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直接一個怎么樣?

    如此有沖擊力的回應,讓趙禹哲一下子就失聲了。別說一個了,其實就是十個,他心里都是虛的。死掉,復活,再到追過來的這一段時間里,趙禹哲一直在琢磨著剛才的戰例。連續被大招斬殺,真的只是因為面對那個鎖喉時退了三步所致的嗎?

    如果當時不是退了三步,而只是退了一步,那會是怎樣?

    豪龍破軍依然過來的話,只不過是多出兩步的距離,元素法師,是不需要瞬間移動就可以脫離這一大招的沖擊范圍的嗎?

    這個一時間有點想不清楚,豪龍破軍沖殺的速,也是要看角sè屬xìng的。而趙禹哲更是想明白了一點:也許當時遇到的連續攻擊,是他退三步對方做出的。如果他不是退三步而是退一步,或許就是別樣的一套連續攻擊方案了。

    那樣的話自己是不是能安然無恙,趙禹哲不清楚,因為沒有如果。

    因為這不清楚,讓趙禹哲還敢追上來再挑戰,但也因為這不清楚,讓他收拾起了最初那種tǐng不以為然的態,他已經決定一開始就分集中精神去面對。但現在,對方居然提出要上一個,這是在開玩笑?

    “你開玩笑你?”趙禹哲最后真就如此說了,他想了想,覺得這沒什么不好意思的,單挑一人,說敢的那才叫不懂榮耀呢!

    “哦,你要不敢,那就是個玩笑!你要敢,那就不是玩笑,我們立馬就上。”葉修說。

    “沒什么不敢,但這樣的勝負”你覺得有什么意義嗎?”趙禹哲說。

    “有意義啊,我看你的裝備還不錯……”葉庫說。

    趙禹哲吐血,這真是個來搶SS啊!把自己也當SS爆嗎?趙禹哲要角sè用,馬踏西風當然不會藏著掖著”一身裝備都是頂尖配備,從頭到腳一身橙。呼嘯山莊這么大個俱樂部公會,武裝一個橙集角sè出來還是可以輕易做到。而這樣的人,放在玩家眼中那確實跟個掉裝備的SS似的,而且比副本SS還要高級。副本SS那都不是分出橙裝的。他這分煙景倒好,一身橙裝”那只要一爆出,出橙裝率就是分啊!

    趙禹哲完全不知道該怎么答話了。他想和人來場較量,人卻擺明了就不和他在一個問題上共同思考,人家之前一直盯著SS想著材料,現在看到他,想到的又是他身上的裝備。說來說去,就是要無視他這個最佳新人的實力啊!

    兩方這么扯了幾句的功夫,馬踏西風卻也帶著呼嘯山莊的團隊追到這里了。這趙禹哲收到消息沒回復,還是這樣找來找去的模樣,這讓馬踏西風多少也已經猜到這位最佳新人的意圖了。他這是剛才死了一次,心有不服,準備復仇啊!

    馬踏西風嘆了口氣。確實,作為職業選手,更在意的肯定是勝負,輸給了什么對手,那肯定要比失掉了什么裝備更讓他們覺得痛苦。

    年輕人啊,還是沖動,你這追去了,人家整整一個團隊,你怎么和人斗啊?馬踏西風如此想著,而這又是他們戰隊的人”他哪能不管,連忙也就帶著人繼續追過來了。此時一看,果然是和義斬天下的人對上了,而那個疑似葉秋大神的悟道君,就站在分煙景的對面。

    要戰嗎?

    馬踏西風打量了一下義斬天下的陣容,人數上相差也不大。論裝備的話,他們俱樂部公會的精英團還是要高出一頭。現在沒有SS要搶,只是團口,說實話沒有哪個俱樂部公會愿意讓精英團來做這種事,但現在,自家的職業選手沖在第一線了,肯定不能坐視不理。就算自己不組織,眼下身邊恐怕有人都會主動坐不住。他們可還有一個身份:戰隊的忠實粉絲。趙禹哲勇奪最佳新人獎,那也是深受呼嘯粉絲喜歡的一位選手。

    “小趙,怎么個意思啊?”馬踏西風心下一邊盤算著,一邊還是上來問一下趙禹哲的意思。

    “SS爆出的材料現在已經落到這些家伙手中,會長啊,你有沒有考慮過再從他們身上爆回來,彌補我們的損失?”趙禹哲忽然來了這么一句。新人歸新人,他也不是沒腦子。他想做的就是強力證明一下自己的實力,什么樣的戰斗環境,倒是不必太在意。現在對方人多勢眾,而且頗有一擁而上把他當SS刷的架式。這樣的場面,表現實力難也忒大了?好在自家公會的人總算也是到了,趙禹哲倒是不介意動大家一起混戰,反正到時最出風頭的必然還是他。

    趙禹哲技術水平是職業級的,但要論這些huāhuā腸子,在馬踏西風跟前可就不夠看了。馬踏西風不能聽出個分,但至少也知道趙禹哲是想借助一下公會力量來達到一下他的個人目的。

    馬踏西風能說什么?別說趙禹哲這還硬扯出了個破理由,他就是沒理由,就說“我們打”馬踏西風都不好拒絕。和職業選手并肩戰斗,這對于戰隊的粉絲來說來身就已經是件很意義的事。馬踏西風如果說出我們走,讓他自己玩,他估計這精英團里不少人都得有意見了,再傳開的話,公會里更多的人都會有不滿。

    “呵呵,說得有道理。既然SS被他們爆了,那我們只好爆他們了。”馬踏西風當然不會點破,也就順著趙禹哲的意思說下去了。

    今個,看來是得陪這家伙玩一把了。而后再看公會頻道里,不少人已經開始吆喝上了。果然,對于和趙禹哲一起并肩戰斗大家都很有興致了,這從一開始趙禹哲開著分煙影加入,介紹給大家知道時眾人的情緒就看出來了。

    “嗯?來鼻手了?”葉修笑著說道。

    “搶了我們的SS,想就這么脫身可沒那么容易。”馬踏西風好人做到底,索xìng就幫趙禹哲把這理由多扯扯。

    “這不會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后一次,每次都這么搞,那不是煩死了?”葉修說。

    真理啊!

    馬踏西風感慨,這個道理,他們這些當會長的有哪個不清楚?所以在野圖SS的競爭上才會有一種潛規則般的和諧,實在是因為這玩藝大家每周可能就要搶凹次,每一次都鬧騰個沒完的話,那么大家都將陷入無何止的中,日復一日乃至年復一年。

    所以,這要不是搶SS的過程中生什么太惡心的事,那在SS倒下的一瞬這一頁就這么翻篇了。經歷了無數次戰役的各大公會1在此事上神經早已經磨煉得無經粗糲,想讓他們惡心一回可不容易,比如今天這事他們心中就基本已經揭過了,馬踏西風這是配合趙禹哲才在這舊事重提呢!聽到葉修如此說道,真有種知音的感覺,有心帶著隊伍直接站過去算了。

    但是很顯然他不能這么做,隨后也就是冷哼了一聲。反正也是要打的,多說也無益。因為馬踏西風知道這理由不過是個幌子,人趙禹哲也根本不是沖這理由才要去戰的,在這上說這么多干嘛?

    雙方玩家都已經感受到了火藥味”各自嚴陣以待,正這時另一邊一個轉道呼啦跑來一堆人,頭前一個很是精神地直朝著義斬天下的陣地沖去,劈頭就問:“爆了什么爆了什么?”賀武公會!

    剛來的這群人,頭頂上的字樣落入馬踏西風的眼中,還沒等他有何反應,身后也有了大堆的腳步聲,回頭一看,越云公會。

    越云公會的人看到他們呼嘯山莊的人也是明顯一愣,隨即都立在了原地,后邊的玩家一個個堆過來”很快塞滿了呼嘯山莊玩家之前的來路。

    這兩家公會的人都到了,另有一家昭華公會的人還會遠嗎?幾乎就在下一秒,頭頂昭華公會字樣的人也出現了,他們過來的方向沒有呼嘯山莊的人攔路,雖然看到了呼嘯山莊的存在,卻也沒太驚異。SS剛剛殺掉嘛,呼嘯山莊的人競爭失敗,可能是在打掃戰場?

    這是常理之下的理解,所以對于呼嘯山莊,大家都看到,都沒太注意,就連越云公會的人在稍怔了怔后,也繼續走過來,結果呼嘯山莊來號人卻是堵在這個墻口。越云公會這邊頓時“讓讓,讓讓”地叫個不停。

    賀武公會的會長武盡知和昭華公會的公會白流景溪過來后都是迫不及待地打聽了爆出品,而后才見越云公會的人還在那往里擠。兩大公會的人頓時一起起哄:“越云的人你們再不進來可就沒有你們的份了。”“諸位,等會,還沒結束呢!”葉修這時終于說話了。U www.uukanshu.com

    “嗯?”“呼嘯山莊表示不能這么輕易地放過我們。”葉修說。

    “啊!”這還和呼嘯山莊擠成一團的越云公會的玩家立馬就和他們分裂對峙了,賀武公會和昭華公會的人更是一陣嘩然。

    這就是他們和義斬天下的不同了。雖小,他們畢竟也是俱樂部公會,有這種意識。義斬天下卻是初步涉及到這個業務,還沒有形成正確的SS觀。呼嘯山莊丟了SS要報復,他們聽著還覺得這很正常,所以沒多大反應,都已經準備戰了。倒是三家俱樂部公會的精英成員這一聽說,頓時就嘩然了,這不太理智了!居然要沒完沒了,呼嘯山莊的人這是被怎么了?他們倒是八卦的心先起來了……

    “大家先別吵。”葉修又說話了“這事其實無關野圖SS,關鍵是,他們的最佳新人被我們欺負了。,…

    這才是親人吶!馬踏西風都快熱淚盈眶了,還是做大神的通透啊,怎么老能說到自己心里去。

    嗯,還有一更后半夜,依然推薦明早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