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夜雨聲煩不見了!!

    先淚流滿面的是轉播比賽的導播們,他們倒是擁有可以看到地圖上每一個角落的各種視角,可是此時大面積的鳥瞰下去,滿場的風吹草動,藍雨這邊其他四人的行動一目了然,但黃少天的夜雨聲煩從哪個地方開始就消失了呢?大家竟然完全沒有察覺到。

    好在這種問題到底是難不住轉播方的,連忙切了一個夜雨聲煩的第一人稱視角,從所處的坐標上掌握了這家伙現在正在哪個位置移動。

    而后鏡頭拉遠,拉遠,拉遠,然后就見風吹草動,夜雨聲煩又看不到了。

    但解說接了導播這邊給予的提示,硬著頭皮也治好交代一下:“大家看,現在這個畫面中,黃少天的夜雨聲煩正隱秘在草叢中移動,不是很容易被察覺,大家注意草叢晃動的軌跡。”

    鏡頭、解說都是在胡謅,這畫面一拉遠,他們自己都已經找不到夜雨聲煩在哪,只能這么一說,算是有個交代。

    軌跡?所有觀眾都在畫面中努力尋找著,找不到的也得說“啊呦我看到了,在那在那”,不然豈不是顯得自己水平不夠?

    但像葉修魏琛這種老辣的家伙,卻真的可以從風吹草動中捕捉到夜雨聲煩移動的痕跡。只是這痕跡一閃就已經出了畫面了,結果鏡頭還在那徐徐移動著,兩人頓時知道轉播方現在其實都已經抓瞎了,根本就是在那瞎忽悠呢!

    轉播方當然不好意思把畫面一直留給他們都找不到的“軌跡”。隨后開始在兩隊間不停地切換著。整體的,個人的,各種特寫,渲染著決戰前夕劍拔弩張的氣氛。

    終于,有一方率先有了攻擊性的舉動!

    “槍王,我到你的身后了!”公共頻道里跳出一行字,說話人:夜雨聲煩。

    榮耀聯盟第八賽季總決賽,率先發動攻擊的,是黃少天的垃圾話。對于討厭廢話的人來說,這真是一個相當敗興的開局。

    轉播卻是立即把畫面切給了被黃少天挑釁的對象:周澤楷的槍王一槍穿云。

    一槍穿云沒有任何要轉視角的意圖,只是左手朝身后一抖,丟了個手雷過去。

    管黃少天這話是真是假,先防他一手,這大概就是周澤楷的意圖了。手雷爆炸的轟鳴聲成為了這一場比賽的第一個動靜。

    “哎呦哎呦,被你炸到了。”公共頻道上又跳出一行字。

    “媽的你直接打行不行!廢話這么多!!”場上選手都還沒反應呢,解說已經有些不淡定了。當然,這些話他也只能心里說說,放在節目中他只好一本正經地解說:“藍雨的黃少天已經開始了他最擅長的語言騷擾,但這樣的做對輪回是不是有效呢?讓我們拭目以待。”

    這位解說顯然絕對不是黃少天的粉絲,礙于身份,只好勉強自己以公正的態度解說這種他討厭的攻擊方式。

    “看劍!”屏幕上跳出倆字。

    輪回眾選手不為所動,但此時一邊的草叢中突得碎草飛揚,竟是真的有一道劍氣飛掠而至。

    夜雨聲煩真的發動攻擊了。只不過他所在的位置完全不是一槍穿云的身后,他的攻擊目標是方明華的牧師:笑歌自若。

    但是如果這樣的偷襲就能制造出麻煩的話,輪回可就實在有些對不起把這張圖作為他們總決賽的主場圖了。這種程度的偷襲,輪回選手顯然個個都是訓練有素。碎草飛揚的一瞬方明華的笑歌自若就有了動作,飛快一個吟唱后一團神圣之火已經丟在腳下,跟著朝側飛速一跳,手中十字架朝前一抖,一道圣潔的白光像是打亮的手電一樣照了出去。蒼翠的草叢被這白光一映照,立刻有一道和周圍色調極不和諧的身影被發現。在那道劍氣一擊不中后,沒有沖出,此時正在抽身而退。

    對此圖訓練有素的輪回選手立刻集中火力給予了一波掃蕩。周澤楷的一槍穿云高高跳起,居高臨下對著那草叢中的身影一通連射。

    江波濤的魔劍士無浪也是跨步上前,手中那形狀古怪的短劍早已泛起了火光,直劈而下后。一道火浪立刻席卷而過,草叢中立刻就是一道被燒至焦黑的痕跡,但卻沒有留下夜雨聲煩的身影。

    另兩位選手吳啟和呂泊遠一個是刺客一個是柔道,都是需要貼身近戰的職業,沒有這種中遠距離攻擊的手段,。兩人的角色一左一右分頭沖了出去。

    這時候笑歌自若打出的白光已經消散,平地無發現夜雨聲煩的身影。但滯空中的一槍穿云卻正好接過了那白光的指路使命,子彈飛處正追著夜雨聲煩的身形,吳啟和呂泊遠的角色有這指引,配合著江波濤那邊烈焰波動劍的限制,一下子就把夜雨聲煩卡了個正著。

    現場頓時一片掌聲。

    這配合實在是太精彩了,尤其抓住的還是黃少天這么鬼的家伙。

    輪回雖然被稱為一人戰隊,但這也實在是因為周澤楷太突出。其他戰隊在這樣稱呼輪回的時候,指不定心里有多羨慕對方居然擁有這么強大的一位王牌選手。任何一支隊伍,其實都要有鮮花有綠葉。只不過周澤楷的強大襯得隊伍其他選手的綠葉屬性更加奪目罷了。

    周澤楷確實經常發威一人解決比賽,但這并不意味著輪回就沒有戰術沒有配合。此時些刻,他們就在最頂尖的舞臺總決賽上顯示了一把他們輪回的意識和配合。

    “夜雨聲煩被抓住了,這下他可有些糟糕。大家看,藍雨的其他隊員現在過來還要一點時間,黃少天的舉動似乎和團隊有些脫節啊,這可有一點冒失,我們看他怎么應對吧!”解說同志此時抑制住自己的幸災樂禍,繼續努力中立解說。

    “啊喲居然抓住我了!!”

    這種大不妙的時候,黃少天居然還要浪費時間在敲字上,對廢話的鐘愛,實在也不得不讓人佩服。

    呂泊遠的柔道雙方已經朝著夜雨聲煩身上抓去,柔道這個以摔技為主的職業,雖然有著不俗的傷害,但是摔技這種無抗拒的倒地和位移攻擊方式,在團戰卻也是一種極佳的控制目標手段,尤其適合攻擊性強的隊伍。

    黃少天也沒只顧著說話,夜雨聲煩飛速朝后一跳避開了抓來的雙手,同時立劍一封,一記格擋架下了吳啟的刺客一旁送來的一記穿心刺。

    借這一擊之勢夜雨聲煩已經再度朝后滑開,但吳啟的刺客追得極緊,甚至邊匕龘首都沒有從夜雨聲煩格擋的劍身上抽離,就先急匆匆地邁步趕上。

    黃少天這級數的大神經驗那還用說嗎?一看對方刺客這舉動,立刻有所察覺,夜雨聲煩急朝側面一滾。吳啟的刺客手中那根本未收回的匕龘首已經一彈,竟像子彈一樣飛出,但細看才會知道,匕龘首并沒有脫手飛出,而只是脫下了一層。脫下的部分飛出,但匕龘首卻還握在角色手中,急速地舞出一道弧線,竟然還帶動著脫飛的那一截。

    刺客技能:子母刺。

    吳啟的操作可一點都不慢,無奈黃少天先一步察覺到了他的意圖,躲得更早更快,這一突然發動的陰毒技能完全沒有傷到他。

    夜雨聲煩躲閃的側身翻滾只做了一半,突得就已經平地飛起。超快的操作下劍身一抖一個逆風刺,很大的一個劍圈籠罩正前,非但讓吳啟的刺客避之不及中了一下,更讓那邊搶步上來的呂泊遠硬生生地收住了腳步。

    逆風刺后的夜雨聲煩收勢落地,結果緊追逆風刺劍圈消失的一瞬,一道滑鏟從吳啟、呂泊遠兩人的角色當中滑至,周澤楷的一槍穿云在這二人糾纏黃少天的時候已經落地,此時快馬殺到得恰到好處。

    眼看這一滑鏟就要把逆風刺后落地的夜雨聲煩接個正著,不料這么短暫時的瞬間黃少天居然還完成一個操作。夜雨聲煩一個銀光落刃擊下。

    夜雨聲煩的劍刺到了一槍穿云,一槍穿云的滑鏟也踢到了夜雨聲煩。這是一次不相上下的技能碰撞。

    被滑鏟踢到的夜雨聲煩被踢飛出去,但卻正好如了他的意。落地的瞬間已經揮劍而出,不再進攻,而是一個三段斬開道跑路。劍鋒落下,斬飛的碎草揚飛到腦后,夜雨聲煩就像個除草機一樣匆忙消失了。

    周澤楷的一槍穿云卻因為被銀光落刃擊中,U www.uukanshu.com陷入了一個微乎其微的小僵直。就因為這么一個超小的停頓,讓他無在滑鏟之后立刻追加攻擊,讓夜雨聲煩有了順勢撤走的機會。黃少天把握機會的能力,那還用說嗎?

    雙方的第一次碰撞就此暫結,短短的幾個瞬間,盡是細微之極的各種微操,感覺稍吹一口氣都有可能造成破壞性的影響。所有觀眾看得都是連氣都不敢出了,解說的嘴皮再利落,也絕對跟不上這么快的操作節奏。

    就在大家還在回味的時候,公共頻道里卻又跳出一行字。

    “哈哈哈,抓不到我抓不到我,你們等著,我會馬上再來的。”

    好幼稚!真是太煞風景了。無數人在此時這樣想著。這么高水平的對準,總是跳出這家伙那良莠不齊層次不一的垃圾話,真的是很礙眼啊!

    ===========================

    寫得比較慢,今晚還有更,不睡的可以等等,明天要早起的可以明早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