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有區別!”很肯定回答陳果的人不是葉修,而是斬樓蘭。//這人在游戲技戰術方面的水準在葉修眼里也就那么回事,但在經營俱樂部上的門道,確實還是不錯的。像幾次乘勢而起的宣傳炒作,都把能利用的東西做盡了文章。

    甚至群嘲各家公會,以此來吸引眼球和支持。

    而此時,在面對搶奪野圖SS這個很敏感很要緊的事上,這家伙突然又不像搞宣傳時那么囂張,而是有了這種顧慮,很顯然,斬樓蘭就是一個很懂分寸的人。

    搶野圖SS,這個可真不比在平臺上打打嘴仗。野圖SS產出的材料,是自制裝備的重要組成部分。而自制裝備體現著一個角色的強弱,角色的強弱,則是影響到戰隊的強弱。戰隊實力,這才是一家俱樂部生存的根本。

    動了人家的野圖SS,簡直就和動了人家的根本一樣,這性質能一樣嗎?

    所以在搶SS這事上,斬樓蘭能有這樣的顧慮,正是因為他拎得清這和他找點槍手甩甩筆頭調戲一下眾俱樂部惡心一下他們是不一樣的。

    搶SS這活,得有分寸。

    沒錯,分寸。

    葉修說的做法,陳果覺得沒兩樣,斬樓蘭卻立刻就領會到了,這種做法,做得就是一個分寸。

    直接埋伏在旁,等人SS快殺完了突然偷襲搶奪,和姍姍來遲后急忙加入戰斗搶SS,這兩種做法實質上可能是一樣的,但不同的是,前者有意,后者無意。

    有意為之,那就顯得張揚不厚道了。

    無意為之,卻是在網游這個規則允許之內。

    所以管你是有意還是無意,這個樣子你得做,這個形式你得走,這就是葉修所說的“裝作遲到”的意義所在。

    這當中的意味,斬樓蘭不用葉修解釋都已經體會到了,但陳果聽葉修解釋了一下,還得體會半天。

    這大方向定下來了,那裝遲到也有裝遲到的藝術。

    因為這種東西就是隔著一層紙的玩藝,里外大家都清楚,所以你想裝遲到,人不會傻傻地就讓你裝。

    你想遲到,怎么也得知道到哪,但這時候萬一沒了對方的情報呢?

    有經驗的俱樂部公會,在一家獨殺野圖SS的時候,是肯定會確認環境的安全的,甚至故布疑陣,搞得跟帝王墳墓一樣真真假假都是有可能的。更新】

    情報的正確性,在“裝遲到”的時候會顯得猶為可貴。義斬天下現在還有在SS附近的人員匯報那邊情況,但這樣的眼睛,在對方開殺后,肯定會花力氣排除掉的。

    搶SS這活,要注意細節的地方實在太多了。只是實力為尊的話,那實在枉費了人類斗爭幾千年積累下來的各種經驗了。

    而涉及細節的話,那就又是游戲里的專項學問了,斬樓蘭一下又沒出息起來,只好眼巴巴地等著大神拿個主意了。

    “我去吧!”葉修嘆息著。

    這種時候能不被清場繼續偵查情報的,非得是高手不可。論高手,誰能比葉修各合適?

    “你……會不會太群嘲啊!”陳果說。

    “誰去都一樣了。”葉修說著,完了又安排斬樓蘭:“來路也接著打探清楚了,看是不是還有其他公會的動作,應該不會真就一家這么便宜吧!”

    “這些放心吧!”斬樓蘭自己想到的東西自然早有安排了,全都得大神指點來做,確實很沒面子。不過雖然極力在避免這種情況,這趟卻又是被大神給上課了……斬樓蘭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能出師。

    而這時,前方終于也傳來消息,越云公會人員到齊,這就要開殺了。

    看著周圍似乎沒有其他公會的玩家,越云方面卻也沒有放松,依然是派人出來進行清場。

    這清場當然不是直接殺掉,而是打招呼,一般就是說要殺野圖SS了,很危險,避一避什么的。當然玩家你可以執意不走,這樣也不會有人強行殺掉。俱樂部公會嘛,是要顧及形象的,尤其是團隊打著公會旗號的時候更得如此。那遇上這樣執意不走的怎么辦呢?那就要進一步和你說清楚:這是野圖SS,榮耀里最難殺的玩藝,到時候場面什么樣誰也不知道,到時您就自己小心著點。

    還有時候遇到性格直白點的,會說得更明顯些:場面亂的時候,不只SS,我們的攻擊也可能落到您身上,您可別怪咱們沒提前打招呼。沒辦法,總不能還把您加進我們的團隊吧?

    話說到這份上,這要不是死腦筋的人都該知道怎么辦了。還賴著不走的,鐵定會在圍觀殺SS的過程中“因為不可控制的混亂場面,將無辜的圍觀黨卷入,對此表示歉意”。心情好想多討點形象的會再加一句“您當時爆出的裝備我們幫您收著呢,可以聯系XXX取”,懶得理的時候也就沒下文了。反正是殺野圖SS呢,這么忙,說沒顧上措理你當時爆出來的東西也是很合理的不是嗎?

    前方義斬天下的人沒有頭頂公會的稱號,當然也就討來了越云公會這樣的說辭。別看越云公會這種低檔次的俱樂部公會平日是沾不到太多野圖SS的,但這種潛規則一般的東西也玩得挺溜的。

    前方人員顯然以為他們公會的人馬馬上就到,當然不肯輕易離開。這樣的結果自然是要“被卷入混亂而亡”的,結果在給會長去了消息后,卻收到會長讓他撤退的回復。

    “怎么了?不殺了?”這位情報員迷茫。

    “計劃有變。”斬樓蘭回道,“你先回來吧!我們在48711,49128這邊,先過來和我們會合吧!”

    小情報員不知就里,也就離開了現場,葉修的君莫笑此時卻早已經朝著已知的地方趕去了。

    通常這種時候的殺法,這邊清場是一回事,還有就是會事先物色好一處清靜沒人的地方,將SS引到那邊去。

    榮耀地圖廣袤,雖然玩家眾多,但人均面積著實不少。再加上玩家也不可能全都在線不是?所以一片地圖里想找個這樣的地方還是輕而易舉的事。至于怎么悄然轉移那就是看備家的手段了。

    葉修的君莫笑趕到現場的時候。別說轉移了,越云公會連清場工作都沒完成呢!

    小俱樂部公會也有他的難處啊!

    別看也是職業級的,但像這種弱隊能在玩家心目中有什么地位?雖然弱隊的實力在網游玩家面前也是強大無比的,但這可不是職業戰隊該有的衡量標準啊!職業戰隊的強弱,那就在職業圈里相對來說的。屢戰屢敗的,那在玩家眼中就是渣,哪怕實際上你比這些玩家還是要厲害得多。

    看不起你,自然也就沒人買賬。雖然有的人心知這不走可能會有點麻煩,但是,你叫走我就走,多沒面子,我看一會再走,行不行?

    在弱隊面前,連普通玩家都開始在意面子了。

    結果倒最后,像義斬天下的情報員這樣干脆離開的玩家還不到這一帶玩家的三分之一,越云公會的會長那個郁悶啊!戰隊實力不行,擱網游里就感覺自己的后臺不夠硬一樣。之前剛剛被義斬天下給欺負了,現在連普通玩家都瞧不起他們。

    會長大長真想一聲令下把這些家伙統統滅了,讓他們再小瞧越云戰隊越云公會。可惜他知道這是肯定做不得的事,小戰隊的公會會長,難當啊!

    這有個別人留下,引起個混亂直接滅掉也簡單,但這一下留了三分之二,這要全都“被混亂”掉又明顯又費事,越云會長那個煩躁口嗣!還沒想好怎么弄呢,又有消息來報:人非但沒少,還又有人來了。”MB的,又來什么人啊!”越云會長郁悶之下部問廢話了。這就一野外練級區唄,本就很多人來。就算現在世界大戰玩家PK居多,但練級區里也不至于荒無人煙到來個人都大驚小怪地問一下來頭不是。

    結果他這次一問還真問著的,來的人還真是有來頭的。

    “是君莫笑。”那邊看到君莫笑過來的玩家匯報。

    “日!”越云會長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今天栽得那個大跟頭,估計就是壞在這人手上的。越云會長心下也是清楚的,不然和義斬公會打一打,何至于輸到那般地步。當時義斬公會的配合打法他可是印象深刻,根本就不是網游公會該有的,肯定是高人指點。而對方陣中的君莫笑他是看到的。

    煩啊!真七MD煩啊!這人過來了,是不是義斬天下的人又要來了?U www.uukanshu.com

    越云會長正招呼了幾人擴大范圍去偵查呢,就看君莫笑施施而來。越云會長再次倒吸冷氣一口,是被君莫笑的裝備給嚇著了。這頭重腳輕的,是搞什么古怪,這大神在玩什么花樣嗎?

    結果就見君莫笑走來晃蕩著看了一圈,最后居然找了個越云公會的玩家問道:“怎么還不殺?”

    越云會長這鼻子都氣歪了,有你這么打聽嗎?簡直是太不把我們放在眼里了。

    那玩家顯然也對這樣的問題沒準備,不知如何回答,轉了視角,卻是朝越云會長這邊看了來。

    君莫笑也是順他轉的視角轉了下,頓時也看到了頭頂會長字樣的大人物,立刻就走過來了。

    “會長在呢?怎么還不殺?”葉修居然直接找人家會長問起來了。

    更到嘍,看完正好把周一的推薦票投一投吧-)?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