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籃溪閣來的真不怎么早,他們到的時候,中草堂霸氣雄圖*王朝這些老對手全都已經來人了。藍河左右看了看,普通角sè當然難有幾個認識的,但帶隊的這種都是公會核心,像他們這種老成員,就難得不認識了。

    雖然是經常會打殺的競爭對手,但現在搞網游這塊的也有點職業選手那種“場上對手,場下朋友”的職業精神。搶SS的時候大家不留情,但這還沒開打呢,湊堆說說話也沒啥新鮮的。

    藍河看到那幾家帶隊的就在那圍著嘀咕呢,也是湊上去打招呼。

    “哦,藍棒啊,好久不見你呀?”

    這一堆里的幾位紛紛向他打著招呼。藍河現在不太帶隊打SS,那和其他公會打到交道就會少了點,自然容易“好久不見”

    “嗯嗯”藍河應著聲,當然這個也沒必要解釋,直接切主題:“這邊是怎么個意思?”“賀武到就開殺了,現在被困著,看來也是騎虎難下,走也走不開,不殺那不就是被SS殺?嘖嘖,悲劇啊!”這幾位,觀察之后得出的是這么一個結論。

    “哦”藍河應了聲,但他還是覺得有點不對勁,這個不對勁很快也被中草堂的千日紅說出來:“今來的公會可夠多的,看來得費點勁。”是的,來的公會有點多。

    賀武、越云、昭華、義斬天下,這樣的公會在搶SS的時候一下子跑來了四家,這還是比較少見的。雖然不覺得這些公會是威脅,但現在一下子多出來四家,他們這邊大公會也有數家,大家都是各自為戰的話,這樣的局面是最讓人心煩的。什么時候投入戰斗,切入點很不好找。所有人都希望最后動手撿便宜,但SS的生命又不等人,誰會先沉不住氣插手搶奪呢?

    這個話題他們就不會討論了,這是接下來大家競爭會用到的手段,哪有一起商量我們這場架該怎么打的?

    賀武那邊打成一團,SS又是個身形不顯的家伙,不過海上夜歸人甘烈的形象還是有點明顯的,藍河很容易找到了目標。點擊看了下血量,已經下去不少了。左右再看看,各家公會都有點蓄勢待發地意味了。

    原本扎堆的一幫帶隊的在藍河過來聊了幾句后,就已經各自散回自家方陣了。各家開始相互提防著,同時又盤算著該如何發起沖擊。

    與此同時藍河開始收到消息,就是這幫帶隊核心來的,霸氣雄圖的說咱們聯手先把中草堂的擰了,中草堂的說剛嘉王朝來消息讓我和他聯手對付你,哥們不待見這種行為,咱倆聯手搞他,然后嘉王朝又來消息說兄弟搭把手唄?咱一起先把霸氣雄圖干了……

    又來了……

    藍河看著這如此種種,那種心力憔悴的感覺又上來了。他現在就是不想參與這種虛與委蛇爾虞我詐的斗爭,但一帶隊來搶SS卻是無可避免的要攤上這種事。尤其是這種表面平靜斗爭尚未開始的情況。真要一來就已經打成一團的那倒不用這么煩心了。

    “好吧!”

    “好吧!”

    “好吧!”

    “好吧!”

    藍河現在是真煩這些個東西啊,也懶得分析這些信息從中找什么可乘之機,到最后就是不負責任的一律答應了。

    終于,SS的血量掉到只剩四分之一了。正常情況下,這種時候差不多已經可以出手了。但這次各大公會都tǐng沉得住氣的。他們想把這機會留給那邊的越云、昭華、義斬天下什么的,由得他們先去動手。

    誰也沒想到,這幾家小戰隊小公會的,居然比他們這些大公會還沉得住氣,看著生命都掉到這階段了,居然還故作冷靜不動手。

    “靠小公會就是小公會,搶過野圖SS嗎?有常識嗎?”大公會這邊還有人吐槽呢?其實越云昭華義斬天下在一般人眼里哪里算是小公會啊?但放到他們眼里,自然而然地就成了小公會。至于那些玩家自己折騰的幾十人幾百人的公會。靠,那也算公會?

    小公會的沉穩舉動,讓大公會們有點坐蠟了。難道他們去動,讓小

    公會后發制人揍他們屁股?不行,這太沒面子了,繼續堅持。

    大公會們繼續不動,繼續看著SS的生命下降著公會那邊還沒動靜,都有些想派人沖過去提醒他們一聲:喂,再不打,這SS

    大家可都撈不著了啊!

    SS血量從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再到六分之一不動,不動,還是不動。

    小公會不動如山,大公會如坐針氈。終于有人有些醒悟過來了:有我們在,他們哪里敢動?

    是的,他們一定是因為我們都到了,所以被嚇住了有人正這樣認為呢!那三家小公會,突然動了。

    “靠!”剛這樣想的人覺得像是被打了臉,有點不好意思了。

    三家不動則已,一動就是雷霆萬均,角sè一個個張瑄舞爪地就朝著賀武公會撲上去了。

    對!這就對了!

    打吧,殺吧!jī烈點,然后再讓我們來清理你們!

    大公會們滿意了,這時候也開始暗中調配人手,準備隨時動手了。

    接管SS,攻擊其他意圖接管SS的公會,防著其他會他們搗亂的公會,要做的工作很多啊!不一一分派好了怎么行?

    結果就在這時,大家又發現一點不對了。

    是的,不對,非常不對!三家公會齊撲上去了,這海上夜歸人甘烈的血量,怎么反倒越掉越快了?

    七分之一、八分之一……,………九分之一……暴走了!!!

    靠,你們這些家伙,你們應該先把賀武公會的人先清了,再伺機接管SS。哪有你們這么迫不及待就搶的,這種階段了仇恨能拉過來嗎?這樣打法,賀武的人沒死完,SS也要先倒了,賀武團隊的人占了那么大的輸出比例,這SS的歸屬絕對是他們的啊!你們這幫白癡,豬,會不會搶SS

    大公會怒了,沒想到這些小公會的家伙居然成事不足,敗事有余,他們連忙準備動手,準備給這些不會搶SS的小公會好好上一課。

    但是遲了,沒等他捫齊撲到跟前,系統先出了公告:賀武公會擊殺海上夜歸人甘烈。

    靠,這些白癡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公會的人全然都沒想到最后居然會是這樣個局面,一個個氣個半死。不過還好,只是個60級的野圖SS,大家心情還是可以容易消化的。這個時候,大公會真是想看看那三家白癡的表情啊!你們這是搶SS嗎?你們這是給賀武公會助攻去了,你們這群呆鳥,現在都知道了吧?都傻眼了吧?

    大公會的人倒是沒想著用武力來宣泄一下,他們覺得那三家小公會此時一定是yù哭無淚,悔恨交加,撞墻的心情怎么也擋不住。誰知道SS一倒,公告一出,人那邊立即就停手了,三家公會的人退出,像是什么事都沒發生一樣就帶著隊走了。然后是賀武公會,已經清理完了戰場,歡聲笑語的,也就這么從大公會面前走過去了。

    “這是怎么回事?”大公會的諸位突然有點覺得不對了,幾個帶頭核心又聚到一起開小會了。望著已經離開的四家公會團隊的身影…這四家怎么走在一起,看起來就像是一家一樣?

    “賀武的人,好像沒死多少啊?”有人說著。

    “這怎么回事?”

    “那三家……完全沒有攻擊賀武的人?”

    “難道他們上來就集中打SS,想這樣把SS搶走?有沒有這么沒常識啊?”

    藍河沒有發表看法,他還在盯著那些漸走漸遠的家伙。他突然看到那些角sè當中有一個古怪的家伙,頭重腳低的模樣,走在隊伍當中,周圍簇擁著不少人。

    那人頭頂的ID藍河有點看不清了,但他忽然就有了某種預感,他連忙讓自己的藍橋春雪朝前奔出了出去,迅速跑近了一些。于是他看清了那人頭頂的ID,和他那糟糕的預感非常wěn合。

    君莫笑!

    “藍橋”幾大公會的幾位,有些奇怪地望著藍橋春雪突然朝前奔出去了一截,U www.uukanshu.com又突然停住的舉動,然后看著他緩緩地走了回來。

    “那幫家伙他們真的是在助攻”藍河說。

    “什么?”

    “他們聯手了!明白嗎?他們四家就是一家,賀武主殺,其他三家在最后關頭出手,不是為了搶SS,是為了加快擊倒SS,我們被他們給耍了。”藍河說道。

    “……………”

    眾人都無語了,但卻又不得不承認藍河說的實在大有可能。不然,這樣上去只顧打SS不顧清人,真的太沒常識了。雖然他們把這些公會小公會小公會的叫著,但是他們真的是小公會嗎?當然不是,他們也是職業戰隊的下屬公會,也是有著和他們一樣的目標和努力方向的,他們怎么會連這種常識都沒有?他們怎么會犯這種錯誤?

    錯的是大公會們,他們實在太輕敵了。我們甚至完全沒有正視過這些對手,倒是把身邊幾家怎么對付盤算了個遍,結果呢?他們的盤算落空了。四家“小公會”在他們的圍觀中華麗地干掉了SS,低調走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