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四家公會。

    雖然賀武被滅了一個團,打SS也壯烈不少,剩下的人相比那三家要少一些,但在擁有了一個很有前景的未來后,賀武公會表現出的精神面貌可一點不比那三家差。再說了,比人少,他們總比葉修一行人要多得多吧?葉修他們那邊一共就四個角sè。

    看著幾家公會玩家歡欣鼓舞的模樣,陳果越發地覺得有必要把他們的公會也趕緊建立起來。她開始扮著手指數數,找20個角sè湊個公會,以陳果榮耀里玩這么多年的積累,還是可以做到的。不過翻開好友名單看看,自己的朋友不管是不是嘉世公會里的,基本都有掛名的公會。原因無他,公會守護之力給予的屬xìng點,是任何人都不想錯過的。哪怕是那些堅決不加公會獨立瀟灑的玩家,對于錯失的這些屬xìng點也是頻頻表示出不爽的。對于非得有公會才這些屬xìng點的設定經常在抗議著。

    不過換個公會而已,也不算什么為難事。陳果也沒一個一個去勸說,直接一點消息群發出去,問自己這些個朋友有哪些愿意過來頂一把的。

    陳果的人緣還是相當不錯的。除了一些個是真對公會有感情在盡心盡力的回復表示子歉意,那些就是掛名隨便混個屬xìng點,沒啥歸屬感的,紛紛消息表示:“你要建公會,那必須來頂。”

    陳果收集了一下如此回復,20個人輕松湊起來。不過她也清楚這些個朋友真就是幫她忙來湊上數,對公會談不上有什么感情,對這種以公會為單位的團隊活動也沒興趣,都是些外面各自有朋友湊成個親友團的人,公會對他們而言純粹就是個技能點數。所以靠這些人幫忙,自己也得趕緊把公會的守護之力拿下來才行。

    可想有守護之力,就又得有公會等級,公會等級得靠全公會的玩家來刷。這些個家伙都是來吃現成的是指望不上。葉修唐柔包子這些人,來刷公會等級那未免太浪費他們的時間了。難不成最后得靠自己一個人?陳果想著汗都下來了,這當然不是一個人可以做到的事,看來還得對外招些人才行。

    陳果在這盤算著這些事,葉修那邊卻是在和四家公會的會長共商以后的大計。幾人最終的意思,有他們這些人一起聯手就已經夠了,不用再發展新的成員了。畢竟野圖SS一次就出個20件上下,真搞得20

    家俱樂部公會大團結,到時候一個野圖SS殺完,一家分一個材料?聽起來都覺得緊巴巴的。而且有些時候出的東西可能還不到20,到時候怎么分都不夠,就更尷尬了。

    四家公會,先試一試,不行,再找其他盟友。畢竟這事不難能爭到野圖SS的大公會就那么多,沒食吃的下邊可站著一排呢!

    幾人一邊這扯著,一邊也是都在各自等著新SS刷新的悄息。但扯到有些沒話找話的時候,幾人都覺得有點不對了。

    刷SS,也不是這么個刷吧?哪有就這么干掛在游戲里等消息?

    這些時間還是得利用起來該干啥干啥嘛!有SS的消息了,大家再緊急結合起來。

    如此想著大家就準備先散了,各忙各的去。葉修這一下子又多了三家公會朋友,連忙拜托三家也幫著留意毀人不倦上線的情況。

    “大神,真要一直追殺他呀,不至于吧?”斬樓蘭打著哈哈和葉修有過這么多接觸了,他沒覺得大神是個為了這么一次事件就把人記恨成這樣,要殺個沒完沒了的人啊!

    “我覺得那家伙水平不錯,有意把他拉進我戰隊來。”葉修說。

    “啊?”斬樓蘭心說這個我也想啊!但你這樣追殺人家,這和拉人入伙有什么關系?拉人入伙,不是該對人好一些嗎?

    斬樓蘭心下這樣想著但對大神做事的手他當然不好有什么意見。毀人不倦既然大神也有意思拉攏,他決定就放棄算了。他的義斬是精心籌備后報名加入聯盟的,各方面早有準備。忍人不倦這樣一個選手斬樓蘭這邊多他不多,少他不少所以就這么被人拉攏走了他也沒啥情緒。

    隨后各家散去,團隊該干嘛干嘛,葉修又是領著唐柔和包子拾荒去了。陳果和葉修說了一下公會的事,葉修當然沒啥意見。陳果立刻張瑄她的這些朋友們做個準備。這些人有公會的,那自然得退一下,等個五天,才能再來響應公會。

    葉修三人拾荒拾了一會,一直再沒見有野圖SS刷新的消息,幾人的作息最近倒是不錯的,今天折騰得已經有點晚。于是葉修和幾位公會打著招呼,表示他們要下線了。

    會長們當然tǐng遺憾,他們巴不得大神是2

    小時在線的機器,當然也知道這是絕無可能的。反正目前他們的合作一團和諧,大公會現在不會插手,他們四家綁在一起絕對就是最強悍的勢力,沒大神,倒也不妨礙晚上發現野圖SS的時候繼續殺一下。當然了,這大神沒出手,自然也就分不到東西了,這不值得有異議。陳果也有一半是因為如此,才急于建立個公會起來,不然全靠葉修去參與,一天無不間斷的在線,可能會錯失不少機會。

    魏琛這邊,世界大戰還是那么jī烈,幾人招呼休息,魏琛是頭都沒顧上抬一下,亂七八糟地哼哼了兩聲,睡還是不睡大家也沒聽著,反正幾人隨即就先行離去了。

    次日一早再來,魏琛的姿式好像和昨晚沒什么變化。

    “嘖嘖嘖,這么矢把年紀了,熬起夜來威風不減當年啊!”葉修說道。

    “去去去。”魏琛伸了個懶腰,好像沒在jī烈的戰斗中。

    “打成什么樣了?”葉修叼著根煙站在身后觀望。

    魏琛也是點起了一根,苦笑了一下道:“還能怎么樣,純粹是浪費時間。”

    “我看你tǐng投入的。”葉修說。

    “體驗一把熱血的感覺也不錯。”魏琛說。

    “昨晚野圖SS什么情況?”葉修說。

    “三次公告。”魏琛說。

    “哦?都哪三家殺的?、,葉修問道。

    “義斬天下,越云,昭華。”魏琛倒是全記得了。

    葉修一聽,都是他們那個同盟中的,頓時知道他們的合作運作非常良好。果不其然,他這剛一上線,四家鼻會四位會長都是興高采烈地跑來報喜。他們昨晚殺到的野圖SS不是三個,而是四個,魏琛這戰得jī烈,濤看了一個公告。

    “不錯啊,真不錯!”葉修說著。

    “哈哈,這是昨晚我們的戰利品,大神你看看,有沒有什么需求?”斬樓蘭這邊發了個密密麻麻的物品清單。雖然沒參與就分不到東西這很正常,但是,大神身份不一樣,有點特權幾家卻都是能接受的。斬樓蘭此時發出的清單明顯是完整的,不是他一家所得。他當然不可能就替那三家做了主,這肯定是四家協商之后的結果。

    “哈哈,不用,我都沒參與,怎么好意思拿。”葉修拒絕了,他可沒想著依仗身份被特殊照顧。他不可能一直盯在網游里,等陳果那邊公會發展起來,恐怕以后就是其他人負責這些事了。還是一開始就和大家平平等等的好。

    “昨晚有看到毀人不倦嗎?”葉修問幾人。

    “沒有。”幾家都是如此回復著。毀人不倦在哪下線的葉修當時是知道的,自然把地點告訴了幾人。幾家公會當時積極表現,都是拍著ōng脯表示,四家聯手,安排下人,給那邊來個連軸轉是沒有問題的。

    “你們不休息啊?”葉修隨后問著四人。

    “還不困!”四人一至表示。四人這都是太〖興〗奮了,一直以來都沒有這么痛快的殺過野圖SS。所以四家聯手,收成只有四分之一,但看到己方的團隊一次又一次的上電視公告就覺得很爽。那一瞬間,物質上的收益反倒是其次了。

    魏琛這邊抽完一根煙后,UU看書 www.uukanshu.com總算是起身要去休息了。他也不是鐵人,昨晚殺的〖興〗奮,現在過了那勁,也是一臉的疲憊。

    有魏琛這樣殺了一晚上的人去休息了,卻也有休息了一晚上立即起來投入撕殺的。只不過想比起昨晚,玩家的熱血總算是釋放出去了許多。冷靜下來,再看著自己一身鮮紅的屬xìng,空空的裝備欄,頓時對之前的熱血有些很不理解。

    絕大多數的玩家,在這樣的jī戰之后,所遭受的損失是無彌補回來的。精神上的愉悅,終究還是無彌補物質上的損失。清早的游戲里,世界大戰松懈了許多。不少人裝備不整地晃dàng著,似乎不知道該干些什么好了。

    而直接所屬大公會的玩家,這時候的壓力就要小很多了。他們的戰斗是統一的,有紀律的。戰斗中有傷亡,有裝備的損失,但同時也有從擊殺的對手那里掠來的裝備,隨后在公會里大家調配一下,裝備方面倒像是完成了一次交換一樣。

    但是,死亡掉經驗的懲罰總是沒有人可以抹掉的。此時神之領域的玩家屬xìng,那絕大多數都是鮮紅的,像是被血涂出來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