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包子,不要那么著急。”

    聽到這句話的趙禹哲立即將還在翻滾的分煙景來了個視角大盤旋,飛快將周圍這群人頭頂上的名字掃了一遍。

    他在找哪個是包子。從剛剛聽到的這句話,這個包子似乎會在接下來扮演關鍵角sè,指揮正在讓他不要著急出手,這讓趙禹哲不得不防。他的分煙景剛剛接連在地上打滾,連直起腰的功夫都沒有,處境不可謂不緊迫。結果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對方竟然不準備繼續搶攻,反而讓下一步的殺招不要急,如此ōng有成竹,讓趙禹哲不由得也有些心慌了。他想趕緊找出包子,好做防范,結果視角轉了一圈,看到的十個角sè里,沒有任何一個人的名字里有“包子”字樣。

    趙禹哲郁悶了,他知道對方沒有以游戲角sè相稱。如此哪個是包子呢?

    結果這時身前卻傳來了一聲“嗯”。

    是這個流氓?

    趙禹哲的聽力練得還是刷旨的,一下子就搞清楚了聲音的來源。

    剛剛施展霸王連拳被他避過的這個流氓就是包子,在“嗯”了這一聲后果然沒有繼續緊逼。

    是讓他不要搶攻?

    趙禹哲一怔,這個流氓剛剛逼得他連續地上打滾的攻擊讓他不得不承認這人并不如他想象般的那么菜。

    流氓雖然不是趙禹哲的本職,但他卻不陌生。他可是呼嘯戰隊的成員,呼嘯戰隊擁有第一猥瑣的盜賊,但是更有名的,還是他們隊長林敬言的流氓角sè:唐三打。

    林敬言雖然狀態下滑嚴重,但唐三打這個角sè卻依然是聯盟貨真價實的席流氓,這個角sè有多強,趙禹哲很清楚。這樣戰隊環境里出來的他,對于流氓這個職業習慣xìng地就會多一些重視。而這個被稱為“包子”的流氓,在連續搶攻將他逼得很有些狼狽的情況下,竟然被指示放棄進一步的搶攻,這是有什么yīn謀?

    職業選手層次比較高,想問題也比較多,趙禹哲此時驚疑不定,打起了十二分精神盯著眼前這家伙,而后就見這流氓忽然朝前一探手。

    鎖喉!

    趙禹哲連忙讓他的分煙景退后。一打多的時候,這種帶有限制效果的技能遠比一次重傷害要可怕。加上趙禹哲擔心對方有什么大招,原本可以一步避過的技能。他退了差不多有三步,而后繼續死盯著這流氓。

    流氓一揚手,一片磚飛了過來。趙禹哲讓分煙景隨便偏了偏頭就避過了。

    這再看……

    趙禹哲在琢磨味道,老實說,這兩擊他一時間看不出有什么神奇厲害的地方,這讓他心里更加不安起來。他幾乎是下意識地轉了一圈視角,結果就見身后一個戰斗法師已經提矛直沖過來。

    豪龍破軍!

    這戰斗法師的裝備著實不怎么樣,但這豪龍破軍的氣勢可是一點也不弱。元素法師這樣的職業,完全沒有技能可以正面應對豪龍破軍這種擁有超強判定的大招。

    瞬間移動!

    關鍵時刻,趙禹哲硬是操作出了一個瞬間移動。豪龍破軍席卷而過,分煙景卻已經消失不見,這個瞬間移動到底還是趕上了,然而趙禹哲心下卻是驚hún未定。

    狼狽,實在是狼狽。

    這一個瞬間移動用的,完全沒有法師所謂的飄逸,是確確實實地一次逃竄。趙禹哲還沒來及分析自己是怎么被逼上這一步的,轟然一聲巨響,爆炸的火光完全吞噬了他的畫面……

    怎么會!

    趙禹哲根本都沒來及從瞬間移動后的新視角去重新觀察一下眼前的形勢,這一爆炸就已經到了。不,準確來說,這爆炸完全是和他的分煙景一同到的。這讓他根本沒有任何回避的機會,這是徹頭徹尾的一次自投羅網。

    屏幕中爆炸的光影還未褪盡,但趙禹哲畢竟是職業選手,該有的判斷力還是有的。分煙景身處爆炸的中心,此時是被爆炸的氣浪給掀翻了。趙禹哲拼命調整著視角,他知道這浮空將給對方很多機會,有可能自己再落下來時就已經掉入對方的包圍中。

    對方這一炮完全猜中了自己的位置,這是巧合嗎?

    趙禹哲眼里總算還記得葉秋這么一號大神,他總算還明白。這是可以憑經驗做到的事。他方才的那個瞬間移動逃的實在倉促,只顧活命之下,怎么方便怎么來,被人猜出不算難事。

    有點手忙腳亂的趙禹哲在調整視角的同時還飛快地給角sè施放了一個〖運〗動施法。他覺得接下來的處境必然是很艱難的,或許根本不會再給他停下來施法的時間,他索xìng先上一個〖運〗動施法狀態,讓自己接下來可能的行動更加順暢一些。

    火墻。

    被爆炸掀飛的這短暫時間里,趙禹哲真是將他的手速爆到了極限。分煙景落地時又操作出的一個法術已經吟唱完畢。分煙景受身落翻滾的同時法杖一劃,一道火墻從地上升起。

    火墻沒有攻擊到任何人,這本就不是他的目的,甚至連阻擋都不是。對手人多勢眾,區區火墻的傷害,對方完全承受得起。趙禹哲只是想讓火墻擋一擋對方的視線,讓對方在短暫的一刻無法掌握到他的清晰動向。這種事,對于普通玩家來說可能無足輕重,但在高水平的對決中,足以起到扭轉xìng的作用。

    趙禹哲如此小心謹怕,顯然已經不敢對這十人有絲毫輕視。他想搶多點時間調整,重新細心來戰。

    哪想他這火墻升起的同時,翻滾起身的分煙景身遭也有火焰“騰”一下就噴了起來,于此同時上空雷云凝結,電光閃爍,轉眼已和地上噴出的烈火交織在了一起。

    天雷地火這樣的大招,操作比火墻復雜,吟唱時間也比火墻要長,但現在,卻是和分煙景放出的火墻同時間爆,那只有一種可能xìng:對責又一次判斷到了他的落位,預先動了攻擊。趙禹哲還在這搞個火墻遮遮掩掩呢,哪知道人家早已經埋好在天雷地火在他即將落位的身后。

    身陷陣中的趙禹哲也沒有顯得太慌張,他是元素法師,當然無比熟悉這個元素法師大招。網游玩家普遍認為面對這個技能站著不動賭人品比起強行沖出范圍受到的傷害會更低,但在職業圈中,受到傷害的多少可不是唯一考量,職業選手要盤算的東西可是很多的。

    比如此時的趙禹哲,為了傷害更低,把分煙景置之陣中不動的話,那等技能過去,他恐怕已經被人團團圍上了,這點生命守護得真是毫無意義。此時的他,當然絕不會做出如此舉動。就在現天雷地火結成的一瞬,分煙景移動的步伐就絲毫未停。趙禹哲仗著操作以及對這技能的了解,準備直接閃避著攻擊強突出陣。哪想剛走了一步,立刻現,這個天雷地火,不是系統自動,而是施術者在手動操作的。

    手動操作,對于陣中目標的限制自然更具有主動xìng。但是效果如何,卻也要看操作者的水平。趙禹哲在陣中周旋了兩步,心下已經叫苦。對方這天雷地火操作的不說有多精妙,但至少比起系統自動的要強,已經有了手動操作該有的作用。趙禹哲還是有信心讓分煙景在技能結束前沖出陣,但問題是所需的時間肯定比起系統自動要多。

    必須強行破陣了!

    萬般無奈的趙禹哲,只好做出壯士斷腕一般的舉動,他追求的是最短的時間,而不是荊氐的傷害。他看準了陣勢,對于一些傷害放棄了回避,直沖而上,選擇最明了的路線,真接沖殺出陣。

    成了!

    前方一片豁然,分煙景終于是從璀璨的光火交織的效果中沖出了。

    天雷地火此時尚未結果,趙禹哲轉動著視角就想去觀察對手情況,結果就身遭已是血氣沖天,這一次,是狂劍士的大招怒血狂濤在這里等他。

    毫無疑問,這又是一次對方早已埋伏好的攻擊。怒血狂濤這樣的大招,動很慢,分煙景剛出陣才開始操作的話,此時根本不可能招。

    而現在呢?怒血狂濤那洶涌狂燥的血氣早已經鋪好,U w狂劍士的重劍已經斬落地面,這一擊的殺傷早已經到了,趙禹哲再能,這一次的傷害無論如何也是跳不掉了。

    與此同時,左右兩端劍光璀璨。兩名劍客居然直接就開著大招“幻影無形劍”從左右兩端殺來,分煙景被夾當間,身后的天雷地火還沒消息,操作的家伙更是把攻擊集中到他身后,像是立起了一面墻一樣。

    中招!

    這樣的局面下,哪怕是趙禹哲也逃不掉中招的命運。兩位劍客的劍光在分煙景的身上交錯著,一道粗亮的光柱此時也是從天而降,把分煙景從頭籠罩到了腳。槍炮師大招:衛星射線。

    趙禹哲終于絕望了,這么多大招,他一個人,tǐng不客氣地照單全收了。避不可避的他,也只好想丟點法術讓對方知道自己至少還在反抗。誰知轉動視角尋找出手目標的時候,就見那個悟道君很閑地和那個被叫作包子的流氓站在一邊圍觀,同時還有說教傳來:“你之前那個霸王連拳出的太急的,我上次給你的林敬言的視頻你沒好好看,你看看他有過像你那樣用的嗎?”靠!趙禹哲聽到這話,分煙景正準備丟的法術直接像煙huā一樣放到天上去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