自己是很弱,但好歹自己也是藍溪閣五大高手,放眼神之領域無論裝備還是技術那都是頂尖的,隨隨便便就說弱小什么的,真是有些不能接受啊!

    結果就聽包子態度很端正地回答道:,“老大說的有道理,1卜唐我們一起上。”

    磚襲緲的眩暈效果剛好過去,藍河連忙就想動作,對方卻是聽從大神教誨后一擁而上了。藍河水平再高這下真是沒法招架了,迅速被人擊倒,擊殺,臨死前聽到葉修說的最后一句話是:,“他裝備tǐng好的,爆出來的注意揀一下”跟著,他就徹底倒了下。

    拜葉修最后一句話的提醒,藍河從飄起的幽靈視角往下一看,自己真的有裝備掉到一旁了。連忙復活,點開裝備和包裹欄一看,這一爆還不是一件,直接出去了兩件,護肩和項鏈被爆出去了。

    沒有任何一個玩家會對被爆了裝備無動于衷,哪怕是藍河這種頂尖公會的頂尖高玩。而且正因為他們身份高水平高,通常裝備好也死得少,爆出裝備的事也少,所以他們爆出裝備的時候,那心中的郁悶更要加上好幾個等級。

    但遇責的是這樣的大神,被虐成這樣還能說什么呢?藍河郁悶的只能連連感慨自己怎么這么不走運。隨后消息了一下可能還在前方支撐的玩家,無奈下了指示:,“撤吧!”

    自己都壯烈了,藍河覺得已算是拼盡了全力。以他的水平,其實多少也察覺到了葉修所作所為的意圖,他試著阻撓了,但這不螳螂擋車了嗎?接著繼續下去真的也沒啥意思了。

    藍溪閣收兵了,藍河給會長春易老去了個消息。

    ,“沒事,另級而已。”難得啊!春易老能在消息上敲這么多字來以示安慰。對于藍河突然不干普通區了也不愿意PVP了春易老可是相當遺憾的。這年頭,高水平的人難找,高水平又很靠得住的人就更難找了。藍河無疑是這樣的人,要不也不會挑起新區開荒這樣的重任了。結果這一開荒竟然讓公會損失了一位大將。藍河現在的狀態,春易老是無奈不爽都有,只希望這家伙能再振作起來,這時候領隊搶SS不順利,春易老又哪里會苛責,當然是安慰為主了。

    “唉,君莫笑那家伙突然跑來攪局了。”藍河說著。要不是這位搗亂,今天這趟本是他們藍溪閣占優的。

    “!!!”春易老一驚。君莫笑突然插手SS戰顯然他們這些上層還沒收到風。這位真是蟄伏得有些久,大家都快要遺忘了。當然,

    真忘是不可能的,但這大神沒有動作,大家自然很配合地假裝遺忘。

    曾經他們是有著主動出擊壓制大神的,但一次又一次的事實證明,大家還是燒香祈禱大神不要來找他們麻煩才是經濟實惠的作法。

    集公會之力去打壓一個對手,付出的成本太大,而且目前來說,收效非常苦逼,這種虧本買賣沒人愿意做。

    除非大神主動招惹過來,那說不得也得抵抗了。只是這段時間大神一直很安靜,于是也就相安無事了,而現在,這人突然又跳出來了。

    這一瞬間,春易老只覺得烏云蓋頂血雨腥風。這次出手,恐怕不會再那么容易收手了吧?

    大神早晚要出手,這一點各大公會其實早就預料到了。人要發展戰隊,那和他們這些俱樂部公會的利益就絕對要沖突,早晚要碰撞。

    要不大家怎么一等君莫笑進了神之領域就想要打壓呢!

    只可惜打壓沒壓下去,慢慢就把這事給不了了之了。現在,人又卷土重來了,同志們吶!真正的SS刷新了!

    春易老這心理活動還沒結束呢!那邊有消息跳了出來。

    春易老一看,是一個因為君莫笑蟄伏已經沉寂了許多的討論組,是他們各大公會的頭腦為了君莫笑而聚在一起團團轉的討論組。

    春易老翻開一看,說話的是霸氣雄圖的蔣游,只說了四個字:“聽說了嗎?”

    春易老可以感受到這四個字是多么的沉重,而且他相信其他人肯定也是的。因為很快中草堂的天南星就回復了:“他媽的。”

    “又來了……”

    “早就知道消停不了多久。”

    “唉……”

    “這次好像更狠,第十區現在沖進神之領域的一共有四個人,全是他們的人。”

    “而且都是還沒滿級就沖進來井。”

    “新區的高手怎么就全被他找到了呢?”

    很顯然各大公會對于君莫笑他們這邊的關注就沒停過,只不過嘴上不說罷了。

    “今天那邊倒是沒見那個鬼劍。”有人說。

    “早晚還是會遇到的。”

    “現在怎么弄?”

    “前邊這趟什么情況?”

    “還能什么情況,都洗洗睡吧……”

    “這家伙這次貌似和義斬天下聯手了。”

    “他們一直不就是一伙的嗎?”

    “這不是更難搞了?”

    各大公會那個糾結啊!大神難對付,但義斬天下可也不好那么好欺負的。U www.uukanshu.com各大公會論實力確實要強過義斬天下不少。但義斬天下顯然也很清楚這一點,所以屢屢在其他地方開辟戰場。儼然是以俱樂部的身份和條件在和他們角逐。義斬天下在幾次很抓時機的炒作運作下,把自己推到了一個很微妙的位置。

    雖然各大公會現在真想聯手把這家伙給滅了,但是他們卻又不敢,他們怕輿論的聲討,怕被玩家指責聯手打壓新對手。明面無法直接打壓,大家也只好暗中擠兌。義斬天下搶SS如此不順利,其實本就不只是實力的原因。他們現在是在所有公會的對立面,這樣的競爭中,當然難免被其他公會一起穿小鞋。各種公會在這樣混亂的競爭中有時會有臨時的搭手配合,卻是從來都不會帶上他們的。

    他們能擠兌到的程度也就如此了,太過明顯直接,以義斬所表現出的手法,那肯定是夸大個幾倍,立即鼓吹出去再給自己博同情招粉絲了。

    義斬的作為真是各更家又是嫉妒又是鄙視,不過最后俱樂部方面給予的指示,都是堅決不能再給義斬這樣的機會。在這樣的指導精神下,對付義斬,也不好搞出大動作。

    現在兩個難纏的對手又是聯合出擊,各大公會糾結的頭都快禿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