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君莫笑三人原本看起來是要逃走了,這讓藍溪閣的人心情穩定了不少。他們本也沒想著非殺死對方不可,能趕跑也不錯。

    誰知道心情穩定了連五秒鐘都沒有,那三個家伙跑了一會,寒煙柔和包子入侵兩個猛然就轉了過來,義無反顧地就沖了上來。而君莫笑呢,站在那看了一眼,跟著調頭就走,看起來是那么的決然冷漠。

    我們要倒霉了嗎?藍溪閣的玩家又一次慌了結果當然還是寒煙柔和包子入侵倒下了。兩人和兩百人正面沖突,這個玩笑開得有點太大。更何況這兩人一個就是上去找架打的,一個是去“掩護老大”的,沖得很直接,一點都不帶回旋的,最終非常慘烈地被藍溪閣的人海給淹沒了。

    到最后,藍溪閣的人望著地上的兩具尸體,都有些不敢相信。他們東南西北地四處打量著,甚至連上空都張望了。

    就這樣結束了嗎?對方沒有援兵?沒有埋伏?沒有后招?沒有給他們帶來什么麻煩?就這樣被他們輕松滅掉了?

    在藍溪閣玩家茫然怕時候,寒煙柔和包子入侵早在主城復活,等著和君莫笑會合了。

    兩人經驗是肯定掉了的,裝備也一人爆出去一件,不過這些都是小事情。君莫笑過來看到二人的時候,葉修樂呵呵地問道:“感覺怎么樣啊?”

    “老大你沒事就好了!”包子還沉浸在“掩護撤退”的情節中無法自拔。

    “對手有點多。”唐柔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這么多的對手,再逆天怕也是打不過的。剛開始沖過去的時候她炫紋飛舞的亂紋流很是威風了一下。殺得藍溪閣二百人看起來都不敢近身,她的斗志意志更是迅速被堆到了七階。

    但是接下來不近身就不近身,藍溪閣二百人里有的是遠距離職業,齊齊開火轟下唐柔的寒煙柔沒來及沖近對方身呢就被干掉了。

    包子入侵的情況也差不多,也是沖上去后不久就被對方集火給滅掉了。最終兩人連一個對手都沒有干掉。

    “想直接和這么多人碰撞當然是沒有任何可能了,這種情況下要多多利用可利用的一切條件,機動作戰找到逐個擊破的機會。”葉修說。

    柔點點頭,她試過一次當然也就知道這樣肯定是打不過的,也沒想著再去挑戰。她只是不服輸罷了,不是神情病。什么可是可能的,什么是不可能的總還是分得清的。

    “至于想和兩百人周旋的話,也得有個先決條件至少得是人家愿意跟你玩。”葉修說著“鼻本這些公會tǐng愿意的,但現在我看都不怎么搭理我們了啊,今天突然沖上來真讓我有點意外。”

    公會態度的改變葉修當然也有察覺,剛進神之領域的時候那個毅然決然的針對,結果幾次之后就雷聲大雨點小了,現在更是和平共處似的。但葉修知道這當中真的是一點交涉都沒有過,公會們是很瀟灑地就把態度過度到了現在這模樣了。

    葉修剛才和藍河的那個角sè添加了好友,此時正好發消息過去一問:“怎么回事你們?”

    “你們一直那樣跟著,大家壓力很大。”藍河回道。

    “廢話我們要拾荒啊,不跟著你們跟著誰?”葉修回道。

    “拾荒者被趕跑,你覺得很意外?”藍河真有點無語了。拾荒還這么理直氣壯啊!難道不知道拾荒者在這種場面是比蒼蠅一樣讓人討厭的東西嗎?被趕跑了貌似還很冤枉似的。

    “你們會后悔的。”葉修說。

    “這是恐嚇嗎?”藍河回問道。

    “不是,這是通知,等著吧!”葉修說。

    藍河頓時有點緊張了。大神搞了四公會的聯盟,這已經不是秘密了。現在是輪回藍溪閣兩家進了總決賽的公會在爭斗其他戰隊的公會、粉絲都沒怎么參與。聽大神這意思,難道是準備將四大公會拉攏起來滅他們一遭嗎?這家伙,是真的準備明搶了?

    糟糕,這鼻又惹出禍來了嗎?早知如此,藍河相信公會肯定會喪失氣節就讓三個拾荒者跟在后面同時忍受著大神給予的壓力的。現在到好,他們精英團不想損傷實力,結果卻是得罪了人要直接來搶劫他們……………,

    藍河不敢怠慢,連忙把這情況告訴了春易老。春易老一聽頓時也慌了。他們精英團也就兩百人,要面對四家公會的聯合軍,雖然是中小型的但也肯定是招架不住啊!更何況人家還有葉秋大神這樣的神人存在。

    “趕緊叫人!”春易老招呼下去。大公會畢竟有規模和人數在這,春易老連忙召集人馬,原本只是兩大精英團這邊戰斗的跟著三團四團五團六團一直叫了十個團,春易老還覺得非常不放心誰知道這四家要來多少人啊?

    輪回公會方面也是突然收到消息,說藍溪閣那邊在大肆集中人手,而且都是公會的團隊實力,頓時也有點坐不住了。雙方到現在為止確實是在互相回避著,但這畢竟只是心照不宣的事,沒有什么事前的約定,藍溪閣這突然開始調集人手,是要對他們做什么嗎?輪回公會當然會有這種擔憂,他們現在是藍溪閣唯一的對手吶!

    “不能大意,叫人!”輪回會長三道六界也是連忙下令,輪回公會的團隊也開始集中,一團二團三團四團的,也是連招來了十個團也覺得不過癮。

    “要出大事了。”魏琛神sè凝重地對葉修說著。

    “怎么了?”葉修問。

    “突然開始集中人手,看起來是真的要和藍溪閣干一場了?”魏琛雖然掛職精英二團的團長,但他的出現比較突然,是因為突出的才能被破格提升到如此地步的。而輪回對他的信任,卻不會因為他的才能有什么提高。所以雖然帶著一個團,魏琛卻依然不是輪回的核心成員。

    每天也就是收消息指東打東指西打西,決策是如何下達的,他也完全不清楚。

    “是嗎?那厲害了,準備在哪打?我們準備準備。”葉修說道這次公會的精英力量都在回避jī戰,導致拾荒的收成遠不如前幾天亂戰時的。現在聽到也有可能會發生高層次的沖出,葉修也準備把握一下機會。

    “還不知道,等命令呢!”魏琛說。

    “是嗎,那婁找藍溪閣的問問吧?“葉修說。

    “是嗎?你能問到啊?那你問問。“魏琛很意外,他以為葉修在這些公會眼中就是直接被拉黑的玩藝居然也能打聽到這種非常高層的情報嗎?他這一邊說著,腦袋都湊葉修這邊看他拉出好友去發問了。

    “什么情況?你們要和輪回開干了嗎!”葉修給藍河的藍橋春雪去消息。

    “什么?”藍河mí茫了。

    “怎么?你們不知道嗎?輪回都開始集中人手了!”葉修說。

    “什么?!”藍河這次是嚇了一跳,連忙把這消息告訴春易老,春易老卻早已經知道:“是的,我已經收到情報了,輪回方面聚集了十多個團,好像會有什么動作。”

    他們想干什么?藍溪閣這邊已在jī烈地討論著這個問題,如同輪回方面也在討論這個問題一般。

    這微妙的情況,讓藍河覺得很有些不對,他雖然厭倦這種爭斗了但沒辦法現在爭斗不巧就又砸到頭上了,順勢想了一想后,就已經有了點意見:“不會是葉秋從中在搞鬼吧?”

    “我靠!”這話一出,好多人都驚覺了。

    “這家伙聚集四個小公會還不夠,居然還把輪回也拉攏上了!難怪輪回突然這么有信心,居然聚集人手想和我們開仗了。”藍溪閣的核心們議論紛紛。

    “這下可有些難辦了!他媽的這個混賬,趁火打劫!這是趁火打劫!”春易老罵起來了,旁人聽著有點不明白這是在罵葉秋還是罵輪回方面,后來一琢磨,算了反正都是該罵的,都當全是混賬吧!

    這些推斷是因藍河的猜想而起,但藍河回過頭來又有點不對的。

    是葉秋在攛掇的話,那他給自己來的那些消息就有些莫名其妙了啊!這個,好像非常說不通啊?

    正苦思呢,君莫笑這邊卻又來了消息:“要動手了嗎你們?”

    “動什么手?”藍河順手回道。

    “不是你們要向輪回下手了嗎?”

    “說什么呢你?”藍河愈發地mí糊了。

    “貌似是輪回主動的。”葉修覺得他已經掌握到情報了回頭對魏琛說著。

    “兩大公會實力差不多,說起來的話,藍溪閣還應該是強一些的。

    輪回居然主動要出擊肯定不是這么簡單,難道輪回這邊還藏了什么幫手?”魏琛站在戰略角度進行思考。

    “UU看書 www.uukanshu.com這么大規模的沖突如果是哪家準備出手,也得早做準備。聚集人手的話,不可能沒有發現啊!”葉修說。

    “只是咱們沒發現罷了,我們又有什么情報渠道?”魏琛說。

    “誰說沒有?哥現在聯合了四家公會呢,你也不要太小看。”葉修說著,就給四家公會的會長去消息,讓他們留意各大公會是否有什么動靜。

    而這時候,藍河把整個事情理了理了,尤其是細看了一遍和君莫笑的聊天記錄,終于覺著有些不對勁了,發來消息問道:“難道不是你在搞鬼嗎?”

    “我搞什么鬼?”葉修也被藍河冷不丁發來的一句給搞茫然了。

    “你說要讓我們后悔。”藍河說。

    “哦,我隨怎么,嚇到你們了?”葉修問。

    嗯,又一更,寫得還tǐng快的!上一章的章節名少了一個六百的“百”嗯,章節名上出錯不是第一次了,估計也不會是最后一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