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君莫笑就這樣消失在了街道的轉角,斬樓蘭五人最終還是沒有再跟上去了。

    “得,我們還是就搞搞情報吧!”斬樓蘭悻悻地說著。

    “情報就情報啊,你可不要再跟個小弟似的了。”一看也沒外人了,其他四位立刻是一點都不留情地叮囑了。

    污點吶!

    斬樓蘭仰天淚流滿面,今天真是很沒面子的一天。人堆里被爆,人前當狗腿,真想找個地縫鉆一鉆吶!

    葉修這邊正在操縱著君莫笑加緊趕路。之前剛剛追過毀人不倦,所以對于毀人不倦最快能是個什么移動速度葉修心里非常有數。他很有信心,自己絕對是可以搶先一步在傳送陣之前攔下他的。當然前提是自己不能走錯路,畢竟和網游交集太少,無論野外還是城鎮還是副本,葉修對地形都談不上有多熟悉。

    不過在外接電子地圖的輔助下,走錯這么低級的失誤實在不可能發生在葉修身上。很快,暗黑城的傳送陣已經出現在了君莫笑的視野里,但毀人不倦那邊卻是失去了情報。

    毀人不倦在交易街轉了下沒什么收獲后,趕去傳送陣就是全力以赴了。沒有人愿意在趕路上浪費時間,當然都是能跑多快就有多快,于是原本盯著毀人不倦的義斬天下玩家很快就跟丟了,速度跟不上呀!

    “可別是去了別的地方,不來傳送陣啊”葉修心下也嘀咕了一下,隨即看了看電子地圖后,君莫笑已經找了個位置站定。這里可以看到毀人不倦過來可走的三條街道,卻又不怎么會引起注意。

    地形葉修是不怎么熟,但這不妨礙他利用地形的水平。臨場看到臨場發揮就是,就當是打客場比賽了。

    “差不多了吧?”葉修看了看時間,毀人不倦全力以赴的話,這個時候差不多該出現在視野里了。葉修轉動著君莫笑朝三條街道都是掃了一圈,卻沒有看到毀人不倦的身影。

    沒過來?

    走得慢?

    葉修一邊想著,當然也沒有這就放棄離開。又是等了一會后,終于,三條街道當中那條上,出現了一個疾跑而來的身影。

    葉修立即讓君莫笑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很快,這身影頭頂的名字已經可以看清,毀人不倦,確實是毀人不倦。但是這家伙奔跑而來的速度,放在葉修眼里卻有點慢。

    毀人不倦絲毫沒有覺察這邊可是潛藏著危機,就像一個尋常趕路的玩家一樣,沒有對兩路的風景有什么特別的在意。出了街口,也是直奔著傳送陣而去。

    “砰!”

    一聲槍響。

    世界大戰期間,這么一聲槍響實在是微不足道,這城里城外的,到處是技能的聲效和玩家的叫罵,還在線的玩家都已經差不多適應這種環境了。但是眼下這一聲槍響,聽在毀人不倦耳中卻覺得是那樣的真切。

    不愧是經常人群里行走的拾荒者,毀人不倦居然判斷出這一槍是沖他來的。身子猛然一側,子彈擦身而過。

    “躲得不錯呀!”

    聽到這樣一句評價后,一個頭重腳輕的怪物跳到了毀人不倦的面前。

    這形象實在是太扎眼了,連毀人不倦都情不自禁先被這形象吸引了眼球隨后才注意到這角色頭頂的ID:君莫笑。

    毀人不倦行走榮耀也有些年頭,而且干得也是風險挺高的活,他可不像一般的拾荒者,拾起荒來基本就不想著怎么能活下來。完全就是多活一會算一會,多揀一樣算一樣。毀人不倦向來對于保命還是很有耐心去做的。而且拾荒這個事,大公會之間的大場面是最有的賺的,毀人不倦當然也會積極參與到這些場美里,對于網游里的高手,也算是見的挺多。君莫笑,這人的強悍是毀人不倦前所未見的,真要和這個家伙交手,毀人不倦心里還真是沒什么信心。

    此刻居然又被這人盯上,毀人不倦心里也是小慌了一下。不過傳送陣就在前方了,只要能沖到那里,很快就會離開黑暗城,去哪了對方肯定不會知道。不是生死相搏,毀人不倦倒是準備闖上一闖了。

    主意也一打定,也不廢話,上來直接影分身術,先閃出一截再說。

    于是假身原地,真身努力跨出一大截,結果視野還完全清晰起來呢。一個大板盔就已經晃蕩在眼前了。

    “影分身術?我也會啊!對方卻好像不需要等這視影清晰起來似的,手里的家伙已經砸下來了。

    毀人不倦連忙抽身后跳,對方手里的家伙突得一翻,硬是又彈長了一截。毀人不倦手也真夠快的。忍刀揮下當一聲響把這一擊給招架掉了。

    千機傘長出的一截又彈回

    去了,毀人不倦剛揮把冷汗,就挺“轟”一聲響,那武器的盡頭火光閃耀,直接三發炮彈就朝自己轟來了。

    炮彈的攻擊距離……那無疑比起戰矛更是要長出若干倍數了,用刀招架去擋,判定也和武器之間的碰撞不是一回事,基本都是一種聊勝于無的操作。

    但眼下的毀人不倦還有別的選擇嗎?

    實在沒有了,能下意識地把忍刀護在身前擋一下炮彈已經算是相當不錯的意識和手速了。誰能想到只是后跳的這么一小個時段里,對方居然又是劍擊又是矛刺最后竟然還轟了一炮呢?

    反坦克炮轟炸的火光把毀人不倦吞沒了。強大的沖擊力一下子把毀人不倦推到了墻上。

    墻根地下還有兩對玩家正撕殺呢!對于有人被轟過來也沒覺得太意外,只是都轉視角瞥了一眼,發現對方頭頂沒有公會,和自己非親非故,也就沒有人搭理了。

    毀人不倦從墻上滑下。再一看,自己一個影分身術,非但沒朝傳送門近點,被倒是被一炮又轟退了好多……

    直接出大招吧!

    毀人不倦心下想著立刻開始大招影舞的結印。

    他看自己和君莫笑之間很有些距離,覺得躲躲遠程攻擊的騷擾還是可以完成這個復雜結印的。

    這也是忍者職業的優勢,同算吟唱類型的結印對于角色的移動沒有任何影響。像元素師即便是保持“移動施”狀態下進行吟唱,移動速度也會受到大幅度地消弱。

    忍者卻是沒這煩惱,就看毀人不倦雙手不住地比劃著,雙腿也是擺動地飛快,左躲,左右閃,而且還很快地希望把君莫笑的攻擊帶到其他玩家身上。

    葉修哪能上這個當?不過卻也因為這個原因,遠程攻擊的效果很不理想,沒能對毀人不倦的結印造成任何影響。

    忍影舞!

    瞬間毀人不倦的身影出來了十多個,個個精神抖擻十分壯觀。但毀人不倦這再一看,君莫笑怎么沒有了?結果一轉視角,靠!君莫笑壓根沒龘理他的影分身,人跑到傳送陣那邊,好像只裝備守好這最后一關的模樣。

    這樣有用嗎?

    毀人不倦不以為然,君莫笑站得離傳送門越近,對他來說總歸有利的,現在這么多影分身齊沖過去,他不相信君莫笑的能耐這么大,能把所以影分身全攔住,只要過去一個,不就沒事了?

    毀人不倦這樣想著已經爆起手速操作著一堆影分身準備蜂擁而上了。結果這一切換間,赫然發現,怎么這么多個影分身都在被攻擊啊?

    “嘖嘖嘖,經驗也忒不足了。”君莫笑的聲音人聲音傳了過來。

    毀人不倦那個郁悶啊!原來他這影舞結印完成,這一堆影分身華麗地這么一站開,這周圍正打得熱火朝天的不少玩家誤會了。

    這沒由來就鉆到自己身邊的影分身,誰敢不防?

    于是二話沒有,先打再說。一時間毀人不倦倒成了公眾之敵了,這好些人都揪著他的影分身在打。毀人不倦還想把君莫笑的遠程攻擊拉倒其他人身上幫他招仇恨呢,沒想到自己一個影舞在眼下的環境里居然是給自己招到了仇恨。

    毀人不倦那不是會開口解釋的人,況且這情況下他解釋也不會有人信,連忙操作著各個影分身,也不想去和這些玩家糾纏,只是努力想朝傳送門那邊沖去。

    對手太多,U 毀人不倦應對起來也很有些辛苦,葉修也不厚道,就在毀人不倦最辛苦的時候,君莫笑殺上來了。這邊落花掌轟飛一個,那邊拋投扔出一個,這邊又是擊退避遠一個。攻擊的總是毀人不倦照顧不及的空當處,不到片刻,毀人不倦赫然發現自己的影分身怎么七零花落到了這個程度?這樣的距離……

    噗噗噗噗……

    影分身當時就浮云掉了一半。被君莫笑打的太散,無論他把影舞之心定位在哪個影分身上,總是無照顧全局。

    影分身當時就浮云掉了一半。被君莫笑打得太散,無論他把影舞之心定位在哪個影分身上,總是無照顧全局。

    影舞大招,居然就這樣被人破去了一半。余下的一半毀人不倦還想嘗試,但隨即發現,這一半也不行啊!

    這一半影分身朝前沖去,赫然有了一個先后順序,這給了君莫笑把他們個個擊飛的時間。如果集結一下一起沖的話,時間上卻又不夠了,技能效果總是有時效的嘛!

    影舞大招,已經完全沒有用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