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嘉世事前只是透露了肖時欽會來轉會沒有砒漏轉會的任何細節。因為當時根本就不是轉會期,透露肖時欽的轉會消息都已經有點違規了再說得太多顯然就有些不把聯盟放在眼里了。

    所以轉會的具體消息事先根本沒有任何人知曉直至三天前,大家才知道肖時欽的轉會竟然是一次交換轉會,而不是收購轉會。很遺憾劉皓和賀銘成了這筆交換轉會的籌碼所以人都知道他們的離開都已成了定局,因為交換轉會選手幾乎沒有自主權,這是和收購轉會截然不同的:

    收購轉會的過程是俱樂部和選手協商中止合同而后選手再去和新俱樂部洽談新的合同。在這樣的過程中選手的意向可以說是起著決定性的這真要死活都不肯轉會那誰也沒辦法。

    至于交換轉會就不存在中止合同的問題了。兩家俱樂部交換選手直接交換繼續履行合同的職責這在聯盟中是被允許的要求就是新俱樂部要完全執行原合同中的所有條款工在這樣的轉會過程中選手完全沒有什么決定權,除非你放棄現有的合同恢復自由身,那樣洌是可以強行取消交易。但這樣強行放棄合同就是毀約了該付的賠償自然是要視合同來定,還有可能被俱樂部上報聯盟申請其他處罰,對選手而言絕對是得不償失的。

    雖然規則如此但大部分俱樂部在進行哪怕是交換轉會時也不無完全無視轉會的意向太過強勢也會讓其他轉會心里產生負擔不是?但嘉世這次完成的交換轉會事先和劉皓、賀銘卻是一點招呼都沒打這倒也體現了嘉世對這筆轉會的決絕。

    直至最后時鹿才被通知打包走人的兩人自然是滿腔的怨念。

    劉皓心里明白的,這是老板在過河拆橋了。

    嘉世逼退葉秋劉皓可算是戰斗在第一線的。他那上竄下跳的俱樂部方面真的就一點都不知情?劉皓知道這絕無可能他甚至有時都會有意表現給俱樂部方面看。結果俱樂部保持了沉默這和情況沉默就已經代表了支持,俱樂部總不可能直接出聲表態你把葉秋那家伙給我趕走:這可是會落人話柄的。

    劉皓也是理清楚了這些才敢更加跳彈的。但現在他總算明白了俱樂部不表態這是多么的老奸巨猾。躍讓自己把他們想干的事給干了完了將他掃地出門都讓他無話可說。他難道能拿趕走葉秋這件事去邀功嗎?俱樂部就是不承認難道能用一句“你懂的”來說明問題嗎?

    而且這事更不可能借助外界的壓力難道對媒體公布:俱樂部利用我完了就甩了我!

    媒體問:怎么利用你了呀?

    你答:我幫戰隊趕走了葉秋啊!

    這時俱樂部站出來果斷一句:我們什么時候讓你趕走葉秋了?你個畜生,原來葉秋退役是被你逼的啊呀呀我們識人不明啊居然培養了你這么一個白眼狼…

    好了至此,貌似真相大白了能背的雷全被他背了。從此在圈內聲名狼藉在粉絲眼中齷齪不堪,這還怎么混?

    劉皓沒這么傻他只能咬碎了牙往肚里咽。或許等到未來退役后可以舊事重提說道說道嘉世俱樂部的這一系列的卑鄙,但在現在,他必須為自己遠還沒有結束的職業生涯多考慮一些。

    雷霆……在擁有肖時欽時都完全沒有冠軍相的渣隊劉皓可不想在這樣的隊伍里浪費自己的大好青春。每位選手在每次轉會窗中只能進行一次轉會所以這個夏天他已無可能再從雷霆轉去新隊只能忍過這上半賽季,等到了冬季轉會窗的時候看是不是能活動一下。

    這是劉皓對未來的計劃……但就在思考未來的三天里他總是不由自主地想到當時葉秋宣布退役當場走人的情景。現在七個月過去自己竟然也被嘉世強行送離。

    如果是葉秋的話,換成現在是不是會選擇強行解約,然后瀟灑地走出那窗大門呢?

    他一定會的…”

    不知為何劉皓就有這樣的肯定。可是他自己呢?強行解約?這只是他和賀銘在私下憤怒時的一種歇斯底里。這樣吶喊的時候連他自己都能感受到自巳的色厲內茬。是的他完全沒有這種魚死網玻的勇氣和信心。

    最終的他只能是忍氣吞聲。收拾好了自己的東西寄去了下一賽季的東家雷霆戰隊而他本人在月,日這一天也準備和賀銘一起離開去雷霆戰隊報道了。

    就在離開前的這最后一刻劃皓看到俱樂部正門外嘉世粉絲對肖時欽的歡迎這讓他心里更加憋屈了。

    直至此刻嘉世方面還沒有正式公布肖時欽的轉會細節。或者這會在肖時欽加入以后公開。但那時劉皓和賀銘早已經去了新隊在嘉世他們

    這個歡算儀式都導受不到。

    他們在嘉世可也是擁有很多支持者的啊!

    “走吧?”賀銘輕聲地說了一句他心里的感受可也沒比劉皓好哪去:但是劉皓本是嘉世的禹隊長訕練室里老大劉皓心中的那種落差,卻是賀銘體會不到的。

    劉皓點了點頭目光從那些粉絲群身上移開了最后看了一眼自己從加入職業圈時就居住的這間小屋終于是和賀銘一倒走出了房門:

    屋外走廊卻是熱鬧得很俱樂部的工作人員來回奔走著了老板一大早地就跑到俱樂部來視察,弄得他們不得不提早做好布置。他們在劉皓和賀銘的身邊穿梭著,沒有人停下來問他們一句。

    他二人的轉會這些人或許如道或許還沒聽說,但不管怎么說他們都絕不是眼下的重點:

    路過于練室的一刻兩人看到里對面橫掛的歡迎肖時欽的橫幅真有沖上去一把火燒掉的沖動工嘉世老板陶軒此時也正在訓練室里親自看著工作人員們布置眼角一瞥的功夫洌是看到門外路過停下腳步駐足的二人。陶軒立刻轉過身快步走了過來,遠遠就已經伸出了右手,臉上的笑容也是自然無比的,但是他到底為什么而發笑卻有誰說得清楚:

    老板過來自然有很多人緊隨看到門外二人已經多少有些明白。而后就見老板一把握住了賀銘的手:“要走了?感謝兩位對俱樂部的貢獻啊!”

    再虛偽不過的套話了但是是老板親自表演呢!陶軒身后的跟班們無一不露出那和十分感動的神情。

    是不是還賈哭兩滴眼淚出來啊?劉皓望著這些人的作派鄙視著了陶軒握完了賀銘自然手朝他這邊來劉皓一邊下意識地伸手出去,一邊卻在思量著說點什么煞一煞這家伙得意的心情他可不想表現得像個呆子:

    誰知就在這時訓練室里突然一聲巨響,有什么東西衙地。陶軒回頭一瞅,神色立刻變了。

    “怎么搞的,怎么這么不小心?人沒事吧?東西撞壞了沒有?現在時間還早不用這么著急大家慢慢弄。”陶軒這一邊說著一邊已經大步過去察看情況了,一堆跟班再次緊隨,劉皓已經伸出的右手就這么晾在那了他終于看起來確實像個呆子了。

    陶軒處理完意外還會不會過來繼續這沒握完的手?沒人知道,但劉皓已經沒臉再撐著手擱這等下去了臉色鐵青說了一句“走”,扭頭就已經離開。

    和賀銘兩個走到電梯口,不想卻被兩個俱樂部的保安攔下。

    “劉贏隊“小賀。”保安很禮貌地和二人打著招呼但說出的話卻讓兩人火冒三丈:“崔經理吩咐我們帶您二人離開。”

    “什么意思?我們會偷東西還是會裝炸彈?要不要搜搜身再離開啊?”兩人這幾天氣怎么可能順?劉皓洲才更是又被晾了一會這會終于爆發了聲音轟轟烈烈的。

    “您誤會了。”保安連忙道“我們是帶您二位走一下側門,正門現在人多恐怕走不出去尤其您二位在俱樂部這樣的人氣啊!”

    兩人一聽頓時也明白了:就是不讓兩人走正門罷了不過這嚇理由嘛卻只說了一半。正門圍著大批戰隊粉絲他們兩個想走出去確實也不容易換在平時兩人肯定主動申請走側門了。不過今天嘛!兩人衙還真想就走走正門耐心地給粉絲們簽簽名告訴他們自己二人要離開的消息:這是肖時欽的歡迎團但是兩人想先把這搞成自己的歡送團了

    俱樂部遲遲沒有公布轉會細節這或許是有什么考慮吧?U 但這二人現在就是要提前透露讓俱樂部有什么計刮的話也受點影響。

    所以這安排保安走側門保護二人,這的確是個很站住的理由但是吧卻絕不是主要理由。俱樂部方面也已經考慮到這兩人一走正門這歡迎團的氛圍就要有些變所以早做提防,盯著他兩個呢!

    “哈哈這沒什么粉絲的熱情我們又不是沒見識過我們應付得了完全不用你們操心。”劉皓冷冷地開口了。

    “兩位還是聽我們的安排吧!不然大家都難做啊!”保安依然在勸。

    “難做?有什么難做的?這是我們自己的事。難不成我們不聽你們就要綁我們出去?”劉皓繼續冷道。這要真把他們強行從側門駕出去那真夠得上是個丑聞了。

    “那當然不會兩位如果堅持的話,就請吧!”保安讓開了電梯。

    早早地就來一更!保持健康作息!
最近更新小說