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籃河的籃橋春雪號稱籃溪閣五大高手之一,在籃溪閣的精英團里有他一分之地自然是再正常不過的。雖然對于公會之間爾虞我詐的斗爭感到十分厭倦,但藍河是個忠實的藍雨戰隊粉絲,這一點可從來未曾更改過。

    這一次藍雨戰隊在總決賽里被輪回戰隊這樣霸道的提前殺死,藍河也是一股子郁悶無處宣泄。大戰?在春易老這些公會領導的考慮里,這是損失公會實力的事,能避免還是避免得好,但在藍河此時的心里,他倒是更愿意參與這么一場不需要考慮太多的PK大戰。

    沒有yīn謀,不需要算計,只要看到是為輪回叫好叫囂的,直接上去就砍。所以藍雨對于這事是很積極的。他原本也是為了藍雨戰隊的強大在公會里任勞任怨,但他實在是累了,現在他覺得只是這樣做一個不需要理智的腦殘粉其實是件很快樂的事。他不再從長遠考慮,不再從公會利益考慮,不再想著這樣做對戰隊到底是好是壞,只是以這樣的方式宣泄,同時也是表達著對戰隊的支持。

    只不過再怎么說他還是得跟在精英團里的,于是這一路戰斗下來都沒什么壓力。他們團隊所到之處都是所向披靡。而從團隊消息里得知輪回戰隊的精英團在另一處戰場上也是如此。藍雨有些迫不及待地想和那些家伙交一下鋒,不過他心里知道,公會是不會做出這種決定的。

    遠比他要職業要敬業的春易老,在這種時候保持著理智。既在藍雨粉絲中做著領軍表率的作用,一邊又回避真正的沖突保存公會精英的實力。而輪回方面顯然也有如此的考慮,藍河不知道輪回的三界六道是不是和春易老有過溝通,反正打到現在了,兩家的精英團隊都好像不知道對方的存在一樣狠命地各自欺負著普通玩家。

    真沒勁

    ……,

    藍河想著,混到公會核心精英這個程度,真的還算是在玩游戲嗎?

    說實話對于現在的公會,藍河有一種因為對戰隊的支持面被綁架的感覺好像你不做這些事,就是對戰隊的支持不夠似的。藍河對戰隊的支持從來沒有變過,但他真的很不喜歡這種感覺。

    自己,其實并不適合玩公會啊……

    藍河這一邊殺輪回粉絲出氣,一邊還感慨上了。正好這時視角一轉,看到君莫笑他們那邊你追我趕的。正好被追的家伙路過他身邊藍河一看不是他們藍溪閣的,順手也就一劍上去了。隨便君莫笑趕到,飛快把人就給解決,撿了一地的裝備,讓藍河十分無語。

    “莫白記住這個名字。”葉修這時正對唐柔和包子說著。

    藍河的藍橋春雪還沒有離開,聽到這話心中更是不寒而栗。這是怎么得罪大神了?就是因為拾荒?太記仇了!就這樣就要把人深深地記上了?

    葉修順便又給四大合作公會的會長們去了個消息,讓他們也幫著新注意一下這個角sè。隨即轉來一看,藍橋春雪還在。

    藍橋春雪在的地方,事實上也差不多是藍溪閣的精英方陣了,此時不少藍溪閣玩家都看到這里的君莫笑了當中包括藍溪閣的會長春易老等人。

    “他在這里干什么?”春易老莫名就開始心驚了。直覺告訴他,這人出現在哪里,哪里都不會有好事的。

    看到藍橋春雪貌似在和那家伙交流,春易老甚至不惜發消息給藍河問了一下。

    “來拾荒的……”藍河回復自家會長。

    拾荒春易老身邊等這〖答〗案的人不少,什么曙光旋冰入夜寒之類的,個頂個的都是藍溪閣的高手。和他們的會長一樣看到君莫笑的名字,心中第一時間浮現出的就是兩個字:不好!

    至于怎么不好,這不是正在問嗎?只是問出的這個〖答〗案,讓大家深度思考起來了。拾荒的話,會對我們怎么不好呢?

    很顯然藍溪閣的人對葉修已經有一個先入為主的概念了。反正見著你就肯定是不好的,至于怎么個不好法,這需要我們去發現。

    “拾荒?”這時有一個目睹到剛才那一幕的玩家說話了“他那哪是拾荒,是直接在搶好不好?”這人飛快把他剛才看到的一幕給描述了一下。

    我靠我靠!眾高手大驚,居然不是拾是直接搶嗎?身上有極品裝備的大佬們頓時不安起來。這葉秋大神要對哪個下手誰能攔得了?

    “他們就三個人,不能是沖我們來的吧?”有人說著。

    “不能大意!”春易老沉聲道。

    兩大精英團,兩百個可說是處在神之領域頂端的高手面對葉修這邊只是三個人,居然還擔憂起來而且擔憂得理直氣壯,一點慚愧都沒有。藍溪閣的人,真的是吃虧吃到心理yīn影了。

    結果那邊葉修和藍河扯了幾句后,三個角sè就離開了藍溪閣眾人長出了口氣,但很快發現!他們沒有走遠!

    葉修他們當然不會走遠,他們是拾荒來的,藍溪閣精英團這么所向披靡,人都是被他們殺的,裝備也都是在他們爆出來的,拾荒者當然得在他們周圍游走了。只不過,一般的拾荒者是乘人不備,沖上來就拾,拾到就跑,或者拾完就死。沒有葉修他們這么囂張的,不急不慢地,就跟著人家的團隊不遠處觀望著,一點都不自覺他們這樣的舉動給人家藍溪閣制造了多大的壓力。

    還沒走!

    還是沒走!

    怎么一直都沒走?

    藍溪閣人打一打就會轉去視角看一看,結果就見君莫笑三個一直不遠不近那就那么吊在他們附近,頓時更加心慌意亂了。每個人都在擔心自己是不是被對方盯上了,對方肯定是要等他們生命一低的時候就來動手吧?于是治療職業們更忙碌了。到處都是喊“加加加”的聲音,但點過去一看,加毛線啊!生命剛剛下了百分之五就加加加,有毛病吧!

    “怎么回事,藍溪閣怎么突然慢吞吞的?”葉修他們這邊卻是一點覺悟都沒有,還在嫌棄人家手腳不夠麻利,殊不知這全是他們明目張膽地跟在人家身后造成的。

    完了,肯定是的上我們了!看,我們走到哪他們跟到呢!

    藍溪閣精英團殺了一路了,結果那三個依然yīnhún不散地跟著他們。

    這正應了那句話:死不可怕,更可怕地是等死。藍溪閣的人,此時就有一種等死的感覺。

    “欺人太甚!!”春易老忍無可忍了。這兩天受氣已經夠多了,他可是藍溪閣的會長,藍雨戰隊的巨粉一枚。藍雨輸得這么慘,他心里能痛快嗎?他也想要發泄,只不過他控制住了自己,他更多的需要從上層的經營角度去考慮,不能圖一時的痛快。他,畢竟不是一個單純的粉絲。

    但現在讓君莫笑三個這樣半死不活地吊著,春易老忍不下去了,不就是大神嗎?有什么了不起,也就是三個人,我們兩百來人呢?干嘛就怕了你。

    “給我上!”春易老咬牙下令。

    公會里還有人心有懼意呢,但會長指示都下來了,精英團,令行禁止那是起碼的,再怕也得上。

    于是和輪回粉絲已經是戰得心不在焉的藍溪閣玩家齊齊掉轉方向,直撲著君莫笑三人來了。

    “咦,這是”葉修一怔,藍溪閣的人怎么突然一起朝著他們沖過來了,這是要干嘛?

    “當心!”葉修懷疑對方來意,只是一時間沒鬧明白這當中的邏輯。大神的思維也有點太上位了,他以為他這老老實實只是拾荒呢,但拾荒有這么高調的嗎?這么高調的拾荒,讓人家壓力好大啊!

    轟!

    藍溪閣方面的第一個技能轟下來的時候,徹底顯lù出來他們是沖誰來的了。

    “嗯?”唐柔這疑huò了一聲,但這一聲中,飽含了〖興〗奮和jī動,這姑娘不喜歡拾荒,來一場戰斗的話倒是不錯。藍溪閣精英團的這些人,裝備、技術在那網游圈里都已經可說是頂端了,在這個環境中已可說是最強勁的對手了,唐柔迫不及待地準備領教一下,看看自己最近長進到底有多大。

    “快走!”

    結果她聽到的卻是葉修這樣一聲招呼。唐柔沒經驗衡量清楚實力,葉修卻是明白的很。三人打兩百網游精英這個太離譜了。如果說是突圍,或者是別的什么目的的話還好說,真要是生死相搏,絕沒有這樣正面沖上的道理。

    “U www.uukanshu.com打一打吧”唐柔卻還舍不得走。

    葉修轉念又一想,對啊!讓他們打一打也沒什么,頂多就是一死,掉點經驗掉點裝備而已,這些已經是網游里難得一見的高手,練練也不錯。

    想著,葉修也就應了聲:“嗯,那你們打一打把,我來把拾到的裝備運回去,快交易給我。”藍溪閣的人已經沖近,葉修三人邊跑邊是完成了交易,那兩人把身上還帶著的拾荒所得都是交易給了君莫笑。

    “好了,去吧!加油啊!”葉修鼓勵著。

    一瞬間也有點恍惚,這種感覺真像是把自己的隊員送上比賽場啊!

    “老大你先撤,我們掩護你!”包子大義凜然地叫道,他果然是完全會錯意了。

    葉修也沒解釋,他的君莫笑繼續跑遠,而寒煙柔和包子入侵兩個角sè,在完成了交易后,突然轉身,毅然決然地朝著藍溪閣兩百人沖了過去。

    嗯,今天的第二更,第三更可能遲一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