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毀人不倦倒是真沒下線,他還要接著游戲呢!被圍知道必死。,也懶得再搞什么動作,起來就一邊上個廁所什么的。轉一圈回來,看到角sè果然已經倒地,周圍那些家伙倒是都還沒散,那個君莫笑也是很礙眼的繼續在那晃著。

    毀人不倦哪里會理會,反正他又不是原地復活,坐回電腦前選了復活后,回到了綁定戶口的主場復活點,先看了一眼身上和背包,發現背包里三樣東西全在,就知道自己這次無論如何也是虧不了。而后看到心上裝備出去了兩件,卻也是略微心痛了一下。但不管怎么說,賺到的遠比失去的要多,70級野圖SS的材料啊,拾荒這么久還是頭次有機會拾到,今天的運氣還真是不錯。

    毀人不倦其實今天純粹是碰母。他如果有意去拾荒的話,一般不會穿身上這身極品裝備。今天他是在暗黑殿堂刷點東西,結果碰巧就遇到這里刷了野圖PS乏公會打起,毀人不倦一直潛伏在旁。他沒有輕舉妄動,因為今天他身上的裝備價值不菲,拾荒者總是要考慮自己倒下去時拾回來的裝備是不是能彌補爆出的損失。穿了好裝備出來,那當然不能向平時那樣一往無拼了。

    毀人不倦等了很久,但今天這SS的爭搶卻并不如以往來得那么混亂,一來參與的公會少,就是一對一,而來義斬天下勝勢明顯,根本就沒給對方任何機會。這樣的場面可不合適拾荒者出手,經驗豐富的毀人不倦自然是繼續耐心下去。

    到最后對手公會被打跑,義斬天下開始心無旁驁地獵殺SS。這樣的場面讓毀人不倦更失望了。不過他還是寄希望于義斬方面有個什么重大失誤被SS團滅掉,那可要撿得高興死了。

    結果義斬沒滅,倒的終于還是SS”但就在這個時候,義斬天下疏忽了,他們犯了勝利者經常會犯的一種錯誤,于是在歡呼勝利的那一刻”被冷槍擊倒了。

    再然后毀人不倦當然就是努力尋求脫身了,雖然失敗,但總得來說收獲相當不菲。這三樣東西,能賣什么價錢呢?毀人不倦倒真有點不懂了,這種東西那都是很少流入市場的啊!毀人不倦覺得要好好把握,這可是一次開張吃三年的機會。

    “咦”那家伙!是復活了吧??”

    毀人不倦重生復活的一瞬,還圍著未散的人群有了反應。角sè重生復活后,尸體就會消失,改為一個墓碑。如果真是下線后被殺的話,那是絕不會出現這種情況的。

    “這家伙還在線!!”斬樓蘭叫道。

    “叫在暗黑城的人多留意。”葉修叫道,然后回身招呼唐柔和包子:,“我們走。”

    ,“大家都走。”斬樓蘭也招呼”“順便拿裝備。”

    裝備是指剛剛這一場大戰之后的勝利品。越云臨海兩家都掛了不少人,裝備爆出自然是極為豐富,哪怕他們再努力去拼死撿回,也有不少會落到義斬天下玩家的口袋。這種裝備怎么處理各大公會也是各有方案。總得來說是一個比較難處理的技術難題,因為撿戰利品而亂了配合的事在這種團隊戰里早已經是習空見慣的事了。

    葉修剛剛就在和斬樓蘭說這些裝備的事。斬樓蘭也這才明白為什么開戰前他說戰后給葉修他們裝備,葉修說那時就不需要了。敢情人是對大獲全勝有著無比的信心,早就想好了戰后揀這些勝利品挑一挑就好了。

    但這要挑一番也麻煩啊,還得先前整理一番,所以最后又是斬樓蘭豪邁做主:就別這么麻煩了,回城了直接他買單,一人一身。

    也就是正說到這,發現毀人不倦居然重生復活,葉修扔下句話就操縱著君莫笑要趕回城了。

    “你怎么知道他會在暗黑城?”斬樓蘭邊趕上來邊問著。暗黑城就是暗黑殿堂練級區最近的主城了。

    “那家伙穿成那樣,實在不像是有意來拾荒的,如果是有別的什么事”先把戶口在就近的主城綁定一下不是很常識的事嗎?”葉修說道。

    ,“說得對!”斬樓蘭恍然。他沒想到這點,實在是因為,對于拾荒這門學問他沒有研究,一點也沒有。

    斬樓蘭在公會里下著指示,葉修他們自然也是看得到的。

    他們現在都先寄名在義斬天下呢,為得當然是公會屬xìng了。

    “暗黑城有人”朝那邊去看了。”斬樓蘭對葉修說著。

    “嗯,那就好。”葉修應著聲,君莫笑卻是轉頭朝后看了眼。斬樓蘭也是隨著看了看,有點無語了。他這義斬天下的人馬,在葉修他們全力操作趕路的情況下,漸漸已經被甩開了。起碼一些裝備附了不少移動速度的玩家角sè還能靠這優勢不掉隊,甚至跑得更快點。但漸漸的,在沒有合理操作的情況下,這些角sè的耐力相繼用盡,沒有耐力,是用不出……疾跑……的,那空有裝備也不可能發揮出速度優勢,可不就被甩開了嗎?

    相比之下,斬樓蘭他們五個倒還是隨得tǐng緊的,一想到這點,斬樓蘭也有點高興。哥幾個還是tǐng職業水準的嘛!看,可以跟上大神的速度呢!

    正這樣想著,卻是又注意到寒煙柔和包子入侵兩個人也一樣隨在一邊。如此一瞅,立刻意識到了這三位的裝備要多惡心有多惡心。自己這一身極品,也是很有講究的堆過點移動速度的,和人家跑成平手,又有什么值得高興的呢?

    一不小心,斬樓蘭又有點挫敗感了。

    ,“城里去偵查的兄弟,叫他們把頭上稱號隱了。”葉修忽又來了一句,行事還是非常仔細注意的。

    “哦!”斬樓蘭收到,連忙布置下去。

    “其他主城,其實也可以留意一下。在暗黑城只是推測,倒也未必就對。”葉修忽然又道。

    ,“有道理!”斬樓蘭點頭,又下指示。

    一邊的前方隔海歸去來兮千葉離若夜汐聽這兩人對話都是強忍著沒有去吐槽了,這一點上他們就不如包子,包子同學就是想到什么就說什么的。聽到這兩人的對話,包子認真地點開了公會面板,仔細地研究了一番后,突然發問:,“剛才1有道理,這句話,是誰說的?”

    “我呀!”斬樓蘭說。

    “這個“我,是誰?”包子又問。

    “什么意思?”斬樓蘭納悶。

    “是斬樓蘭嗎?”包子聽聲音還是有點判斷的,但此時卻好像難以確認的樣子。

    ,“是我啊!”斬樓蘭說。

    ,“老大威武!”包子頓時興高采烈”“連會長都可以指揮,霸氣!”

    汗!

    葉修敲了個頭頂大汗的表情,斬樓蘭則是發了一個臉被炸成黑灰的神情。

    前方隔海他們想吐槽的也正是這個。他們和斬樓蘭可并不只是游戲里的伙伴這么簡單,他們在游戲以前就是很有交情的好友了,互相都很了解。以交情論,誰來當這個會長,其他四人都不會有意見,最后是斬樓蘭當起了會長,還是因為他們一致覺得他們五人里還是斬樓蘭最有這種領導氣質。

    要不是就發生在眼前,他們打發也不會相信斬樓蘭身上居然也能散發出小弟屬xìng的光輝,而且居然連一點維和感都沒有。

    尷尬啊!

    這一刻人人都覺得尷尬,斬樓蘭想解釋的,但一回想也覺得自己剛才真是狗tuǐ啊!這怎么解釋啊,越描越黑怎么辦啊?

    最后還是葉修從容,頭頂完大汗后立即說道:,“包子你懂什么,我們這是在商量對策。”

    “哦,原來是這樣啊!”包子說。

    這種解釋,對包子來說已經夠了。但從整體上來說,和沒解釋一樣,斬樓蘭知道自己那幫兄弟肯定已經笑死了,只是沒表現出來罷了。

    正郁悶呢!卻是來了個消息,轉移了一下大家的注意力。

    “有發現,這家伙果然在暗黑城呢!”斬樓蘭說。

    “嗯!”葉修應了一聲。

    “現在怎么做?”斬樓蘭問。

    前方隔海等人淚流滿面,大哥,你怎么不長記xìng啊,怎么還這么沒出息啊?

    但這次葉修厚道了,沒直接說,給斬樓蘭發了個消息:“盯一盯,判斷一下他的去向。”

    收到消息的一瞬,斬樓蘭立即也是反應過來了,自己剛剛又狗tuǐ了。

    好在有了葉修這樣的提示,也就當作你知我知吧!斬樓蘭立刻轉下指示,而后給葉修也是消息回復:,“暫時還mō不清楚,我們就先照這位置殺過去吧!”

    ,U “也好。有人能弄點現成裝備嗎?加移動速度的,不然我現在應付那家伙那一身還真有點煩。”葉修回道。

    “我看有沒有人能辦。”斬樓蘭又是折騰。

    接平來幾人是一路沉默地往暗黑城方向奔,葉修和斬樓蘭都轉sī聊密議了,其他人當然也都不知道。

    ,“他可能是要走傳送陣了!”這時斬樓蘭又收到最近情報。

    ,“其他各城,趕緊就近安排人盯傳送陣!能盯到多少算多少。”

    葉修忙回。

    “已經在做了。”經歷了剛才的狗tuǐ尷尬后,斬樓蘭也是檢討了一下自己。隨后發現對他來說,這些事真的需要大神來教他嗎?完全不需要,這些東西憑他的游戲經驗也是完全可以做出來的。

    第一更!馬不停蹄寫第二更!晚睡的可等!三月第一天,求點保底月票,投吧投吧,別吝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