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等包子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連忙回到電腦前操縱著包子入侵趕去暗黑殿堂入口的時候,唐柔已經讓她的寒煙柔先一步過去了。葉修的君莫笑則走過去了解情況。

    斬樓蘭雖死,但很快就已經被在場的牧師給復活了,這時也在現場。正指揮著眾玩家展開追捕:,“這人厲害,組著隊搜,不要落了單。”

    結果葉修指榫著君莫笑過來聽到這句連忙開口:,“散開搜,散開搜。”

    “這人厲害!”斬樓蘭強調。

    ,“落了單能引出他是好事,時間長點找不到,脫戰他可就下線,那想再撈回來就難了。”葉修說。

    斬樓蘭一聽這話頓時反應過來,一邊連忙改了命令一邊感慨姜到底還是老的辣。

    ,“那不是你朋友嗎?怎么回事啊?”斬樓蘭此時心里其實遠不如他表現的那么淡定。SS剛爆他就興沖沖地上去揀了東西,這還正數包里有什么呢,沒想到就有人把他當SS給爆了。這背包里的東西也是會被爆出的,所以一般人不會把重要的東西隨身攜帶,斬樓蘭這揣著剛從SS暗夜流光那里爆出的東西,活脫脫的一個移動寶庫,結果這么一爆,背包爆出的比身上掉落的裝備還多,出去了三樣,身上裝備才掉落了一件而已。

    斬樓蘭身上的裝備固然華麗,但背包里的東西卻更稀有。那可是70級野圖SS爆出的,平時被大俱樂部公會包圓的70級野圖SS。這些爆出品,尤其材料,有錢都買不到,價值遠超他身上的裝備,現在居然被人爆走了”而且還是三件,斬樓蘭心里有多郁悶可想而知。

    “認識而已。別慌,人還沒跑遠,東西撈不回來算我的。”葉修如此回了一句。

    斬樓蘭心里沒點疑慮那是不可能的。毀人不倦名聲在外”斬樓蘭上次又看到他和君莫笑并肩作戰,月被爆時立刻就有“不會是君莫笑唆使的吧”的念頭產生。只是很快想到這樣的唆使實在沒道理。雙方本來就是要對半分的,這樣爆一下的產出還不如平分多,翻這個臉有什么意義?

    斬樓蘭到底沒往這個方向深想,但念頭終究還是生出,只是刻意埋了下去。此時聽到葉修這樣說法”心底那點疑huò頓時被徹底打消,反倒還些不好意思:,“哪啊,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說這人不是你朋友呢?

    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沒誤會,他就是干這個的。”葉修瓶“哦,當時他啊”斬樓蘭這跟著就準備介紹一下毀人不倦是怎么把他給滅了的經過,結果被葉修飛快打斷:,“你還是趕緊說說他往哪跑了,這比“你是怎么死的,重要多了。這邊嗎?”

    君莫笑手里的千機傘抬起指了一下,正是目前玩家分布最多的一個方向。

    “是啊……,

    ……”斬樓蘭說。

    “地圖炮先轟起來!!”葉修一邊操縱著君莫笑過去一邊說著”“團隊單位在一起”傷害沒豁免的不要往一起湊。”

    ,“人分布得緊一點,攻擊覆蓋地寬一點,轟起來轟起來。”葉修連忙指揮著,根本就顧不上和斬樓蘭多說話。

    斬樓蘭這一想,是啊!現在哪有功夫說話,那家伙萬一脫戰下線”

    難道所有人就一直在這蹲著?脫戰要的時間一點也不多,3分鐘”這是系統規則。也就是說,從毀人不倦逃離開始紛鐘之內,如果不能用攻擊刷新一下他的戰斗狀態,那么3分鐘后他就可以從容下線,徹底逃脫這追捕了。

    大神現在所做的布置,不以擊殺為目的,甚至不以找出對方為目的,完全就是想先拖住對方讓他沒辦法直接下線。

    ,“大家眼睛都睜大些!注意那個家伙,職業是忍者”名字毀人不倦。專業拾荒,特點是猥瑣,十分猥瑣!”聲音再次回dàng過來”斬樓蘭作為會長干脆是一聲不吭了,由得葉修在那邊指揮。

    義斬天下眾玩家高聲響應著”對于突然沒由來的出現個家伙爆了斬樓蘭,他們也是惱怒的厲害。這完全是掠奪他們的勝利果實啊!兩個俱樂部公會都沒能從他們這里拿走什么好處,最后居然是yīn溝里翻船,栽在一個拾荒者手里,真是忍無可忍。

    本已絡束戰斗的暗黑殿堂立刻重新變得熱鬧起來,各職業的玩家紛紛使出自己覆蓋面積最大的技能,一bō下去,毀人不倦是不是被轟著暫沒人知道,小怪倒是驚起無數。

    暗黑殿堂那也是個練級區啊,是練級區就要有小怪。不過練級區小怪在這樣的精英團隊面前實在說不上是什么大礙,沒有人把攻擊重心轉移到它們身上,只是順手料理著,一邊紛紛轉動的視角,上下左右地尋找毀人不倦的所在。

    ,“在這里!!

    某一方向傳來一聲驚叫,眾人紛紛還在四下尋找聲音來源時,和斬樓蘭走在一起的君莫笑已經疾跑沖了過去。

    “是那邊嗎?”斬樓蘭連忙跟了上去,心里卻是拿捏不準,他發現自己和職業級有差距的地方還真是很多。

    葉修操縱著君莫笑直奔過去,視角里已見那邊一團紫煙大范圍的盛開,瞬間吞沒數人。

    忍具,煙玉。

    相似的玩藝彈藥專家也有,不過叫煙霧彈。

    煙玉相比煙霧彈爆發的更快,煙霧不是從容釋放出來,是一瞬間就炸滿全場。此時放這技能當然是為了掩護脫身。葉修已經不試圖從煙霧中尋找毀人不倦的身影,改為觀察他會從哪里方向跳出。

    果不其然,毀人不倦的身影很快就從紫煙中蹄出。看到的人當然不只葉修一個,不少玩家立即就要追去。葉修瞅著毀人不倦邊跑邊是手往后丟,連忙高聲提醒:“當心釘子!!”

    ,“釘子”只是玩家的叫法,標準的名稱是“忍具,撤菱”。往地上一丟,踩中的目標受傷倒不會重,但移動力會受到影響。

    毀人不倦放轍菱的動作很鬼,葉修估mō著肯定有很多人不會注意到。果不其然,那追上去的數人,立即有幾位移動速度一下半變得遲緩起來,顯然是不慎踩到。毀人不倦又是一把手里劍甩出,阻攔了一下后已經輕身躍起,沖著一邊的石柱就要朝上攀爬了。

    槍聲大作。

    近身的玩家被阻了,還有遠程的不是。槍手系的玩家紛紛開火朝這家伙射去。

    但毀人不倦的操作也真走了得,忍者擅長的攀爬玩得是爐火純青,竟然沒有人的攻擊可以阻止他。葉修這一看他那角sè敏捷的身手,就知道這家伙這次恐怕是沒穿著一身垃圾出來拾荒,這樣的速度,肯定得靠不錯的裝備才提升得到。

    片刻間,毀人不倦爬上了不少,回身一躍,直接踩上了這邊半空高的一條橫粱,筆直朝前狂奔。

    橫粱很窄,沒有左右移動的空間,這家伙跑到這上邊,倒是擺脫了所有近戰職業的糾纏,卻是把自己完全暴lù在了所有遠攻職業的視角內。

    槍火中,毀人不倦筆直朝前狂奔,在那窄窄的橫粱上居然靠著身子左右的晃動來躲避攻擊,操作也確實夠精純的。

    ,“有兩下子!”葉修稱贊著,他的君莫笑也終于走進入了可以攻擊到的射程。千機傘一甩直接一個反坦克炮就轟了過去。

    “妾!”

    炮彈準準地落在橫粱之上,氣浪翻滾著。毀人不倦卻是輕巧的一個跳身,從那爆炸的氣流上翻了過去,卻是沒有被葉修這一精準計算了提前量的攻擊給炸到。

    眾玩家一片遺憾的嘆息聲中,毀人不倦自己也是驚出了一聲冷汗。這要不是反應夠快,這一炮真炸了個正著。

    一直都根本沒去理會是什么人在攻擊的毀人不倦,此時也忍不住轉視角掃了一眼,結果一下就看到一個十分扎眼的名字。

    這貨怎么會在這里!

    毀人不倦心下驚訝了下,再然后卻是看到了君莫笑頭頂的公會名,和這些家伙都是一樣的義斬天下。

    被招安了?

    毀人不倦還這樣想著,君莫笑卻是又一槍打來了。

    毀人不倦有點招架不住了。如果只是一對一,他躲一躲還是比較有信心的,但問題現在本身就在槍林彈雨里跑呢,突然有這么一個高水準的家伙插手,一下子就變得不順利起來。剛才那個跟頭翻得是精彩,但就那一個跟頭可是耽誤了一步移動,這種算計有幾個普通玩家會考慮到?U www.uukanshu.com

    不能再這樣了!

    毀人不倦心意一決,瞅著那邊又是一根石柱,突然縱身就跳了過去。

    距離看起來還差著一點,但半空毀人不倦一甩忍刀,飛出,直插石柱,刀尾的繩頭卻還是握在手中著,跟著一扯角sè已經飛了過去,立刻在柱上dàng了個小半圈,繞身到了石柱背后當是掩護。

    ,“圍起來!!”斬樓蘭高聲招呼著,義斬天下的玩家連忙從各個方向趕來。

    毀人不倦閃到石柱背后,立刻一個遁身之術,正觀察地形思考接下來朝哪邊沖,突然一串字彈就從他的身邊凜冽的劃過。

    碎石亂飛,石柱下邊君莫笑的槍口黑洞洞正是朝著他這方向:,“還藏?”

    毀人不倦心下郁悶,這個家伙來得也太快了吧?

    更新!大家還沒吃晚飯吧?一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