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六百九十三章獎項盤點

    藍河郁悶得想死。他哪會想到大神這樣的身份居然也像個三流玩家一樣還放場面話的。結果他們風聲鶴唳,被人家隨口交待的一句場面話嚇得大動干戈。既然大神沒這意思,那聯合四大公會啊慫恿輪回什么的就都是腦補了,那輪回為什么會有動靜呢?藍河畢竟是斗爭經驗豐富的,想一想,已經有點明白。

    這讓他更加羞愧難當了。本來啥事都沒有的,是他把大神放話當成要動真后非常緊張地通知會長的,哪知道鬧出這么大個誤會,現在讓他怎么和春易老解釋啊?

    沒辦法,該說還是得說,藍河只能硬著頭皮找春易老解釋了一番。

    春易老一聽也很郁悶,卻也沒責怪藍河。設身處地地想一想,換了是他,被大神這樣丟一句話過來,可能也會和藍河一樣緊張重視。結果現在倒是鬧清楚是誤會了,這么看來輪回那邊還是被動的,是看到他們有動作才會做出應對的,自己這邊還是趕緊散了吧,免得輪回按捺不住主動動手了。剛奪了冠軍,輪回那幫家伙興奮著呢,誰知道會做出什么事。

    一想到要散,春易老又頭痛了一下。這急吼吼地把各團人員都叫齊了,啥也沒干呢,突然就說要解散了。玩烽火戲諸侯呢這是?春易老想破頭也沒想出個自圓其說的說法,最后只能以誤會為解釋,讓大家又散了。

    輪回那邊已經起了誤會,春易老惟恐自己這邊散了還不夠對方理解的,又是給輪回會長三道六界專門去了條消息:“誤會,別亂來。”

    三道六界這正準備給召集起來的公會玩家發表重要講話呢,突然就收到春易老這么一條消息。頓時也是愣住。春易老這貨很煩,發消息老是怎么簡單怎么寫,讓他在消息是交待清楚一件事比讓他死還難,三道六界索xìng也沒問他,而是找了藍溪閣的筆言飛去問,都是公會核心,又是五大高手,三道六界估計春易老知道的其他人都會知道。

    筆言飛當然已經清楚,但這事尷尬啊!他們被大神隨便一句話搞得大張旗鼓,這事光榮嗎?當然不光榮。所以筆言飛這死活也不肯交待真相,反正就說是和別人發生了點誤會,不是要對付輪回,輪回如果是要防著他們,就散了吧!

    除此多的就什么也不肯說了。

    三道六界當然也不想和藍溪閣大動干戈,他們的公會實力比藍溪閣還弱著點呢!只不過藍溪閣方面說得不清不楚的讓他實在不敢就此放松警惕。于是動員講話先免了,但團隊先不散去,以免萬一……

    結果,他這不散,藍溪閣又反過來緊張了,他們的人都散了啊!輪回還不散,這是想乘機來事嗎?于是藍溪閣的人就接著質問輪回方面去了。

    兩大公會來回扯皮,全是因為葉修隨口一句話招惹起來的。但他還是一點覺悟都沒有,就等著精英們開打好拾好裝備,等著不見動靜還不耐煩了,連續給藍橋春雪去消息問“打不打”、“打不打”,藍河哪有心情理他啊,直接裝死不回。

    兩大公會扯皮,精英們非旦半天不火拼,欺負普通玩家也顯得心不在焉的。再說輪回這邊,聚集了十多個公會固定團,普通玩家那得多沒眼力勁啊會向他們這龐大的軍團挑釁?原本熱熱鬧鬧的一個拾荒所在,現在變得大家都繞道走了。

    “媽的,這是搞什么呢?”魏琛也被折騰的一頭霧水。身為一個團長,完全不知道高層在決策什么,這讓他很尷尬。

    葉修也是無奈,給魏琛發根煙的空,突然瞥他他屏幕上,某個身影從他那術士的視野里晃過。

    “哎哎哎!!視角向左轉!”葉修連忙叫。

    “怎么?”魏琛接了煙正要點呢,聽到葉修叫喚,連忙先把煙叼著,手操起鼠標就一個轉向。

    葉修盯著他的屏幕,立即發現。

    “那個小子,幫我盯著!”葉修一指。

    刺客莫白。

    毀人不倦知道葉修是蹲在藍溪閣精英團那邊拾荒的,不敢再過來。而眼下兩大拾荒圣地,一個是藍溪閣精英團那邊,一個就是輪回精英團這邊,那邊去不了,毀人不倦最后就跑到了輪回這邊。

    結果因為多出來的事端,這邊暫時沒什么荒可拾,毀人不倦耐心等待輪回聚起了這么多人,他也覺得肯定是要出大事。這事越大,拾荒者的機會就越多,毀人不倦能舍得離開嗎?結果他這附近轉悠,結果就被葉修從魏琛屏幕上給看到了。

    “這誰?”魏琛問。

    “就那個毀人不倦的小號。”葉修說道。這是要爭取拉攏入公會的人才,和魏琛也是介紹過的。

    “哦哦,那家伙,正好,我去看看有多厲害。”魏琛說著。

    幾分鐘后,魏琛長出了口氣:“媽的,確實有兩下子,差點讓他給跑了。”

    葉修望著魏琛屏幕上莫白的尸體,以及來來往往的輪回精英二團的玩家,忍不住感慨:“你真是個畜生,至于嗎,這么多人……”

    “身為一個團長,帶著團不用,跑去和人單挑?這不符合網游的客觀規律啊!”魏琛理直氣壯。聲稱要看看毀人不倦有多厲害的他,根本就沒讓自己的術士直接上,而是領著他的精英二團直接上了。

    同樣是一百人對一人的比例,但這次和唐柔包子面對的不一樣。唐柔包子那是直接沖上去就戰的,毀人不倦這次是發現不對立即就準備跑的。不過魏琛指揮團隊還是最終還是沒懸念地把他干掉了,不過卻也看出來毀人不倦確實tǐng不簡單。

    “這人值得招攬,好好磨吧,我這邊也幫你留意。”魏琛說道。毀人不倦的情況葉修和他有聊過,這么一個對職業圈沒興趣的異類確實難以招攬。感覺就像是一家足球俱樂部跑去nb對著一位籃球選手說“來吧,和我們一起去奪取歐洲冠軍杯吧”,怎么看都覺得有病不是?再加上對毀人不倦也沒深層次的了解,這人也不愿意和人有什么交流,只有打打殺殺這樣粗暴對待了。

    “這家伙或許還會有別的小號,你多留意。”葉修說著。

    “嗯,這樣的身手,馬甲是掩蓋不住的。”魏琛點點頭。

    于是葉修帶著唐柔、包子,又湊去藍溪閣那邊了,魏琛坐鎮輪回這邊,毀人不倦想繼續拾荒,除非放棄這兩個收益最大的點。

    “我們又來拾荒了,你們別亂來啊!”葉修帶著唐柔包子又出現在藍溪閣精英團附近了,但這次提前去消息給藍河打招呼。

    春易老被傳話后氣得手都抖。拾荒者這種上不得臺面的玩藝,向來就是沒精力搭理,真要遇到順手就給他宰掉。但現在居然明目張膽地打上招呼了……

    忍了……春易老最后還是忍了,之前雖然是誤會一場,但卻也意識到了大神現在的能量,以及可以和輪回聯手這樣的空當,還是不要太逼人家了。不過就這么讓人鉆在他們堆里拾來拾去也太沒面子,春易老下了指示,戰斗中要注意多多拾取戰利品。他不想讓葉修他們拾得太春風得意。

    渾渾噩噩的一天就這樣過去了。輪回和藍雨最終也沒鬧起沖突,誤會就是誤會,只要沒有人心存歪念有意去利用的話,還是很容易被弄清楚的。藍溪閣始終沒有再聚人手也沒有發動什么襲擊,輪回方面最后也就把他們的大軍團解散了,固定團繼續散播神之領域各地耀武揚威地欺負彼此的玩家。

    葉修三人就這樣拾了一天的荒,藍溪閣的人都看在眼里了,假裝不知道。但會長指示的精神他們領會得極好,他們也拼命拾裝備,尤其是看到這三人沖來了,連忙就會把自己腳下四周清掃一遍,好多次讓三人無功而返,這讓藍溪閣的人也暗爽了不少。

    這一天過去,這一周也正式宣告結束。隨著總決賽的落幕,榮耀職業聯盟第八賽季也劃上最終的休止符。

    輪回作為新科冠軍登頂,他們的隊長,王牌選手周澤楷獲得第八賽季常規賽的最有價值選手,同時也是總決賽的最有價值選手,同時還獲有團隊輸出之星,擂臺最可靠選手等獎項,這些都是根據常規賽時的技術統計得出的。

    同時公布的還有其他各類獎項。

    單挑之王,根據個人賽的戰績所評出的獎項,獲得者是微草戰隊的劉小別,角sè劍客飛刀劍。

    一擊必殺,根據團隊賽時完成的終結一擊評出的獎勵,獲得者是藍雨戰隊黃少天,角sè劍客夜雨聲煩。

    最佳第六人,團隊賽時以第六人身份出戰達到一定場次才有資格參評,最終獲得者是煙雨戰隊的魯奕寧,角sè神槍手yù蓋彌彰。

    除此虛空戰隊的李軒、吳羽策的雙鬼組合獲得最佳搭擋,U www.uukanshu.com百花戰隊的唐昊獲刮目相看獎,進步最快選手的意思,再有就是最佳新人獎。這獎是有過正式出場記錄一年級生參加評比,第八賽季并沒有像上寒季孫翔那樣突出,直接在戰隊挑大梁的新秀,最終的競爭就顯得異常jī烈。

    雷霆戰隊的戴妍琦,呼嘯戰隊的趙禹哲,皇風戰隊的何偉堂,都時常被人終是呼嘯戰隊的趙禹哲獲得了最佳新人的稱號。

    呼嘯戰隊本賽季最終排名第九,沖擊季后賽失敗。戰隊隊長,王牌選手林敬言也是因年紀問題狀態下滑,在全明星周末時被唐昊新秀挑戰,完成了以下克上,第一流氓的稱號已經有些名不副實。同隊的另一位全明星級別的選手方銳,本賽季狀態有些虎頭蛇尾,全明星周末成了他狀態起伏的分水領。反倒是新人趙禹哲的表現一直較為穩定,最終將最佳新人收獲囊中。

    第八賽季各大獎賞盤點完畢,卻也不得不提遭到懲罰的兩支戰隊。

    嘉世、玄奇,兩支戰隊因為常規賽排名倒數一、二,最終宣告出局。

    感覺這個月白天更新還是tǐng多的,是吧!看,又來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