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火焰爆彈!

    元素法師很低階的一個技能,蔣游當然不會放在眼里,輕松朝旁閃開,一邊就待操縱游峰電還擊。結果就見那個叫分煙景的法師已經從石柱上跳了下來。

    跳下來也要打!

    蔣游沒遲疑,一個法術的吟唱操作下去,正待點向分煙景,突然就聽轟一聲響,視角內一道火柱沖天而起。元素法師技能:烈焰沖擊。

    法術不是攻擊游峰電,蔣游不用忙著躲避,但這一烈焰沖擊卻讓他失去了攻擊的目標。火柱升起,分煙景被包裹當中,連個衣角也沒lù在外邊,蔣游本已移動到此光標,頓時不知該點擊什么了。

    但是,分煙景還在那里下落總是不變的,蔣游憑借經驗猜測著點了下去,把剛剛吟唱的法術轟了出去。

    元素法師技能:雷電貫穿!

    一道閃電從游峰電的法杖頂端竄出,噼啪閃耀著,看起來未走直線,卻瞬間就將那道烈焰沖擊的火柱擊穿,打到了后方的石柱上。

    沒有中!

    蔣游心中剛剛升起這個念頭,突然覺得視角里似乎有一些異樣。

    游峰電的身遭,空氣像是雷電貫穿剛剛走過那樣閃起了細微的電光,腳下四周,大地的顏sè似乎正在變深,而且看起來還有點模糊,像是有什么蒸汽隔在了當間。

    靠!

    經驗豐富的蔣游如何不知這是怎么回事,他連忙就是一個瞬間移動的操作,結果……

    法術無效。

    游峰電的所有技能光標在此時都變灰了,顯示著角sè生命和法力的狀態條下方,也出現了一個異狀態的符號。

    元素法師暗系技能:魔法禁錮。

    打斷一切法術的吟唱,讓旋法者在4秒內無法使用任何法術。

    4秒,聽起來很短,但在此時,蔣游卻知道別說4秒,1秒就夠。

    雷電,烈火,瞬間已將游峰電包圍。

    元素法師大招:天雷地火。蔣游已經看出這法術即將爆發的征兆,卻還是沒能躲開,因為對方早有準備,用魔法禁錮封印了他的所有法術。想用雙tuǐ在察覺時再躲開這個天雷地火那完全是不可能的。

    光火兩系的法術傷害下,透過光影,蔣游看到那道烈焰沖擊的火柱已經消失了,分煙景穩穩地站在地上,但手中的法杖卻依然準確地指向了天雷地火當中的自己。

    這是個高手!超級高手!

    蔣游這點眼光總還是有的,更何況是他自己最熟悉的職業。這個對手,竟然在跳下的這短暫的時間里,完成了兩個法術。

    天雷地火、魔法禁錮……

    不,或許是三個法術的操作,還有那個烈焰沖擊!

    跳躍中施法并沒有什么新鮮的,只要施加有移動施法的狀態,那任何法術的吟唱操作還是一樣的。問題是這個施法的速度,從那個高度跳到地上,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這點時間里,不管是三個還是兩個技能,蔣游可以肯定的只有一件事,換作是他自己,他絕對無法做到的。

    能做到他遠遠無法做到的事,這樣的高手,那得是什么程度?

    蔣游的腦海中只有一個〖答〗案:職業選手。

    作為俱樂部公會的會長,他當然清楚,在沒有比賽的夏天會有一些職業選手跑到網游里來,或者是主動幫助公會,或者是打發時間。職業選手來了,搶ss這種事對方怎么可能不參與?

    呼嘯戰隊的職業選手?

    呼嘯戰隊使用元素法師的職業選手?

    轉眼間,一個名字已經呼之yù出:趙禹哲。

    第八賽季最佳新人,呼嘯戰隊的職業選手趙禹哲,所用的角sè韶光換,不就是一個元素法師嗎?

    蔣游自己就是玩元素法師的,所以對于同職業的職業選手總是特別關注一些,無論是不是霸圖的。所以在一瞬間,他已經猜出了對方的來頭。

    蔣游的心頓時一沉,他可沒料到呼嘯山莊竟然已經有職業選手參與進來了。職業選手來了,當然是立即提供一個帳號,而且最好的裝備武裝之,穿點橙裝那是理所應當的。

    天雷地火讓蔣游無力閃避,對方下手也不留情,接連又是數個法術不斷轟殺過來。等天雷地火消失的時候,游電峰已經生命垂危。蔣游剛剛還操縱著游峰電在第一線和煙雨樓的對轟過,對方知道他身份,當然也很重點照顧他,他這角sè的生命本來就未滿。結果現在又被職業選手這樣照顧了一輪。

    跑!

    天雷地火消失的一瞬蔣游要做的就是這個事,連忙一個瞬間移動的操作就想扎人堆去。結果技能操作還未完成,角sè只是剛剛完成了一個轉身,一道閃電已經從游峰電的后背刺進,前ōng竄出。

    “媽的”蔣游怒罵了一句。游峰電的生命在這一瞬間已經清零,倒下,死在了對方的一記雷電貫穿,正是蔣游最開始朝對方反擊的那個技能。

    ……哼”游峰電倒下,鼻煙景連瞥都沒多瞥一眼,冷哼了一聲后,就已經朝別處轟去了。

    蔣游猜得一點也沒有錯,分煙景背后的操縱者,正是呼嘯戰隊的新人,同時也是剛剛結束的第八賽季的最佳新人,趙禹哲。

    第八賽季的最佳新人評選可不像第七賽季那么容易。第七賽季的最佳新人孫翔完全已經是大神級別,同期的新人在他面前直接就跪了。

    那一年的孫翔,甚至是常規賽mvp的有力競爭者。只不過mvp只看個人數據還不夠,還要看戰隊的成績。當時孫翔所在的越云戰隊是名副其實的弱隊,連季后賽都沒有打進,哪有資格出個mvp?但在最佳新人評比上,瞎子都會把票投給孫翔。

    而這第八賽季,趙禹哲是戰勝了兩個競辜者才當選的,而且領先優勢也不算很大。

    但是趙禹哲自己可不會去想這些,能獲得這個獎,他覺得就已經足夠說明他就是這一賽季里最出sè的新人選手。趙禹哲很jī動能獲得這個獎,因為這個獎,他收獲了很多自信,他覺得自己在戰隊中的地位必然會提高,而呼嘯戰隊目前的情況,讓他對未來充滿了很大的期待。

    隊中原本的王牌選手,隊長林敬言因為年齡狀態下滑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上賽季在全明星周末上被唐昊以下克上硬生生擊敗,個人聲望更是下跌了不少,連在自家戰隊里的威信也是一天不如一天,趙禹哲對他們這位隊長的尊敬就只是表面上的敷衍,心里可是從沒服氣過。

    至于隊中另一位全明星的選手方銳,水平當然是不低的,角sè鬼mí神疑也被譽為榮耀第一賊。但問題是,方銳是猥瑣流的代表人物,風格除了猥瑣,就是更猥瑣。猥瑣流是比較偏鋒的打法,支持者很多,討厭的人也很多。把這樣的選手樹立為王牌,那意味著在贏得一部分玩家支持的同時肯定要損失掉一部分。

    新生戰隊靠這樣的方式獲取一部分支持倒是不錯,但呼嘯戰隊現在已有不錯的實力和不錯的人氣,如此劍走偏鋒對他們而言風險過大。所以,方銳被本身的風格所限制,肯定不會被扶為王牌。

    那么呼嘯戰隊安該是誰當王牌呢?

    最佳新人的當選,似乎正給了他們一個〖答〗案。

    從當選了最佳新人以后,趙禹哲腦中就充滿了無數的幻想。他甚至幻想著戰隊給他收購第一元素法師風城煙雨。而且他心下覺得這種可能xìng是很有的。現在外界盛ā戰隊將為唐昊收購他們隊里的第一流氓唐三打,那么他們戰隊為什么就不可以用這筆收入,去給他把風城煙雨收購來呢?

    趙禹哲〖興〗奮了,被自己的各種幻想徹底搞〖興〗奮了。對未來無限憧憬的他,放棄了假期,跑到網游里來為戰隊打拼。他已經把自己當王牌看待了,在沒有比賽的日子,跑到網游里來多做貢獻了。

    別說,除了收購風城煙雨這個幻想有點夸張以外,趙禹哲的其他想法倒一點也不算出格。林敬言老了,方銳的風格不適合當王牌,U 擁有最佳新人的隊伍,從此把最佳新人當王牌培養,這思路完全靠譜,心下這樣想的,并不趙禹哲一人,有很多人。

    比如網游公會的會長馬踏西風,他就是這樣想的。于是當趙禹哲沖進網游里來支持他工作的時候,他是真把這位當作未來的王牌一樣看待的。這讓趙禹哲從頭舒服到腳,拿著馬踏西風配給他的角sè和裝備,風風火火就幫戰隊搶ss來了。

    于是,第一戰,遇霸氣雄圖。

    對于馬踏西風一旁對霸氣雄圖精英團實力的介紹趙禹哲不屑一顧。

    有什么啊?區區網游級別的,就算是精英又能厲害到哪去?擒賊先擒王,直接先把對方的老大干掉,看他們還能怎么樣。

    所以趙禹哲的分煙景站得很高,他就是在找對手帶頭的,準備直接干掉好好打擊一下對手的士氣。

    很明顯他成功了,蔣游和他一個照面就被他干掉了。此時的趙禹哲更加志得意滿,網游里這點小事情,怎么難得住我這位最佳新人,呼嘯戰隊未來的王牌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