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說起來倒也是。葉修確實更習慣把這些各家的勢力直接以戰隊的名字相稱。這樣的細節能被白溪流景注意到,這人也算很細心。只不過這個時候,他是該注意的沒注意,不該注意的給注意到了。在這關心了一會這些東西后,這才猛然意識到對方這話里透lù的信息。

    “合作”白溪流景腦子里飛快地盤算了一下,知道聯手對抗各大公會,這個是可行的。但問題就是面對野圖SS這么重要的東西,這樣的同盟,會不會堅固呢?

    “這是我們剛剛爆到的裝備和材料,如果白溪會長和我們合作,那現在就不是分三份,而是分四份了。”斬樓蘭這一邊說著,一邊文字發送了一個列表出來,自然是剛剛打裝備爆到的東西的清單,再跟著就聽“嘩”一聲,斬樓蘭居然把這些東西全倒了地上。

    靠!

    白溪流景當時就有一個飛撲上去的沖動,大家拼死拼活搶SS,為的是計么?不就是這些勝利品嗎?現成居然有人把這些東西直接倒在了他的面前,這不上去搶一把,實在有些不好意思啊?要知道這是玩家甩出來的,不是SS爆出來的,這是丟棄,當然不可能有任務系統保護。

    白溪流景最終只是狠吞了一個口水,終究是沒敢動。裝備就在那三人的腳下,人敢這么奔放,自然是有恃無恐。不說當中站著葉秋大神,就在那一瞬,白溪流景頓時覺得有無數目光冷冰冰地就過來了。

    當然,他人在游戲外呢,這只是一種直覺,但就是這種直覺告訴他:別輕舉妄動,人防著呢!

    再然后,白溪流景就看著那三個角sè各自蹲下,圍著那堆哪怕是豪門戰隊的人來了也會艷羨的東西就這么刮分起來了。

    三個人眉飛sè舞地聊著,本著各取所需的原則,對材料進行了均分。

    是的,白溪流景看得很清楚,是均分。野圖SS嘛,這么稀有這么難殺,掛了就爆丁點東西的話怎么說得過去?這次的叢林守護維奇死掉后爆出的物品總數共計舊樣,其中2件是橙裝,另有口樣是材料。

    野圖SS爆出的橙裝,這對于網游玩家來說絕對是最為頂尖的裝備了。在整個榮耀圈里來說,也只有職業戰隊悉心研究出來的銀裝能強過它。但是職業戰隊到目前為止卻也不是清一sè的全是銀裝。沒有銀裝的,基本就是這種野圖SS檔次的橙裝了。要說紫裝什么的,那在職業圈里是肯定沒有的,紫字裝備對于職業圈來說檔次就有點低到令人發指了。雖然在網游里絕大多數人連紫裝都沒有。

    這種橙裝雖然在職業圈里也被大量選用,但畢竟有檔次更高的銀裝在上,橙裝,無非就是牟臨時的過渡。職業圈這也就是發展還短,這要再過個十年八年”那恐怕就可以徹底把橙裝淘汰出圈了。

    不過雖然如此,野圖SS橙裝的價值卻也不至于輸給一樣材料。

    橙裝既可以拿來裝備使用,還可以拿來研究。因為有裝備編輯器的存在,這件橙裝,是怎么達到這樣的數據,怎么擁有這樣的屬xìng?這種研究是可以通過裝備編輯器來進行的。得出這樣的研究結果,那么怎么再將現有的屬xìng提升一個臺階?將橙裝的各種屬xìng再提高一個臺階,一件銀裝不就順利誕生了嗎?雖然不像量身定作的銀裝那樣將所有屬xìng都充分利用,但對于資源不夠豐富的中小俱樂部來說,這卻是他們常用來提升自己的一種方式。

    這樣的研究當然也不簡單,裝備編輯器里搞來搞去,時常會把裝備搞壞而無法還原。所以有時也需要用到很多種同樣的裝備。

    剛剛爆出裝備中的兩件,越子傾就點名要分走了一樣,估計正好就是戰隊研究需要的。而另一樣葉修看斬樓蘭貌似不怎么感冒,就被他拿走了。這種裝備,對葉修他們而言可是實力上地提升。再然后的材料,也是一番討論后各自取數。白溪流景在一邊看著,卻也沒覺得誰吃大虧誰占便宜。19樣東西,除以三分是怎么也分不干凈的,也只能分個差不多了。反正這三人最后的分法”白溪流景是覺得完全可以接受的。

    而后,三個角sè又是齊齊站了起來,齊齊視角轉向了他。

    白溪流景當然明白,這三個家伙就是故意在他面前擺個樣子給他看看他們合理的分配方式,否則這些事消息溝通,系統交易進行,安全又踏實。

    “如果剛才這些分四份的話”大神開口,又是開了個話題。

    “宇四份的話,可能倒是更好分一點。”越子傾說。

    “嗯,你拿出那塊紫碎和一根柞尾藤,大神拿出世界之樹碎片,我拿出那顆紅將果和不醉石。這五樣給白溪,就差不多了吧?”斬樓蘭說道。

    “不對吧,我拿出紫碎干什么?

    我也拿出一塊不醉石不就好了。”越子傾說。

    “不是吧?你的意思你的紅果的價值和我的柞尾藤是等同的?”

    斬樓蘭說。

    “拿出來的東西價值等不等同有什么關系?關鍵的是最終大家四人手里拿到的基本等同。”越子傾說。

    “你拿出的就不符合,稱手里剩下的東西還能和我們等同?目前可差不多就是三等分的。”斬樓蘭說。

    “但現在是要四等分了,就要有點不一樣。”“你的紫碎和柞尾藤給白溪,就是正確的分法了!”斬樓蘭說。

    “我的紫碎給白讒了,那你就得給他那塊離火水晶。”越子傾說。

    “離火水晶?你這家伙,我看你是存心來搗亂的吧?還是以為我不懂離火水晶有什么用啊?”斬樓蘭怒道。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別吵了,一點假設xìng的東西也吵成這樣,等爆到下個SS的話,你們再爭四個人怎么分也不遲。”葉修終于是來打了一下圓場。

    這邊白溪流景聽得那叫一個口水啊!

    這個喊這個那個耍給他,那個喊那個這個要給他,聽得他都有些當真了,幾乎要忍不住要去點這兩個家伙交易了。

    紫碎、柞尾藤、世界之樹碎片、紅將果、不醉石,還有后來又說到的離火水晶白溪流景統統都想要啊!恨不能這幫家伙把這些全都交給他啊!直至葉修出來打了這么一個圓場,白溪流景才回過神來。媽的,原來只是假設,不是真的給,一不小心就情不自禁了。

    然后再一想,頓時覺得這番爭執怕是也和剛才當面分材料是一個套路的,是在故意yòuhuò自己啊!但是雖然明知道是這樣,對于這番場景,還真是有點期待啊!

    要不……跟著這些家伙試試?

    白溪流景不太確信的,就是到時是不是真的會如此和諧地分配東西,這牟家伙不會只是利用他一下?畢竟他們聯手,隨時就可以把他們昭華公會一腳踢開。

    白溪流景這正猶豫呢,越子傾這卻突然收到消息:“啊呀!又刷了個SS。”

    “是嗎?哪里,我們公會沒收到消息呢!”斬樓蘭叫道。

    越子傾卻是沒有馬上工口,視角轉向了白溪流景:“白溪會長,你和我們一起嗎?”又刷SS了嗎?白溪流景的公會這邊同樣沒有消息,神之領域實在太大了,這SS刷新又沒個準的,憑借一家之力沒有第一時間看到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甚至所有公會算在一起,SS也總有溜到個一開始沒人注意到的地方刷新的。

    一個沒有情報的SS,那很可能無聲無息就被殺掉了都不知道。

    這樣一個本就沒機會的存在,如此跟去一試,好像倒也沒所謂?正好借機觀察一下他們的態度?

    “好!我也去!”白溪流景略一想后,當即就表態了。

    越子傾隨即宣布,新刷的SS,是嘆息峽谷那的刀客阿估。

    “又是70級SS!!”斬樓蘭jī動。算上這一個的話,就將是今天獵殺到的第三個70級野圖SS。雖然每次分到的東西可能是越來越少,但是,換作以往,別說少了,70級SS連根毛也見不著啊!

    “用不著這么大驚小怪吧?”白溪流景此時又體現了一下他們公會殺過一些野圖SS的優越感,對于聽到SS名字就jī動的爆發戶斬樓蘭表示出了一定程度的輕視。U www.uukanshu.com其實他心里此時也jī動著呢!

    “出發吧那我們?”斬樓蘭倒是沒去反駁。

    說起來他自己馬上也覺得有點尷尬了!是啊,別人都沒說什么,就自己像個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一樣jī動,真不像話啊!自己可是下聯賽就要去打職業比賽的職業選手了,居然還停留在這個層次,真丟人啊!自己該多學學大神的淡定才對。

    “那就走吧!”幾人各自招呼,帶了人就出發了。三位會長大人都是各帶了兩個團的人馬,轟轟鬧鬧的,很是壯觀。到了葉修他們這邊就冷清了,一共就四個人,隨便丟在人堆里就找不到了。而且裝備吧,在普通玩家堆里算突出了,但扔在這種公會的精英團隊里,真有些不起眼。別說橙裝了,連一件百人副本里的裝備都沒有,這樣的水準,好意思和俱樂部公會的精英玩家攀比嗎?

    越云公會昭華公會野圖SS方面不入流,那是因為這要面對強大的競爭。至于百人副本,就在場的團隊那都是挑得起的。

    浩浩dàngdàng,向著下一個SS進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