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些損失慘重的玩家,這里哪里還會有繼續投身戰斗的熱情,絕大多數都是對于之前熱情的一種懊惱。喧鬧之后,留下的總是蕭條。這次世界大戰爆發得快,在季后賽初期就開始出現各種苗頭,到了總決賽第一陣結束后,算是到達了一個頂點。這一夜通宵,太過于熱情的,沒幾個好下場的。尤其是那種沒有團隊只是單打獨斗的,基本都是裸奔迎接第二天的朝陽。

    真要是這樣能出到口氣,那還真算是好的,鐵血粉絲肯定無怨無悔。問題是這一夜過去了,有哪家說吃大虧嗎?有哪家被殺到哭爹喊娘嗎?沒有。任何局部小范圍上占到的便宜,都影響不到大局。參與世界大戰的大俱樂部公會,根基不是一個通宵就會被動搖到的。

    這場大戰,是純粹的一次意氣之爭。除了宣泄掉自己裝載不住的熱情,沒有任何作用。熱情之后,那自然就是各種空虛。心里空虛,裝備欄也很空虛。

    淚流滿面啊!不少人都是如此心情。當然也不乏那種覺得很過癮的家伙,被爆得光了還在洋洋得意地向旁人講述著自己昨晚是如何一刀斬下那個囂張家伙的狗頭。這顯然是對精神愉悅的追求達到了相當高的境界。

    葉修操縱著君莫笑隨意走了走,大多看到的是這種激戰之后玩家的茫然。至于各大俱樂部公會可沒那么容易閑著,個個都在刷世界吹噓昨晚的激戰中他們的公會玩家是如何的神勇,他們戰隊的粉絲們是多么的不敗。

    從公會俱樂部的宣傳上來看,這一場大戰,大家好像都是勝利者。但從街頭巷尾的玩家來看,這一場大戰,大家全是失敗者。

    葉修對此不會感到太意外。這樣的意氣之爭,注定就會是這樣的結果。不過網游嘛,如果連意氣之爭都沒有,純粹為了利益打殺的,那或許也不會這么有趣了。

    各大公會俱樂部一邊鼓吹自家的強大,一邊也要撫慰一下自家粉絲在這一場戰斗中所受到的損失。各家都有一些發裝備補償粉絲的舉動。至于這當中會不會有渾水摸魚或是什么的,其實并不重要。

    裝備散誰都是散。反正留不到手上,關鍵是要讓粉絲們感受到關懷,讓大家覺得這就是一個整體。對俱樂部來說重要的,就是讓人們看到他們的這種態度。

    如此手段,這些大俱樂部哪有不嫻熟的。一晚上自己打來打去搞得滿目鮮紅,完了再自己買單撫慰傷痕。聽起來是多么蛋疼,但這就是玩家的熱情。各大俱樂部其實倒喜歡粉絲們有這樣的熱情,個個理智冰冷的話,那很多工作都不容易開展。

    “想不到這場戰斗這么快就打完了。”四家公會的會長也挺感慨,他們巴不得這些大公會無何止的打下去。但現在看來,似乎是要告一段落了,實在是有太多的玩家已經傷不起了,于是這場戰爭不知不覺地就有些淡化了。

    “沒關系,還有總決賽第二輪呢!”乘火打劫的家伙當然看熱鬧不嫌事大,指望著總決賽第二回合能撩撥起更強的戰火。

    “這周的野圖S還有多少個?”葉修問斬樓蘭。

    斬樓蘭這邊有著詳細的統計。“36個。”他回復道。

    與此同時,各大公會在戰事稍事消停后,一方面和粉絲搞關系聯絡感情,一方面也開始清算這一周野圖S萄情況。

    “本周野圖S還剩36個,其中70級的還有九個,昨晚一夜大家還很忙的時候,野圖SS一共刷了7個,其中有4個70級的,分別是暗黑殿堂的暗夜流光索爾,世界之樹的叢林守護維奇,嘆息峽谷的刀客阿佑,還有落日瀑布的隱者斗士阿利安。”

    各大公會別看忙著PK,對野圖S萄統計可是絲毫沒差。尤其是最重要的70級野圖S,更是當作重點有著詳細地陳述。

    “倒是便宜了那幾家公會。”各大公會無不如此想著,至于被哪家殺到了并不重要,反正他們一出馬,這些公會會集體沒戲。

    “乘著現在沒什么事,讓各地方的人都多多留意S。”各大公會的部署都差不多。總決賽未完,他們也不知道這戰火什么時候又會突然點燃。反正作為可以控制的公會,他們是絕對不會主動挑起這么沒意義的意氣之爭。各大俱樂部公會都是為了替自家粉絲出頭、爭氣、表態,這才寧可損失7個野圖S攄參與這不會有好結果的世界大戰。

    現在看起來比較平靜,他們當然樂得也休息休息。當然,這個休息并不是說就放假了,野圖S萄工作必須要抓。

    “明白!”諸大公會的玩家,都是如此響亮有力地答復著公會的最高指示。

    時間流逝。清晨的游戲里,在線玩家并不會太多。收拾心情的收拾心情,重整裝備的重整裝備。各大公會玩家呢?他們的調整比較迅速,尤其是精英團隊,在這樣的大戰后,公會肯定會花力氣將他們重整旗鼓。此時大家裝備無礙,都在努力刷回昨晚大戰損失掉的經驗。這樣的混戰,沒有誰會是不死支撐下來的。除非你沒有殺到第一線去。

    一切都在有條不紊地進行著,直至各大公會突然都先后流傳起了一條消息。

    迎空海峽,60級S,海上夜歸人甘烈刷新。

    “只是個60級野圖S嗎?”大公會的核心堆里,流傳著這樣的聲音。

    60級野圖S,確實不至于讓他們太過于重視,別說出去精英團了,連出去固定團都沒必要,就近隨便組一個吧!

    “只是個60級野圖S嗎?”大公會不知道的是,此時在幾個中小戰隊的公會里,也留傳起了同樣的聲音。這讓他們聽到一定會大跌眼鏡。什么時候這些公會也可以對野圖S栄示出這樣的不以為然了?哪怕是60級的。

    迎空海峽。

    收到情報的各大公會都派出了相應的人手趕到。

    藍溪閣方面,藍河又是操縱著他在神之領域的藍橋春雪,率領著就近湊起的臨時團隊趕來。

    經歷了世界大戰,公會里的人上上下下都很疲憊,這種時候藍河哪里好意思不讓出來分擔一下壓力?于是不怎么愛干的搶SS的活,又一次落到了他手上。

    “能早點到,搶先一步殺掉最好了……”藍河比較奢侈地想著。

    但是很顯然,他們藍溪閣并不是最快拿到消息的。他們的才走到半路上,就收到前方消息,有公會已經聚集,開始清場了。

    “哪家啊?這么快!”藍河問。

    “賀武公會。”前方回報。

    “賀武公會,想偷獵嗎……”藍河暗暗想著,他也是見識過各種陣勢的人,這些中小公會該是個什么樣子,挺清楚的。

    “抓緊時間!”藍河招呼著他們的隊伍。雖然只是賀武公會,但SS也不過是個60級的,殺起來沒啥難度,這要去得遲點,怕是真見不著了。

    “小心點盯好了。”藍河一邊又聯系前前方的眼線。

    “已經又有新的公回來了。”前方回報。

    “哦,哪家?”藍河忙問。

    “義戰天下!”前方回道。

    “哦,那正好,讓他們先斗一斗,我們到了揀個現成。”藍河心情愉悅。

    “又來一家。”前方消息不斷,“是昭華。”

    “哦。”

    “越云公會的人也到了!”消息又到。

    “怎么搞的,這些公會的消息比我們還要快些。”藍河有點納悶了。搜野圖SS,這拼得是人力。公會能掌控的玩家越多,情報網絡的覆蓋面積就越大。所以像他們這種分會都有好多的大俱樂部公會,比起這些中小戰隊公會的又是不是一點半點。結果現在都有四家這樣的公會先到了,這毫無疑問是因為人家情報更快,結果他們藍溪閣的現在卻還吭哧吭哧地跑在半道上。

    但管他先到還是后到,SS不也得搶嗎?不能早早帶SS轉移,那還不如晚點到揀現成便宜呢!藍河想著,又給前方去了消息:“隨時告訴我戰況。”

    “中草堂的人來了!”前方卻立即就回了一條。

    “真夠熱鬧的啊……”藍河嘟囔著。

    迎空海峽,石岸邊上,海浪很是洶涌地拍打著焦石,焦石之上卻已經化為戰場。第一個到達此處的賀武公會,毫不客氣地就和野圖SS海上夜歸人甘烈戰到了一起。

    中草堂此時過來了一個團,也是就近組起的公會玩家。帶團的玩家叫千日紅,中草堂的絕對核心。這樣的核心,任何公會都得來一個,SS爆出的東西總得有個絕對值得信賴、讓人放心的人去拾取吧?U

    千日紅領著團隊到達石岸邊時,頓時就有點搞不懂了。賀武公會的玩家在積極擊殺著SS,周圍居然有三家公會在圍觀……

    圍觀的想后發制人,這可以理解,但賀武的人怎么這么呆頭呆腦啊?眼瞅著人家黃雀在后了,還在那里螳螂耍大刀,耍得是個二字嗎?

    千日紅疑惑著,于是也先不動。大家都喜歡后發制人,省事嘛!結果就這樣,一家一家的公會團隊漸漸都到了,霸氣雄圖的,藍溪閣的,輪回的,煙雨的,連嘉王朝的都有,很顯然人家雖然已經出局,但還是很有抱負的。

    各公會的人來了,都有些摸不著頭腦,疑惑地圍觀起來。殺著SS的賀武公會的玩家們真有點肝顫了!泥馬,場面太大了,這么多家公會圍觀我們表演啊?

    ===============================

    嗯,第三更,最近突然熱衷于起一些很有腔調的章節名,比較這一間的,大家覺得怎么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